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昨天的事

关灯
护眼
    汗,追尾了!

    “你没事吧?”付博雅停下,关切的目光打量着苏颜兮。

    苏颜兮木愣地摇摇头:“没事!”

    其实她很想说,有事的人是你吧?

    “你们怎么开车的,下车!”果然,前面的车主凶神恶煞地找来。

    对方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皮肤和他的衣服一样黑黝黝的,而且手臂上还有显眼的刺青。

    苏颜兮咽咽口水,瞬间想到了黑道二字。

    “别担心,没事!”付博雅温和地笑着,轻拍她的肩膀。

    然后,非常淡定的滑下车窗,对凶神恶煞的男人说道;

    “很抱歉,是我的失误,我愿意支付一切赔偿。”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你……”

    “我会交给交警处理!”

    “……”

    苏颜兮险些笑出声,怎么就觉得对方有些憋屈,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她的目光又不觉地看向付博雅,彬彬有礼,谦谦君子,原来就是长这样。

    等等……车子撞上了,那不是暂时走不了?

    怎么办?

    交警很快过来,付博雅很自觉地下车将刚才的经过解释了一番。

    然后,面对对方的无理要求,开始周旋。

    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苏颜兮坐不住了,也跟着下车。

    就在这时,陆安安的电话打了进来。

    “大姐,你去外太空了吗?怎么还没有到呀?”

    “……安安,我出了车祸,暂时去不了。”苏颜兮叹息一声,挂断电话。

    现在她也管不了顾西城和什么女人在一起,眼前的事情已经一团乱。

    不管怎么说,付博雅是因为送她才遇到这样的事情。

    她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不过那个受害者司机是怎样啊,都说赔钱了,怎么还要叽歪。

    苏颜兮无语地站在原地,伸手挡住火辣的太阳,小脸红透了。

    大概付博雅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难缠,于是将自己的私人律师请来处理,事情才告一段落。

    不过,那都是两三小时后的事情了。

    付博雅对苏颜兮表示很抱歉,说是请她吃饭赔礼。

    苏颜兮连忙摇头拒绝:“……还是我请吧。”

    付博雅一听,笑声顿时从胸膛震出来。

    “真是实诚的好姑娘!”

    苏颜兮:“……”

    当然,最后苏颜兮请吃饭,付博雅买单。

    多少有些大男主义的付博雅,自然不会让女士掏钱。

    所以的事情都没有办成,苏颜兮无奈地叹息,只能让付博雅送她回顾家。

    付博雅的车子刚停到顾家门口,苏颜兮就收到一条来自安安的信息。

    她随手点开信息一看,居然是一张顾西城和女人一同走进酒店的照片。

    虽然只是侧面,但是苏颜兮还是认出照片上的人是顾西城还有……南宫琉璃。

    然后照片下附赠一句陆安安的话:狗男女!

    苏颜兮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付博雅不解地看向她:“什么开心的事情?”

    “呵呵,一个小误会,你看!”苏颜兮将手机上的照片递给付博雅观看。

    “顾少……”付博雅双眸一沉,酝酿着别样情绪。

    苏颜兮被照片上的人吸引,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

    “我朋友不认识琉璃小姐,所以误会了他们的关系,真是的……”

    说着,她将电话直接拨打给陆安安。

    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付博雅道别。

    “谢谢你,再见!”

    付博雅收回思绪,朝她点点头,目光目送着她下车,朝顾家走去。

    耳边还传来她笑着的声音:“安安,你误会了,那是琉璃小姐,我认识的。”

    “咦?你认识?她和顾西城是什么关系?”

    “额……情同兄妹,琉璃小姐和顾西城是一起长大的。”苏颜兮解释道,一步一步朝大厅走去。

    “可是他们……”

    “好了,安安,琉璃小姐是付博雅的未婚妻。”虽然他们现在分手了,不过这曾经也是事实。

    “所以,你不要误会她,这样很不好。”

    “天哪,付博雅的未婚妻?顾西城的青梅竹马?我被搅晕了……”

    “晕了你就好好休息,我到家了,不跟你多说了,拜拜。”

    挂断电话,苏颜兮笑着摇摇头,觉得事情太搞笑了。

    同时心里有些小小抱歉,幸好南宫琉璃不知道这件事。

    而另一边的陆安安却傻眼了,她双眸微眯深感怀疑。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她打开照片再次看了看,这人……不就是那次和顾西城一起去宫爵的女人吗?

    作为女人她直觉这个女人对顾西城有不一样的感情。

    她的眼神就不对劲,可是……

    陆安安纠结了,要不要跟兮兮提个醒?

    不过,那丫头似乎不以为然。

    再说,她有没证据!

    得,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才行。

    顾家

    老夫人的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看上去面色还是很苍白。

    苏颜兮伺候着她用餐,见她胃口不怎么好,心里有些担忧。

    回到房间后,她终于鼓足勇气拨打顾西城的电话。

    她希望他可以回来看看奶奶。

    岂料,电话打通了却无人接听……

    最后,她只能叹息一声挂断电话。

    其实顾西城看到了她打来的电话,只不过,现在的他不想接她的电话。

    某种意义上来说,顾西城在生气,生顾老夫人的气,生苏颜兮的气,还生他自己的气。

    与其说南宫琉璃背弃了他,还不如说他也背弃了南宫琉璃。

    为了接管公司,为了有足够的能力找回南宫琉璃。

    他才答应了顾老夫人的提议,接管公司三年后,必须结婚,否则就主动放弃公司。

    公司他接管了,婚也结了,南宫琉璃现在也回到了他身边。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还是异常的乱。

    “哟,小嫂子查勤来了?”司徒朔无意间看到顾西城的手机,来电显示着贺锦兮。

    于是,他忍不住调侃:“你这几天都在这儿纸醉金迷,难怪小嫂子动怒。”

    顾西城斜睨他一眼,面前的牌一推:“胡了,给钱!”

    司徒朔一愣:“擦,怎么又胡了?”

    慕廉川与商震低头浅笑:“愿赌服输,哎,今天手气不怎好。”

    四大公子此刻围一桌玩着国粹,个个商界精英,算计那叫一个绝。

    可惜,今晚个个都被顾西城算进去了。

    司徒朔最后很不服地总结了一下:“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认了。”

    当然,得到的奖赏是我们顾总裁狠狠的一脚。

    顾西没有回顾宅,而是直接回了他的私人别墅,也就是他的新房。

    疲惫地回到房间,却无意间看到挂着床头的结婚照。

    新房是顾老夫人安排人布置的,至于结婚照……

    顾西城揉着额头,不得不佩服她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也能跟上潮流,居然用将合成照片。

    半响后,他再次抬眸看向那张大大的婚纱照,尤其是照片中新娘那双黝黑的双瞳。

    脑中不觉地回想起这段时间与她相处时,她灵动的眼神。

    明明很熟悉,可为什么此刻觉得那么陌生?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半阖,贺锦兮对他来说原来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他……怎么可能为了这样一个陌生人,去伤害南宫琉璃?

    忽然间,纠结的心情豁然开朗,心中有了某个决定。

    第二日,清晨。

    苏颜兮因为晚上没有睡好,所以险些迟到。

    她匆匆赶到公司,却瞧见四大秘书端着咖啡围在一起聊天。

    或许是她的动静太大,几位秘书小姐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存在。

    “小兮,我以为你被圈养了,今天怎么来了?”想到那位司徒少爷,几位秘书都忍不住偷乐。

    苏颜兮自然不明白她们话里的深意,权当她们开玩笑。

    “我奶奶病倒了,所以……”

    “呀,你奶奶没事吧?”秘书小姐这才正经地问。

    苏颜兮抿笑,摇摇头:“她没事,谢谢你们的关心。”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回到位置上。

    安琪很有八卦精神地搂着苏颜兮的肩膀;

    “可惜啊,你昨天没有来。”

    “额……有什么好事?”

    “我告诉你哦,我们总裁……”

    “咳咳,总裁早上好!”黎一心恭敬的语气顿时惊到了苏颜兮和八卦的安琪。

    两人同时抬起目光,只见西装革履的顾西城正从电梯走出来。

    然后,从她们身边走过……

    安琪:“总……总裁好。”

    苏颜兮忘记招呼,非常痴呆的目光看着顾西城。

    忽然间,感觉他离自己好运。

    奇怪,他们明明在才两天不见而已啊。

    顾西城的脚步在苏颜兮面前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接着若无其事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消失在大家的视线范围里。

    苏颜兮傻愣愣地看着办公室大门,心里五味杂陈。

    “别怕小兮,我替你请假了,没事。”安琪安慰着她,以为她是怕顾西城责备。

    苏颜兮回神,云里雾里的抓抓自己的黑发:“安琪,你刚才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安琪一愣,这才想起刚才没有说完的话题。

    “昨天,我们伟大的总裁他……”

    “贺锦兮,给我进来!”

    突然,顾西城的怒吼声从办公室传来,刹那间打断安琪的话。

    苏颜兮和四大秘书同时一震,仿佛被雷劈中那般。

    黎一心最先反应过来,伸手过来戳戳苏颜兮。

    “叫你呢,快去吧!”

    “额……”苏颜兮回神,看向四人:“叫我对吧?”

    四人异口同声地点头:“YES!”

    苏颜兮绝望地紧握双手,顾西城他找她要干嘛呀?

    难道,他想在公司讨论离婚的事情不成?

    带着忐忑的心情,苏颜兮蜗牛漫步地来到了顾西城的办公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