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各自纠结的心

关灯
护眼
    “锦兮!”付博雅一把抓住她的手,目光有些暗沉:“对不起,我……”

    “喂,你干什么?放手放手!”就在这时,司徒朔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拍开了付博雅的手。

    “你这家伙想干什么呀?”

    司徒朔以前就觉得付博雅不顺眼,现在觉得更加不顺眼了。

    苏颜兮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司徒朔拽着朝外走。

    “小嫂子,你别理那样的人,知道不?”

    “嘿,你先放手啊!”苏颜兮回神,从司徒朔那儿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

    “司徒朔,你干什么呀?你没看见他受伤了吗?”

    “你放心,那点伤死不了人。”

    苏颜兮汗颜:“我们还是送他去医生那儿吧!”

    说着,她又折回去。

    司徒朔不耐地抓着头发:“你别理他,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苏颜兮奇了怪了:“付博雅得罪你呢?”

    “……没有!”

    “那你干嘛对他横眉竖眼?”

    “……”司徒朔既然无言以对。

    苏颜兮斜睨他一眼,最后还是扶着付博雅去请护士小姐替他处理一下伤口。

    司徒朔低咒一声,生气却没有离开,反而一直跟着他们。

    他对付博雅这家伙不放心。

    本来还想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付博雅,结果还悲催地成为了他的司机,将他送回来付家。

    这都整的什么事呀!

    我们司徒少爷很郁闷。

    于是,他忍不住瞪了一眼副驾上的苏颜兮。

    “小嫂子,你最好离付博雅远一点。”

    “啊?为什么?”苏颜兮不解。

    “因为……因为顾老大会生气的,你难道不知道顾老大很讨厌付博雅?”

    “所以付博雅脸上的伤是顾西城的杰作?”

    “哼,那点小伤不值一提啊。”

    “司徒朔,你们都是暴力份子吗?”居然动不动就打人。

    “暴力?”司徒朔挑眉:“爷很温柔,绝对和暴力不挨边。”

    苏颜兮鄙视他!

    车子停在顾家大门口,原本准备下车的苏颜兮忽然想起什么。

    转过头看向司徒朔:“今天的事情,很谢谢你。”

    如果不是他的那通电话,或许事情会更加糟糕。

    司徒朔微愣,随即一腔郁闷瞬间消失不见了。

    “咳咳,道什么谢,真是俗气,快进去吧。”

    苏颜兮轻笑,是啊,司徒朔似乎不像是扭捏的人。

    她释怀地点点头:“好,再见!”

    挥挥手,这才走进顾家大门。

    司徒朔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修长的手轻轻拍了一下乱跳的心脏……

    这丫头怎么老是让人心跳加快呀!

    发泄似地踩下油门,车子瞬间飞了出去。

    苏颜兮走进大厅,就看到顾老夫人正坐在沙发上,面色沉重。

    她微微抿唇,终是走了过去。

    “奶奶。”

    顾老夫人表情一怔:“回来了。”

    “恩,对不起奶奶,今天……”

    “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

    “你没受伤吧?”

    顾老夫人的关心让苏颜兮受宠若惊:“没有,我没受伤。琉璃小姐她……”

    “你没受伤就好。”顾老夫人打断了她的话:“你也累了,上楼休息去吧。”

    “额……好!”苏颜兮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有些事情,现在问也无济于事。

    回答房间,她虚脱地坐在梳妆台前,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回想了一遍。

    越想,越是心惊。

    她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拿出手机拨打贺锦兮的电话。

    可是,号码早已成为了空号,根本不可能接通。

    最终,手机没电了。

    她这才放弃,无力地趴在梳妆台上,叹息了一声。

    翌日,清晨。

    苏颜兮梳洗好下楼,如同往日一样。

    此时,顾老夫人已经坐在餐桌上用着早餐,

    苏颜兮嘴角微扬走了过去:“奶奶,早上好。”

    “嗯!”顾老夫人抬眸看了她一眼:“坐下,用早餐吧。”

    “好。”

    在苏颜兮坐下后,女佣们就快速地把她的早餐端上来。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享用,就被突然闯进顾家的人打扰。

    “别拦着我,我要见老夫人。”宋雅珍推开管家和佣人,堂而皇之地闯入顾家大厅。

    嘈杂的声音让顾老夫人与苏颜兮同时皱了皱眉。

    “发生了什么事?”顾老夫人放下筷子,优雅地起身。

    苏颜兮自然也不能用餐了,随着起身,上前扶着老夫人。

    两人一同从饭厅走向大厅。

    管家为难地上前:“老夫人,是贺夫人来了。”

    随着管家的声音落下,宋雅珍已经走过来。

    “顾老夫人,您们顾家是什么意思?耍着我们玩吗?”

    “贺夫人这话从何说起?”顾老夫人对于突然闯入的贺夫人不满。

    “真是奇怪了,贺夫人一大早闯入我们顾家,反倒质问起我来了。我倒要问问,贺夫人又是什么意思,”

    “我来顾家为什么,顾老夫人难道不比任何人清楚?在锦兮嫁入你们顾家的时候,您就亲口答应过我们会全力帮助贺家渡过难关。可是现在,您不但没有帮助我们贺家,反而对付起贺家,顾老夫人未免也太言而无信了吧。”

    “笑话,我什么时候对付你们贺家了?”顾老夫人双眸一沉,非常不悦。

    苏颜兮也微微蹙眉:“宋……阿姨,话可不能乱说!”

    如果奶奶真的有对方贺家,她怎么会不知道?

    “你闭嘴!”宋雅珍的怒火瞬间转向苏颜兮:“你还帮着顾家,你知不知道,你爸爸今天被抓去了警察局,报警的人就是顾西城!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

    “什么?”苏颜兮怔住:“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少在这里装傻,贺锦兮,我看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眼狼!”宋雅珍的眸光带着鄙视。

    对于她的辱骂,苏颜兮无暇理会。

    因为此刻的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不明白顾西城为什么要这么做?

    带着满腔疑惑,她快走朝外走去。

    她必须去见顾西城!

    顾老夫人双眸微眯,看向苏颜兮离开的背影,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她随即对管家吩咐道:“让司机送少夫人。”

    “是,老夫人。”管家点头,快速地安排。

    坐在车上,苏颜兮将电话拨打给安琪,却得知顾西城没有在公司。

    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他不在公司,那么会在哪里?

    接着,她又把电话拨打给了司徒朔。

    司徒朔拿着手机险些惊得丢出去,半响,才把电话接起。

    “咳咳,找爷什么事?”

    “司徒朔,你知道顾西城在那儿吗?”

    “额……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苏颜兮挑眉,不怎么相信。

    “我是真不知道!”哎,骗子不好当。

    “那你发誓,如果你说谎就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司徒朔黑线:“这个誓言会不会太严重?

    要他这么帅个小伙子,打一辈子光棍?

    这样会天怒人怨的好不好?

    “你不发誓那么就说明你在说谎。”苏颜兮非常认真。

    司徒朔捂脸:“如果顾老大没有在公司,也没有在宫爵,那么就只会在家里。”

    “怎么可能,我刚从家里……家里,顾西城的家?”

    “咳咳,我还有事,再见。”司徒朔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接着悲催地捶地,顾老大,你可别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不过……

    司徒朔的表情忽然严肃起来,南宫琉璃似乎也在顾老大的别墅。

    贺锦兮如果看到南宫琉璃在顾老大的家里,他们会不会……

    糟糕!

    南宫琉璃和顾西城算是正式解除误会,修补了他们之间的裂痕。

    因为绑架事件后,顾西城便没有让南宫琉璃继续住酒店。

    当然也不可能让她住在付博雅的私人别墅里。

    于是,他直接将人带回到自己的地盘。

    对此,南宫琉璃非常感动,一直压抑的感情更是不断涌腾起来,她恨不得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

    只是,她知道那不过是她的奢望,她要走的路还很漫长。

    南宫琉璃轻轻推开书房的门,抬眸就看到正在办公的顾西城:“西城,我们去逛超市吧?”

    因为脖子上有伤,所以从医院回来后,顾西城就下令南宫琉璃在家安静休息,不许外出一步。

    这对现在的南宫琉璃来说,简直是酷刑啊。

    她那颗沸腾的心根本安静不下来,似乎不找个事情做就觉得难受。

    “我发现冰箱里缺了很多东西,我们去补货吧。”

    顾西城双眸半阖,看向她,仿佛在打量。

    南宫琉璃不解地摸摸了脸颊:“怎么了吗?”

    “……没事!”顾西城的神情停顿了一下:“只是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

    南宫琉璃微微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每年暑假,他们都会去顾家的私人别墅度假,

    那栋别墅里没有佣人,只有他们两个,这也是奶奶锻炼他们自力更生的方法。

    不过,在别墅里,顾西城每次只负责享受,吃喝玩乐!

    南宫琉璃就负责照顾他,洗衣做饭,擦地板陪他聊天。

    但是每次冰箱里没货了,她便会锲而不舍地要求正在打游戏的顾西城陪她去超市。

    现在想想,那是他们最无忧的时光。

    豆蔻年华,最美好的记忆。

    “走吧!”顾西城起身,顺手拿起外套。

    南宫琉璃这才回神,收回思绪。

    “我们步行去,距离不远。”

    “……好!”顾西城原本准备拿车钥匙的动作,收了回去。

    两人一同走出别墅,朝不远的大型超市走去。

    因为是繁华地段豪华别墅区,所以很少有人行走在路上,比起其他地方相对安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