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关系陷入僵局

关灯
护眼
    不觉暗想,难道顾西城真的……要出轨吗?

    但是他和谁呀?

    欧阳帅哥出差,司徒朔又有女伴,怎么看都不像。

    “诶,你想什么呀?”陆安安瞧苏颜兮发呆,忍不住问。

    陷入沉思的苏颜兮顺口便答:“我在想顾西城的情人是谁!”

    “噗……还真有情人?”

    “不是你刚才说的吗?”

    “大姐,我只是猜测。”

    “我觉得你猜测得很有道理,可是我不明白顾西城的情人到底是谁,我觉得司徒朔似乎不像,欧阳帅哥也不在A市,似乎他们的嫌疑都不成立。”

    “……司徒朔?欧阳帅哥?”陆安安发现凌乱了。

    “你是说顾西城和他们……”

    “哎呀,你小声点,别被人听见。”苏颜兮被陆安安的高音量吓得不轻。

    陆安安却是被她的话雷得不轻,额头挂满黑线。

    “苏颜兮,你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啊?这和顾西城离婚的事情有关吗?”

    “或许,大概!”这个比猪还迟钝的女人。

    苏颜兮眼珠一转:“安安,你在骂我吧!”

    “没有,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就能将顾西城与司徒朔这些爷们儿扯在一起?”

    “这难道不正常吗?”与顾西城亲近的人就他们两了。

    “你觉得正常?”

    “……”

    苏颜兮的回答是茫然,陆安安更凌乱了。

    算了,解释也解释不了,这丫头真是死脑筋。

    “现在不管顾西城的情人是谁,我们第一时间是要找出来。”

    “啊?找出来干嘛呀?”苏颜兮觉得事情的关键在顾西城,找他的情人能有什么用?

    陆安安鄙视地瞪她:“你别忘记,你还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少夫人。不管对方是何等妖孽,你也有资格让她滚蛋。”

    “这不太好吧!”她算什么名正言顺啊。充其量一个冒牌货。

    “废话,人家都来和你抢老公了,你还妇人之仁。你看到电视你演的没有?女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婚姻,都是无所不用其极。”

    “……电视?”

    苏颜兮觉得自己的思绪越来越乱了,被陆安安搅和的。

    正在此时,陆安安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皱眉看了一眼,便站起身,顺手将咖啡喝完。

    “我现在还要去采访,必须得走了。你回去好好琢磨八点档,看看那些妻子们都是怎么做的,你丫好好学着点,等我忙完给你电话,我们必须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将小三驱逐出境。”

    说完,陆安安便快速地冲出了咖啡厅。

    苏颜兮想拦着也不行,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哎,怎么感觉事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复杂呢?第三者?顾西城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

    心里莫名地有些不舒服,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看着面前的咖啡杯。

    现在,她究竟该怎么办呀?

    想到昨晚顾西城带怒的表情,她就难受不已。

    难道,是因为害怕不能完成贺锦兮交代的任务?所以才难受?

    苏颜兮一个人,在咖啡厅沉思了半天。

    直到华灯初上,她才慢悠悠地回顾宅去。

    岂料,苏颜兮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被人一把拽住。

    她吓了一跳,皱眉看向拽住自己的人。

    居然是她的父亲贺振东。

    “你为什么在这里?”

    贺振东神情紧张,比前段时间看上去落魄几分。

    “锦兮啊,爸爸要的钱准备好了吗?爸爸真的有急用。”

    苏颜兮一愣,随即才想起他要钱的事情,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厌恶。

    以前贺锦兮的日子就是这样的吗?

    那么她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

    微微皱眉,挣开他的束缚。

    “放开我,我说过没有钱!”

    “锦兮,你不能看着爸爸有难而不管啊,这些钱对顾西城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贺振东的求助让苏颜兮无语,是啊,对顾西城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人家顾西城已经提出离婚了,他还给钱?

    “顾西城不是送了一条价值千万的项链给你吗?如果没钱你就把项链给我也可以,锦兮,你答应爸爸吧!”

    “项链?”苏颜兮微怔,随即黑了脸:“项链是妈妈的,我不可能给你。”

    贺振东眸光一闪:“你从不提起你的妈妈,今天你怎么……”

    “好了,你……总之我不会给你钱,也不会给你项链。”

    “锦兮,你怎么变成这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什么样是以前!”苏颜兮目光有些是闪躲,最后咬牙看向贺振东。

    “你到底为什么要那么多钱?贺氏现在就这么需要钱?”

    “不是……”贺振东有些犹豫:“锦兮,你相信爸爸,最后一次,只要这次你把钱给爸爸,爸爸绝不会再向你要钱,爸爸发誓……”

    “我说过了,不是我不愿意给你钱,是我没有!”

    苏颜兮双手一紧,有了决定:“我会亲自去贺氏,如果贺氏真的面临危机需要这笔钱我会想办法凑齐,现在你回去吧!”

    话落,她便打开顾家的雕花铁门走了进去。

    “锦兮啊,你别走……”贺振东自然不死心追上去,却被苏颜兮隔绝门外。

    她命令不远处的门卫将大门关上,不让贺振东进来。

    门卫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也只能照做。

    贺振东被自己的女儿这样无情地对待,半天没有回过神。

    “……锦兮?”这还是他的女儿吗?

    苏颜兮抬眸,与门外的贺振东直视,目光中带着疏远。

    “别在这儿打扰别人,请自重!”

    原来,她真的可以冷漠对待这份亲情。

    贺家,贺振东对她来说,已经什么也不是。

    时间真的是一个好东西,他们都变了。

    铁门外,铁门内,曾经他们也这样面对面过。

    只不过,那时候是她向他求助,伸向向他讨钱。

    现在,变成了他而已。

    原本还有一点内疚的苏颜兮,现在彻底平衡了。

    她最起码没有向他那般,叫人将她赶走。

    苏颜兮带着沉重的心情,一步一步朝顾家大厅走去,对身后贺振东的呼喊不闻不问。

    “少夫人您回来了!”佣人迎了上来:“我让人马上给你准备晚餐。”

    “不用了。”苏颜兮完全没有胃口。

    “我不饿,奶奶她用过晚餐了?”

    “老夫人已经用过晚餐,并且已经休息了,身体也没再出现什么不适。”

    “恩。”苏颜兮松了一口气。

    本想上楼的她,忽然想起;

    “顾西城回来了吗?”

    佣人摇摇头:“少爷他没有回来!”

    “哦……”苏颜兮瞥嘴,奶奶生病了,无论如何他也应该回来看看不是吗?

    难道,他是不想见到自己?

    也是,现在的顾西城一定希望她消失,这样他们的婚姻就解决了不是。

    哎……带着复杂的心情,苏颜兮回到房间。

    为了甩开心里郁闷,她享受地泡了一个澡。

    然后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视,想起陆安安下午说的话,她果断地选择了八点档的苦情剧。

    可是看了一两小时,也没有看到她想看的情节。

    时间转眼就到了九点,最后,她果断放弃了。

    什么嘛?电视剧和现实能挂钩?她是疯了才会听陆安安的。

    将遥控板一丢,她整个倒在了沙发上。

    原来顾西城不回家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沙发上躺着。

    望着天花板,安静地发呆……

    渐渐地,渐渐地,闭上了双眼。

    “桑夏,带着你的女儿滚出贺家!”

    “宋小姐,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我宋雅珍才是贺家未来的女主人,你什么都不是,你不要恬不知耻地留在贺家。我警告你,如果你继续缠着贺振东,我绝对不会饶过你。”

    “你破坏别人家庭,你还这样嚣张,你不觉的太过分了。”

    “哼,别以为你替振东生了两个女儿就可以待在贺家,贺家的长辈是不会接受你这样一无所有的女人。你可以给贺振东带来什么?除了这两个女儿还有什么?娘家的权势?娘家的经济?你一样都没有,所以你根本配不上贺振东。”

    “配不配是我与振东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桑夏,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贺家根本容不下你,你立刻带着这两个小贱人滚出去。”

    “宋雅珍,我警告你,不许你骂我的女儿!”

    “我不只骂,我还要将你们赶出贺家。你跟我滚出去!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将他们给我赶出去……”

    “走开,不要推我妈妈,你们走开……”

    “颜兮……”

    “妈妈,妈妈,你们走开,不要碰我妈妈,放开我妈妈!”

    “颜兮,颜兮,小心啊颜兮……”

    “妈妈,妈妈,呜呜……妈妈!”

    “妈妈,妈妈,不要赶我妈妈走,不要!!!”

    “妈妈!”苏颜兮猛地坐起身,使劲呐喊。

    “不要欺负我妈妈,不要……”

    叮叮叮……手机铃声回荡在耳边,苏颜兮猛然惊醒。

    她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难受地喘息着,带着水雾的目光打量着四周。

    原来,她在做梦。

    原来,一切都不是真的。

    不,应该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她伸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这才将一直响不停的手机接起。

    “……安安?”

    “是我,兮兮,你怎么呢?声音听上去怎么怪怪的?”

    “没……没事。”

    “真没事?”陆安安仍然不放心。

    苏颜兮定了定神:“恩,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工作结束了吗?”

    “恩,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已经向报社请假一星期,陪你一起对付小三。”

    “啊?”苏颜兮错愕。

    “感动吧,哈哈,我已经有了完美的计划!你放心,你顾少夫人的位置谁也别想霸占。”相对于陆安安的信誓旦旦,苏颜兮却无比汗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