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隐约间明白了真相

关灯
护眼
    他站起身,走到刚才那个绑匪头子面前,毫不客气的一踩用力地踩在他的伤口上。

    绑匪头子悲惨地求饶:“求你放了我吧……啊啊,疼疼!”

    顾西城伟岸的身躯稍稍弯腰,一副近距离欣赏对方痛苦的样子。

    “我顾西城的人你也敢动,你有种!”脚又加大了力道。

    “啊啊啊……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求求你!”

    听到绑匪头子的惨叫声,苏颜兮的才稍稍找回思绪,黑白分明的双眼看向躺在地上的绑匪。

    原来,他的手脚都受伤了,还在留着血。

    苏颜兮瞬间瞪大了双眼:“他刚才是怎么受伤的?”

    明明顾西城刚才没有靠近他呀!

    “被枪击中,顾老大的枪法很准吧!”司徒朔的语气带着几分崇拜啊。

    “顾西城开了枪?我怎么没有听到枪响?”

    “傻啊,当然是消声的,怎么可以招摇?”

    苏颜兮汗颜,视线在仓库里绕了一圈,少说也一百人以上,而且一眼望去,外面好像还有好多脑袋在那儿晃来晃去。

    这还不招摇?

    “你的脸受伤了?”司徒朔无意间发现苏颜兮脸颊泛红,还有明显的手印。

    一瞬间,他的俊脸阴沉无比,眸子中闪过一抹杀意。

    “谁打的?”

    “没事!”

    苏颜兮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眉头也不觉一皱,还火辣辣疼。

    不过,她也不打算报仇了,因为这群人已经被打得很惨。

    司徒朔却不愿意就此作罢,不由分说地上去将几人暴揍了一顿。

    商震和慕廉川奇怪地互看一眼:“今天这家伙是不是太暴走呢?”

    “受啥刺激了不成?”

    一阵阵哀叫声在仓库里回荡,周围站着的小混混个个面色苍白。

    心里无比感叹,幸好,挨打的不是他们。

    这不是往死里揍吗?

    最后,顾西城亲手折断了绑匪头子的手脚,才交给慕廉川善后。

    顾西城回到南宫琉璃的身边,伸手将她一把抱起。

    苏颜兮的目光被这一幕吸引,俊男美女,深情拥抱,而且还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公主抱,这明明很唯美的画面,可是她却无暇欣赏。

    他们……

    仿佛察觉到她的目光,顾西城冷漠的眸子终于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接,彼此一怔。

    苏颜兮忽然发现,他们明明隔着不远的距离,却又好似相隔十万八千里。

    她读不懂顾西城的眼神……

    只是,心里莫名的不安。

    顾西城没有说一句话,抱着面色苍白的南宫琉璃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身影,苏颜兮像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发什么愣啊,走吧!”揍完人后的司徒朔心情大好,拽着苏颜兮就朝外走。

    走神中的苏颜兮并没有挣扎,被动地跟上他们一起离开。

    医院

    苏颜兮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微微低着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此时,医生正在病房里替南宫琉璃检查身体。

    顾西城一直守候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商震与慕廉川似乎处理那些人去了,所以没有跟来医院。

    无所事事的司徒朔倒是跟来了,坐在苏颜兮身旁,一直找话题跟她东拉西扯。

    苏颜兮偶尔回一句,其实压根没有听他说什么。

    好半响,司徒朔才发现了她的异常。

    “你干嘛傻傻发呆啊?被刚才的事情吓到呢?也是……第一次被绑架吧?”

    想到这儿,司徒朔不觉地皱了皱眉。

    苏颜兮双手不觉地握紧,这才抬眸看向司徒朔。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司徒朔嘴角一扬,豪迈地一挥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本少爷可是无所不知。”

    “顾西城,……他和南宫琉璃是什么关系?”

    “……”司徒朔的笑瞬间僵在唇角。

    苏颜兮期待的目光看着司徒朔,等待着他回答。

    “你和顾西城很熟,你肯定知道对吗?”

    他们的关系是和她想象的那样吗?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大胆。

    可是刚才……

    “哈哈,什么关系?不就是……少爷和管家女儿的关系。”司徒朔摸摸鼻子,突然间想抽自己,没事来医院陪着干嘛?

    其实有他啥事呀?

    “真的只是这样?”

    “那你想怎样?”

    苏颜兮的语气里透着不相信,司徒朔有些慌乱了。

    “本少爷说是,当然是!”

    “可是我觉得他们好像很在意彼此。”

    “有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是你多想了吧!”司徒朔彻底不敢看苏颜兮的眼睛了。

    苏颜兮抿唇:“真的是我多想呢?”

    “当然啊!”司徒朔立马回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才是顾老大的妻子,其他的女人都是浮云。”

    “原来顾西城有其他的女人……”

    “哈,那个男人没有?”

    “他其他的女人就是琉璃小姐?”

    “那都是过去的事……”司徒朔一顿,咦,他怎么就被绕进去呢?

    他心一紧,担忧的目光看向苏颜兮:“贺锦兮,你……”

    “我没事!”苏颜兮自动忽略心中那异样的刺痛,而是眨着双眼看向病房里的顾西城。

    “我还一直以为他喜欢男人,原来……”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好似在诉说,好似在自语。

    “琉璃!”付博雅在这时急匆匆赶来。

    此刻的他完全不似平时那般冷静淡定,俊脸上写满了担心。

    坐在椅上的苏颜兮缓缓站起身,目光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过,走进对面的病房。

    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

    “他不是与南宫琉璃解除婚约了吗?怎么会来?”

    “你怎么知道他们解除了婚约?”

    “是顾老大……”

    司徒朔一怔,顷刻间闭嘴,他怎么差点又被绕进去了?

    “没什么,我听说的。”

    “哦。”苏颜兮淡淡回来一句,并没有继续追问。

    其实不必问,她或许已经知道答案。

    苦涩地扬起嘴角,原来所有人都知道,而她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傻瓜。

    不一会儿,顾西城与付博雅一起走出病房,朝外走去。

    两人的表情很严肃,仿佛有什么重要事情商量。

    是什么事情呢?

    苏颜兮抿唇轻笑,这些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我去看看!”司徒朔站起身,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苏颜兮愣了几秒。

    随后迈步走进病房,她勉强撑起一抹笑来到南宫琉璃的病床前。

    “琉璃小姐,你还好吗?”

    或许没有想到她还在,南宫琉璃有那么一瞬惊讶,双瞳里似乎还有些尴尬。

    片刻,她才摇摇头。

    “没事,待会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苏颜兮松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她:“今天的事情非常谢谢你,本来受伤的人应该是我,结果却让你代替我受伤了,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南宫琉璃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这不是你的错,所以你并不需要抱歉。”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因为贺家而起,如果不是因为贺……我父亲,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想到贺振东,苏颜兮的眉头就忍不住蹙紧。

    南宫琉璃嘴角莞尔:“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忘记吧。”

    苏颜兮抬眸看向她,半响,才微微抿唇:“好!”

    最后,两人相视而笑,将今天的事情画上了句号。

    不过一件事的结束,或是就该是另外一件事情的开始。

    走出病房,苏颜兮居然在走廊上遇到回来的顾西城。

    奇怪的是付博雅并没有与他一起回来。

    此刻的顾西城仍然沉着俊脸,看上去有些让人畏惧。

    不过对于苏颜兮来说,这样的顾西城,她早已经习惯。

    当顾西城看到苏颜兮,自然地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扫向她。

    “你怎么在这里?”

    苏颜兮原本想开口对他说一声谢谢,可是被他这样一问,她再也开不了口了。

    “我……我只是给琉璃小姐道谢。”

    “不必,你离她远点。”顾西城声音极其冷漠。

    话落,他不再看苏颜兮,而是直接朝南宫琉璃的病房走去。

    听着他的脚步声,苏颜兮心里忽然有种委屈的感觉。

    她的双手忍不住紧握,猛然转身。

    “顾西城,我并没有要伤害琉璃小姐,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也被绑架了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吧?

    对她不闻不问就算了,不安慰她也无所有。

    毕竟,他们之间没有那所谓的感情。

    可是,也没必要这样冷眼以对吧?

    面对苏颜兮的怒火,顾西城表情微怔,转而与她直视。

    苏颜兮瞥嘴,本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痛骂她一顿。

    岂料,他忽然双眸半阖,一言不发地走了。

    嘿,这算什么事?

    就不能给点反应?

    苏颜兮气得跺脚,走就走,她也走。

    可是刚走到电梯口,居然看到付博雅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她怔了怔,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这才发现,他脸上居然有伤。

    “付博雅,你没事吧?”苏颜兮担忧地皱了皱眉,低头打量他脸颊、嘴角的伤口。

    淤青还有血迹,一看就是被人狠狠揍了的。

    难道是顾西城的杰作?

    付博雅似乎被她的声音拉回到现实,他深邃的目光缓缓看向她。

    “我没事,小伤而已。”

    “还小伤?”苏颜兮嘴角抽搐:“都流血了还能是小伤?正好在医院,让医生替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看他的伤口就知道,刚才他与顾西城的谈判不欢而散。

    不过,司徒朔怎么没有劝架?而且人呢?

    哎,不管了,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再说。

    “走吧,我扶你去医生那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