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顾西城喝醉发火

关灯
护眼
    说着,她又一次低下头去摇了摇顾西城。

    “醒醒,顾西城你醒醒……”

    顾老夫人也走到沙发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孙子。

    还真是……丢人!

    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如此狼狈的模样?

    “喂,顾西城,你快醒醒呀!!”

    苏颜兮不放弃地摇晃着顾西城的身体,大有叫不醒不罢休的趋势。

    或许是被她干扰得厉害,顾西城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他猛地睁开眼,再猛地坐起身。

    暗沉的目光望向面前的顾老夫人还有苏颜兮。

    “你们,是你们逼走南宫琉璃的对吗?”带着责备语气的质问。

    顾老夫人与苏颜兮茫然地对看一眼,压根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现在她不见了,你们满意呢?嗯?”怒吼,发泄地怒吼。

    顾老夫人瞬间蹙眉,目光如炬地看着他。

    “原来就为了一个南宫琉璃,所以你这就样不要命地折腾?”

    “奶奶,您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还是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她离开?”顾西城站起身,与顾老夫人对视,浑身散发出怒气的他,摇晃了一下身体。

    苏颜兮反射性地扶住他,结果却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

    “你离我远点!”厉眼扫向苏颜兮,带着一抹厌恶。

    苏颜兮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呆愣地站在原地。

    他好像……真的很讨厌他!

    顾老夫人对于顾西城的态度非常不满,走上前挡在了苏颜兮面前。

    “顾西城,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顾西城毫不犹豫地反驳。

    “我想知道奶奶您还想逼我到什么时候?”

    “你……”

    “是不是让我死掉奶奶才能结束您的专横!”

    “专横?”

    “没错,专横、霸道、独裁!!”

    “嘿,你这小子再说一次!”顾老夫人气结。

    顾西城冷哼一声:“我难道说错了,如果不是奶奶你,爸妈也不会死,不是吗?”

    顾老夫人瞬间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似地瞪着他:“你……你胡说什么?”

    顾西城冷冷地看着她,接着又是冷冷地笑了两声。

    最后,噗咚一声,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你这小子……”

    “老夫人,少爷他睡着了。”管家见状,赶紧上前阻止老夫人。

    “少爷是喝醉了,所以才会对老夫人您胡言乱语,老夫人千万别生气。”

    “他、他是胡言乱语?”老夫人气极反笑:“我看他是清楚得很,原来他一直对我有恨,哼,好,真好!”

    带着失望与痛心,顾老夫人不再看顾西城一眼,转身跌跌撞撞地朝楼上走去。

    苏颜兮回神,连忙朝管家说道:“你去扶着奶奶上楼,顾西城交给我就好。”

    管家左右为难地看了看,最后点点头,连忙上去扶着老夫人。

    苏颜兮让其他的佣人帮她将顾西城扶起来,送回到他们的房间,将他放在大床上。

    待佣人们离开后,苏颜兮连忙去浴室拿了一条湿毛巾出来替他擦拭俊脸。

    并且,替他脱鞋,还有外套,让他可以舒服地躺着。

    做完一切后,天已经蒙蒙亮。

    苏颜兮累得在地板上坐下,目光看了一眼对面墙上挂着的时钟。

    居然已经凌晨五点钟了。

    她叹息一声,趴在床边。

    缓缓抬起目光,一眼就能看到顾西城沉睡的俊脸。

    轮廓分明的五官,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苏颜兮瞥嘴,男人长成这个样子简直让女人都觉得自愧不如。

    脑中浮现出刚才顾西城说的话,南宫琉璃不见了。

    这是真的吗?

    她去那儿了呀?

    真的是因为她和奶奶去别墅的原因,所以才离开的吗?

    看到顾西城睡觉时微微蹙紧的眉,苏颜兮忍不住叹息一声,伸手过去替他抚平。

    “顾西城,你是在担心琉璃小姐吗?看你的样子,你一定很在乎她吧?哎,我很抱歉顾西城,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赶琉璃小姐离开,真的没有想过,她救过我,我很感激她。顾西城,你想和我离婚,然后和琉璃小姐在一起对吗?看来你真的很在乎琉璃小姐……可是,怎么办,我不能答应离婚。如果,我答应和你离婚,我就是会失去……失去……”

    渐渐地,苏颜兮疲惫地闭上了双眼。

    她虽然还有好多话想跟顾西城说,可是此刻她很累很累,想要睡觉。

    让她睡一会儿,等睡醒了,她再帮助顾西城去找琉璃小姐。

    对,就这么办!

    于是,苏颜兮就这样安安心心地睡了过去。

    顾老夫人今夜却注定彻夜不眠,哪怕管家一直劝说,她也坐在二楼的阳台思索,不肯休息。

    “老夫人,少爷说的都是气话。”

    “气话?他一直对他父母亲的死耿耿于怀,他会这么想我一点也不奇怪,我只是觉得……心寒!”

    “老夫人……”

    “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啊?”顾老夫人越想越火大。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他居然不识好歹,为了那样的一个女人忤逆我!”

    “老夫人,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老管家表情有些犹豫。

    顾老夫人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就说,没什么该说不该说!”

    “是,老夫人!”管家斟酌了一下:“老夫人一定知道少爷一直就很依赖琉璃小姐,老爷和夫人每天都会忙着集团的事情,根本无心照顾他,一直以来都是琉璃小姐陪在少爷身边,包括老爷和夫人去世,也是琉璃小姐每天安慰着少爷。我觉得少爷已经将琉璃小姐当成一种精神支柱,一种不可缺失的存在。老夫人您这样逼着少爷赶走琉璃小姐,这等同于要推到他的支柱,所以少爷才会如此反弹……”

    “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不,老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管家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老夫人的方法没有用对,您不应该与少爷硬碰硬,少爷的脾气很固执,您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反抗。”

    顾老夫人挑眉,有些疑惑:“是这样?”

    “额,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做?”

    “呃……如果老夫人不愿意和少爷再这样僵持下去,最好的办法只能妥协。”

    “什么?”老管家的话让老夫人一时接受不了。

    “你让我跟那小子妥协?难道你让我承认这一切是我的错?”

    “当然不是……”

    “不是最好,我做错什么呢?我只是不想他将来知道真相后接受不了。”

    老夫人的态度很坚定,她的做法一点错也没有。

    管家汗颜,果然是祖孙俩,这个脾气还真是一样啊。

    “如果老夫人不愿意向少妥协,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如果是让锦兮主动与西城离婚,我也坚决不同意。虽然贺锦兮这个丫头不靠谱,但是比起南宫琉璃,我情愿接受这个不靠谱的丫头。”

    “……”管家真的是无言以对了。

    “咳咳,说吧,你有什么办法?”

    见管家没有开口,顾老夫人又忍不住主动开口了,其实她最不愿就是与自己的孙子对峙,这传出去像什么话?

    管家偷偷看了老夫人一眼,瞧着老夫人的带怒表情,他真害怕自己说出来,老夫人一口把他吃了。

    “诶,我说你倒是说呀,吞吞、吐吐干什么?”顾老夫人明显的不耐烦了。

    管家汗颜,赶紧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老夫人,我……我说出来您老人家可千万别生气。”

    “行了,瞧你那样!”顾老夫人鄙视他一眼:“放心,我不会将你从阳台上丢下去。”

    “呵呵,那我说了。”管家干笑两声:“老夫人其实可以向南宫琉璃小姐妥协!”

    “你你,你再说一次?”顾老夫人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架势将管家吓了一跳:“老……老夫人,您不是说了不生气?”

    “就你说的那些话,我能不生气吗?”

    “老夫人您先听我说完!”管家赶紧挽回局势。

    顾老夫人横一眼:“你最好说得我满意,否则我从楼上将你扔下去。”

    不守信用……管家黑线,忍不住再次感叹。

    果然是祖孙俩,这性格简直一模一样。

    “老夫人,我的意思是可以让琉璃小姐和少夫人一起共同竞争。”

    “啥?”

    ……顾老夫人顿时错愕!

    管家以为她又要发火,于是赶紧将自己的计划一一说明。

    顾老夫人听着,从蹙眉到嘴角微扬。

    “你认为这个方法可行?”

    “……死马当活马医!”

    “嗯……我觉得倒是可行!”

    顾老夫人双眸微眯,带着某种算计。

    她面露疲惫,可是嘴角却带着浅浅的笑容。

    缓缓转过头看向远处蒙蒙亮起的天空……

    “准备车子,我要出去。”

    “啊?”管家惊讶:“老夫人,现在天还没有亮。”

    “等天亮就晚了。”顾老夫人慢慢站起身,心想着,如果等到天亮那还不得又和那小子闹一闹,她可没有那个力气。

    再想了想管家的办法,却觉得越来越有趣。

    好吧,就将这一切交给命运安排。

    顾老夫人坐上车,管家也不放心地跟上。

    “老夫人,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墓场!”

    “……”

    当车子抵达墓场的时候,天空已经呈现鱼肚白,可以看见周围的事物。

    管家疑惑地扶着老夫人顺着阶梯一步一步向上走去。

    他终是忍不住询问:“老夫人为什么大清早来墓地?”

    想想就觉得阴森啊!

    “找人!”老夫人语气坚定,目光正望向熟悉的一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