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坚韧的苏颜兮

关灯
护眼
    苏颜兮的目光瞬间暗沉了几分,嘴角带着一抹讽刺:“是啊,这样的事情他也能做出来。不过想想他当年对我和妈妈的狠心,倒也不觉地奇怪。只是,我一直以为他最起码是喜欢贺锦兮这个女儿的。”

    “兮兮……”陆安安见她难过,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

    苏颜兮强颜欢笑,摇摇头:“我没事!真的,当他赶我和妈妈离开贺家,见妈妈躺在医院置之不理开始,我心里早已经不把当父亲对待,所以……他的狠心再也伤不了我。安安,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好吧,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现在最主要的是保住贺氏,所以我必须让顾西城改变决定。”

    “噗……开什么玩笑。”顾西城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主?

    苏颜兮表情认真:“我没有开玩笑,贺氏不能与龙神集团对抗,这是鸡蛋碰石头的例子,我自然不会这样做。我仔细想过了,唯一救贺氏的办法就是让顾西城改变初衷,放过贺氏。”

    只有这样,贺氏才有一线生机。

    “咦?”陆安安双眼微眯:“小样,几天不见,居然变聪明了。”

    “……”苏颜兮汗颜,这是夸她还是损她呀?

    “说说,你打算怎么让顾西城改变主意?”

    “额,暂时还没有想到。”

    “……你逗我玩吧?”

    “安安,你最聪明了,不如你替我想想办法吧!”

    “对付顾西城的办法,我没有!我才不找死!”

    “没义气!”

    “是啊,我没义气,我先走了。”

    “诶,别呀,你走了,谁买单呀?”

    苏颜兮一把抓住她的手,死活不放。

    陆安安鄙视地瞪她:“无耻之徒!”

    “过奖过奖!”苏颜兮忽然间觉得心情好多了。

    于是,让人重新为她们加了咖啡,点了几样小点心,然后无所事事地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动了动脑。

    “你说顾西城有软肋吗?如果我抓到他的软肋,然后威胁让他放过贺氏,对我俯首称臣?事情不就解决啦!”苏颜兮身体坐得笔直,一副女皇的模样,将手握紧了拳头。

    陆安安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你们天天同床共枕,难道你没有摸摸软肋这样的东西他有没有?”

    “咳咳!!”苏颜兮被咖啡呛到了,小脸瞬间涨红。

    “陆安安,我和顾西城没有同床共枕,我睡床,他睡沙发!”

    陆安安错愕:“我没听错吧,顾西城居然睡沙发?你是怎么办到的?”

    顾西城睡沙发,那个画面她简直不敢想。

    苏颜兮双手托腮,漫不经心地说道:“因为他和我约法三章……咦,对哦!”

    “怎么呢?”陆安安无语,刚才还一脸沮丧,现在是怎样?

    苏颜兮激动地站起身,走过去一把抱住陆安安。

    “谢谢你安安,我想到办法让顾西城改变主意了,哈哈哈!”

    “什么办法?”

    “改天告诉你,我现在就去找顾西城!”

    “诶……”

    陆安安还想追问,可是苏颜兮已经激动地跑出咖啡点。

    她着实没能跟上节奏,这丫的犯抽吧?

    苏颜兮再次来顾西城的别墅大门口时,天空已经放晴。

    可是,她的衣服却早已湿透了。

    本想走进别墅,却被顾西城的保镖拦截在外。

    苏颜兮黑线:“你们让我进去,我要见顾西城。”

    “对不起少夫人,顾少说过不许任何人打扰。”

    “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你们让让。”

    “不可以!”

    保镖面无表情地将执意要进去的苏颜兮拦下。

    苏颜兮急了:“你们干什么呀?我说了我有重要事情要见顾西城,你干嘛非要挡着我。”

    “咳咳,少夫人,没有顾少的允许,我们真的不能让你进去。”

    惹怒了顾少,他们的饭碗可不保。

    “嘿,我说你们……”苏颜兮咬牙切齿,恍然间明白过来,顾西城他不想见她。

    抬眸望向别墅二楼,卧室的位置。

    因为结婚后在这儿住过,所以苏颜兮并不陌生。

    无奈之下,她只能用双手做喇叭的形状放在嘴边,朝着里面大喊。

    “顾西城,你出来!!!”

    苏颜兮响亮的声音将保镖吓了一跳:“少夫人您……”

    “怎么?不让人进屋,还不许人大喊?”

    “额……不是。”保镖纠结,顾少说不能让人进去,可没说不让人家说话呀。

    看到保镖不敢像刚才那般拦着,苏颜兮着实松口气。

    于是,她朝着里面继续大喊。

    “顾西城,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

    “顾西城,你听到没有,出来!!!”

    “我要和你谈判,你出来呀!”

    ……

    苏颜兮不停不停的呐喊,可是屋里没有一丝动静。

    她无语了,不过却没有放弃。

    前门没人答应,她就跑去后门喊,后门没有人答应,她就围着别墅喊。

    总之,顾西城不见她,她誓不罢休!

    “顾西城,我知道你听到我在喊你,你别做缩头乌龟呀!”

    “出来!出来!出来!”

    “顾西城,顾西城,顾西城!”

    “你倒是回我一句啊!!!”

    “顾西城,你睡着了吗?”

    ……

    别墅里,坐在大厅沙发上翻阅着报纸的顾西城,嘴角不易察觉地微微抖了一下。

    这丫头真是……可恶!

    “西城!”南宫琉璃从楼上下楼,来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深邃的双瞳看向他:“锦兮她还在外面,她……”

    “不用管她,让她自娱自乐吧。”

    “可是……她好像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保镖似乎是这样说的。

    顾西城双眸半阖,神态慵懒:“对她来说是重要的事情,对我来说可未必。”

    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她会再回来找她,也知道她的目的。

    无非是想让他放过贺家,放过贺振东。

    哼,她以为有那么容易?

    那么他顾西城就在世上白活了这么久。

    她不是要和他对抗吗?

    那他就给她对抗的机会!

    让这个该死的丫头知道,惹怒他的下场。

    南宫琉璃抿唇,目光打量着顾西城。

    为什么,她忽然有种看不懂他的感觉?

    以前的顾西城雷厉风行,不,现在的他也是。

    可是为什么他明明说过对付贺家,却并没有出手,只不过语言上吓唬了一下贺锦兮。

    虽然他的样子看上去很认真,但是她还是在他眼中扑捉到一抹玩味的得逞。

    他……是不是根本没有打算为难贺家?

    这样的想法让南宫琉璃忽然间感到一丝不舒服,心里有种莫名的慌乱。

    在这样的慌乱促使下,她忍不住上去抱住顾西城。

    顾西城一愣:“怎么了?”

    “西城,你是爱我的对不对?”快告诉她,让她安心。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你回答我好吗?告诉我你爱我。”

    “琉璃!”顾西城轻轻地将她推开一些距离:“你今天怎么回事?这不像平时的你。”

    南宫琉璃双眼暗沉:“在你眼中,平时的我是什么样子?”

    “你……”顾西城双眸微眯,深邃的眸子看向她。

    此刻,他居然有些恍惚。

    是啊,曾经的她是什么样子?

    纠结地皱了皱眉,顾西城仿佛斟酌了一番。

    “……沉默,你很沉默,你从不会问出这样没有实质性的问题。”

    她总是安静地在他身边,听他说,陪着他。

    就像是他的影子,与他紧紧依偎。

    而他习惯了她的存在,如同习惯自己影子的存在一样。

    原来,他喜欢她沉默,安静。

    南宫琉璃的心微微觉得刺痛:“好……我不问。”

    只要他高兴,她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他还要她,那么她放弃一切也无所谓。

    顾西城略微点了一下她,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对,这才是他认识的南宫琉璃,听话懂事。

    不像外面那个不知所谓的丫头……

    “顾西城,你是聋子吗?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在喊你吗?”

    “你干嘛要躲着我呀?”

    ……

    苏颜兮的喊声从窗外传来,顾西城可以清楚地听见。

    他忍不住俊脸一黑,这该死的丫头居然敢骂他是聋子!

    哼,还想让他见她,简直痴心妄想!

    呜呜,累死了,苏颜兮泪奔,苦着一张小脸,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该死的顾西城,难道就不能吱一声?

    不行啦,她要休息休息再继续。

    左右看看,苏颜兮最后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在地上靠着墙壁。

    奔波了大半天,累死她了。

    怎么没声音了?

    顾西城挑眉,无心地翻阅着报纸。

    难道,放弃了?

    站起身,忍不住朝外走去。

    当顾西城走到大厅门口时,却有些犹豫了。

    他这是干什么?

    说了给那丫头一点教训,现在出去见她不是让她更嚣张?

    不能见,顾西城瞬间抛弃了出去的念头。

    随她怎么折腾,他倒要看看她有多大的能耐。

    “西城,午餐准备好了,可以用餐了。”

    南宫琉璃温和的声音从饭厅传来,瞬间扰乱了顾西城的思绪。

    他深邃的眸子微闪,便转身朝饭厅走去。

    南宫琉璃看见他,朝他微微一笑:“我很久没有下厨了,不知道做得好不好吃。”

    顾西城的目光移向餐桌上,全是他喜欢吃的菜。

    他的手不觉地握紧,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就让这一切回到原点吧!

    “干嘛站着,快坐下用餐啊。”南宫琉璃见顾西城没有动作,于是主动挽着他的手,让他坐下,并且替他盛饭。

    顾西城好似习惯地接受她的安排,并未多说一句。

    他品尝着熟悉的饭菜,和当年完全一样的味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