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贺家岌岌可危

    因此两人的出现,就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当苏颜兮的车子行驶而过时,她晃眼间就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两人。

    苏颜兮潜意识地开口喊道:“停车!”

    司机技术熟练,连忙停下了车。

    很巧的是车子停靠的地方,与他们的距离刚刚好。

    他们再走几步,就能走到车子面前。

    苏颜兮透过玻璃窗看向两人,一个俊逸非凡,衣冠楚楚。一个清纯脱俗,美丽动人。

    虽然他们只是缓步而行,但是苏颜兮还是觉得他们之间有种难掩的默契。

    她反射性地握紧双手,突然有种不想下车打扰他们的感觉。

    就在这时,顾西城突然停下了脚步,深邃的目光朝这边看来。

    明知道他看不到车内,苏颜兮的心脏还是紧张地快速跳动了一下。

    南宫琉璃也随着他停下脚步,并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

    苏颜兮表情一怔,忽然间才想起,她所坐的车子是顾家的车。

    顾西城身为顾家的主人怎么会不知道?

    躲与不躲,还有什么选择呢?

    苏颜兮瞥嘴,开门下车。

    “锦兮……”表情反应最大的南宫琉璃。

    她刚才看到顾家的车子停在路边,本以为是顾老夫人,没想到居然是贺锦兮。

    贺锦兮她居然坐顾老夫人的专车。

    这样的事实让她心里着实难受了几秒。

    走过来的苏颜兮朝南宫琉璃微微一笑,算是招呼过了。

    接着,她的目光移向顾西城,笑容也渐渐隐去。

    “顾西城,你为什么要陷害我父亲?”

    西城的浓眉不自觉地蹙紧,冷眸扫向她:“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质问这件事?”

    “没错,我有权利知道不是吗?”虽然她从头到尾是一颗棋子,但是她也得发挥棋子的作用。

    苏颜兮直接的回答,倒是让顾西城有那么一瞬的错愕,不知道为什么,她口中蹦出的回答让他心里不舒服极了。

    真是和她父亲一样的不讨喜!

    “顾西城,我知道绑架这件事是因为我父亲而起,可是你不觉得把他送去警察局做得有些过分?”

    “那是他咎由自取!”顾西城眼眸在闪过一丝狠厉。

    “不只是你父亲,整个贺家都要为他的错误买单!”

    “什么?”苏颜兮感觉自己一定是听岔了:“顾西城,你什么意思?你要对付贺家?”

    “像贺家这样的企业,是业界的耻辱,早点消失并没有什么不好。”

    顾西城斜睨苏颜兮一眼,不再有耐心与她说下去。

    他转而朝一旁的南宫琉璃说道:“我们走。”

    南宫琉璃看了看苏颜兮,最后皱眉地跟随着顾西城的步伐离开。

    苏颜兮站在原地,气得失去了言语。

    顾西城,他他他……他是在向她宣战吗?

    贺家要是消失,谁把妈妈还给她呀!

    苏颜兮气结:“顾西城,我不会让贺家倒下的,绝对不会。”

    还未走远的顾西城,脚步一顿,深邃的眸子微眯。

    最后冷漠地扬起了嘴角……

    逞强的丫头!

    苏颜兮朝他的背影扮了一个鬼脸,然后回到了车上。

    “去警局。”

    虽然一直以来苏颜兮都只把贺振东当成陌生人,甚至仇人。

    可是看到他在警察局的样子,她的心还是莫名地难受了一下。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血缘关系?

    苏颜兮讽刺地冷哼了一声……

    “锦兮,你是来救爸爸出去的吗?”贺振东看到突然出现的女儿,仿佛看到了希望。

    他不顾警察的阻拦,上前一把抓住苏颜兮的手。

    “锦兮啊,你快想想办法让爸爸出去吧,这儿不是人待的地方,那些被关在牢里的人都是疯子。我不要待在这里,我要出去!“

    贺振东的情绪非常激动,头发很乱,衣服有些被扯破,脸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

    苏颜兮眉头紧拧:“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顾西城把你送到了警局?”

    如果只因为绑架的事情,他最多是个导火线,警察自然是不会抓他。

    她真的想不明白……

    “对,你去求顾西城,求他放过我,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他不能做得这么绝!”

    “求他?为什么求他?”苏颜兮皱眉,真的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贺振东一怔,随即烦躁地抓着头发:“你就别问了,总之你先想办法让爸爸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事情缘由,我怎么帮你呀?难道让我帮你越狱?”苏颜兮真是被气得不起。

    一旁守着的警察,犀利的目光瞬间看向苏颜兮。

    “怎么说话的?”

    苏颜兮嘴角一抽:“抱歉,我只是开个玩笑!”

    话落,她再次将目光移向贺振东,瞧他还是犹豫不决的表情,她心里的火也上来了。

    “既然你不想说,那么就在警局待着吧。”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贺振东顿时慌了:“锦兮对不起,绑架的事情是爸爸……是爸爸故意让他们……”

    苏颜兮猛然转身,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贺振东。

    “你……你刚才说什么?”

    “锦兮啊,对……对不起……”

    “哈!”苏颜兮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她忍不住笑了,可是泪水却在眼眶打转。

    “为什么?为什么我身上流着和你同样的血液?”

    “锦兮……”

    “我觉得警察局挺适合你的,你继续待在这里吧!”

    苏颜兮冷漠地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地跑出了警察局。

    她的身体在轻微颤抖,一分一秒她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故意忽略掉贺振东的呼喊,此时此刻她不原再与他多说一句。

    一个利用自己女儿的人,值得她去尊敬吗?

    苏颜兮心里的某种期许瞬间被破灭……

    她拼命地向前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直到气喘吁吁她才停了下来。

    司机先生开车一直紧跟着苏颜兮,见她停下脚步,才下车询问。

    “少夫人,你这是去哪里呀?”

    苏颜兮蹲下身体喘息着,空洞的目光望向前方。

    她去哪里?

    她也很想知道她该去哪里?

    “少夫人……”

    “你先回去吧!我……我现在不想回顾家。”

    苏颜兮站起身,朝司机先生挥挥手,迈步继续朝前走。

    现在,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司机先生站在原地,愣是摸不清情况。

    他这是跟上呢?还是不跟呢?

    喧哗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偶尔伴随着门面店里的音乐。

    苏颜兮漫无目的地走着,累了就随便找个地休息,休息够了,又继续走着。

    走走停停,不知道走了多久。

    直到一滴滴雨水打在脸上,她才收回复杂的思绪。

    站在人行道上,仰望天空。

    雨势渐渐地渐渐的,越下越大……

    苏颜兮泪奔:“老天爷,你给我把雨水收回去,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呀?”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

    路过的人们纷纷转过头,看怪物的眼神看向苏颜兮。

    接着都纷纷摇头,这么水灵的姑娘怎么就傻了?

    可惜呀……

    当然,他们的感叹苏颜兮是没有感觉到的。

    她还在与老天爷大眼瞪小眼,最后终究是一败涂地,在衣服快被淋湿之前朝对面的咖啡店跑去。

    当她的手触及到咖啡店的门时,忽然间怔住。

    目光在自己的左右手看了看,咦,她的钱包呢?

    “啊啊,苏颜兮,你还能再笨一点吗?”

    店里的店员发现了苏颜兮的存在,因为趴在玻璃门上的苏颜兮太显眼,想不注意也不行。

    于是,店员主动上前为她打开了玻璃门。

    “这位小姐,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需要打个电话……”

    “额……好!”

    陆安安走进咖啡厅就看到一副萎靡不振的苏颜兮,呵,这可奇了。

    “我说,该不是你家顾少有欺负你了吧?”

    “……他不是我家的!”快是别家的了。

    “那你干嘛这副表情?还有你打电话叫我来干嘛?大雨天喝咖啡?”

    “安安,我快要完蛋了。”

    “啥?”

    苏颜兮可怜兮兮地看向陆安安,将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怎么办?安安?如果贺家完蛋了,贺锦兮还会把妈妈还我吗?”

    “等等……你让我理清一下思绪。”陆安安只感觉脑袋一片嗡嗡响。

    “你说,你和谁一起被绑架呢?”

    “南宫琉璃!”

    “顾西城那位‘妹妹’?”

    苏颜兮的黑瞳一转:“额,或许他们不是兄妹的感情。”

    “切,我就说他们有问题!”

    “好了好了,我们安安最聪明,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重点是你父亲想利用你还清赌债,结果误伤了南宫琉璃,间接惹怒了顾西城,某人一怒冲冠为红颜,亲自出面为红颜出气!”

    陆安安一口气说完,目光瞥向苏颜兮:“我说得对吗?”

    苏颜兮抽了一下嘴角:“……你的文采居然这么好,我今天才发现。”

    “少来,话说回来,你才应该是顾西城的红颜吧!好歹你们也是盖章的关系。那个南宫琉璃算个什么事啊?”

    “哎,剧情不都是有大逆转吗?我哪能是红颜啊,我现在压根就成了祸水。”

    指不定顾西城还在心里编排她是帮凶。

    就像他提出离婚时,说她是奶奶的帮凶一样。

    “行了哈,没这样夸自己的。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保住你的地位吧,还有岌岌可危的贺氏企业。你父亲还真是奇葩,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幸好你没有受伤,真是……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他,他这样一搅和,对方顾忌顾西城的存在,哪还敢再来讨债啊?顾西城这辈子怕是没有被人这样利用过,心里不窝火才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