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原来是示威

关灯
护眼
    “我只是打个比方,没有让奶奶教训顾西城的意思!”最好是不要使用暴力。

    “得了,你真是想气死我!”

    “对不起奶奶,我不是故意……”

    “你闭嘴,从现在开始不准说一个字。”

    “又不能说话?”苏颜兮汗颜,怎么祖孙俩惩罚人的方法都一样啊,果然是一家人。

    顾老夫人最后再斜睨她一眼,这才坐上车。

    苏颜兮吐吐小舌,小心翼翼地也想跟着上车,却不想被顾老夫人一句话制止。

    “你、坐后面的车!”

    “……哦。”苏颜兮摸摸鼻子,乖乖地听话,不敢再惹怒她老人家。

    当车子行驶,顾老夫人的气也没消。

    一直一直快到顾宅,她老人家才将苏颜兮的话消化掉。

    再仔细斟酌了一番,最后她老人家的嘴角不觉地上扬:“这个丫头真是……奇葩!”

    苏颜兮因为无意间得罪了老夫人,所以一整天乖乖地待在顾家侍奉她老人家。

    当然,她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将冲好的茶端给老夫人,无意间听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的她正在打电话:“不管用什么办法将贺振东担保出来。”

    贺振东?

    苏颜兮眉头一挑,不可思议地看向老夫人。

    这时老夫人已经挂断了电话,目光随意地瞥了她一眼。

    仿佛知道她的疑惑似地,于是淡淡开口。

    “我可不想你那个继母三天两头来顾家闹!”

    苏颜兮抿唇,说不感动是假的:“奶奶,你真好!”

    “你别跟我灌迷汤,我之所以会帮你们贺家,只是想遵守对贺家的承诺。至于你,在你还是顾家的人一天,我绝不会让人伤害你,但是你如果没办法抓住西城的心,被他三振出局,那么我不会替你收拾贺家这个烂摊子。听明白了吗?“

    苏颜兮茫然地点点头:“好像明白了。”

    “所以为了贺家,你也要牢牢记住,不管西城提出什么条件,你都不能同意离婚,听清楚了吗?”

    “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婚的,因为……”苏颜兮一怔,险些说漏嘴了。

    老夫人奇怪地看她:“因为什么?”

    “额?因为……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顾西城!”呕,上帝请原谅我的善意谎言。

    “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你!”突然,一道冷漠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苏颜兮与顾老夫人同时一震,纷纷抬眸看向说话的人。

    “顾顾……顾西城?”苏颜兮汗颜,这不是顾西城还能是谁?

    西装革履的他,俊脸阴沉,双眸带着寒光直接射向苏颜兮。

    苏颜兮赶紧低下头,避开那杀人的目光。

    不过,刚才她说什么呢?

    她说:我非常非常喜欢顾西城!

    结果他他说: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嗖嗖……两只箭头直中红心,苏颜兮心碎一地的声音。

    嘿,不对,她为什么要心碎呀?

    摇摇头,把那些复杂的情绪甩掉……

    “回到顾家就大吼大叫,像什么样子!”顾老夫人借此说了顾西城两句。

    顾西城却不以为然,冰冷的眸子与顾老夫人直视。

    “奶奶,您去找过琉璃?”

    “哼,怎么?这就告状到你那儿去呢?”顾老夫人的语气不屑一顾。

    “这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倒是挺快的。你不是有重要会议?连离婚协议书也让人代送,现在怎么得空过来?”

    顾西城双眸微眯,不答反问:“奶奶您究竟想做什么?”

    顾老夫人一听,不淡定了,将手中的茶杯甩在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猛然站起身。

    “这句应该我问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和锦兮离婚?然后娶南宫琉璃?”

    “是!!”

    “你……”

    “奶奶,我记得您答应过我,只要我结婚您就不会插手我的事情。可是现在您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我的决定,根本是言而无信,难道奶奶想拿回公司的权利?”

    顾西城的话简直犹如一把刀刺进了顾老夫人的心口,顾老夫人没站稳跌坐在沙发上。

    苏颜兮吓坏了,连忙扶着她。

    “奶奶,你别激动!”

    “我……”顾老夫人想说话,却一时喘不上气,只能伸手指着顾西城,一脸的愤恨。

    顾西城眉头蹙紧,本想慰问,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在公司接到保安的电话,知道老夫人去了别墅,他当时非常气愤,毫不犹豫地丢下工作回到顾宅。

    他只想告诉老夫人不要插手他的事情,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所做的事情并不需要人指指点点。

    就算是至亲,他也不允许。

    他霸道,独裁,唯吾独尊,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奶奶,我最后说一次,别再去找琉璃!”

    “顾西城!”苏颜兮猛然站起身,不满地瞪向他。

    “你怎么可以对奶奶这样说话?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奶奶被气得晕倒了,你却一次也没有回来看她老人家,现在你好不容易回来,却只是质问,你不觉地自己很不孝顺吗?”

    顾西城双眸一紧:“晕倒?什么时候?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他原本的怒火这才削去一半,担忧地看向老夫人。

    “奶奶……”

    “得了,我还死不了!”老夫人总算缓过气,在苏颜兮的搀扶下站起身。

    有神的双瞳看向对面的顾西城,这个孙子是她带大的,他的性格她太了解不过。

    固执得可怕!而且还是盲目的固执!

    “顾西城,你给我听着,如果你想离婚,或者想和南宫琉璃在一起,那么就将我先送去你爷爷那儿再说吧!”

    “奶奶!!!”顾西城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被挑起了:“威胁,您会用这样的方法来逼我妥协吗?”

    当年逼着他不去找南宫琉璃,后来逼着他结婚,现在……一次接着一次,真是够了!

    顾西城双手紧握,目光中射出了一抹寒光。

    “不管奶奶怎么做,我都不会改变主意。这个婚,我离定了。”

    妥协,见鬼去吧!

    “你!!”顾老夫人不可置信地指着他:“你还真想气死我啊?”

    顾西城眉头微蹙:“奶奶您中气十足,不会死得那么早!”

    “你……”顾老夫人再次跌坐回沙发上,着实被气得不轻。

    苏颜兮见状,真是忍无可忍呀。

    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拽着顾西城的手:“顾西城,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如果你想谈,那么我们上楼去谈。”

    如果再让他和奶奶谈下去,那还得了?

    说着,她便使劲地拽着顾西城朝楼上走。

    顾西城俊脸微沉,本想拒绝。

    可是,却怎么也甩不开对方的手。

    于是,他低咒一声,还是跟着上楼。

    “贺锦兮,你放手!”走回到卧室,他就忍不住开口,语气颇为冷淡。

    苏颜兮瞥嘴,松开他的手,关上了房间的门。

    然后,她自顾自地走向梳妆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合约。

    “顾西城,你还记得这个吗?”

    顾西城双眉一挑,这是他们新婚时签约的协议。

    “你拿这个做什么?”

    “哼,你不是想离婚吗?”苏颜兮扬扬手中的合约:“我告诉你我不同意!”

    “什么?”顾西城低沉的声音顿时高八度:“贺锦兮,你凭什么不同意?”

    “就凭这张合约,你应该记得你答应过我,只要我签合约你就答应我三件事?”

    “所以你……”

    “现在我要你为我做第三件事,不许离婚!”

    “你!”顾西城顿时气结:“你、贺锦兮,你是不是早就防着?”

    怪不得当时的她只提出两个条件,第三个死活也没说。

    原来,这一切都是给他下的套。

    顾西城越想心里越是火,他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算计,这算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防备你!”苏颜兮的语气诚恳:“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可是,顾西城,如果你想做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我也不会勉强。”

    “贺锦兮!!!”

    “抱歉,我言尽于此,你想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

    苏颜兮无视顾西城俊脸上的怒气,可是握紧的双手出卖了她的紧张。

    原本她是想用这个方法救贺家,现在却用在了救这场婚姻。

    虽然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但是她现在只能孤注一掷。

    将合约收好,苏颜兮低着头准备离开。

    “一亿!”顾西城冷冷地喊出一个价格:“如果你肯答应离婚,我给你一亿,甚至你自己提条件也可以。”

    苏颜兮一怔,转过头看向他。

    哎,不得不说,条件非常诱、人。

    一亿啊,她可以替妈妈交医疗费,还可以带着妈妈畅游全球。

    可是……不管条件多好,她也不能接受。

    “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这场婚姻我绝对不会放弃!”

    顾西城双瞳一沉:“贺锦兮,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自由,完成任务后她才能得到的自由。

    苏颜兮抿唇,咽下了心里的委屈:“对不起顾西城,我不能成全你的心意。我,绝不会答应离婚,所以你还是死心吧!”

    “贺锦兮,你……”

    “顾西城!”苏颜兮打断了顾西城的愤怒,一双黝黑的双瞳紧紧地盯着他。

    “我……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吗?”

    顾西城忽然一怔,不觉地蹙额。

    讨厌她吗?

    似乎……并没有!

    只是……只是什么呢?

    越想心越乱,顾西城顿时烦躁不堪。

    “是,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一分一秒都不愿意看到你!”

    “呜……哇啊……”苏颜兮难受,控住不住大哭起来。

    可是她不愿意自己可笑的样子被顾西城看到,所以,她擦着眼泪连忙冲进了浴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