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顾少爷,你真肤浅

    “没什么!”商震也丢掉了烟头:“既然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就走吧!”

    “……好!”陆安安牵强地牵动嘴角,微微点头,心里却有些压抑。

    顾西城回到病房,就瞧见自家老夫人一脸严肃地批评着某人。

    “不是三岁小孩子,怎么总是让自己受伤,这让他人知道还不晓得会怎么笑话。在公司也能把自己摔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顾家虐到你呢!”

    “对不起,奶奶……”苏颜兮也特郁闷,她怎么诸事不顺呢?

    瞧她委屈的样儿,顾西城就觉得解气!这一整晚被她折腾的……

    顾老夫人发现顾西城的存在,于是将矛头指向他。

    “你这都是安排的什么工作?怎么把人伤成这样?”

    顾西城蹙眉:“是她自己没用!”

    上班的人多了去,怎么别人就没有像她这样受伤?

    苏颜兮不满地嘟嘟嘴,什么叫她没用啊!

    不过,昨天下午到底怎么回事呢?

    脑袋里空空的,一点想不起了。

    顾老夫人瞥一眼顾西城:“过去的就算了,现在人也伤着呢,好好休息几天。”

    “可以,她以后不必去集团上班。”顾西城本就不赞成这丫头上班。

    现在好了,顺理成章让她回家呆着去。

    苏颜兮不乐意了:“不行,我要上班!”

    顾西城瞪她一眼,怎么就这么固执?

    “你是嫌弃你伤得不够重?”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游手好闲待在家里,那样太无聊了。”

    “你们女人不都爱无聊?没事不是购物就是爱美?”

    “顾大少爷你真是肤浅!”。

    顾西城嘴唇一抽:“你说谁肤浅?”

    苏颜兮鄙视他一眼,还不让说?

    算了,也怪不得他,谁叫他喜欢的不是女人,怎么能指望他了解女人呢?

    “总之,我要继续上班,而且这次是意外,虽然我也不知道好端端为什么水桶会掉下来。但是以后我会加倍小心的……”

    “水桶?”顾老夫人挑眉:“什么水桶?”

    苏颜兮摸着自己的小脑袋仔细想着:“我明明在擦护栏,突然一桶水从我头顶泼下来,还有水桶也滚下来,后来我就摔倒了……我明明记得把水桶放在了安全地带,怎么会……”

    想不明白,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顾西城与顾老夫人互看一眼,多少明白这些小伎俩。

    不过看苏颜兮一副茫然的表情,他们也没有点破。

    最后顾老夫人开口安抚她:“不管怎么说,先好好养伤,等你好了再考虑上班的事情。”

    “好,谢谢奶奶!”苏颜兮乖巧地点头,她直觉老夫人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不然,她起初就不会提议让她去工作呢!

    这一次,虽然她没有受什么重伤,但是老夫人还是让她住院两三天。

    对此,苏颜兮不敢反驳。

    待老夫人离开后,顾西城将一款女式手机递给苏颜兮。

    苏颜兮一怔,接过:“我的手机怎么在那儿?”

    她打开来电记录,除了安安的号码还有……顾西城的号码!

    咦,她什么时候存了顾西城的号码?

    疑惑地看向顾西城:“你帮我存的?”

    “没错!”顾西城回答得坦荡:“昨晚的事情闹得人仰马翻,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如果再有事情就打电话告诉我。”

    “哦……”苏颜兮迟钝地点点头。

    在住院这段期间,付博雅与南宫琉璃来看望过她。

    本来面对付博雅,苏颜兮很有压力。

    不过因为南宫琉璃身体状况似乎不太好,所以他们没有待太久。

    然后就是安安与商震他们,都来医院走了一圈。

    苏颜兮没想到,她结婚后比结婚前的‘朋友’还多!

    这可多亏了顾西城!

    苦笑着摇摇头……

    陆安安啃着送来的苹果,如果一个大姐姐般对苏颜兮进行思想教育。

    “这样的情况不用猜也知道是被人设计陷害,人心叵测啊,想不到偌大的龙神集团里也有这样心肠歹毒的人。你仔细想想,谁最可能害你!将嫌疑人告诉你老公顾西城,让他将对方灭了,看他还能不能嚣张!这年代,有关系就要用,有靠山就要使,不然多浪费,还白白吃了亏!”

    苏颜兮仔细一想,她说得不无道理。

    不过没有证据,她也不能妄加猜测。

    至于靠山这东西,都说靠谁也不如靠自己。

    而且,她也不想然顾西城为他的事情费心。

    “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这样的事情不能过去!”陆安安恨铁不成钢啊。

    “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可谓是防不胜防,如果你不主动出击,下次你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所以宁愿错杀也不愿放过,你得把凶手揪出来!”

    “夸大其词了吧!”

    “小样,不听姐姐话总有你后悔的那天!”

    “行行!”苏颜兮示意她稍安勿躁:“我的好姐姐,这件事我们稍后再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该对我交代交代?”

    “什么……事?”陆安安顿感不妙:“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

    “哪儿去呀?”苏颜兮利索地把她拽到病床上:“你倒是说说你和商震怎么回事?”

    “我们……”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撒谎直接处斩!”

    “我坦白!”陆安安配合地举起双手:“我决定让商震做我的男人!”

    “噗,什么?”

    “有那么惊讶?”

    “你说呢?”苏颜兮无语,事情怎么朝诡异的方向发展去呢?

    安安和商震?

    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协调!

    “商震喜欢你吗?”

    “这年头喜欢的也不一定在一起!”

    “意思是他不喜欢你?”

    “不知道,我又不是他的心脏,我怎么知道?”

    “安安呀!”苏颜兮蹙眉:“你了解他吗?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有几个真心啊?

    她真怕安安受伤……

    “安啦,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总是受伤,改明儿我们去拜拜佛,求佛祖保佑!”

    “你别岔开话题,我跟你说正经的!”

    “兮兮!”陆安安变得严肃起来:“我和你一样,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但是心牵引着我,我没法抗拒。现在什么我也回答不了你,因为未来的路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都会努力去面对,就像你一样,遇到逆境也会奋而向上。”

    苏颜兮微微愣住,极少听到陆安安说这样的话。

    看来,她很清楚自己的想法。

    既然如此,她也不好说什么。

    “安安,答应我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要让自己受伤好不好?”

    “……好!”

    陆安安轻笑,主动抱着苏颜兮。

    “我们都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

    “恩恩!”苏颜兮回答着,也回抱着她。

    ……

    苏颜兮在医院待了两天就烦透了,除了走路脚有点疼,其他什么问题也没有。

    正好老夫人来医院看她,她便提出出院。

    老夫人并没有拒绝她的提议,只是让她出院前做一个检查。

    苏颜兮心想已经做了那么多样检查,多一个也无所谓,因此便答应下来。

    只是,当她看到检查的科室是妇科时,她彻底傻眼了。

    “额,奶奶啊……我们,我们为什么来妇科呀?”

    老夫人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你们也结婚有些日子了,我可盼着能早点抱曾孙,你这一次受伤不知道有没有对身体造成影响,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我也好放心。”

    “……”苏颜兮嘴角直抽抽,曾孙?

    她和顾西城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怎么来曾孙?

    还有,如果检查不是什么都露馅了吗?

    那样老夫人一定会知道他们之间没有那什么……

    天哪,到时候老夫人一定会很生气的。

    肿么办?

    “不用紧张,只是一些普通的检查!”

    “我……我不紧张!”我是怕!

    “那什么,奶奶,我去一下洗手间。”

    顾老夫人瞧她一眼:“去吧,速去速回,马上该你检查了。”

    “好的,奶奶!”苏颜兮尴尬地站起身,低着头,一拐一拐地朝厕所走去。

    完了,完了,她得想想办法才行。

    冲进厕所,苏颜兮第一时间拨打电话给顾西城。

    他真是料事如神啊,这难道就是他留号码的目的?

    接到电话的时候,顾西城正在开会。

    于是,他开口向众人说道:“休息十分钟!”

    大家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才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不过大家心里都觉得怪异,总裁一向公私分明,今儿个……

    “什么事?”顾西城心情不错,这丫头居然主动打电话给他。

    “顾西城,不好呢。”苏颜兮哀嚎……

    “我好的很!”顾西城郁结,这丫头就是找他晦气来着?

    “不是呢,奶奶居然让我做检查,怎么办?”

    “检查?”顾西城挑眉:“不就是一个检查吗?那就检查,大惊小怪做什么?”

    “可是是妇科检查,妇科你懂吗?”苏颜兮都急死了。

    顾西城黑线,他都什么不懂?

    等等,妇科检查?

    脑中忽然铃声大作,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现在在那儿?”

    “医院的厕所!”

    “待在厕所别出来,还有不准检查,我马上过来。”

    “啊……”苏颜兮傻眼了,她就待厕所了?

    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对方已经挂电话了。

    她纠结地垮下了小脸,等吧!

    顾西城挂断电话就冲出会议室,可把一群骨干们吓得不轻。

    瞧他慌慌张张进了电梯,一句话也没交代。

    他们就更着急了,这是发生什么重要事情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