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莫名的委屈

关灯
护眼
    顾西城愣住,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

    她她她……她居然哭了?

    吼,该死,她到底哭什么??

    难道……因为他说讨厌她?

    哼,她本来就让人讨厌,尤其现在哭的样子!

    让他心烦意乱,怎么能不讨厌?

    “贺锦兮,你出来!”顾西城上去拍打浴室的门。

    苏颜兮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哭泣着,心里非常伤心。

    可是让她更奇怪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伤心。

    只是听的顾西城说讨厌,她就难过了,她就想哭了。

    最后,也没能忍住。

    原来……原来她很讨厌!

    呜呜……

    “贺锦兮,你开门,你躲在里面干什么?”

    顾西城不停地敲打着浴室的门,心里莫名烦乱,也隐约地担忧。

    这丫头躲在里面该不会……

    “你走……呜呜,不要你管我,你不是讨厌我吗?哇啊啊……你干嘛还来管我!!”

    好难过呀,心里闷闷的!

    苏颜兮双手环抱住自己,使劲地哭着。

    原本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泣,后来却是越想心里越委屈。

    想到自己被迫嫁人,现在还要被逼着离婚。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呀,什么时候都被人牵着鼻子走。

    讨厌,真是太讨厌了。

    “呜呜……”

    顾西城听着那抽泣的声音就越发的烦乱:“贺锦兮,如果你再不开门,我就把门踹开!”

    “呜呜……”

    “听话,开门!”

    “哇啊啊……”

    “该死的,把门打开!”

    “哇哇哇……”

    “TMD!”

    碰咚……一声巨响,震惊不已。

    苏颜兮浑身一震,瞬间被这突来的响声吓得忘记了哭泣,眼泪挂在了眼角。

    惊讶的目光望向走进来的顾西城:“你……你你做什么?”

    瞧她一脸狼狈样,顾西城的俊脸黑到不行。

    本还以后她在浴室做什么傻事,这丫头真是……

    “哭够了没有,给我出来!”命令的口气带着不满!

    苏颜兮瞥嘴,她哭是她的事情,他管得着吗?

    不出去,她才不会听他的话出去。

    “如果你不想和这扇门一样,就给我立刻出来。”

    仿佛看穿了苏颜兮的想法,顾西城再次厉声喝道。

    这一次,苏颜兮就不敢不当回事了。

    她的目光看向旁边被踢倒的浴室门,嘴角忍不住颤了颤。

    这么挨一脚,她还不残废?

    带着忐忑的心情,苏颜兮最后还是暂时选择了妥协,慢慢地站起身走出了浴室。

    或许是听到了动静,楼下的顾老夫人在此刻赶上来。

    当看到满脸泪痕的苏颜兮,还有被踹坏的门。

    她老夫人顿时怒了,伸手去戳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顾西城。

    “你长能耐了,居然敢动手打自己的妻子?”

    顾西城俊脸一黑,着实被气得……

    他斜睨了一眼苏颜兮,最后一言不发地离开卧室,直接走人。

    如果再待下去,他不保证真会打人。

    看着他离开,顾老夫人也没有拦着,她担忧的目光看向苏颜兮。

    “你没事吧?”

    “没事,奶奶,顾西城她没有打我。”他最多是恐吓。

    苏颜兮吸吸鼻子,让自己镇定下来。

    刚才大哭一场,整个人倒是轻松不少。

    “你不用替他说话!”

    “不是的,奶奶……”

    “好呢,你也别担心,我不会允许他和你离婚。”

    顾老夫人信誓旦旦地说着,苏颜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

    反正她相信,顾西城不会违背承诺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就是相信。

    宫爵

    顾西城阴沉着表情,坐在沙发上,放肆地喝着酒,对于自动送过来的美女,一道厉眼便赶走了。

    慕廉川实在是看不下去,对经理吩咐了一句。

    “告诉其他的人,不准出现在顾少面前,惹他烦。”

    经理连连点头,将包厢里对顾西城虎视眈眈的女人都带出了包厢。

    司徒朔正在教女伴玩飞镖,发现情况不对,连忙走了过来,在顾西城身边坐下。

    “顾老大,这难道又是在小嫂子那儿吃了亏?”

    “闭嘴!”顾西城冷声喝道,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吞下肚。

    司徒朔被他的反应惹笑:“看来是真的,真好奇她怎么惹你的!”

    想到苏颜兮变化不断的表情,司徒朔就觉得愉悦。

    啪……顾西城一脚揣向他。

    “滚一边去!”

    “成,惹不起你!”司徒朔没有生气,反倒笑着离开。

    商震看了半响后,忍不住开口。

    “贺锦兮不愿意离婚?”

    想必除了这件事,现在没事情能惹这位少爷生气。

    果然,顾西城俊脸一沉,不觉地低咒。

    “该死的女人!可恶透顶!”

    居然敢用合约的事情来约束他,还真是小瞧她呢!

    “她不愿意离婚也实属正常,有那个女人愿意在结婚后一两月就离婚的?”

    慕廉川认真分析着:“连新鲜劲也都还没有过,我真好奇顾少你怎么舍得……”

    “滚你丫的,什么狗屁新鲜劲,我压根没有碰过她!”顾西城咬牙,继续喝着酒。

    慕廉川与商震彼此对看一眼,这家伙果然喝多了。

    不过,结婚有段时间的两人,居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看来,他们还真是小看了顾少的忍耐力。

    也小看了南宫琉璃在他心目中的影响力啊。

    南宫琉璃不见了……

    半夜回到别墅的顾西城,找遍了整栋别墅也没有看到南宫琉璃的身影。

    醉酒瞬间醒了一半。

    伸手一把拽住保镖的领带:“TMD,人呢?”

    “顾……顾少,南宫小姐说出去走走,可是……可是一直没有回来。”

    碰咚,顾西城一拳狠狠揍在保镖脸上。

    “一群废物!”

    丢下一句话,他跌跌撞撞地开车出去寻找。

    当车子行驶在宽阔的道路上,他却忽然间迷茫。

    她会去那儿?

    如果换做从前,他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她。

    因为她去的地方,他一清二楚。

    可是时隔多年以后,他们之间共同的回忆却少之又少。

    他甚至已经不知道她喜欢去那儿?喜欢做什么?

    这种感觉……真TM的不爽!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望向前面的路,什么时候他把自己的影子丢掉呢?

    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只感觉头重脚轻,眼花缭乱。

    他费力地停下车,然后下车跟着记忆来到一栋私人别墅的大门前。

    接着,他一脚一脚地踹着大门。

    “开门,付博雅你跟我出来!”

    一声声的怒喊,终于将别墅的灯光全部震亮。

    穿着睡袍的付博雅从别墅里走出来,当看到来人是顾西城时,他的眉头瞬间蹙紧。

    “顾少,容我提醒你现在已经是半夜。”

    “你TM少废话,把南宫琉璃叫出来!”顾西城此刻完全没有平时的冷静,整个人好似黑夜里暴怒的狮子。而且是醉了的狮子。

    “琉璃?”付博雅不解地看向他:“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顾西城表情一敛,黝黑双瞳紧紧盯着他。

    “她没有找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付博雅瞬间着急起来:“是不是琉璃出了什么事情?”

    醉酒的顾西城虽然脑袋沉重无比,可是却还没有完全失去了判断力。

    付博雅的表情直接地告诉了他,南宫琉璃不在他这里。

    他双眸微眯,转身离开。

    “顾西城你站住,你还没有回答我,琉璃她到底怎么了?”

    付博雅已经顾不得绅士风度,打开雕花铁门,上前拽着顾西城。

    顾西城后退一步,将他一把甩开。

    “不关你的事,你给我记住了,离南宫琉璃远点,否则我会亲手毁了你和付家。”

    愤恨地丢下一句话,顾西城利索地上车,将车子开出了别墅。

    付博雅站在原地,表情异常严肃且冷漠,深邃的眸子沉了又沉。

    顾西城开着车子,行驶在大街小巷,好几次险些撞上行人。

    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可是终究没有找到想找的人。

    当天空开始下起毛毛雨,他才疲惫地将车子开回了顾家。

    管家见到他异常的惊讶,因为他是将车子撞向顾家大门,拉响了警报器。

    最后将他从车上扶着下来时,他额头上已经被撞得淤青。

    “少爷,少爷你醒醒呀!”管家担忧地喊着,并且让佣人扶着他去大厅。

    听到响动的顾老夫人还有苏颜兮也都起床,纷纷来到楼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顾老夫人严肃地询问。

    管家连忙走向楼道扶着她:“老夫人,少爷……少爷他回来了。”

    “咦?”顾老夫人疑惑,这小子下午不是才离开?怎么又回来呢?

    当她的目光望向大厅,正好看见佣人搀扶着顾西城坐到沙发上。

    忍不住眉头一紧:“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老夫人,少爷他喝醉了!”

    “什么?醉了还开车回来?”

    “是的……而且还撞在了大门上。”

    “啊?那顾西城受伤了吗?”苏颜兮揉着惺忪的双眼,刚走到楼道就听到管家与老夫人的对话。

    听说顾西城撞到了大门上,她的瞌睡瞬间醒了。

    于是,叮叮咚咚地跑下楼。

    “他现在怎么样呢?”

    “少夫人你放心,少爷没事。”管家如实回答,刚才他检查了一下,就额头上有些淤青。

    苏颜兮跑到沙发前,伸手戳了戳倒在沙发上的顾西城。

    结果,对方没有反应。

    “管家,他他他……”苏颜兮激动地指向顾西城:“他怎么一动不动,是不是死了?”

    “你这丫头胡言乱语什么?”顾老夫人责备的目光瞪了一眼苏颜兮。

    “你咒他吗?”

    “……我没有!”苏颜兮抿唇,憨笑两声:“对不起奶奶,我说错话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