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两人的夜

    深邃的眸子一时间没有移开,相处这段时间,倒是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做一件事,就像是正在学习的好学生。

    学生……顾西城剑眉微挑,忍不住退后一步,直接越过浴室门,看向里面的大镜子。

    清晰的五官顿时出现在眼前,他伸手抚摸自己的下颚。

    他看上去很老吗?

    表情突然一敛,他这是在干什么?

    顾西城猛然回神,在心里低咒一声,将自己鄙视了一番。

    今晚真是见鬼了!

    霍然转身,突然一张放大的脸映入眼帘,他不觉地后退一步。

    当看清楚这张脸的主人时,顾西城有些地咬牙切齿。

    “贺、锦、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是准备吓死他吗?

    “啊!!”苏颜兮皱眉捂住耳朵:“你干嘛那么大声呀,我又不是聋子!”

    “你究竟想干什么?”刚才不是还坐在那边认真写检讨书吗?

    面对顾西城的质问,苏颜兮眨着无辜的双眼打量他:“我见你站在这儿,不断朝浴室里看来看去,所以我好奇呀……不过,你到底在看什么呀?”

    她也试着朝浴室里探了探头,仔细看了看,可是什么也没有呀。

    那么,他到底在看什么?

    顾西城被她这一问,险些呛到。

    连忙轻声咳嗽了两声,以此掩饰自己的尴尬。

    “贺锦兮,你是太闲了吗?检讨书写好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写好呢?”苏颜兮笑颜逐开,收回目光望向顾西城,然后将藏于身后的检讨书乖乖奉上。

    “喏,检讨书给你,我可是很认真很认真写好的哟!你慢慢看吧!哎,累死了,我先睡觉了,晚安顾西城。”

    说完,苏颜兮便伸着懒腰,倒在那张大床上,准备呼呼大睡。

    顾西城有些错愕,目光从她身上转向手中薄薄的纸上,神情异常复杂。

    她居然写好了?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就写好了?

    带着一丝怀疑,他仔细地查看她所写的检讨书。

    “尊敬的顾西城大人,小的贺锦兮以你的名义起誓,对于今晚的事情已经深深反省以及忏悔,由衷表示抱歉,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以下类同,为了节约时间,因此省略几千字!希望你能接受我真诚的检讨!完毕!”

    顾西城咬牙,检讨书,这就是她五千字的检讨书?

    怪不得呢!这么快就写好了。

    这死丫头,逗他玩吗?

    “贺锦兮!你给我起来!”顾西城心里憋着一口闷气,毫不犹豫地走到床头,伸手去拽苏颜兮。

    苏颜兮此刻已经沉沉睡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对于顾西城的命令她压根不当回事,还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别吵……好困,我要睡……睡觉。”

    “你起来,谁说你可以睡觉的?”

    该死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瞧着她睡得那么心安理得,顾西城就是看不顺眼。

    凭什么惹得他一肚子火,她自己却睡得那么香甜?

    “贺锦兮,我警告你,如果再不醒来,我就开除你!”

    “唔唔……嗯?”用被子捂住脸的苏颜兮总算有了一点反应,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一只眼,颇有几分不耐烦地瞪向顾西城。

    “大半夜的,你干嘛呀?”

    顾西城一顿,目光瞧着她,这死丫头是在撒娇?

    他怔了怔表情,用力地将检讨书扔到她娇憨的脸上:“检讨书重写,再敢灌水,你今晚就别睡觉了。”

    “什么?”苏颜兮泪奔,趴在床上哀嚎两声:“顾西城,你诚心的对哦不对,你睡不着所以也不让我睡觉,你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咳咳!”顾西城嘴角牵动了几下,目光深邃的斜睨她一眼:“少废话,起床,重写!”

    说完,他转身走到欧式沙发上坐下,顺手拿起一本杂志翻阅,好似下定决定等待着她的检讨书。

    苏颜兮眨眼再眨眼,在心里压火再压火,可是怎么也顺不下那口气。

    瞌睡也被顾西城吓跑光了,她拿起检讨书从床上爬起来,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火,直冲顾西城嚷嚷。

    “顾西城,我的检讨书怎么不行呀,我可是费劲脑汁想出来的……”

    “投机取巧,你还好意思说你是费劲脑汁?你的脑汁全是豆浆吗?”

    真是反了她了,闯完祸还能若无其事,一点不知道悔改!

    “顾西城,你不能这样人身攻击!你必须跟我道歉!”什么叫豆浆呀,说她没脑子吗?太过分了吧!

    顾西城俊脸一沉,浑身散发出一种戾气:“贺锦兮,你现在是在跟我挑衅吗?”

    “我……”苏颜兮抿唇,被他的怒气怔住:“我……我写检讨书去。”

    哎,请原谅她的胆小,面对某人冷漠的眼神,她只能认了。

    谁叫她……寄人篱下呀!

    她又不能惹怒他,万一他提出和她离婚,亦或者是不帮助贺家,那么她的任务就完成不了。贺锦兮就会怪罪她,到时她如果不把妈妈送回来怎么办?

    思来想去,她必须忍耐,一定要坚持到贺锦兮回国才行。

    不过,她究竟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苏颜兮瞥嘴,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在心里哀叫了一番,最终还是摇摇头,赶紧将繁杂的思绪抛开。

    现在,她还是应付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要紧!

    检讨书?怎么写呀?

    她苏颜兮可以一向是乖宝宝,乖学生,这辈子最大的荣耀就是从未被妈妈还有老师罚写过检讨书。

    虽然,偶尔闯点小祸,但是人家都说直接叫妈妈赔钱,不带写检讨书的。

    真是的,她的一世英名怎么就毁到顾西城手上了呢?

    看来,顾西城真的是她的克星!

    想到此,苏颜兮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克星,只见对方又打开了电脑,好似所有的心思都在电脑上。

    苏颜兮双眼微眯,悄悄地从小背包里拿出手机。

    大家都说,有什么不懂就找度娘!

    关于检讨书也能找度娘请教吗?

    不管呢,搜索一下再说!

    于是,苏颜兮趴在梳妆台上,慢慢的搜索起如何写检讨书。

    可是半小时过去,也没有找到一个像样的检讨书例子,倒是搜索到不少的笑话。

    因此某人逐渐忘记了自己真正的目的,一个人看着笑话段子笑得咯咯直响。

    原本在观察股市的顾西城被她的笑声打扰,不悦地抬眸斜睨她一眼。

    从他的角度望去,只能看到她侧脸。

    因为笑,苏颜兮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

    那模样看上去很单纯,单纯到好似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顾西城微怔,目光定住忘记移开。

    瞧着她的模样,突然间,好像一天的疲惫莫名地消失不见了,整个人轻松不少,甚至不由自主地随着她微微扬起嘴角。

    在这漫漫的深夜,他就那样一直看着她,看着她时而大笑时而捂嘴偷笑,看着变化多端的表情,看着她因为疲惫眼睛一眨一眨的。最后看着她趴在梳妆台上沉沉睡去……

    良久,他才回过神站起身,步伐轻轻地走过去。

    翌日,清晨。

    苏颜兮是被自己设置的闹钟吵醒的,她不情愿地睁开眼,才发现已经天亮。

    猛然间想起自己还要上班,于是犹如驴打滚似地从床上爬起来。

    不过等等,她怎么会睡在床上?

    记得昨晚她好像趴在梳妆台写检讨书,后来……

    咦,难道她后来不知不觉爬到床上睡着了?

    那检讨书呢?

    苏颜兮抬眸望向不远处的梳妆台,居然看到张白纸还安静地放在那儿。

    囧,她居然没有写完就睡着了。

    糟糕,怎么办?顾西城又该骂她了!

    可是,顾西城后来怎么没有叫醒她?

    清澈的目光自然地看向沙发处,却没有看到顾西城。

    她微微一愣,看来,他已经下楼去了。

    额,这是不是代表昨晚的事情就翻页了?他已经不追究呢?不然怎么会放过她睡觉?

    苏颜兮偷偷想着,心里倒是乐得不行,最好是她想的那样。

    心情也变得美丽了,跳下床,哼着歌跑进盥洗室梳洗。

    夏天,天气总是那么炎热。

    如同昨天一样,苏颜兮仍然挤着公车来到公司上班。

    很不巧地在公司门口遇到了顶头上司顾莎莎。

    看到她,苏颜兮就不觉地想到昨晚的事情,心里的怒火就蹭蹭地往上冒,不过她没有冲上去找她打一架,而是笑得极其灿烂地走过去跟她打招呼。

    “莎莎主管,早上好呀!”

    顾莎莎瞧见苏颜兮,顿时一愣,胖胖的身体险些跌倒。

    半响,她反应过来,伸手指向她:“你……你怎么出来的!”

    苏颜兮冷笑:“什么怎么出来的?我怎么了吗?”

    “你……”顾莎莎语塞:“咳咳,没事!”

    说完,她不忘地横苏颜兮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朝里走去。

    苏颜兮看她憋闷的样子,心情大好,对着她的背影扮了一个鬼脸,紧接着跟上她的步伐。

    因此,两人同时到达电梯口,而此刻的电梯口已经围着不少同事,他们都在等待电梯。

    没过一会儿,身着一身黑色手工西服的顾西城与穿着职业装却依旧美丽的南宫琉璃一同款款走来。

    苏颜兮不免看了他们一眼,还真是……养眼啊!

    仔细一看,他们身后跟着的居然是欧阳浩,穿着同样黑色西服的欧阳浩,看上去也非常帅气。苏颜兮打量一番,不觉地扬起嘴角。

    顾莎莎瞧见欧阳浩,那双眼更是贼亮贼亮的,恨不得像往常一般冲过去的抱住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