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苏颜兮的反击

    但是,当她瞧见顾西城那尊大佛,她便克制住不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她最最爱慕的其实是顾大BOSS,可是那不是她敢沾惹的。

    所以她才会将目光转移到欧阳特助身上。

    要是能嫁给欧阳浩,她这辈子就知足了。

    顾莎莎情绪波动很大,整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中,肥肥的脸上全是不怀好意的笑。

    苏颜兮将一切尽收眼底,她微扬的嘴角带着调皮的浅笑。

    此刻,总裁的专属电梯已经缓缓打开,顾西城面无表情地从苏颜兮面前走过,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电梯,南宫琉璃紧跟其后。

    欧阳浩也准备走进电梯,苏颜兮趁机冲过去一把挽着他的手。

    “欧阳哥哥,早安!”

    轰……全场静默!

    当事人欧阳浩踉跄一步险些摔倒,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挽着他手的总裁夫人。

    周围安静了下来,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也能听见。

    大家都带着疑惑而惊讶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和欧阳浩,有的表情更夸张,甚至嘴巴大大地张开。

    他们纷纷猜测,这新来的员工和欧阳特助什么关系?居然如此亲密无间?

    难道是女朋友?表妹?情人?老婆?

    顿时,各种猜疑从他们脑中蹦出来。

    表情最滑稽的,要数傻愣着的顾莎莎,简直是一副踩到大便的表情。

    当然,最先反应过来也是她,一副恨得牙痒痒的模样瞪着苏颜兮。

    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去将她咬死。

    苏颜兮可不怕她现在,而是非常满意地看着她的反应。

    哼,气不死你!谁叫你昨天欺负我!

    她笑得甜美地将视线移向身旁的欧阳浩:“欧阳哥哥,我们真有缘,居然在电梯口也能遇到!!”

    欧阳浩嘴抽,总裁夫人你是闹哪样?上班怎么会不遇见?这和缘分有什么关系?

    不过怎么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带着一种侥幸心理,欧阳浩转身看向身后。

    这一看,他险些吓出心脏病。

    只见,他们伟大的顾总裁黑沉着俊脸,一双冰眸嗖嗖地射向他。

    欧阳浩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自己的日子到头了。

    但是,他还是想说一句。

    总裁,我和夫人真的什么也没有!

    随着欧阳浩异常的反应,苏颜兮也好似感觉一道冷光。

    因为挽着欧阳浩的手,所以他转身时,她也被带到了与他相同的方向。

    因此,她抬眸就很巧地对上了电梯内顾西城深邃幽暗的眸子。

    苏颜兮顿时一僵,有种被他眼神杀死的感觉。

    顾西城他这是干嘛呀!想吓死她吗?

    好一会儿,她才动了动嘴角找回思绪,本想与顾西城打招呼,可是想到现在是在公司,他们的关系不能曝光,所以她只好选择作罢。

    最后她只能用员工的身份僵硬地朝他扬扬手:“……总裁早上好!”

    顾西城伟岸的身体站在电梯里,凌厉的目光斜睨她一眼,表情随即变得沉冷,接着用力地按下电梯关门的按键。

    很快,电梯门合上,将这让他觉得恼人的一幕隔开。

    苏颜兮与欧阳浩同时怔住,有种排山倒海来袭的感觉。

    欧阳浩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轻轻地推开了苏颜兮。

    “那什么,我也上去了。”说着他逃命似地走进了员工乘坐的电梯,压根不敢看苏颜兮一眼。

    虽然不明白她刚才的举动,可是他却被她的举动吓得不轻。

    苏颜兮瞧着他逃跑的样子,忍不住轻笑。

    哎,其实欧阳特助挺可爱的,怪不得能征服莎莎主管强硬的心呀。

    “狐、狸、精!”顾莎莎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怒气,从苏颜兮身后传来。

    苏颜兮瞥嘴,不以为然地转身。

    “有什么事情吗?莎莎主管?”

    “你你你……”顾莎莎伸手指在她,半天却说不出个理所当然。

    “阿嚏……”苏颜兮本想笑,却突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咦,谁在背着骂她?

    与男人卿卿我我,还若无其事地向他问好,她当他是死人吗?

    电梯里的顾西城咬牙,气不打一处来。

    成,看他回去怎么教训她!

    不过,这死丫头什么时候和欧阳浩这家伙勾搭上的?

    还‘欧阳哥哥’地叫个不停,简直不知羞耻!

    想到刚才的那一幕,真是……气死他了!

    “西城,你没事吧?”南宫琉璃见他面色阴沉,忍不住开口。

    “你在生锦兮的气吗?我想她和欧阳浩只是朋友,所以说话时亲密了一点,并不会其他。”

    “她要是敢有其他给我试试!”他非灭了两人不可,顾西城怒。

    此刻,电梯已经到达顶楼!

    顾西城沉着俊脸,带着怒火走出电梯。

    南宫琉璃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措,因为她意识到顾西城在乎贺锦兮。

    为什么会这样?

    她太了解顾西城,他不轻易地动感情,如果动了感情,那么就不会轻易地改变。

    所以,哪怕他结婚,她也相信他并不爱他的妻子。

    因为,她很肯定顾西城的心里只有一个她。

    可是,现在……

    南宫琉璃慌了,她快步追上顾西城,在他踏入办公室后,她也随后走进办公室,并且关上了门。

    “西城,你在乎锦兮?”

    顾西城脚步一顿,刚才的怒火还未消失,此刻更是皱紧了眉头。

    伟岸的身躯转过去与身后的南宫琉璃面对面,黝黑的双瞳一沉。

    “你胡说什么?”他怎么会在乎那丫头,笑话!

    南宫琉璃苦涩地微笑,目光打量着他:“真的是我胡说吗?”

    还是你不承认自己在乎,亦或是,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是那么在乎她。

    顾西城蹙眉,对于南宫琉璃的表情很不悦,她是怀疑他什么?为什么她一副受伤的的模样?受伤的永远是他才对!

    她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吗?

    当年在他准备求婚时,她居然选择和其他男人订婚,并且一起远去他国。

    在那么长的日子里,从未给他一个电话,一条信息。

    仿佛她就是他生命中的泡沫,随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每每想到那些孤寂的夜晚,顾西城就恨不得将她捏碎。

    带着满腔的怒气,顾西城将南宫琉璃逼到了墙角。

    在她一脸错愕时,用力地吻了下去。

    “西城……唔唔!”南宫琉璃脑中嗡嗡作响,思绪全被顾西城的吻扰乱。

    一瞬间,整个空间的气氛都变得异常。

    第一次见,他们都还是孩童,可是他却将她归纳在自己的羽翼下细心呵护。

    在失去父母的日子里,他们互相安慰,共同走过煎熬的日子。

    本以为,他们会一辈子相依相偎,一直到死。

    岂料,她背叛了他。

    对,是她背叛,将他推向绝望。

    顾西城忽然睁开双眼,看到近在迟尺的南宫琉璃,忽然有一瞬的恍惚。

    南宫琉璃察觉到他的变化,也缓缓地睁开了迷离的双眼。

    “西城……”

    顾西城一怔,猛然回过神来,他都在做什么?

    心中懊恼,毫不犹豫地将她一把推开,毅然转身。

    “出去!”

    “西城我……”

    “立刻出去!”

    南宫琉璃抿唇,不舍的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心里隐约地觉得难受。

    她想靠近他,却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漠怔住。

    最后,她只能难过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时间在他们之间划出了一条鸿沟,她只能慢慢跨越。

    ……

    欧阳浩拿着文件走向总裁办公室,却在门口遇到南宫琉璃。

    两人彼此点点头,擦肩而过。

    看到南宫琉璃黯然伤神的表情,欧阳浩不觉地蹙眉。

    总裁和南宫小姐……

    “欧阳浩在哪里,让他马上来我办公室!”

    秘书小姐旁边的电话里响起顾西城带怒的声音,欧阳浩正巧听见,整个人颤了颤。

    不远处的秘书小姐朝他耸耸肩:“特助,你自求多福吧。”

    一听,就知道总裁今天心情欠佳。

    欧阳浩扶额,认命地走进办公室。

    顾西城坐在大班椅上,五官凌厉。

    “这份合同为什么还没有搞定?”

    “我……”

    “工作越来越怠慢,平时工作时间都干嘛去了?”

    “……”总裁我可是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在你眼皮下。

    “欧阳浩,我对你是不是太放松了?”顾西城斜睨欧阳浩一眼:“明天你就去南部好好磨练磨练!!”

    南部?荒凉之地?

    欧阳浩顿时眼抽:“总裁,我错了。”

    “哼,你也有错?”顾西城一副嫌弃的样子:“说来听听!”

    “以后我一定与夫人保持距离!”欧阳浩心里委屈,不就是因为早上电梯口的事情嘛!总裁真是越来越小心眼了。

    顾西城挑眉:“这与贺锦兮有什么关系,现在说的是你的工作。你紧张什么,如果不想去西部,我也不会逼你!”

    “……”欧阳浩汗颜,是啊,不逼他,可是他能拒绝吗?

    “下去工作!”

    在发泄一通后,顾大总裁若无其事地开始办公。

    仿佛,刚才的一切什么也没有发生。

    得罪顶头上司的下场就是被虐,苏颜兮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还是挺气愤的。

    不过她一个人要干完两人的活,也没太多时间去气愤。

    当她打扫完设计部的办公室后,走向电梯口,居然巧遇南宫琉璃。

    不知道是为什么,虽然每次南宫琉璃都对她微笑有礼。

    但是,她总觉得她的笑容不达眼底。

    苏颜兮摇摇头,或许是她想多了。

    “琉璃小姐你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