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他就是一只妖孽

    说着,他蹲下身粗鲁且动作生疏地擦着苏颜兮小脸上的眼泪。

    苏颜兮透过水雾看着近在尺咫的俊脸,忽然有些恍惚,不觉地止住了哭泣。

    她一直看不明白顾西城这人,明明前一秒让你恨得牙痒痒,后一秒总是能做出一些让你感动的事。

    果然,他就是一只妖孽。

    “咳咳!看着我做什么,去把脸洗了,脏死了。”顾西城起身,故作镇定地回到位置上坐下。

    苏颜兮深呼吸一口气,吸吸鼻子,随手那么一抹将眼泪擦掉,举止特别的不淑女,可是看着就是那么自然。

    顾西城的太阳穴跳动了几下,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觉得。

    办公桌上堆着好几个赚钱的项目他不管,反而和这丫头在这儿折腾了半天,这个丫头对他来说不过是一颗棋子,什么时候他对棋子也如此上心?

    揉着额头,陷入了纠结的思绪。

    苏颜兮收拾好情绪,站起身与顾西城面对面。

    “请问顾总裁还有事吗?”

    顾西城被顾总裁的称呼噎得不轻,半响才缓缓开口。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可以和欧阳浩见面!”不过现在想见也未必见得着。

    关于完成Z城的开发案,没有一两月他是回不来的。

    刚才或许是他太过了,不过他顾西城可不是戴绿帽的主,所以该敲响的警钟还是要敲,该避开的事情就得避开。

    苏颜兮茫然地眨眼,事情怎么又扯到欧阳浩那儿去了。

    她微微皱眉:“顾西城,你没病吧?”

    顾西城俊脸一黑,这该死的丫头:“你说什么?”

    苏颜兮瞥嘴:“我说如果有病就得治!”

    话落,她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办公室……

    一瞬间,办公室就剩下顾西城一人,正愣神地望向开启又关上的办公室大门。

    片刻,他才咬牙地出声:贺、锦、兮!

    或许是因为大哭了一场,苏颜兮顿时觉得心情豁然开朗不少。

    她的性格有些二,也不爱计较。

    总是过了就过了,不去存档!

    明明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现在就跟没事人一般拖地打扫。

    顾莎莎视察时,就听到她哼着儿歌,忘我地工作着。

    因为欧阳浩的原因,顾莎莎非常见不得苏颜兮高兴。

    刚才听到不少关于苏颜兮与欧阳浩的绯闻,她可气得恨。

    回到办公室,又听说这人被叫去了总裁办公楼,想必是去见欧阳特助,因此心里更是羡慕嫉妒恨。

    她站在五楼的楼道上,而苏颜兮弯着腰在四楼的楼道转角处擦拭着护栏,压根没有注意到她。

    顾莎莎脑中忽然闪过一念头,而这个念头指使着她付出了行动。

    她的脚边放着一铁桶装着半桶水,那是苏颜兮洗抹布的。

    双眸微眯,她伸手将铁桶抱起来,毫不犹豫的将里面的水朝苏颜兮泼去,然后快速撤离。

    “啊啊……”突然被水淋了一头,苏颜兮惊得跳起来。

    岂料,这一跳,脚踩到水打湿的地方不小心一打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倒了去。

    因为后面是楼道,所以她失去平衡的身体直直地从四楼滚到了三楼,最后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

    “疼……”

    苏颜兮皱眉,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她只感觉自己的头疼,手疼,脚痛,全身都疼。

    双眸缓缓睁开眼睛,想要求救,可是她却喊不出声音,因为她的力气渐渐消失。

    最后的最后……再次闭上了双眼。

    下班后,顾西城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开车离开。

    而是潜意识地将车子开到了公司门口,虽然他也没想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但是,他就是感觉心绪不宁,自然而然地将车子停在了这儿。

    深邃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大门口,那丫头走了吗?

    因为下午她在他的办公室大哭一场,以至于他一下午脑子里都是她哭泣的样子,完全无法专心工作,不管怎么说得找她好好出出气。

    南宫琉璃走出公司,一眼就看到顾西城的车子,她有些疑惑,以为她都是搭顾西城的车子回顾家,今天因为要处理一些事情,所以延迟了一小时下班,并且也告诉顾西城不必等她。

    可是怎么也想到,走出公司大门就看到顾西城的车子。

    难道,他是在等她?

    想到此,南宫琉璃的脸上不觉地露出笑脸,再也顾不得其他同事的目光,快步地小跑过去。

    “西城!”她自动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

    “你怎么还没有走,我以为早已经回家呢?”

    顾西城目光转而看向她,有那么一瞬怔住。

    他此刻的的确确应该在家里才是……

    “咳咳,有些重要事情处理,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哦……”南宫琉璃看出他的别扭,却误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承认在等她。

    毕竟,因为以前的事情,两人的相处多少还是有些隔阂与别扭。

    现在的顾西城从不对她主动,也从不主动拒绝她。

    说实话,她也不明白现在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究竟算什么。

    当然,她也不会傻到去问他。

    有时候,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吧,让她慢慢去找回他们的曾经。

    顾西城最后看了一眼公司大门口走出来的一群人,并没有那丫头。

    深邃的眸子一沉,或许她已经回去呢!

    这样一想,他便发动车子离开。

    半道上接到司徒朔的电话,说是为商震庆生日,顾西城这才想起今天是商震的生日。

    被那丫头闹得,他居然连这样的日子都给忘记了。

    眉头微微蹙紧,调转了车子的方向。

    “咦,这是去那儿?”

    “宫爵!”

    其实他们几人每年的生日聚会都没什么新颖,在宫爵吃喝玩乐。

    但是,每个人生日那天总是会聚一聚,不曾改变。

    他们的私人包厢里,其他几人都到来,顾西城数最后。

    南宫琉璃因为事先不知道,所以没准备礼物,感觉非常抱歉。

    商震拿着酒杯浅笑:“你来我已经倍感荣幸!

    说着,深邃的眸子移向顾西城。

    “嫂子怎么没来?”

    按理说,这样的聚会该带自己的妻子,怎么就带了以前的心上人?

    顾西城知道他的意思,却没有接话,如无其事地在沙发上坐下。

    当看到商震身旁坐在陆安安时,自然地将话题一转。

    “没想到陆小姐也在!”

    面对四大公子,陆安安多少有些紧张。

    不过,她的紧张在看到南宫琉璃后,就忘记了。

    我滴娘亲,这么美的美人是谁呀?

    兮兮的情敌?靠……太有挑战性了。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由(爱看小说网首发www.akxs6.com)

    她还没有来得及替苏颜兮感叹,就听到顾西城的问话。

    因此,她赶紧打起十二分精神。

    “额……我是来报恩的!”

    “哈哈!”商震倒是先笑了,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陆安安。

    陆安安很平静地回视他:“怎么了吗?”

    “没事!”商震嘴角轻扬,低声道:“我很好奇你用什么方式报恩!”

    “……”陆安安汗颜,她说着玩的没听出来?

    “唉唉,禁止说悄悄话!”司徒朔把话筒丢过来。

    陆安安吓了一跳,幸好商震眼明手快挡住,她才没有被话筒砸到。

    商震瞪向司徒朔:“怎么?荷尔蒙失调?”

    “靠……”司徒朔黑线!

    噗哈哈……陆安安偷乐,以前怎么就没觉得四公子其实挺和蔼可亲的。

    不过,这位南宫小姐和顾少之间……

    陆安安的目光不觉地打量,虽然他们都沉默,可是彼此之间的默契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如果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陆安安就算被打死也不相信。

    越想她越觉得不对劲,于是拿起手机悄悄退出包厢给苏颜兮打电话。

    可是无语的是电话一直响一直响,就是没人接。

    陆安安黑线,这家伙怎么关键时刻总是脱线呀。

    接电话呀,接电话呀……

    拨打了无数次,都无人接听。

    最后,陆安安只能灰溜溜地回到包厢里。

    这时,南宫琉璃正在唱歌送祝福。

    那动人的歌声真是让人听得心酥软。

    陆安安不得不叹息,这么强的对手,兮兮该怎么办呀?

    继续打电话,没人接,居然还是没人接,这丫头到底干嘛去了?

    “你看上去很紧张?”商震突然开口。

    陆安安着实颤了一下,拜托,她那是紧张,她是着急。”很多事情不是你我可以管得了的,所以好好吃好好玩吧!”

    “什么意思?”陆安安不解地看向商震:“你的意思是他们……”

    “不用费心在我这儿套话,我什么也不会说!”

    “……”

    顾西城整个晚上心不在焉,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慕廉川趁着南宫琉璃唱歌的空挡,来到他身边坐下。

    “你这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顾西城回神,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南宫琉璃啊!你别和兄弟打马虎眼,我们这是关心你。”

    顾西城颇为惊讶:“原来这是关心?我还以为是八卦!”

    慕廉川嘴角抽搐:“得,我最后提醒你一句,现在你可是有妇之夫,有的念头该断了还是断了吧!”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沉,酝酿着让人看不透的波澜。

    “你也觉得我错了?”

    “别问我,问你的心!”慕廉川点到为止,有些事或许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他知道顾西城的固执,近乎变、态的固执。

    小时候认定南宫琉璃是他的所有物,于是延至今也觉得她该留在他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喝过头了,顾西城载着南宫琉璃离开宫爵后来到他们常去的西街。

    这条街马路两边种着樱花树,每年樱花盛开都异常的美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