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苏颜兮受伤

    顾西城眉头微蹙,从身旁的保安手中拿过对讲机。

    “将整栋大楼仔仔细细地找一遍!”

    “对了,厕所!”陆安安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想朝厕所奔去。

    商震瞧她一脸紧张,伸手抓住了她:“怎么呢?”

    “兮兮可能被关在厕所,上次她也是被人关在厕所里,幸好她手上有手机,所以打电话告诉了我。现在手机没有在她身边,所以她不能求救。”

    一定是这样,陆安安连忙朝厕所走去。

    顾西城与商震互看一眼,都有些吃惊。

    “顾少,你这公司还虐待下属?”

    居然把人关厕所,手段也太不入流了。

    顾西城的俊脸忽然间变得凌厉,没理会商震的调侃,直接朝厕所走去。

    只是这一次,厕所里却没人。

    原本那么一丁点希望又破灭了,顾西城异常恼火,这丫头该死的去那儿呢?

    “先别急,分头找找吧!”商震拍拍顾西城的肩膀,然后带着陆安安乘坐电梯一楼一楼地找。

    顾西城沉默了几秒,也走出洗手间开始寻找。

    他向电梯走去,却发现所有的电梯都在运行着。

    于是,他沉着脸推开了楼道的门。

    公司楼道全是感应灯,当他把门推开,灯就亮了几层。

    他修长的腿迈步走上去,从二楼来的三楼……

    转弯时,一不小心踩到软软的东西。

    顾西城眉头微拧,低头看看向脚下。

    居然是一块抹布……清洁用的抹布。

    他的心思一转,目光扫视周围。

    忽然间,一道身影闯入他的眼帘。

    顾西城表情一顿:“贺锦兮……”

    此时此刻,苏颜兮就坐在不远处的地上,靠着墙壁,紧闭着双眼。

    仿佛,在安静地休息。

    她原本湿透的衣服早已经干了,而身体的疼痛却一直存在。

    忽来的灯光惊扰了她,迷迷糊糊之间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意外的是,她居然看到了顾西城的俊脸。

    他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还是带着浓浓的怒意。

    哎,她总是惹他生气。

    “顾……西城!”她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开口却觉得说话好困难,一个字也能牵动她疼痛的地方。

    于是,她皱了皱眉头……

    “贺锦兮,你这是干什么?”顾西城带怒的声音让原本要熄灭感应灯再次亮起。

    他愤怒地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向坐在地上的某人。

    “该死的你究竟在干嘛,立刻给我起来!”

    距离那么近,他才发现她的面色那么白!

    顾西城的理智找回来一丝丝,他蹲下伟岸的身躯与苏颜兮平视。

    “贺锦兮,你到底怎么了?”

    她没事啊……苏颜兮在心里回答着,又一次睁开了双眼。

    她觉得自己很困想睡觉,可是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顾西城对他发火的样子。

    因此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本来以为是做梦,现在觉得似乎不是,她真的听到顾西城在吼他,刚才还看见她了。

    顾西城真是她的克星呀!

    苏颜兮苦涩地扬扬嘴角,涣散的目光有了一点交集。

    “别吵……我,我好累……我想睡觉!”

    “想睡觉就回家!”顾西城怒,他惊动了所有人找她,原来她躲在这儿睡觉!

    越想越恼怒,他便不顾及地伸手将她拽起来。

    “啊,疼……”苏颜兮惊呼出声,连带着身体也在颤抖。

    顾西城顿时察觉到她的异样:“该死的你到底怎么呢?”

    苏颜兮坐回地上,整个人痛苦地叹了一口气。

    “我没事,我就是好累……想睡觉,顾西城……你让我,让我睡一会儿吧,一小会儿就好……”

    “贺锦兮,你看着我,你睁开眼睛看着我!”

    “别骂我……我疼……”

    “疼?你告诉我你那里疼?”顾西城心被拧了一下,伸手捧着她的脑袋。

    “嘶……”

    “你受伤呢?”顾西城被这个想法震惊,他是急糊涂了,她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对劲。

    刚才,他居然没有发现。

    心里暗骂自己一声,他连忙将苏颜兮抱起。

    “别睡,贺锦兮你先别睡,我送你去医院!”

    “我睡觉……你又要骂我吗?”

    “是,我会骂你,所以你别睡!”到底是怎么受伤的?顾西城双眸中闪过一抹寒光。

    商震与陆安安正好从电梯里出来,抬眸就瞧见顾西城抱着苏颜兮急忙朝外走的身影。

    陆安安顿时振奋起:“兮兮……”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可是,她怎么呢?

    看到苏颜兮面色苍白,陆安安瞬间担忧起来。

    “去医院!”顾西城急声喊道。

    商震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将车子开了过来。

    “快上车!”

    顾西城抱着苏颜兮坐上了后座,陆安安只能坐副驾,她不断地回头看向顾西城怀里的苏颜兮。

    “兮兮,你没事吧?怎么回事呀?上班不是被关厕所就是受伤?这到底是公司还是黑社会啊!”

    看到好姐妹受伤,陆安安着急得不行,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苏颜兮完全处在迷糊状态,对于陆安安的抱怨根本没有听见。

    她只是觉得疼,手潜意识地抓住顾西城的衣服,仿佛自己抓的是浮木。

    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冷,又觉得疼痛一阵接着一阵,总之让她整个人不能安宁。

    隐约间,她好似想到了什么。

    “我……我要死了吗?”声音虚弱的可怕。

    浅浅的一句话让顾西城震得不轻,死?

    “贺锦兮,你想得美!没有我的允许你敢死试试!”

    “顾……西城!”他总是出现她的梦里,将她的美梦变成噩梦。

    “贺锦兮,你听好了,如果你死了,我就让贺家彻底完蛋!”

    ……

    商震汗颜,这还是他认识的顾西城?

    那个淡定自若,冷漠无情的顾西城?

    医院

    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苏颜兮才被送到VIP病房,此刻的她沉沉睡着。

    顾西城目光看向医生:“她怎么呢?”

    医生将报告看了一遍:“顾少请放心,少夫人没事……”

    “没事她怎么还不醒?”顾西城语气带着质问。

    医生黑线,病人受伤虚弱很正常吧?

    “少夫人的脑部受到了撞击,但是庆幸没有脑震荡的现象,大概是太疲惫,所以才睡得沉!她手上的擦伤我们已经上药,注意不碰水就好。脚伤休息一段时间自然会痊愈,还有些轻微发烧,我们已经给少夫人服下了退烧药,只要好好休息几天,就没问题了。”

    医生的话吩咐一阵清风,吹走了顾西城阴霾的心情。

    他原本冷峻的脸也逐渐缓和下来,原来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也就是说这丫头死不了!

    见顾西城一言不发,医生倒是不安起来。

    商震好笑地扬起嘴角,与医生握握手。

    “谢谢你医生!”

    医生受宠若惊地点点头离开……

    最后,商震的目光移向顾西城。

    “出去抽根烟?”

    顾西城蹙眉,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苏颜兮,有陆安安守着她想必也没事。

    思及此,他才与商震一同来到了医院的天台,此刻天已经亮了,空气特别清新。

    “真决定安定下来呢?”商震递上好烟。

    顾西城斜睨他一眼:“什么玩意?”

    “刚才你的一举一动让我以为你对贺锦兮当真了!”

    “……胡扯!”顾西城抖掉烟灰,神情有些怪异。

    “是吗?”商震轻笑:“我一直对自己的观察力很有自信,已经很久没有看你如此关心一个人,那晚在宫爵,昨晚在公司,你的行为都让我震撼不已。”

    “你TM究竟想说什么?”

    “你喜欢上了贺锦兮!”

    顾西城一愣,随即黑脸:“你脑袋抽了吧!”

    他会喜欢贺锦兮?喜欢那个傻丫头?

    哼,可笑!

    商震抿唇,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顾西城。

    最后扬起薄唇:“或许我真脑抽了。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如果你的目的是将南宫琉璃留在你的身边,那么现在你也成功了,贺锦兮对你就没有利用价值,早早断了吧!别等到以后伤人伤己。”

    “你这是在说你吧!”顾西城没好气地瞪他:“人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你还忘不掉?出息!”

    商震嘴抽,他真是脑袋抽了,才会和一个不懂情的人说这些。

    “我当初就和你一样的混账,现在才遭到了报应,我就忘不掉了,我就作践自己了。你等着,我估摸着你离这一天也不远了。”

    “你省省吧!我没你那么怂样!”顾西城眼眸一沉,什么早早断了?

    让他现在和贺锦兮离婚?

    就算他同意,他家老夫人能同意?

    当初,他便是用结婚作为条件,老夫人才允许南宫琉璃回国。

    虽然不明老夫人的用意,但是想离婚那得经过老夫人同意才成。

    “行,我怂得了吧,我等着看你的下场!”商震没好气地一拳打在顾西城的胸膛。

    嘴角却带着苦涩的笑意,他这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顾西城不以为然,优雅的地抽着手中的烟。

    刚走到阳台,陆安安就听到两人的对话。

    她潜意识地皱了皱眉,商震有忘不了谁?

    商震的敏锐力一向很强,所以他最先发现陆安安的存在。

    转过头,对上陆安安的清澈的目光时,有那么一瞬恍惚。

    “你怎么上来呢?”

    陆安安收回思绪走过去:“兮兮醒了。”

    顾西城将烟头丢掉,双眸微眯,朝楼下走去。

    看他离去的背影,商震无奈地摇摇头。

    当局者迷,原来聪明如顾西城也不能避免。

    “你怎么不守着她?”

    “顾老夫人来了,所以我出来找你们。”陆安安回答着,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商震。

    “刚才你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