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假的恩爱秀

关灯
护眼
    一时间,记者都围了上来,挡也挡不住。

    苏颜兮紧张地双手紧握,对此刻的状况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就在这时,顾西城握住了她的手。

    她微微一愣,转而看向他。

    只见,顾西城深邃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辨不出喜怒。

    他站起身,她也只能随着他站起身。

    顾西城举止从容,表情淡然,面对众媒体,薄唇轻启。

    “既然我的妻子喜欢,那么我只好买下它!”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感动不已。

    原来,顾少对自己的妻子如果宠爱,纷纷表示感动。

    记者们从错愕中回神,镜头对上苏颜兮。

    原来,她就是顾少夫人,似乎从结婚后就不曾出现在媒体的顾少夫人。

    苏颜兮一言不发地傻站着,仿佛一切都被人支配着,唯一感觉的就是手心冒着汗。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顾西城居然……

    “别得意,这些钱我会从你工资里扣除!”

    “……”

    苏颜兮与顾西城直视,他靠她很近,近在咫尺,用着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宣布。

    他的话一出口,苏颜兮心里的感动就啪啪地被打散了。

    工资扣除?一千万?我的天!!!

    “顾西城你……”

    “亲一个,亲一个!”众人的呼喊打断了苏颜兮的话,因为他们靠的近,大家都误以为两人是在秀恩爱!于是都开始起哄。

    顷刻间,顾西城与苏颜兮成为了大家的焦点。

    仿佛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他们亲密一吻。

    顾西城嘴角难得地扬起,带着一抹深邃的笑意。

    这样的笑意让周围的女士惊呼一片,却让苏颜兮心颤不已。

    她感觉他的笑简直是大灰狼瞧见小红帽的笑,呸呸,她才不是小红帽。

    一直旁观的南宫琉璃霍然起身,忍不住想过去分开两人。

    岂料,付博雅及时将她拽住。

    “别冲动,许多记者媒体都在。”

    南宫琉璃试着挣脱,她受不了了,她不能忍受!

    “如果你不想失去顾西城,那么就听话别乱来!”付博雅低声警告。

    这才将南宫琉璃制止,她渐渐安静下来,不甘心地看着两人,心仿佛被人用刀子在凌迟。

    为什么她的委屈却不能求全!

    为什么她的退让却得不到回报!

    为什么她只能默默承受不能反抗!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仿佛感觉到她强烈的目光,顾西城抬起头意外地看向她。

    四目交接,各种情绪在他们眼中流转,直到采访的记者挡去他们的视线。

    这时,李林董事出面才将这场拍卖会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

    驱散所有的记者后,顾西城几人都被请到早已准备好的宴会厅用餐。

    苏颜兮只感觉,好似一下子安静下来。

    司徒朔悄悄地来到她身边,笑说道:“顾老大真是一掷千金,嫂子感动吧?”

    “……”苏颜兮无语,额头挂满黑线,她感动什么呀!

    顾西城说了,这项链的钱从她的工资里扣除。

    她这还没拿过工资呢,就已经欠下一千万。

    这是让她卖身给龙神集团一辈子的节奏?

    当工作人员把天使之泪送到苏颜兮手中,她看着天使之泪险些掉下眼泪。

    心里感动找回妈妈失去的项链,可是又觉得项链沉甸甸的,一千万呀!

    哪怕是纸币也得压死她啊!

    苏颜兮彻彻底底体验了一把何为悲喜交加!

    服务员把所有的菜都上起了,各种特色全是酒店的名菜,一向喜欢吃的苏颜兮此刻完全没有胃口。

    双手抱着项链盒子发呆,看不出是喜是悲啊!

    司徒朔腾了位置,来到苏颜兮身边坐下,就连商震他们投来的警告眼神他也不管不顾。

    反正已经鼻青脸肿,他还怕什么?

    他觉得这个小嫂子特有趣,忍不住就想和她说说话,调节调节自己的心情。

    “嫂子你发什么呆呀?不知道的会以为你和这些美食有仇。”

    “恩?”苏颜兮终于有了点反应,转而看向身旁说话的人。

    原来是鼻青脸肿的司徒朔:“你怎么在这儿呀?”

    嘿,敢情把他当透明的,他的存在感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司徒朔不满意了:“我一直在这儿!”

    “哦,顾西城呢?”刚才不是顾西城坐在这儿吗?

    苏颜兮的目光扫过四周,奇怪,竟然没有看到顾西城的声音,就连付博雅和南宫琉璃也不在。

    咦,他们都去那儿呢?

    仿佛看穿她的疑惑,商震开口替顾西城圆场。

    “他只是出去接个电话。”

    “哦!”苏颜兮点点头,这才收回目光。

    哎,本来还想对顾西城说声谢谢的,虽然他不经过她的同意自作主张买下项链,可是毕竟让她得到了项链。

    算了,晚点再说吧!

    “啧啧,这才离开一会儿,你就舍不得呢?”司徒朔暗暗称奇,没看出来顾老大哄女人的本事也不小,一串破项链就把小嫂子哄得服服帖帖,太TM高明了。

    苏颜兮瞥他一眼,他是那只眼睛看到她舍不得呢?

    司徒朔被她的眼神秒杀了,原来还是有脾气得。

    “好好,我的错,来,尝尝这个鲍鱼鸡汤味不错。”

    说着,司徒朔亲自为苏颜兮盛一碗。

    苏颜兮蹙眉闻了闻,还真的挺香的,一瞬间食欲被勾起。

    “谢谢你,司徒朔!”

    “哟,跟爷客气什么,吃吧!”

    司徒朔真的是一副大爷的模样,完全不会因为脸上的伤而折损一分帅气。

    都是慕廉川和商震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这家伙什么时候也懂得体贴人?

    “司徒少爷,人家也想吃鲍鱼鸡汤!”浓妆艳抹的女人不满司徒朔的冷漠,上前撒娇地挽着她的手。

    司徒朔原本笑意浓浓的俊脸,瞬间黑沉下来。

    他今天是脑抽了才会带这么麻烦的女人!

    忍不住看了看身旁的苏颜兮,只见她那双清澈的黑瞳真看着他们。

    司徒朔心里莫名有些尴尬,因此果断地推开了缠着她的女人。

    并且,用严厉的目光警告她。

    浓妆艳抹的女人再傻这时也不敢造次,只能灰溜溜地坐到一边。

    司徒朔这才转过头,再次看向苏颜兮。

    苏颜兮朝他嘻嘻一笑:“你们慢用,我去洗手间。”

    她感觉自己成了两人的电灯泡,所以还是走开为好。

    司徒朔还没有从她璀璨的笑容中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走出了大厅。

    最后,他只能悻悻然地摸摸鼻子!

    商震坐在他对面,抬起头看向他;

    “适可而止,你是想再挨拳头?”

    司徒朔不解地反驳:“靠,老子又没做什么!”

    “你还没有做什么?你找人逗乐子也要看看对方是谁。”

    “诶,我说你们俩诚心跟我过不起吧!”

    “我们是提醒你,也是警告你。”

    “……”司徒朔怒,他做什么了?还被警告?

    苏颜兮走在安静的走道上,目光四处打量。

    没有目的,无聊地走着。

    当走到转角处,忽然间看到远处拥抱着一对情侣,只是灯光太强烈,距离太远,她看不清对方是谁。

    面对这样的画面,她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走过去。

    因此,她转身决定往回走。

    岂料,刚一转身就撞到一个肉墙。

    苏颜兮惊呼一声抬起头,赫然是付博雅。

    “你……”

    “跟我来!”付博雅二话没说,拽着她就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苏颜兮想阻止都无能为力,直到走进电梯,付博雅才松开她的手。

    “你……我们去哪里呀?”宴会还没有结束啊。

    付博雅仿佛喘着粗气,正慢慢地平稳气息。

    接着,轻笑地看向苏颜兮:“听说这家酒店的冰激凌不错,我想请你尝尝。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冰激凌?”苏颜兮眼前一亮,她当然愿意。

    咳咳,她是不是表现太明显了?

    “那个,既然你已经把我拽进了电梯,我还能拒绝吗?”

    “我们可是朋友,如果你拒绝我会很难过。”付博雅笑说道,眼神倒是有种看不懂的情绪。

    苏颜兮听他这么一说,笑容灿烂地点头。

    “既然你盛情邀请,我就勉强答应吧!”

    话落,两人都忍不住相视而笑。

    看见她笑,付博雅心中多少松口气。

    刚才,她应该没有看见吧!

    脑中闪过刚才南宫琉璃的抱着顾西城的画面,他的心不觉地隐隐作痛。

    原来,他还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洒脱。

    “南宫琉璃,你放手!”走廊尽头拥抱的两人正是顾西城和南宫琉璃。

    只是,苏颜兮没有看清他们。

    刚才在宴会厅,南宫琉璃发信息告诉顾西城,她等他。

    顾西城终是没有控制住自己,出现在她的面前。

    “既然你已经选择放弃,那么我们就不要再牵扯。”

    推开抱着自己的南宫琉璃,顾西城故作冷漠地转身离开。

    南宫琉璃泪眼朦胧,连忙喊住他。

    “西城,不要丢下我。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一辈子。”

    顾西城的脚步一顿,伟岸的身体僵硬了几秒。

    半响,他才回过头看向南宫琉璃。

    “从一开始就是你选择了放弃,所以,南宫琉璃,我成全你的选择。”

    “不不不,这不是我的选择!”

    南宫琉璃的眼泪啪嗒地滑落,脸上全是无奈与悲伤。

    “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喜欢你,顾西城,你知道吗,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顾西城一顿,深邃的眸子看她一眼,俊脸深沉几分。

    “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永远无法忘记她当初选择付博雅的那一刻,仿佛他的世界轰然倒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