33.南宫琉璃

    岂料,对方突然张开双眼,目光直接地看着她。

    苏颜兮的鬼脸瞬间僵住她的脸上,根本没来得及收回。

    两人四目交接,气氛瞬间变得诡异。

    “丑!”时间不知定格了多久,忽然轻飘飘的一个字传来,顿时打破了僵硬的气氛,也成功刺激到床上的苏颜兮。

    她愤恨地瞪向顾西城,可是她却不知该用什么语言反驳。

    就在她纠结万分时,顾西城忽然站起身,朝她走来。

    苏颜兮一下子紧张起来:“你你你……”

    还没有你出下文,就瞧见顾西城来到她身边,关掉了她输的液体。

    她表情一怔,原来她的液体已经输完了。

    顾西城居然亲自帮她,她没眼花吧,心莫名触动了一下。

    直到护士将针头取走,苏颜兮还没有回过神。

    见她发呆,顾西城这才开口喊道:“走吧!”

    苏颜兮一震,随即抬起头,只见顾西城已经朝外走去。

    于是,她也赶紧地穿着拖鞋追出去。

    可是刚走到门口,她就傻住了。

    对面的玻璃穿上印着的她身影,穿着兔子睡衣的身影。

    苏颜兮囧,受伤的额头瞬间掉下几条黑线,她这样怎么走出去啊?

    或许是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顾西城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一眼就看见站在病房门口发愣的某人。

    他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最后他迈步走回去。

    并且,脱下了自己的西服,披在苏颜兮身上。

    “穿上吧!”

    苏颜兮又一次愣住,目光落在自己的肩膀上,属于顾西城的味道瞬间闯入她的嗅觉,也撼动了她的心房。

    心脏突然噗咚噗咚地乱跳,苏颜兮吓得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顾西用奇怪的眼神看她一眼:“怎么呢?”

    “额……嘿嘿,我没事,什么事也没有。”苏颜兮小脸一红,使劲地摇头,她一定是烧糊涂了,身体才会发生异样。

    “既然没事,那就走吧!”

    或许是因为苏颜兮病倒,顾西城觉得自己也有一半的责任,所以比以往多了几分迁就,态度也谦和不少。

    两人各怀心事地走出医院,顾家的车子已经等候着他们。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直到苏颜兮的手机突然响起,才打断了这样诡异的安静。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居然是陆安安。

    苏颜兮嘴角轻扬,接起了电话:“安安?”

    “兮兮,衣服你拿去退还了吗?”

    “……衣服?”苏颜兮微怔,半响才反应过来,对啊,她的晚礼服。

    她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

    不过,礼服!!

    啊啊,怎么办?

    回到顾家,苏颜兮第一件事便是冲上楼找那件晚礼服。

    那速度之快,令顾西城都有几分惊讶。

    不过没有两分钟,某人又蹭蹭地跑下楼。

    “我的礼服,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晚礼服?”

    苏颜兮回到房间,居然没有找到自己的晚礼服。

    佣人们都纷纷看向她,其中一位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走过来说道。

    “少夫人,您说的是那件蓝色的晚礼服吗?”

    “对对,就是那件,在那里?”

    “额,我原本想替少夫人清洗干净,后来老夫人看见了,说衣服已经脏掉就不要了,我已经替少夫人扔了。”

    “什么?”苏颜兮忍不住惊呼:“你怎么能扔掉,那可是钱呀,你扔去哪儿呢?”

    “额……外面垃圾桶里!”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着,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苏颜兮听她这么说,想也不想便冲了出去。

    顾西城见状,疑惑地微眯双眸,也不觉地迈着跟出去。

    当他走到大门口,就瞧见苏颜兮在对面的垃圾桶里翻来覆去地寻找。

    他眉头微蹙,上去阻止她。

    “贺锦兮,你在干什么?”

    “我找我的礼服,呜呜……怎么办,找不到!”她的视线在一个个垃圾桶里寻找。

    顾西城俊脸一沉:“不过是一件衣服,你发什么神经,难道不觉得脏吗?”

    刚从医院出来,难道又想去医院?

    “顾西城,你不明白!”苏颜兮急得跳脚,那衣服可是价格不菲,如果找不到,她得赔钱呀。

    想到此,她便又想扑过去继续找。

    可是顾西城却不肯,将她强行拽回顾家。

    “贺锦兮,你这个样子让其他人看见,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丢人。”

    “你放手了,我要找衣服。”苏颜兮想挣开顾西城的手,可是怎么也挣开不了。

    “顾西城,你放手,你知不知道,我如果找不到衣服要赔钱的。”

    “赔钱?”顾西城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不过是一件衣服……”

    “那不是普通的衣服,是我租来的,我如果不能还回去,那么……”

    “贺锦兮,你说什么?租的?”衣服还能租?

    顾西城俊脸一沉,也就是说他顾西城的老婆居然去租衣服穿?

    “贺锦兮,你今天最好给我说清楚!”

    “我……”苏颜兮石化了,她都说什么呢?

    “哎呀,反正这是我的事情,你别管我!”

    “不管你?贺锦兮,你别忘记你现在可是我顾西城的老婆,我顾西城的老婆居然跑去租晚礼服穿,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看我的笑话是吗?”

    不只是全天下,连他自己都觉得是有史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该死的,难道你没钱买衣服?”居然用租的,是要气死他吗?

    苏颜兮无辜的眨眼:“是啊,我没钱!”

    “你……”顾西城真想掐死她:“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真的没钱!”苏颜兮瞥嘴,她也豁出去了:“而且那晚礼服真的太贵了,我买不起。”

    “你堂堂一个贺家大小姐,居然买不起一件晚礼服,你当我傻子吗?”

    我才不是贺家大小姐……苏颜兮心里酸酸的,又不敢直说。

    清澈的眼瞳轻轻转动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给零花钱的。”

    咳咳,请原谅她又撒谎了。

    可她的小谎言却把顾西城震得不轻。

    他本想怒吼的话全部噎在喉咙处,不上不下。

    自己居然忘记,她已经嫁到了顾家,是他顾西城名义上的妻子。

    而作为丈夫的他,根本没有给她任何零花钱。

    虽然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是却拥有夫妻名义,给她钱也是理所应当。

    想到此,顾西城的怒气渐渐地消失不见,眸光看向低着头的苏颜兮。

    沉思片刻,他拿出自己的钱包,从中抽出一张金卡递给苏颜兮。

    “拿去!”

    苏颜兮一愣,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什么?”

    “这是我的附属卡,以后你想买任何东西,可以刷这张卡。”

    说着,他便将金卡塞到了苏颜兮手中。

    拿着烫手的金卡,苏颜兮脑中忽然闪现一段过往流行的台词:拿去,随便刷!

    浑身一颤,连忙将手中的金卡还回去。

    “我不能收,这是你的卡,你的钱,我不能随便用你的钱。”

    “你……”顾西城此刻完全看不懂眼前这个女人,给她钱,她居然不要,傻帽?

    “我、我先进去了。”

    “贺锦兮,别跟我玩把戏,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真不要,那么从今以后你别想在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我才没有想过要你的钱!”苏颜兮皱眉,把她当什么人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才不要。

    这样,以后离开顾家,她也问心无愧。

    不再继续与顾西城东拉西扯,苏颜兮快步地朝屋内走去。

    算呢,衣服没有了,那就让安安先帮她付钱,等有钱后,她就还给安安。

    嗯,就这么办。

    不过,她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呀?

    这又是一个让苏颜兮头痛的问题,难道她现在还能出去工作?

    顾西城站在原地,俊脸异常严肃,深邃的眸子看着手中没有送出去的金卡,心里的感觉非常微妙,说不清道不明。

    龙神集团,总裁办公室。

    欧阳浩走进来,将一份资料放在顾西城的办公桌上。

    “总裁,已经从五十名应聘者中筛选出三名条件最优秀的设计师,他们都非常符合公司的要求,现在就等着总裁您从中决定人选。”

    “你看了资料,觉得谁最适合?”顾西城翻阅着文件,并没有打开欧阳浩送来的资料。

    “他们的设计风格都很独特,其中一位刚归国的设计师,设计新颖,和我们集团的设计概念最为相近。”

    “是吗?叫什么名字?”

    “南宫琉璃!”

    啪……顾西城手中的钢笔笔尖突然断裂,划破了笔下的纸张。

    他俊美的五官变得异常深邃:“让她进来。”

    欧阳浩的目光不留痕迹地闪动了一下:“是,总裁。”

    当办公室的门关上,顾西城才缓缓抬起头,将手中的钢笔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他黝黑的双瞳带着异样的情绪,修长的手拿过欧阳浩带来的资料。

    翻开一页,不是那个名字。

    第二页第三页,他终于看见‘南宫琉璃’几个字,一笔一划还是那么熟悉。

    最后他的目光看向那张一寸的照片……

    叩叩!!

    “进!”房门突然敲响,顾西城这才收回目光,从容地抬起头,靠向身后的椅背。

    他深邃的目光就那样看向走进来的人,简易的蕾丝上衣,搭配着白色长裤,化着淡妆却异常精致的五官,头发如泼墨般随意披散着,看上去却是那般委婉动人。

    “顾总裁,你好!”清脆细腻的声音,却带着几分疏离。

    顾西城双眸微眯,对上她的视线。

    “南宫琉璃!”

    南宫琉璃拿着手提包的手忽然一紧,原本保持的职业微笑有些僵硬。

    她黝黑清亮的目光与对面的他对视,从疏离到最后的闪躲。

    “我今天来贵公司是面试……”

    “为什么要回国?”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