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对峙,秘密

    见顾老夫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苏颜兮黝黑双瞳一眨,悄悄地坐到了沙发上。

    哎,就算反省也不用站着吧,那得多累人呀。

    ……

    南宫琉璃紧跟着顾老夫人走进书房,她心里异常忐忑。

    哪怕早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仍然会感到局促不安。

    “把门关上!”老夫人语气冷漠且严肃。

    南宫琉璃微怔,不敢违背,连忙转身将书房的门关上。

    然后,她才再一次看向顾老夫人:“奶奶,我……”

    “别叫我奶奶,你没有这个资格!”

    顾老夫人转身,厉眼扫向南宫琉璃:“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难道在国外待了几年连自己是谁都忘记呢?”

    “我没有……”

    “我说过,不要试图接近西城,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记得吗?”

    “奶奶……不、老夫人……我求您别这样!”南宫琉璃很紧张,略显惨白的脸上带着忧伤,那一双水雾的眼眸与顾老夫人直视。

    “老夫人,我爱西城,真的很爱很爱他,我想永远留在他身边陪着他,所以求老夫人答应我,我发誓我一定会永远对西城。真的,老夫人,求你成全我们!”

    她放下尊严,卑微请求。

    可是,顾老夫人根本无动于衷。

    “荒唐!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留在西城身边?”

    “我……老夫人,对不起,请你对我宽容一次,只要这一次就好,求求您老夫人!”

    南宫琉璃潸然泪下,整个人无力地软坐在地上,双手颤抖地抱住顾老夫人的双脚。

    “老夫人,我和西城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你觉得你的真心就能改变曾经发生的一切?还是你以为可以永远守住秘密不让西城知道?南宫琉璃,你认为可以吗?”顾老夫人句句严厉。

    南宫琉璃无助:“老夫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西城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情,他会怎么样?到那一天,你南宫琉璃还能有机会留在他身边?”

    “我……”

    顾老夫人双眸一沉,伸手捏住南宫琉璃的下颚,阻止她反驳。

    “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年逼你离开顾家,却没有说出真相?我告诉你,我之所以替你隐瞒,那是因为顾西城是我的孙子,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哪怕一点点都不可以,尤其是被你这样的人伤害,我绝不允许。所以我情愿放过你一次,让西城以为你是变心,而不是……”

    “老夫人,我知道,我知道你的用心,我也和你一样,不愿意西城受到一丝伤害。请您相信我,我情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西城。只要老夫人答应我们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他知道曾经发生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老夫人,求求你……”

    南宫琉璃心如刀割,她知道老夫人将是她回到顾西城身边的最大障碍,所以她只能卑微请求。

    请求一丝原谅,请求一丝宽容。

    如果她老人家不同意,她就真的无法回到西城身边。

    不,她不要这样。

    顾老夫人面色深沉,根本不理会她的乞求,而是无情地一把将脚前的南宫琉璃推开,深邃的目光斜睨她。

    “让我答应,这一辈子你也休想!”

    “老夫人,求求你……”

    “南宫琉璃,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滚出西城的生活,最好滚回国外去,永远别再回来。”

    丢下最后一句话,顾老夫人不再看她,而是迈步朝门口走去。

    南宫琉璃见状,不甘心地跪着追上去,哭着抱住老夫人的双膝。

    “不,奶奶,求你别这样,我真的不能没有西城,奶奶,奶奶……”

    曾经的老夫人是喜欢南宫琉璃的,甚至从未当她是佣人的女儿。

    所以南宫琉璃希望自己的一声‘奶奶’,能够唤回老夫人一丝丝怜悯。

    现在的她,除了乞求,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奶奶,我不想再和西城分开,我真的不想,那种分开的感觉让我生不如死……”

    “哼!最起码你还活着。”顾老夫人冷哼一声,伸出脚将她踢开。

    “啊!”南宫琉璃一时没有稳住身体,整个人向后倒去,一不小心撞上了书桌的角落,硬生生磕破了皮。

    刺眼的的鲜血瞬间从她的额头上冒出来。

    可是,顾老夫人却没有因为这样而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你不想离开,那么你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如果你们执意要在一起,我绝不会再心慈,我会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西城。南宫琉璃你最好想清楚,到那个时候,你们所谓的爱情还能不能坚持?更或许,你想让西城恨你一辈子?”

    “……”南宫琉璃一怔,木愣地望向老夫人,仿佛一瞬间被定住,再也不能反应。

    顷刻间,好像是回到了当年老夫人让她离开的场景……

    她老人家的话让她无从反驳,她的强势她无力对抗。

    最后,只能狼狈退出。

    这一次,她的命运还是无法改变吗?

    刹那间,像是再一次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疼痛,快速地蔓延全身,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如断线的珍珠,像是在宣泄她的绝望。

    南宫琉璃白皙的手捂住自己的疼痛的心口,犹如一种覆灭的绝望向他袭来!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要放弃?

    难道真的要与西城形同陌路?

    难道……她真的罪无可恕。

    曾经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她愿意的,那都是意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永远要背着罪恶的枷锁?

    南宫琉璃疼苦地趴在地上,仿佛突然被抽走了所有的生气。

    顾老夫人仍然是冷冷看了她一眼,接着冷漠地走出了书房。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可能原谅。

    ……

    突然听到了响动,悠闲坐在沙发上的苏颜兮快速地站起来,赶紧地站在客厅中央。

    然后心虚地抬起头望向楼道,果然不到三秒,就看到老夫人缓慢地走下楼。

    只不过,此刻老夫人的表情好似有些严肃。

    怎么呢?

    “奶奶。”苏颜兮抿唇,有些担忧地喊了一声。

    走下楼道的老夫人一顿,转过头不满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也趁机收回了繁杂的思绪。

    “你、想到自己那儿错了吗?”

    “额……”苏颜兮眨眼再眨眼:“我不应该跟奶奶顶嘴。”

    对,要深刻地记住奶奶的威严不能挑衅。

    “你!”老夫人嘴角一抽,真是没有力气跟她计较:“下次出门记得把脑袋带上!”

    她老人家一声吼后,对手下吩咐道:“回顾宅!”

    “是,老夫人!”保镖立即替她开路,纷纷朝外走去。

    苏颜兮站在原地,还没有从老夫人那句话中反应过来。

    她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脑袋,表情渐渐地变得委屈。

    什么吗?老夫人怎么能说她没有脑子?太伤自尊呢!

    不过,怎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苏颜兮小脑袋转动了一下,恍然大悟般快步追上老夫人的脚步。

    “奶奶,琉璃小姐呢?”

    怎么没有看见她下楼?

    啊,该不是奶奶又打她了吧?

    苏颜兮怀疑的目光打量着一脸严肃的顾老夫人,她老人家也特暴力了吧?

    “你那是什么眼神?”顾老夫人生气地戳了一下苏颜兮的额头。

    “你脑袋里想的什么?现在还有心情关心南宫琉璃,你难道不知道她就是你们婚姻的第三者?”

    “啊?”苏颜兮愣住,虽然她猜到了一些关于顾西城与南宫琉璃的事情,可是还是第一次听老夫人如此直接地说出来。

    “啊什么啊?”顾老夫人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这个正牌妻子难道不应该出面赶走这些可恶的小三?还要我这个老人家出面,你倒是好意思!”

    “……”苏颜兮错愕地瞪大了双眼,她可没有劳驾她老人家的意思呀。

    “如果让对方得逞了,你就等着哭吧!”

    老夫人冷哼一声,走了!

    苏颜兮错愕,搞了半天,老夫人今天带她来原来是示威?

    难道她老人家打琉璃小姐,也是为了帮助她出气?

    这一个个想法冒出来,苏颜兮险些平地打滑。

    这也未免太过头了吧,主要是她并不是正牌,她是冒牌!

    苏颜兮心虚到不行,如果让奶奶知道她其实是冒牌的,会不会也会像今天这样打她?

    嘴角一抽,苏颜兮既然感觉脸颊有一点点疼。

    她想了想,其实整件事都不对,于是咬咬牙,朝顾老夫人喊道:“奶奶,其实我觉得这件事……这件事不全是琉璃小姐的错。”

    “你说什么?”顾老夫人脚步一顿,转身瞪她。

    苏颜兮双手紧握,毫不畏惧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顾西城要和我离婚,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们不应该找琉璃小姐出气。她只不过是爱上了顾西城,爱一个人没有错的……”

    “你这都乱七八糟说些什么?”

    “额……我的意思是,如果顾西城想和我离婚,哪怕没有琉璃小姐的存在,他也会这么做。就算我们赶走琉璃小姐而已于事无补的。如果奶奶想阻止,应该去打顾西城,而不是琉璃小姐。”

    “我没听错?你让我去打我孙子?”顾老夫人不能淡定了,虽然表面看上去她与顾西城的关系形同水火,见面就面红耳赤,但是只有她老人家心里清楚,她最宝贝的就是顾家的独苗顾西城。

    “有你这样对自己老公的吗?真是……难怪西城要和你离婚!”

    “奶奶你别激动!”苏颜兮皱着小脸,上前安慰气急败坏的顾老夫人,她好像又说错话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