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妹妹上门

关灯
护眼
    “既然走了,为什么要回来?”

    “……西城!”

    南宫琉璃抿唇,突然间扬起嘴角:“我听说你们公司要聘请设计师,所以我想来应聘这个职位。”

    “国外的发展前景远远比国内好,你居然舍得?”

    “能来龙神集团上班,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哼,小时候的梦想你也能记得?”

    “我……从来没有忘记。”南宫琉璃的语气带着几分悲伤。

    原本步步紧逼的顾西城微微一怔,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几秒,仿佛斟酌了一番。

    最后,他收回目光,恢复到以往冷漠的样子。

    “让外面的秘书带你去人事部办理就职手续。”

    “……好!”南宫琉璃表情有几分复杂:“西城,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顾西城表情微怔,半响,他才冷冷地扬起嘴角。

    “你认为呢?”

    “我……”

    “出去吧!”

    南宫琉璃一顿,本想再说什么,可是再也说不出口。

    转身,走出办公室。

    当办公室的门关上,顾西城翻阅文件的动作忽然间停下。

    紧接着,他将文件狠狠地甩了出去。

    苏颜兮老老实实地在顾家休息了几天,身体也恢复了健康。

    星期天,因为顾西城没有去公司,顾老夫人又安排她准备午餐。

    每每这个时候,她都好希望顾西城能永远消失。

    不过,这段时间的顾西城很奇怪,比以往更加冷漠,也更加沉默。

    她都快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开口说过话。

    他浑身散发出一种‘别惹我’的气息,所以苏颜兮也不敢主动去招惹他,聪明地选择与他保持距离。

    她胡思乱想之时,佣人突然急匆匆地跑进大厅。

    面带微笑地对老夫人说道:“琉璃小姐回来了。”

    苏颜兮瞬间收回思绪,好奇地看向门口,琉璃小姐,这个名字挺熟悉的。

    记得,似乎是老夫人说过。

    她的目光自然地看向顾老夫人,只见她表情平淡,没有特别的惊喜。

    最大的动作,便是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看向门口的方向。

    苏颜兮见状也赶紧站起身,规矩的站在她老人家身后,迎接客人。

    她倒是很好奇这位琉璃小姐是谁!

    发现身边的顾西城没动静,苏颜兮疑惑的目光看向他。

    只见他居然沉着脸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仿佛无动于衷的样子。

    真让她觉得奇怪,可是哪儿怪,她又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南宫琉璃挽着自己未婚夫的手,一同走进顾家大厅。

    苏颜兮忍不住抬眸打量对方,这一看,她顿时愣住。

    这不就是在珠宝店遇见的那位小姐吗?

    她居然就是琉璃小姐!

    天哪,也未免太巧了吧!

    苏颜兮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地看着她走向前。

    “奶奶!”她来的老夫人面前,微笑着与老夫人拥抱。

    老夫人轻轻拍了几下她的肩膀:“回来就好!”

    “奶奶,您的身体好吗?”

    “好着呢,不必挂心我这个老太婆!”

    顾老夫人笑说着:“回来怎么不告诉我,我让司机去接你们。”

    南宫琉璃的表情多了一抹忧伤:“因为付伯父再次住院,所以我们先去了付家。”

    付家?

    苏颜兮抿唇,好熟悉的姓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忽然感觉到一抹极强的冷气。

    她疑惑不解,难道是空调温度太低?

    这时,南宫琉璃的未婚夫也走进了几步。

    苏颜兮回过神抬起头看向他,对方的俊脸瞬间映入她的眼眶。

    她眨眼再眨眼,忽然间怔住。

    他他他他……付、博、雅!

    居然是付博雅!博雅哥哥!

    天哪,苏颜兮惊讶地瞪大双眼,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夫人,好久不见!”属于付博雅的声音。

    他优雅地与老夫人握手,抬手举足非常从容。

    苏颜兮从震惊中回神,安安静静地站在老夫人身后,以此遮挡住自己的脸。

    老天啊,怎么办?

    万一博雅哥哥认出她怎么办?

    虽然他们相隔好久没见面,但是……

    “来,我给你们介绍!”

    还没等苏颜兮纠结清楚,老夫人突然侧过身,将她带到了前面,让隐藏的她完全暴露在众人视线下,苏颜兮瞬间石化在那儿。

    “这是西城的妻子,贺锦兮!这是我们顾家前一任总管的女儿南宫琉璃,琉璃一直在我们顾家长大,算我们顾家的半个女儿。”

    “你好,锦兮小姐!”南宫琉璃微笑着看向苏颜兮。

    苏颜兮僵硬地牵动嘴角,微微低着头:“你……你好!”

    顾老夫人没有察觉到苏颜兮的异样,她又指向一旁的付博雅。

    “这位是付家大少爷付博雅,琉璃的未婚夫,以后都是一家人,也认识认识吧。”

    囧……苏颜兮忽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兜兜转转,她居然和博雅哥哥成为了这样的‘家人’。

    “你好,付……付少爷!”

    “你好!”付博雅语气温和,并且主动与她握手,苏颜兮愣了几秒,才缓缓地伸出手,与他相握。

    当两人的手触摸到,苏颜兮忍不住抬起头。

    不期然地,四目相对,彼此同时微愣。

    “……贺锦兮小姐!”付博雅的目光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但是让苏颜兮感觉到一丝惊慌,她连忙点点头:“对,我叫贺锦兮,初次见面,很高兴见到你。”

    话落,她怎么感觉有种欲盖弥彰的嫌疑?

    付博雅收回手,目光却仍看向苏颜兮。

    半响,他才牵动嘴角。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嘿嘿……”苏颜兮干笑两声,心里却煎熬无比,好似听到他说的是‘我已经认出了你。’

    “贺锦兮,我要喝咖啡!”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大公子突然开口。

    苏颜兮咬牙,目光甩向他:“你面前不是有咖啡吗?”

    顾西城翻阅着报纸的动作顿住,抬眸扫她一眼,龙颜不悦。

    “我去煮吧!”南宫琉璃笑着开口,接着转身离开,熟门熟路地朝厨房走去。

    苏颜兮愣住,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可究竟是什么感觉,她却说不清楚。

    “锦兮小姐放心,琉璃煮的咖啡非常好喝。”付博雅浅笑地开口;

    接着,他走到顾西城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

    “顾少,近来可好?”

    顾西城浓眉一挑,表情淡淡:“比起某些人,定是算好的。”

    “那是自然,毕竟顾少可不是一般人。”

    “付少,怎么突然回国呀,外面不是挺好的吗?”

    “我为什么回国,顾少不是比任何人都要来得清楚吗?”

    “哼,是吗?”顾西城薄唇轻扬,带着几分冷漠。

    付博雅一如既往地浅笑,表情淡然从容。

    可是,苏颜兮看着他们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而且,她怎么觉得顾西城在针对博雅哥哥呀?

    心里有些小小不平,于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博……付少爷,你喜欢喝什么,我去你替你拿。”

    她话一出,没等付博雅回答,顾西城倒是黑着俊脸开口了。

    “贺锦兮,你是太闲了吗?午餐准备好了吗?

    “额……已经准备好了。”

    “那你还不去准备开饭,是想饿死我吗?”

    “我……我没有啊!”苏颜兮觉得顾西城简直莫名其妙,那样往常的冷漠态度,就像一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

    “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去!”又是一声怒吼。

    苏颜兮皱皱眉头,不满地瞪他一眼:“去就去,干嘛那么凶呀。”

    今天的顾西城真的真的很奇怪!

    她现在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瞎想。

    因为南宫琉璃他们的到来,所以今日用餐变得热闹几分。

    苏颜兮挨着顾西城坐在南宫琉璃和付博雅对面,而作为大家长的顾老夫人自然是坐在正前方的位置。

    佣人们将准备好的食物一一送上餐桌。

    各有特色的食物瞬间吸引了苏颜兮的注意力。

    顾老夫人的目光看向付博雅:“既然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所以不用客气,喜欢吃什么,尽管的吃。”

    “谢谢老夫人!”付博雅宠若不惊,态度谦和。

    接着,他主动夹菜放在南宫琉璃的瓷碗中。

    并且微笑着对她说道:“多吃点。”

    南宫琉璃嘴角微扬,略微地点了一下头。

    看到这一幕,苏颜兮忽然间没胃口了。

    博雅哥哥的温柔原来已经全给了眼前的南宫琉璃,心里说不出的淡淡失落。

    记得,以前博雅哥哥也这样替她布菜,也这样微笑着对她说多吃点。

    现在,那些都已经成为过去。

    哎……

    “锦兮,你怎么呢?”顾老夫人的目光突然转向苏颜兮,瞧她叹息,便开口询问。

    苏颜兮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这才发现大家都看着她。

    她表情一僵,牵强地笑着摇摇头:“我没事啊!嘿嘿!”

    付博雅见她笑,也忍不住牵动嘴角,接着将他面前的西湖醋鱼推向她。

    “锦兮小姐,这道菜的味道很不错,你尝尝。”

    苏颜兮一怔,这是她很喜欢的一道菜,最主要的是付博雅亲自将菜移到她面前。

    心里小小开心,博雅哥哥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懂得体贴人。

    “谢谢你!”怎么感觉食欲又回来呢?

    苏颜兮的双眼笑眯成一条线,紧盯着眼前的美味的西湖醋鱼,幸福感满满的。

    就在她准备动筷子时,耳边突然传来热乎乎的气息,让她浑身一震。

    “尸体很好吃吗?”

    啪嗒……苏颜兮手一抖,筷子掉在了桌上。

    尸体,顾西城居然说美味的鱼是尸体,她还能吃吗?

    苏颜兮气结,带着满满的怒气朝顾西城转过头去。

    岂料,顾西城此刻正离她很近很近,在她转头过去时,两人的鼻尖不期然地撞上。

    异样的接触,让两人同时愣住。

    他们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近到彼此的唇险些碰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