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三人的游戏

关灯
护眼
    管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居然看到一抹身影站在不远处的墓碑前,他顿时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那是……”

    “南宫琉璃!”

    此刻,不只管家,站在那儿的南宫琉璃也听到了声音。

    她缓缓转过头,泪眼婆娑地看向说话的人。

    当她看清楚是顾老夫人时,整个人瞬间愣住。

    顾老夫人深邃的眸子看向她:“跟我回顾宅吧!”

    南宫琉璃僵硬地握紧双手,眼泪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清晨曙光照耀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清新的空气让人舒心愉悦。

    可是,此刻某人却不怎么高兴。

    顾西城在生理钟的提醒下,从沉睡中醒来,当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眉头潜意识地蹙紧。

    再看到床边的苏颜兮时,他神情有些复杂。

    带愣了几秒,他才伸手推了她一下。

    “贺锦兮,你醒醒!”

    “别吵……”睡梦中的苏颜兮不满,伸手拍开对方的手,然后接着睡觉。

    顾西城黑线,这个粗鲁的女人。

    算了,懒得管她。

    起身下床,直接走进浴室洗漱。

    却不想,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响动。

    顾西城一怔,转身看去。

    只见原本趴在床上睡觉的某人,居然睡到了地上。

    此刻的她皱了皱眉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苏颜兮抬眸就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再后来就感觉到额头一阵阵痛。

    她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地上。

    混沌的脑子转了转,最后转身朝床上看去。

    咦,没人……

    再转头,她终于看见了站在浴室门口的顾西城。

    她双眸微眯:“原来你醒呢!”

    顾西城的回答是直接走进浴室,甩上门。

    啪嗒一声,苏颜兮吓了一跳,总算是彻底清醒了。

    嘿,这没有礼貌的家伙!

    ……

    当他们洗漱好下楼时,居然意外地看见南宫琉璃与顾老夫人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苏颜兮与顾西城对看一眼。都疑惑不解。

    顾西城先一步下楼,来的南宫琉璃身边。

    此刻的南宫琉璃已经站起身,望向他:“……西城。”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西城询问的同时,深邃的眸子打量着她。

    南宫琉璃轻轻握住她的手:“是奶奶接我来的。”

    顾西城心里就更疑惑了,不解的目光看向顾老夫人。

    虽然别注视着,可是顾老夫人依旧平静无波,面色淡然。

    “都坐下吧!”

    说着,她又看向走下楼的苏颜兮:“你也过来坐下!”

    “哦……”苏颜兮茫然地点点头,走过去坐在了南宫琉璃和顾西城的对面。

    他们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坐在最正中央的顾老夫人。

    “咳咳!”顾老夫人轻声咳嗽了两声,深邃的眸子一一扫过他们。

    “今天你们都在,那么我就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说清楚。”说着她的目光落在顾西城身上。

    “西城,你不是要离婚吗?”

    “……没错!”顾西城审视的目光与顾老夫人对视。

    顾老夫人没有避开,而是点点头:“我同意!”

    “什么?”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尤其是顾西城:“奶奶,您说的……真的?”

    “是,我同意你离婚,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离婚必须在一年以后!”

    “为什么?”顾西城眉头一皱,不太满意。

    顾老夫人也不管他的反应,继续说道:“在这期间,琉璃可以留在你的身边,当然锦兮也同样必须留下你的身边。不管怎么说锦兮是你的妻子,你不能在结婚不到两个月就与她离婚,这样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让其他的人怎么看我们顾家?所以,在这一年里,就让锦兮与琉璃公平竞争吧!”

    “公平竞争?”这次同时开口的是顾西城与苏颜兮。

    相对于两人的反应,南宫琉璃表现得很平静。

    因为,这也是顾老夫人同意她留下的条件。

    “奶奶,你、你觉得这样有必要?”顾西城简直觉得荒唐。

    “我不喜欢贺锦兮,我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明确?”

    ……苏颜兮黑线,心里极度不满,这人有必要这样直接吗?

    真是,太过分了。

    他以为她就喜欢他吗?

    “顾西城,我也不喜欢你!”

    “你!”顾西城咬牙,这丫头睁眼说瞎话,昨天她还说喜欢他,今天……

    不对,这不是重点!

    “奶奶,你听到了,我们彼此没感觉,所以不需要竞争!”都什么跟什么!

    “好了!”顾老夫人开口打断两人的争论:“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说着,她的目光再次看向顾西城。

    “一年后如果你还是坚持离婚,我绝不拦你。如果你现在执意要离婚,那么我就将你的名字从我们顾家的族谱移除,随便你怎么样!”

    动怒了,动怒了……老夫人真的动怒了。

    管家在一旁听着,都想替老夫人喝彩,太有当家主母的风范。

    顾西城不服,本想再次开口理论。

    却不想,南宫琉璃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西城,我同意!”

    “你?”顾西城不可思议地看向南宫琉璃:“你干嘛要同意这样荒谬的要求?”

    南宫琉璃朝他浅浅一笑:“西城,我已经决定了,你也同意吧,好吗?”

    “不行,我不同意!”

    “西城……我求你答应吧!”

    面对倔强的顾西城,南宫琉璃耐心地哄着。

    “求求你!”

    顾西城双眸半阖,转而看向她。

    “你确定?”

    “是,我确定!”这是老夫人给她的一条路,一条通往顾西城身边的路。

    所以她愿意接受,不过是一年时间而已,她可以等。

    在国外那么漫长的日子,她都能等过了,她相信短短的一年难不住她。

    顾西城犹豫了片刻,见南宫琉璃的的表情坚定,最后他叹息了一声,微微点头。

    “好!”

    他同意了,南宫琉璃顿时露出了笑颜。

    “西城,谢谢你!”

    顾西城故作生气地斜睨她一眼:“傻子!”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游戏根本没有必要,一年,十年,他也不会改不自己的决定。

    想到此,他不觉地看向对面的苏颜兮。

    这时的她,居然面无表情地低着头,仿佛沉入了自己的思绪。

    她,在想什么?

    还是,在密谋什么?

    顾西城猜对了,苏颜兮真的在密谋。

    一年,不是正好吗?

    那个时候,真正的贺锦兮应该已经回来。

    而妈妈也回到了她的身边……

    到时候顾西城要离婚也罢,都与她无关了。

    苏颜兮抿唇,明明一切对她来说已经完美了。

    可是,她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闷闷的……

    奇怪,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

    “锦兮,你同意吗?”顾老夫人突然开口。

    走神中的苏颜兮猛然回神:“……什么?”

    顾老夫人意味深长地目光看她一眼:“奶奶只能给你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的时间里你不能让西城改变主意,那么奶奶也帮不了你。毕竟,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这也是你们三个人之间的事情,必须你们自己努力。所以奶奶只能用一个折中的办法,给你一年的时间与琉璃公平地去竞争西城的心,你愿意吗?”

    “我……”苏颜兮犹豫了几秒,在她心里其实觉得这个提议一点也不好。

    感情,怎么可以竞争?

    可是她好笑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愿意!”

    “好,既然你们都答应了,那就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顾老夫人说着,站起身,像是宣布决定的裁判。

    “从现在开始,你们三个都搬到西城名下的别墅居住吧!”

    “啊?”苏颜兮一怔:“同住吗?”

    “当然!”老夫人的很肯定地点头:“这样你们才能好好培养感情呀!”

    尤其是你!!!

    顾老夫人朝苏颜兮用力地使眼色。

    可惜,震惊中的苏颜兮完全没有接收到信号。

    “未来的一年里,你们三个好好相处吧!”

    苏颜兮和顾西城同时黑线……

    南宫琉璃平静的外表下,却带着一颗忐忑的心。

    一年,希望可以快速过去!

    当一切都在老夫人的决定下实施后,苏颜兮被强行搬到了顾西城的别墅,也就是他们曾经的新房。

    当然,现在的她不是住在主卧,而是在三楼的客房。

    顾西城住在主卧,南宫琉璃住在了二楼的客房。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过上了这样奇怪的生活模式。

    在离开顾宅时,顾老夫人再三对苏颜兮叮嘱。

    至于叮嘱是苏颜兮个人认为,其实老夫人是再三威胁。

    “如果你追不到西城,你就是女人里最失败的,简直不能称之为女人!”

    苏颜兮囧……

    “如果你败给南宫琉璃,你这个贺家大小姐真是白当了。”

    苏颜兮再囧……

    “如果你不想贺氏破产,你就要夺得西城的心,知道吗?”

    苏颜兮继续囧……

    在顾老夫人接下来不断的警告中,一向思想简单的苏颜兮都不得不提出疑惑。

    “奶奶,其实你是拿我当枪使吧?”

    她老人家的表现怎么一点也看不出她已经接受琉璃小姐?

    “噗,你这丫头胡说什么!”顾老夫人颇为几分心虚。

    “奶奶是教你,是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自己的婚姻。你如果离婚,上哪儿去找和我孙子一样出息的男人!”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由(爱看小说网首发www.akxs6.com)

    “……”苏颜兮瞬间绝倒。

    老夫人,你赢了。

    苏颜兮倒在大床上,无力地叹息一声。

    她才没有兴趣夺顾西城的心呢!

    “不行,必须夺!”陆安安拍桌而起。

    “凭什么让给第三者啊?”

    她一脸的愤怒,不知道还以为是她的老公被女人夺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