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顾家争吵

    说得她好像不知羞,对顾西城死缠烂打一般。

    苏颜兮的怒火更胜:“你难道没有看出我心情也不佳,你也别招惹我。”

    “嘿!”这丫头。

    “你放心,你们的事我才没有兴趣知道。”苏颜兮将司徒朔一把推开,朝包厢走去。

    司徒朔傻了,他们有什么事呀?

    难道……靠,他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要不要追上去解释,他的性取向非常正常?

    撇过头看去,哪还有人影啊,早已经去包厢了。

    司徒朔心里憋口气,不上不下。

    去他大爷的!

    算了,不去惹她。

    司徒朔折回他们的私人包厢,结果瞧见除了顾老大,商震也过来了。

    他倒是奇了,难道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顾西城抽着雪茄,面色深沉地靠着椅背。

    “说!”语气异常的冷。

    商震深邃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

    但是,他也知道,就算他不说,某人也一定会再去查,事情揭露就不再是秘密。

    “当初,获得设计大赛保送的名额并不是南宫琉璃,后来却莫名其妙成了她。在南宫琉璃和付博雅出国后,付家一项严重失误的投资案被人暗中帮助解决,所以没有引起关注。南宫琉璃在国外期间,老夫人曾亲自致电给她,就在你与贺锦兮结婚前一夜。其他的……还在查。”

    顾西城的冰眸闪过一丝凌厉,浑身散发出一种难掩的怒气,握住酒杯的手一个用力,酒杯便应声而碎。

    “不用查了。”这一切已经够了。

    他家老夫人的作风他自然知道,不想让你知道的,你永远别想查到。

    这件事,她似乎并不打算隐瞒,而他却自动地忽视,当初南宫琉璃离开,他除了气氛,并没有多想。

    哼,原来……

    顾西城霍然起身,带着满腔怒气快步朝包厢外走去。

    衣着略显凌乱的他,却不影响胜人的气势,仿佛还带着毁灭气息。

    商震看着他就这样离开,眉头瞬间皱起了。

    这件事,怕是……

    “咦,他就这么走了?”司徒朔俊脸纠结,他还没有告诉他,他的小妻子在这儿呢。

    “你还有什么事?”

    “没,我只是想告诉他……哎,算了。”司徒朔伸手抓抓头发,异常烦躁。

    因为刚才的事情,苏颜兮的心情不美丽了,甚至是莫名的烦躁。

    至于唱歌,她是没有心情了。

    因此,她跟四大美女说了一声就告辞离开。

    四大美女还以为她与司徒朔有约,所以压根没有拦下她的意思。

    苏颜兮走出包厢,就有服务员上前带路,护送她出去,并且招来一辆车准备送她回顾家。

    司徒朔离开前有交代,必须照顾好她,所以不敢怠慢。

    苏颜兮走出宫爵,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顾西城他从昨晚开始一直都待在宫爵?

    他到底怎么了呀?

    晚风吹过,撩起她柔软的发丝,险些遮挡住她的视线。

    她自然地伸手将头发拔到耳后,晃眼间,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微微一怔,她再次看向那么身影。

    既然是……顾西城!

    苏颜兮心莫名跳动了一下,她想也没想朝那么身影追求。

    “顾西城!”

    一群人从她面前走过,挡住了她的去。

    她皱眉等那群人走过,才朝顾西城离开的方向跑去。

    岂料,刚才的地方已经没有顾西城的身影。

    清亮的双瞳在周围寻找了一圈,转过身之际,一辆黑色卡宴从她眼前呼啸而去。

    苏颜兮一震,那是顾西城的车子。

    “顾西城,你去哪儿呀?”

    她小跑追去,也只能看着车子渐行渐远。

    于是,她赶紧折回来,上了刚才服务员准备的车。

    “司机先生,麻烦你追上那辆车。”

    司机先生疑惑地看了一眼,消失的车尾。

    “小姐,你逗我玩吧,叫我这个出租车去追卡宴?”

    “……”

    苏颜兮沮丧地看着车子消失不见,哎,算了,还是回顾家吧。

    让苏颜兮意想不到的是,回到顾家居然发现顾西城的车子停在门口。

    她颇为惊讶,原来他也回来了。

    带着不明的心思,她快步朝里走去。

    遇到管家,便开口询问:“顾西城回来呢?”

    “是的少夫人,少爷正和老夫人在书房。”

    “哦,谢谢!”

    苏颜兮原本急促的步伐自然而然地停下了,既然他们在谈事情,她就不好意思去打扰了。

    “少夫人,晚上好。”路过的佣人笑着与她打招呼。

    她微微一笑,从容地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

    原本走向厨房的佣人又折回来:“少夫人,您要牛奶吗?”

    “嗯?”

    “哦,我正要替老夫人热杯牛奶,所以想问问少夫人要不要也来一杯。”

    “牛奶啊。”苏颜兮黝黑的双瞳中闪过一丝异样,接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来替奶奶准备吧!”

    “啊?”

    “你去休息吧,交给我就好。”

    “那好吧,少夫人,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

    “没事。”她不会做菜,难道还不能热杯牛奶。

    于是,苏颜兮信心十足地朝厨房跑去,却不知此刻楼上书房已经被怒火包围。

    “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做?”顾西城哪怕已经压抑着怒火,但是不满地气息还是让人感觉那么强烈。

    “南宫琉璃她做错了什么,让您不惜用尽手段对付她!”

    “那丫头跟你说的?”顾老夫人蹙眉,表情严肃,带着几分不满。

    原本就不喜欢南宫琉璃的她,此刻更是不喜欢。

    顾西城俊脸一沉:“奶奶您不也没想瞒着我,用集团绑着我的双脚,目的不让我去找她。知道我暗中在逼她回国,您就想方设法让我和贺锦兮结婚,奶奶,从什么时候开始,您老人家高明的计谋都用到您孙子的头上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奶奶?你还知道你是我的孙子?那你还为了一个人女人对我大呼小叫?”顾老夫人的怒气也不小,不然怎么说是一家人呢。

    “南宫琉璃只不过是佣人的女儿,她根本不配进我们顾家的大门。看在她一直照顾你的份上,我已经给了她不少好处,她还想怎么样?还想坐上顾少夫人的位置不成?”

    “奶奶!”顾西城一声怒吼:“您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如果不是想着你,你认为我会任由她在我眼皮底下晃来晃去,会答应她进公司?”

    “你就对她这么不满?”

    “我只是不接受她成为你的妻子。”

    “可是,我要她!

    “顾西城!你……”

    “奶奶!”顾西城目光坚定:“到此为止吧!”

    老夫人面色一沉:“你说什么?”

    “我说,到此为止!”顾西城此刻的语气冷到极点,双眸中全是火焰。

    “别再为难琉璃,别再插手我的事情。我已经不是小孩,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

    话落,顾西城决然转身朝外走去。

    顾老夫人双眸微眯:“你想怎么处理?将南宫琉璃娶进我们顾家?你别忘记,你已经有妻子,贺锦兮才是你的妻子……”

    顾西城刚打开房门,伟岸的身躯一顿,听到老夫人的话以后,心里的怒火再次被挑起。

    再也压抑不住怒火的他朝顾夫人怒吼:“结婚又怎么样?我不喜欢贺锦兮这个丫头,一点都不喜欢,我就算和她离婚又能怎样!”

    啪嗒……突然一声巨响怔住了顾西城。

    他阴霾的目光猛然看去,赫然看见苏颜兮就站在不远。

    苏颜兮刚走上楼梯,就意外地听到顾西城的怒吼。

    “我不喜欢贺锦兮这个丫头,我一点都不喜欢,我就算和她离婚又怎样!”

    我不喜欢贺锦兮这个丫头!

    我一点都不喜欢!

    一点都不喜欢!

    不喜欢!

    离婚又怎么样?

    他原来想离婚!

    各种讯息在脑中流窜,她身体猛地一颤,手中的托盘没拿稳,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装着牛奶的杯子瞬间摔得粉碎,牛奶洒满一地,看上去也特别的刺眼。

    缓缓抬起头,不期然地对上了顾西城那双阴沉的目光。

    突来的转变,让两人同时愣住。

    发现异样的顾老夫人将房门彻底大敞开,一眼就看到了对面傻愣着的苏颜兮和一地的狼狈。

    她唇角轻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责备的眼神看了一眼身边的顾西城。

    顾西城双手紧握,五官僵硬,深邃的冰眸微沉。

    这个丫头是什么表情,委屈?还是不满?

    哼,就算她不满那又怎么样?

    当初可不是他逼着她嫁给自己。

    想到结婚的事情,顾西城的俊脸忽然间变得冷漠。

    她贺锦兮当初是用什么手段让奶奶答应她嫁给他的?

    琉璃在顾家长大也没有能做的,她却短短几个月就做到了。

    是她手段高明,还是说,她本就和奶奶串通一气?

    平时的天真无邪难道都是伪装?

    原本就带着怒气的顾西城,压根不能用理智去思考问题。

    因此,将所有的事情都朝坏的方向去想去,越想心里的怒火越燃烧得旺。

    原本对苏颜兮的好感瞬间降到了零点。

    刚才的话他本来还莫名有些内疚,此刻却这点内疚早已消失殆尽。

    事已至此,就将这该死的一切彻底结束。

    双手紧握,他伟岸的身躯一步一步朝苏颜兮走去。

    最后,在她的身边停下。

    两人并肩而站,却注定背道而驰。

    “我会让律师准备离婚协议!”

    苏颜兮的心因他的话,忽然间抽痛了一下。

    这样的感觉太陌生,陌生到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傻愣地站在。

    此刻,还是顾老夫人不满地朝顾西城喝道;

    “你疯了不成,说得什么混账话,离婚你想也别想,我坚决不同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