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没眼力劲的绑匪

    “当然是因为贺振东!”其实一个男人生气地吼道:“他欠我们老大一屁股的赌债,结果躲在A市不肯还,那我们只好找他的女儿。因为他说他的女儿很有钱,哼,我警告你,识相的赶快还钱,否则……”

    “他欠你们多少钱?”苏颜兮终于忍不住了,怪不得贺振东缠着她要去,原来……

    “加上利息五千万!还有我们兄弟的跑路费。”

    “什么?五千万?”苏颜兮不可置信!

    “没错!”其中一个男人不客气地伸出脚踢向南宫琉璃的腹部:“你,想要活命,就把你老爸欠下的钱还给我们老大。”

    南宫琉璃吃痛地倒在地上,妆容下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喂,你们住手,她不是贺锦兮,我才是贺锦兮!”苏颜兮担心的目光看向南宫琉璃。

    见她难受的表情,她愤怒地瞪向眼前男人。

    “你们是不是男人啊,居然动手打女人,有本事你们就打我,我才是贺锦兮,她不是!”

    “哼,你挺拽哈!不过老子不相信你是贺锦兮!”带头人不悦,斜睨苏颜兮。

    “嘿,你……”眼力劲蛮好的,他怎么知道她不是?

    “你说你是贺锦兮,我们就相信?你也不看看你长那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还有你这长相,能和她比?”对方说着,指了指南宫琉璃。

    苏颜兮瞬间黑线,什么意思?

    没错,她的衣服不是名牌,她素脸朝天。可是,也不能这样鄙视人啊。

    她怎么就不像有钱人呢?嘿,难道她就是穷苦的命?

    他勒个去!

    “你们这些有眼无珠的家伙,我警告你们,别再伤害她。我才是真正的贺锦兮,不管你们信不信。”

    “你、你说的是真的?”其中一人开始动摇。

    “废话,你们赶快把她放了,不然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们。”

    “你……”带头的男人急了:“我不管你们谁是真正的贺锦兮,总之不给钱,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

    说着,他还对身边的人吩咐。

    “打电话给贺振东,告诉他,他的女儿已经在我们手上。”

    那人接到命令,连忙拿着电话开始拨打。

    只是,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苏颜兮蹙眉,贺振东,他怎么可以不接电话?

    “该死,贺振东这个该死的家伙!”带头男瞬间被激怒,伸手夺过手下那没有被接通的电话,愤恨地朝苏颜兮她们面前摔去。

    苏颜兮与南宫琉璃同时吓得闭上了眼睛,清楚地听着手机在耳边啪嗒一声。

    再睁开眼,手机已经支离破碎。

    “既然你老爸不来救你,那么你就等死吧。”带头人一脸铁青,又上前狠狠地踢了南宫琉璃一脚。

    南宫琉璃吃痛地躺在地上,身体瞬间卷缩在一起。

    “琉璃……”苏颜兮顿时慌了,担心,愤怒。

    她朝对方大吼:“该死的,我说了她不是贺锦兮。你们听不懂吗?她不是!她不是!你们如果要打就打我,我才是贺锦兮,你们这群混蛋,不许碰她!!!”

    “嘿,老大,这个丫头挺凶悍的!辣味十足啊!呵呵,我喜欢!”其中一名猥琐男走到苏颜兮面前,缓缓蹲下身。

    “反正这是赠送品,要不送我吧!”说着,他伸手想去抚摸苏颜兮的小脸。

    苏颜兮嫌弃地避开了他的触碰:“你才是赠送品,你全家都是赠送品!”

    “他老母的……”猥琐男不满地一耳光朝苏颜兮的脸上挥去,

    “啊!”苏颜兮瞬间闭上眼睛,被打的脸疼得她险些飙泪……

    又是一耳光,倒霉催的,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挨耳光了。

    真是……

    “不好了,外面好像有情况!”突然,一个负责看守的男人从外跑进来。

    “似乎很多车子朝这边涌来,四面八方都是。”

    “什么?”带头的男人也不淡定了。

    苏颜兮一听,顿时惊醒。

    难道……

    “一定是西城!”南宫琉璃苍白的唇角微微扬起。

    她就知道,知道他会赶来。

    苏颜兮不可思议地看向南宫琉璃,询问的声音小声却带着惊喜:“你是说顾西城来救我们了?”

    如果是这样,是不是代表她们都没事呢?

    心里顿时松口气……

    “琉璃小姐,你还好吗?”

    “……没事!”南宫琉璃双手紧握,额头仍然冒着冷汗。

    苏颜兮双手使劲地挣扎着,想挣脱捆绑着她的绳子,可是绑太紧根本挣脱不了。

    她忍不住皱眉,在心里骂三字经。

    “老大,我们还是先撤吧!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我们都不易硬碰硬,毕竟这里不是咱们的地盘。”

    “是啊老大,就听老三的,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好!”带头人点点头,转过身,凌厉的目光扫向苏颜兮和南宫琉璃。

    最后伸手指向南宫琉璃:“将这个女人带走。”

    然后又指指苏颜兮:“这个女人丢在这里不用管了。”

    苏颜兮嘴角直抽,这该死的家伙什么意思?看不起人?

    就在此刻,他们有人走过去拽起南宫琉璃。

    “站起来!”

    “啊……”南宫琉璃难受地轻哼了一声。

    苏颜兮回神:“你们干什么?放开她!不准碰她!”

    “臭女人,没你什么事,闭嘴!”

    “你们这群白痴,我说过了,我才是贺锦兮,你们干嘛绑她,你们有本事绑我呀!”

    “别以为用激将法就能让我们信以为真,你最好闭嘴,再吵我就一刀捅死你。”

    “你、你们……”苏颜兮被气得无言以对。

    几个大男人就那样绑着南宫琉璃准备离开。

    苏颜兮急得不行,可是手脚都被绑着,根本没有办法。

    碰咚……突然,一声巨响,瞬间震耳欲聋。

    仿佛施了魔法那般,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站在原地,齐齐看向那倒下的大门。

    苏颜兮与南宫琉璃也同时看向大门口……

    强烈的光线下,她们看见身着黑色西服的顾西城在一群人的拥簇下昂首阔步走进来。

    他目若寒冰,犹如君临天下的王者。

    眸光半阖,朝他们扫视了一眼。

    在几个绑架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时,他轻轻地扬了一下手。

    转眼间,涌进来一群人,将仓库团团围住。

    那阵势,就好似他们一人一脚就能让几个绑匪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绑匪们自然也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弱势,表情也显得慌乱,带头的不知道从那儿拿出一把刀子,放在南宫琉璃的脖子下。

    “你们……你们是谁?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顾西城俊脸一沉,与南宫琉璃对视了一眼,最后冰冷的目光射向绑匪头子:“放开她!”

    “你当我傻啊,你说放,我就放?”

    “哼,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想留着一口气出去,最后把她放了。”

    语气中的威胁让人不寒而栗,绑匪的手抖了一下。

    “做梦,立即叫你的人让开,否则我真的动手了。”

    “啊……”

    绑匪的手一紧,南宫琉璃的脖子瞬间出现一条红色伤口。

    而恰恰是这道伤口将顾西城激怒,他眼眸一一敛,利索地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然后指向抓住南宫琉璃绑匪。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只听绑匪惨叫两声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刀子也自然从他手上掉落在地。

    “……老大?”其他人瞪大双眼,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们回神,从外走来的司徒朔与商震他们已经冲上去将他们一个个踹飞。

    几个绑匪就此全部倒下……结束了他们的绑匪生涯。

    苏颜兮惊叹,刚才她简直就如同看了一场武打电影。

    原来四公子都是高手中高手啊。

    目光从慕廉川到商震,再到司徒朔,最后顾西城……

    他的俊脸忽然变得紧张,然后向前疾步走来,接住了一抹身影。

    苏颜兮眨眼,南宫琉璃柔软的身体倒在了顾西城的怀里。

    顾西城将她紧紧抱住,因为俊脸朝苏颜兮,所以她无意间发现顾西城的表情写满了担心。

    或许……还有紧张,害怕!

    害怕,顾西城在害怕?

    “你没事吧?”司徒朔突来的声音打断了苏颜兮。

    她回神,抬眸看向走近自己的司徒朔,微微摇头。

    “……没事。”

    “这群混蛋,居然敢绑架你,不知死活!”司徒朔愤愤骂道,亲自解开绑着苏颜兮的绳子。

    “你也够笨的,司机都没有瞧清楚也敢上车?”幸好没事。

    顾家的司机被他们打晕,现在还在酒店躺着。

    苏颜兮没有在意司徒朔的话,而是一直看着顾西城……还有南宫琉璃。

    “没事了。”顾西城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离开自己的身体又重新回来那般。

    “别怕,我在这里。”双手不觉地收紧。

    南宫琉璃苍白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抱着顾西城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我不怕,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就像当年……”

    因为学校的女生都很喜欢顾西城,甚至不少痴迷他到失去理智。

    当她们见南宫琉璃总是跟在顾西城的身后,心里都羡慕嫉妒恨。

    有几个大胆的便将南宫琉璃绑架到学校废弃的楼里,对她拳打脚踢。

    最后,顾西城找到了她,及时救了险些被毁容的她。

    事后,南宫琉璃再也没有见过那几个女生,而学校其他的人也不敢再招惹她。

    他们不是讨好她,就是躲着她。

    从那以后,南宫琉璃在学校才过上了平静的日子。

    南宫琉璃也习惯了依赖顾西城,有他在她身边,一切都会很好。

    顾西城稍稍松开她,当目光触及到她脖子上的伤口时,眸子瞬间冷下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