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老夫人的厉害

    “嘿,你能想着我一点好吗?”

    “额……口误!”苏颜兮捂嘴,笑着朝她挥挥手,看着她的车子离开。

    哎,其实她也觉得无语,似乎事情不断冒出来。

    而且,超出了她预料的范围。

    因为就在第二天,她接到了顾西城的律师送来的离婚协议书。

    她傻傻看着协议书半响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还是老夫人发怒地吼了一句:“打电话给顾西城,叫他立刻回来见我。”

    管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怠慢,麻溜地去打了电话。

    律师先生好似很紧张,在不停不停地擦汗,目光不断地看向对面的顾老夫人。

    苏颜兮抿了抿唇,最后也没有出口安慰。

    因为她感觉胸口闷闷的,大概感冒还没有痊愈。

    她伸手拿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仔细地看了一眼外观。

    “原来离婚协议书是这样子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律师因为离的近,所以苏颜兮低喃的话全都听见了。

    他嘴角忍不住抽搐,这个东西多见几次还了得?

    这位顾少夫人的思维真奇特,难怪顾少也提出离婚,现在他总算找到原因了。

    苏颜兮打量一番,并没有看上面的内容。

    接着,她又做出了惊人的一举。

    她霍然站起身,并且将离婚协议书放到律师面前。

    态度不卑不亢地说道:“请你拿回去吧!”

    “啊?”律师先生再次傻眼,耳边继续传来苏颜兮的声音。

    “还有,麻烦你替我转告顾西城,这份离婚协议书我是不会签字的。”

    现在不只律师惊讶了,就连顾老夫人也用好奇的目光看向她。

    “咳咳,顾少夫人,其实你可以看看离婚协议中对你补偿的部分,或许你会觉得签字也是一个好的选择。”律师先生忽然间又觉得这个少夫人其实挺厉害的。

    谁会傻得放弃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不过,他任务所在,不得不站稳立场。

    “不必看了。”苏颜兮目光坚定:“就算顾西城将他所有的财产给我我也不要,更不会签字。”

    虽然她对钱会心动,可是这份离婚协议上她真不能签字。

    毕竟,她不过是个冒牌货,并不是真正的贺锦兮,所以她根本没有资格签字。

    还有,如果让真正的贺锦兮知道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那还了得。

    她一定不会把妈妈还给她了。

    有这样的心里建树,苏颜兮是打死也不会签字的。

    顾老夫人原本的怒意,在听到苏颜兮的话后,瞬间消失不见。

    她坐在贵妃椅上,目光凌厉地看向律师。

    “西城胡闹,你也跟着胡闹!把离婚协议书带回去,别再让我瞧见。”

    “老夫人,我……我也没办法呀!”律师先生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们家几代人都是律师,同为顾家的律师。

    私下的交情就是不言而喻了,面对老夫人,律师先生更是又敬又畏。

    “顾少,他执意要如此。”其实作为顾家世交,作为顾西城的朋友,他也不赞成离婚这件事。

    毕竟,这才结婚多久呀!

    如果让媒体知道了,那影响就大了去了。

    “行了,你照着我说的去做,至于西城,我自会处理。”

    “成,只要有老夫人您的圣旨,我决定横着走。”

    于是,律师先生拿着离婚协议书火速地离开了。

    那速度,苏颜兮忍不住赞叹!

    这时,打完电话的管家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

    顾老夫人不等他纠结完就开口询问:“他怎么说?”

    “老夫人,少爷在开会,电话打不通。”

    “哼,他是避而不见吧!”顾老夫人冷哼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既然他不管不顾,那么我也不再顾忌。”说着她的目光移向苏颜兮。

    “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苏颜兮一愣:“奶奶想去哪里?”

    “走吧,到了你就知道呢!”

    顾老夫人说着率先朝外走去,苏颜兮抿唇,带着疑惑跟了上去。

    这似乎是她住进顾宅后,第一次与她老人家出行。

    几辆豪车依次排列地行驶着,她们坐的车子被保护在最中间。

    苏颜兮忍不住抽了了一下嘴角,如果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是某位黑道老大出行。

    因为前后两辆车子里坐着的全是保镖!

    汗……这未免太夸张了吧!

    当车子到底目的地时,苏颜兮傻眼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顾老夫人居然带着她来到顾西城的私人别墅。

    “奶奶,我们来这里这什么?”苏颜兮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既然对方不来见我们,我们只能放下身段来见见她。”

    “可是,奶奶……”

    “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顾老夫人深邃的眸子看向她。

    “你只要安静地跟在我身边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

    苏颜兮不觉地咬紧唇角,目光与顾老夫人直视。

    恍然间,像是回到了第一次与顾老夫人谈话。

    她的语气就如同现在这般冷漠,甚至冰冷。

    这时,顾老夫人已经走到了大铁门前。

    她身后的保镖上前按门铃,很快,昨天那几个保镖走了出来。

    当他们看到顾老夫人时,都非常惊讶。

    “老……老夫人!”

    顾老夫人凌厉的目光扫视他们一眼:“开门!”

    “老夫人,我们……我们……”

    “怎么?没有顾西城的吩咐,你们不打算开门?”

    “是的,老夫人!我们不能违背顾少的意思。”保镖唯唯诺诺地回答着,根本不敢看顾老夫人的眼睛。

    苏颜兮见老夫人面色一沉,连忙走了过去。

    “奶奶,我们还是回去吧,别为难他们。”

    顾老夫人侧身看向苏颜兮:“昨天他们也是这样对你的?”

    “我……”

    “哼,作为顾家少夫人,居然被几名保镖刁难,传出去还得了?”

    “不是奶奶,他们并没有刁难我!”苏颜兮汗颜,老夫人呀,是你孙子刁难我呢!

    顾老夫人压根不听苏颜兮的劝说,手指头微微动了一下。

    结果,苏颜兮就看到了一场惊人的画面。

    顾老夫人的保镖身手敏捷地翻过围墙,将顾西城的保镖一一撂倒,然后将大门快速打开。

    “老夫人,您请!”

    顾老夫人满意地踩住顾西城保镖的身体,走了过去。

    苏颜兮嘴角颤了颤,简直不敢相信。

    一分钟,局势就被扭转了。

    如果不是在这样异常的气氛,她正想为顾老夫人鼓掌。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顾西城的性格像谁了。

    完全得到了顾老夫人的真传嘛。

    “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

    顾老夫人嫌弃地看了一眼呆呆的苏颜兮,这丫头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苏颜兮回神,很狗腿地跟了上去。

    在老夫人的保镖带头开路下,苏颜兮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跟随的老夫人来到了的别墅大厅。

    隐约间,苏颜兮可不免俗气了一把。

    心里默默得瑟:终于雪耻了啊!

    想到昨天的狼狈,她就感觉肉疼。

    就在此刻,穿着蓝色长裙的南宫琉璃,从楼上缓缓走下来。

    苏颜兮失神地看着,不得不佩服,在家里她的妆容也是那么一丝不苟。

    其实,苏颜兮并不知道,南宫琉璃是特意打扮,为了更好地面对老夫人。

    她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

    走下楼,她恭敬地站在老夫人面前,抬眸与她直视。

    “奶奶!”

    “如果觉得叫着不顺口,可是不用称呼我为奶奶。”顾老夫人熟门熟路地在客厅走动,像是不经意间地打量着大厅的格局,只是那表情依旧严肃。

    苏颜兮被顾老夫人的话秒到了,哪有这样为难人的?

    她同情的目光看向南宫琉璃,却见她仍然带着得体的微笑。

    “怎么会,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最尊敬的人。”

    “是吗?”老夫人忽然间扬起了嘴角,走到南宫琉璃面前。

    两人之间距离很近,可是苏颜兮却觉得气氛很诡异。

    因为,她居然从老夫人眼中看到浓浓的恨意。

    啪……

    “啊!!”苏颜兮惊叫一声,双手同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居然……居然看到顾老夫人打了南宫琉璃一耳光。

    “琉璃小姐!”她忍不住跑过去:“你还好吗?”

    南宫琉璃的手捂住自己挨打的脸颊,疼痛袭来,她没有哼一声。

    当看到苏颜兮那关切的模样时,她的眼神暗了暗。

    然后,不留痕迹地避开了苏颜兮的触碰。

    “谢谢,我没事!”

    苏颜兮不管不顾地拉开她的手,只见脸颊快速地红肿起来,甚至还要一两条细细的伤口。

    不用猜也知道是被顾老夫人的长指甲刮伤的。

    “都流血了。”刚才的一幕让苏颜兮想到他们被绑架时,她替她挨打的事情,当时她也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仿佛根本不知道痛那般。

    其实怎么可能会不痛!

    苏颜兮皱眉,看向顾老夫人。

    “奶奶,您怎么能打人呀,有话我们好好说不行吗?”

    顾老夫人嘴角抽了一下,这个没出息的丫头,这是在帮谁说话?

    “贺锦兮,你脑袋真的没门夹过吧!”西城说的果然不错。

    “嗯?”苏颜兮不解地眨眼:“奶奶,我……我的脑袋没有被门夹过。”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说你的脑袋被门交过,你就该承认才是,还敢跟长辈顶嘴!”

    “奶奶,我没有顶嘴……”苏颜兮委屈。

    “行了!”顾老夫人斜睨她一眼,最后凌厉的目光看向她身后的南宫琉璃。

    “你,跟我来书房!”

    接着,她老人家就直接朝楼上走去。

    走到半楼道时,她突然转过头指了指苏颜兮。

    “你站在那儿反省,想想自己错在那里。”

    “……哦。”苏颜兮嘟嘴,不明白,她哪里做错了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