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五千字检讨书

关灯
护眼
    陆安安与商震走出来,就看到斗嘴的两人。

    同时不由地摇摇头,事情似乎越来越诡异了。

    陆安安心里想着:兮兮还能全身而退吗?

    商震心里也想着:不是说应付老夫人才讨的媳妇吗?怎么感觉不像?

    坐上车后,苏颜兮就苦着一张脸看向身旁的顾西城。

    “那个……奶奶那儿怎么办?”

    现在这么晚了,回去一定又要挨训,老夫人又会说她有损顾少夫人的形象了。

    万一她老人家不高兴,也让她写五千字检讨书,那她今晚还能睡觉吗?

    越想心里越是觉得恶寒呀!

    “顾西城,你倒是替我想想办法呀!”

    顾西城淡然地看她一眼:“奶奶训的是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诶,你……没同情心!”

    苏颜兮瞥嘴,不满地反驳:“不是说夫妻本是一体,虽然……虽然我们不是真的夫妻,可好歹也是法律公证的吧!难道不应该患难与共?”

    这个时候,她倒是说得顺溜。

    “我只听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顾西城的话顿时把苏颜兮噎住!

    她简直不能相信他能说出这样的话:“顾西城你怎么能这样啊,作为一个男人……咦,不对!”

    苏颜兮仿佛想到了什么,探究的目光在顾西城身上打量。

    顾西城眉头微蹙,横她一眼,她这是什么眼神?

    “嘿嘿……”苏颜兮一脸奸笑:“顾西城,你们那什么什么的时候,是主攻还是享受?”

    “什么玩意儿?”

    “哎哟,这让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嘛,那个……我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了解,你、是我的姐妹?还是兄弟?”

    “贺、锦、兮!”

    原本没有反应过来的顾西城,琢磨一圈后总算明天她话里的意思。

    这女人居然又挑衅他!

    一张俊脸瞬间变得铁青,被气得!

    顾西城咬牙切齿,有种想掐死她的冲动。

    还兄弟?还姐妹?见鬼去!

    苏颜兮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呀,你别这么严肃嘛,我绝对没有歧视同志!”

    噗……前坐的欧阳浩突然喷笑,险些将车子开出跑道。

    至于顾西城,他此刻的表情何止阴沉二字能形容,简直犹如地狱撒旦,带着毁灭气息。

    他毫不怜惜地伸手一把掐住苏颜兮的脖子,同时还不忘回头瞪向前面开车的欧阳浩。

    “好好开车!”

    欧阳浩的笑容刹那间僵在唇角,于是赶紧将后座隔开。

    不管怎么说,小命重要,总裁夫人你自求多福吧。

    苏颜兮一双清澈眼睛无辜地眨了眨:“顾西城,你这是干嘛呀?”

    居然掐着她的脖子,他知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很危险呀。

    万一……

    “贺锦兮,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掐死你!”顾西城怒火中烧,他真的有掐死她的冲动。

    虽然,他经常会在某些杂志上看到质疑他性取向的绯闻,但是对于这样不实的报道,他从未在意,因为他没有义务跟一群无聊的人解释他自己的事情。

    可是,今天这个死丫头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质疑他,简直是挑衅他的男性自尊,真是不知死活。

    苏颜兮再傻也察觉到此刻的顾西城是真的生气了,她转动着黝黑明亮的双瞳,惊恐的表情下带着茫然,她究竟说错什么呢?他干嘛这么生气?

    难道,他喜欢别人提起他喜欢男人的事情?

    哎,现在似乎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脖子上的两只手才是重点。

    万一他失手一个用力,咔嚓一声她就玩完了。

    “顾西城,你先松手,我保证不会再说一个字!”

    怕对方不相信,她还不忘举双手保证:“我发誓,真的一个字也不说!”

    贪生怕死!

    顾西城对此刻的苏颜兮只有这几个字的评价。

    愤怒的目光瞪她一眼:“最好记住你刚才说的,否则……”

    “我记住了,我真的已经记住了,你放手!”苏颜兮连连求饶。

    半响,顾西城才收起怒气,松开自己的手一把推开她。

    深邃的目光斜睨她两眼,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外面,不再理她。

    苏颜兮拍拍自己的小心口,好险呀!

    顾西城,真是一个暴君!

    回到顾家,顾老夫人与南宫琉璃居然都还未休息,正坐在大厅等候着他们。

    因为顾西城突然离开宫爵,所以南宫琉璃一直不放心。

    当看到顾西城居然同苏颜兮一起回家,南宫琉璃的神情不觉地又几分低落。

    最先开口的是顾老夫人,她的脸上写着不悦。

    “你们怎么这么晚回来?”

    如果只是她自己的孙子,她倒是能理解。

    以前,他也没个定点回家。

    现在结婚了,本来还指望着他能收敛一些。

    这倒好,两人都开始晚回家了,简直不像话。

    “你们两个都去哪里呢?”

    顾西城自然地将目光移向身旁的苏颜兮,只见她抿唇,瞪着杏圆的双眼,眨呀眨。

    “你、你都穿的什么?”顾老夫人没有等到回答,锐利的目光在苏颜兮身上扫了一圈。

    “……”苏颜兮除了眨眼眨眼,就是没有开口说话。

    顾老夫人见状,有些恼怒的看向她:“你是哑巴吗?长辈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苏颜兮咬着唇角,纠结地摇头:奶奶呀,不是我不说话,而是我不能说。

    “你摇头什么意思?这就是贺家的家教?哼,还是你根本不把我这个老太婆放眼里?”

    “我……”苏颜兮忍不住了:“奶奶,我没有不把你放眼里,您老人家就别问我了,顾西城他不让我说话,否则他要掐死我,所以我不敢说话。”

    呜呜……苏颜兮捂嘴,继续装哑巴,委屈的目光不断偷瞄身旁黑着俊脸的顾西城。

    不要怪她,是奶奶逼着她说的。

    “西城,她说的是真的?”顾老夫人询问的眼神落在顾西城身上。

    顾西城揉着发痛的额头,无言以对。

    顾老夫人算是明白了,伸手推了一下这个总是一副冷面的孙子。

    “你这是怎么回事,太不像话了,怎么可以吓锦兮。她还小,你比他长好几岁,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能让着她?居然还恐吓她。”

    苏颜兮双眼一亮,非常赞同地点点头。

    第一次觉得,老夫人其实是关心她的,也是护着她的。

    好感动呀!不过……

    “顾西城,你比我老很多吗?”还真看不出来!

    顾西城嘴角一抽,冰冷的眸子扫向某人:“谁让你说话的?”

    “呜呜!”苏颜兮捂嘴,她沉默。

    瞧着两人的互动,顾老夫人的怒气倒是消了不少,还不觉地勾了勾嘴角,那深邃的眸光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一番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南宫琉璃。

    其实,南宫琉璃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只是装作不知罢了。

    她低着头,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握紧,反复重复着。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故作镇定地站起身,微笑得体地看向苏颜兮。

    “锦兮,你别当真,西城是和你开玩笑的。”

    说着,她还走过去握住苏颜兮的手:“你是他的妻子,他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呢!”

    意味深长的眼神最后落在顾西城的俊脸上,好似等待着他的回答。

    顾西城看了她一眼,深沉着目光有一丝波动,但是最终都归于了平静。

    半响,他才轻启薄唇,淡淡开口:“已经很晚了,都回房休息吧。”

    说完,他便率先转身朝楼上走去。

    南宫琉璃没有等到他的回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原本璀璨的眸光慢慢沉了下来。

    面对南宫琉璃的亲近,苏颜兮还有些愣神。

    不过,她还是说了一声谢谢,谢谢她的安慰。

    顾老夫人表情深邃,嘴角自然地微微扬起,转而看向苏颜兮。

    “你也回房吧!以后不准穿这样的衣服。”

    苏颜兮一怔,回神过来,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那……那我也上楼去了,奶奶晚安!琉璃小姐晚安。”

    “晚安!”南宫琉璃撑起笑,回了一句。

    苏颜兮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最后才小跑地上楼。

    回到房间,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可是究竟要想什么她自己也理不清。

    总觉得,今晚的气氛怪怪的。

    老夫人的态度怪怪的,南宫琉璃的眼神怪怪的,顾西城反应也怪怪的。

    怎么回事呀?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的多想了吗?

    还是……碰咚!

    “哎哟!”苏颜兮吃痛地捂住额头,什么东西挡道啊?

    抬头望去,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撞到的是一堵肉墙。

    而这堵肉墙不是别人,正是顾西城。

    顾西城转头瞪她:“贺锦兮,你走路不带眼睛的吗?”

    你才是不带眼睛!

    苏颜兮险些反驳回去,幸好,她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开口啊,不然惹怒某人,她又惨了。

    哎……无力叹息一声,这就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带着一点点小悲伤情绪,苏颜兮决定无视顾西城,迈步朝浴室走去。

    顾西城被她的举动怔住,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当他不存在?

    “贺锦兮,你给我站住!”

    “……”苏颜兮一愣,顿住脚步回头看去,用眼神询问。

    顾西城总算从她傻傻的表情中明白过来,是他不准她说话,所以她当真不说了。

    行,贺锦兮,你真行!

    “五千字检讨书,没写完不准睡!”

    “……”苏颜兮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检讨书,检讨书!

    拿出一支笔,一张纸,开始她的艰苦任务。

    顾西城梳洗一番后,走回房间,一眼便瞧见坐在梳妆台前低头认真的某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