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一千万的项链

    “你们两个见死不救!”司徒朔一脚朝两人招呼过去。

    商震二人轻松避开:“你现在不合适来第二场!”

    “靠,你们……幸灾乐祸的混蛋!”

    慕廉川摊摊双手,表示无所谓。

    “你们两个也消停一下,毕竟是得给李叔留点面子。”商震浅笑地说道,目光却看向对面的顾西城。

    一左一右,一个青梅竹马,一个新婚妻子,还真是够乱啊。

    “西城,去擦点药吧!”南宫琉璃担心地皱起眉头。

    顾西城推开了她的手:“只是小伤!”

    南宫琉璃看着空空如也手,心里一片荒凉。

    这时,付博雅寻着南宫琉璃过来,发现气氛怪异。

    俊脸上带着浅笑:“四公子也在!”

    “付少,好久不见!”慕廉川最先打招呼,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表面工作做的十足。

    付博雅一一含笑点头,然后看向南宫琉璃。

    “拍卖会马上开始,我们过去吧!”

    南宫琉璃双手一紧,不觉地看向顾西城。

    顾西城也同一时间紧握双手,面色一沉,不过没有开尊口。

    南宫琉璃失望之余,只能与付博雅一同离开。

    “他们……”苏颜兮疑惑,原来博雅哥哥仍然陪伴着琉璃小姐。

    “哎……不知道琉璃小姐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顾西城微愣,低眸看向身旁的苏颜兮,被她刚才的话怔住。

    “这付少爷对琉璃倒是真心实意啊!”商震都忍不住轻叹。

    司徒朔忍不住也接一句:“真心实意又如何,那也得看人家心里装的谁!”

    “得了,你少说一句吧!伤口不疼?”

    “靠,能闭嘴不提这事吗?”

    “……”

    慕廉川深邃的眼眸看向顾西城:“我们也过去吧!”

    顾西城回神,微微点头!

    刚想迈步,忽然想起什么,转过头看向完全不在状态的苏颜兮。

    疾声厉色地道“记住,你是已婚之妇!”

    “……”苏颜兮眨着无辜的双眼回视他,她没有忘记呀!

    带着不解的心情,她跟随着顾西城入座。

    很巧的是,她的位置与付博雅的位置紧挨着。

    于是形成右边顾西城,左边付博雅,而她坐在中间。

    好似察觉到她的存在,付博雅转过头,微笑地朝她点点头。

    苏颜兮回了一笑,不觉地想起那天两人的交谈。

    心里暗想道:博雅哥哥和琉璃小姐已经解除婚约,可是他还说尽心尽力地照顾她,看来博雅哥哥是真心喜欢琉璃小姐的。

    可是琉璃小姐……

    南宫琉璃坐在付博雅旁边,一个人安静地坐着,似乎在沉思什么。

    苏颜兮抿唇,收回了视线。

    感情的事情是别人无法插手的,她只能默默祝福他们。

    拍卖会开始,主持人上台讲话,这才将苏颜兮的注意力引开。

    她安静地看着台上,接着是李林董事发言,然后宣布拍卖会开始。

    被拍卖的物品一样接着一样,都是价值连城的物品。

    那些青花瓷,古人真迹什么的,苏颜兮还是第一次瞧见,真是大开眼界,她看得津津有味,当然在场的人喊的价钱也让她咋舌。

    一件古董的价值是她一辈子也挣不了的,想想还真是让人沮丧啊。

    “接下来将拍卖的是由龙神集团总裁顾西城先生捐赠的钻石项链天使之泪,想必大家都听过,天使之泪是著名珠宝设计师安诺的最后一个作品,当年还获得世界最佳珠宝设计大奖轰动全球。还传说,天使之泪会带走悲伤,留下幸运。只是后来天使之泪被人珍藏不曾出现,原来珍藏的人既然是我们的顾少啊,真是不可思议。时隔多年,我们的顾少割爱,将其捐赠给我们慈善机构,此举让人感动啊,在场的各位可要好好把握机会,看看我们的天使之泪花落谁家,给谁带去幸运呢,起价一百万!开始喊价吧!”

    “两百万!!”

    “三百万”……

    一瞬间,现场的人又一次轰动起来,纷纷喊价。

    或许是因为天使之泪的价值,或许是因为天使之泪的主人顾西城。

    总之,大家都想夺得此物。

    苏颜兮看着展示台上的项链,顷刻间失神!

    如泪滴的吊坠,一模一样!原来项链的名字叫天使之泪……

    “妈妈,为什么你要把项链摘下来?”

    “兮兮,喜欢这条项链吗?”

    “喜欢,很漂亮!”

    “这是你外婆送给妈妈的,妈妈也很喜欢。可是,以后它就不属于妈妈了!”

    “为什么呀妈妈?”

    “因为……因为现在兮兮和姐姐在妈妈心目中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妈妈放弃项链,以后兮兮和姐姐就会永远和妈妈在一起,所以妈妈决定不要它了。”

    苏颜兮的心一紧,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顾西城。

    “这条项链……我是说,天使之泪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顾西城蹙额,与她直视:“天使之泪是奶奶的,这也是她捐赠的,贺锦兮,项链不是你送给奶奶的生日礼物?”

    “什么……我送的?”

    她……难道是贺锦兮?天使之泪是贺锦兮送给奶奶的?

    可是,天使之泪为什么在贺锦兮手中?

    “哼,看来你当初为了能顺利嫁入顾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顾西城冷嘲热讽,心里极其不舒坦,此刻他真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非要嫁给他。

    为了顾家的少夫人的地位?为了抱住贺家?

    除了这两个理由,他还真想不到其他。

    不过,顾西城越想越气闷!

    可是为什么会气,他却没有追究。

    面对顾西城的冷言冷语,苏颜兮完全没有感觉到生气,更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听他后面说得话。

    她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当年,妈妈拿着项链离开她们出租的房间,后来就发生了意外变成了植物人。

    那么,在妈妈发生意外之前,贺锦兮也在?

    心里一颤,可是她为什么没有告诉她?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间,苏颜兮脑中一片乱。

    “四百万!!!”有人又喊价了。

    苏颜兮被他的声音震回思绪,目光再一次望向台上的项链。

    “妈妈……”

    “五百万……!”

    “好,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还有人喊价吗?五百万……”

    如果司仪喊了第三次,那么天使之泪就是别人的了。

    苏颜兮抿唇,紧张地握紧双手,猛地站起来。

    “等一下!”

    哗……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苏颜兮。

    坐在她身旁的顾西城也挑眉看向她,眉头微蹙。

    低沉的嗓音命令道:“坐下!”

    这个丫头不觉得丢人?突然站起来干什么?

    苏颜兮根本没有听见顾西城的声音,她此刻也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心里非常紧张。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起来。她,只知道自己想要这条项链,曾经属于妈妈的项链。

    “这位女士,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司仪习惯这样的突发状况,所以应付起来得心应手。

    “不知道有什么我可以帮您?

    “我……”苏颜兮指向天使之泪:“我要那条项链!”

    轰……所有人回神,开始议论纷纷,这女人是谁呀?

    “噗,嫂子也太直接了。”司徒朔轻笑,今天他倒是见识的她的‘单蠢’。

    “这难道是第一次参加拍卖会,不应该呀?”慕廉川挑眉。

    商震附和道:“或许是太喜欢项链,忘记言行了。”

    顾西城俊脸一黑,这该死的丫头,真是丢他的人!

    “这位女士如果喜欢这条项链,那么就请喊价吧!”司仪非常理智地给出解决方案。

    “喊价……”苏颜兮傻眼了,她没有钱啊!

    刚才她只是怕项链被人买走,所以站起来。

    现在才明白站起来也无济于事,她根本没钱买下项链。

    不舍的目光定定地看着项链……

    她买不起!

    苏颜兮不好意思看向台上的司仪:“对不起,我不要了。”

    说着,她沮丧地低着头,坐回到位置上。

    顾西城与付博雅同时看向她,瞧她一副难过的样子,两人心里各有心思。

    刹那间,现场的人便笑了起来。

    那些不知道她身份的人,更是带着讽刺地议论。

    就连司徒朔身边的女伴都忍不住笑出声,最后被司徒朔一个厉眼制止。

    “不好意思各位,刚才发生了一点小插曲,现在我们继续,刚才胡女士已经喊价七百万,请问还有比这个价格更高的吗?”

    司仪开口缓解了气氛:“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

    “一千万!!”一道低沉的嗓音忽然间响起。

    顷刻间,震撼全场。

    谁?刚才喊价的是谁?居然喊出高一倍的价格!

    天哪,太不可思议了!

    司仪也震惊了一下,因为喊价的人居然是……

    “顾少,我们的顾少喊价一千万!还有比这个更高的吗?”

    顾少,顾西城?

    苏颜兮猛然间抬头,看向身旁的顾西城。

    他……

    “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一千万三次!成交!”

    司仪一口气定夺:“恭喜我们的顾少,夺得天使之泪!”

    刹那间,掌声四起!震耳欲聋。

    “顾少将自己捐赠的天使之泪拍下,如此支持我们慈善机构,请大家鼓掌。”

    随着司仪的一句话,掌声又一次响起。

    有现场记者不淡定了,当即就喊话采访。

    “顾少,请问你为什么拍下自己捐赠的项链?”

    “顾总裁,请问这条项链对你有什么意义吗?”

    “请问你可以说两句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