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主动邀约

    付博雅替她买了一杯咖啡:“喝吧。”

    “谢谢!”南宫琉璃收回思绪,接过咖啡。

    “感觉你的心情很乱,发生了什么事情?”无疑,付博雅是最了解南宫琉璃的。

    或许南宫琉璃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神情暗了暗。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好似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顾老夫人答应我,让我留着西城身边一年,如果我们能坚守这份感情,她就同意我回到西城的身边。”

    “你相信她的话?”

    “相信?”南宫琉璃淡然一笑:“我能有别的选择吗?”

    付博雅一怔,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你可以选择放弃顾西城……这句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年,很快就会过去,或许你坚持了这么久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

    南宫琉璃表情一敛,忽然间想到了早上看到的那一幕。

    “我,原本也以为一年时间很短。可是忽然间……我有些害怕。”

    付博雅蹙眉:“怕?怕什么?”

    “我怕……我的坚持抵不过时间的力量。”她更怕,她早已经成为了顾西城的过去。

    “傻瓜,别胡思乱想,你坚持了那么多年还是可以回到顾西城身边,其他的还有什么可以难到你?”

    付博雅不忍见她脸上的落寞表情,伸手将她抱住了怀里。

    “还有,别忘记,我一直陪着你。”

    非常温暖的一句话,让南宫琉璃的心莫名一暖。

    “博雅,谢谢你!”

    此刻,她将自己的害怕和担忧都化成了眼泪,一滴滴从眼眶滑落。

    “我……我看见贺锦兮从顾西城的房间出来。我很难受,可是我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贺锦兮才是西城名正言顺的妻子,而我……我算什么呢?我真的好害怕,害怕西城会爱上贺锦兮,如果最后他爱上了贺锦兮,我该怎么办?”

    “不会,一定不会的!”付博雅眼神一黯:“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知道吗?”

    南宫琉璃紧紧抱住付博雅,仿佛找到了支撑自己的力量。

    她听话地点头:“嗯……”

    对,她要有信心,她要相信自己,相信西城。

    付博雅轻拍着她的后背,默默地安慰着她。

    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沉,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快到中午的时候,苏颜兮意外地看到了顾老夫人。

    顾老夫人领着佣人送来鸡汤给顾西城还有四大秘书,然后悄悄地将苏颜兮拐到了阳台。

    苏颜兮很是惊讶:“奶奶,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儿是顾家的公司,我来很奇怪?”

    “不是,呵呵……我只是见到奶奶太高兴了。”苏颜兮赶紧狗腿似地讨好。

    顾老夫人斜睨她一眼,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从手提包里拿出准备的好多东西交给苏颜兮。

    “这个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

    “是什么?”苏颜兮疑惑地看了一眼老夫人给她的东西。

    “音乐会门票?两张?

    “没错,时间是今晚八点。”

    “哦。”苏颜兮反复地看了一下门票,似乎是世界什么著名钢琴师的演奏会,总之是她不认识的钢琴家。

    “可是奶奶,您为什么突然约我去听音乐会?”

    顾老夫人嘴角顿时一抽,忍不住瞪她一眼:“笨,不是我约你,我是要你约西城一起去听。”

    “啊?”苏颜兮顿时傻眼了:“奶奶您没搞错吧?

    让她约顾西城去听音乐会?

    这……怎么想就觉得不和谐的事情呀。

    “没错,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为什么呀奶奶!”

    “当然是为了让你能够早日抓住西城的心啊。”难道真的等一年后,让她接受南宫琉璃?

    苏颜兮蹙眉:“奶奶,这能成吗?”

    喜欢一个人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怎么能勉强?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还是不行?”顾老夫人很严肃地说道:“你、必须抓住西城的心,将南宫琉璃三振出局。”

    “啊?”

    “啊什么啊!记住,晚上八点!”说完,顾老夫人便从容地朝楼下走去,仿佛刚才威逼的一幕不曾有过。

    只留下苏颜兮一人站在阳台,顿时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再看看自己手上的门票,苏颜兮忍不住瞥嘴。

    “奶奶,你就不能买电影票吗?”

    苏颜兮揣着音乐会门票,回到座位上,目光不觉地瞄向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哎,她要怎么开口邀请顾西城呀?

    这一辈,她还没有主动邀请过男人听音乐会。

    真是,太纠结了。

    苏颜兮趴在桌上纠结着该怎么做,好几次走到顾西城的办公室门口,她都没能勇敢地敲门进去,最后又默默地回到了位置上。

    四大秘书瞧她的模样,忍不住都好奇了。

    “小兮,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苏颜兮一怔,望向她们:“没,没事啊!”

    “那你怎么在总裁门口走来走去?”

    “我……我思考问题。”苏颜兮汗颜。

    安琪挑眉,来了兴趣:“思考什么问题让你这么为难?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替你想办法,不是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五个脑袋,想必一定能想到更好办法。”

    “嘿嘿,不用了,其实没什么事!”苏颜兮干笑两声,就算打死也不能说啊。

    如果让她们知道真相,那还得了?

    就在此刻,顾西城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手中拿着文件交给了苏裳。

    “通知他们,准备开会!”

    “是,总裁!”苏裳连忙忙碌起来。

    黎一心也跟上顾西城,一同前往会议室。

    转眼间,办公室就只剩下苏颜兮这个闲人。

    她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悄悄地将票放在顾西城的办公室,然后留一张纸条约他。

    对,就这么办。

    既可以完成老夫人交代的任务,又能避免尴尬。

    苏颜兮暗暗偷笑,于是拿着音乐会的门票悄悄地潜入顾西城的办公室。

    接着,将门票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也就是顾西城的电脑键盘上,又将写好的纸条放在键盘下,露出半截,这样他拿到了门票,一眼就能看到纸条。

    然后,她得逞地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

    突然,办公室的门从外被打开。

    苏颜兮一震,站在了原地。

    不是吧,顾西城难道回来呢?

    一道靓丽的身影走进办公室,苏颜兮定眼一看,居然是南宫琉璃。

    “咦,琉璃小姐,你怎么来了?”她今天不是在家休息吗?

    南宫琉璃见到苏颜兮也有几分尴尬:“我……我正好从公司经过,所以上来和西城打个招呼。”

    其实,她是心里无法平静,忽然间想见顾西城。

    因此,便让付博雅送她过来了。

    苏颜兮也没有多疑,朝她点点头:“那你坐会吧,顾西城他去开会了。”

    “额……好!”

    南宫琉璃僵硬地笑笑,走向办公室的沙发。

    苏颜兮抿唇,朝外走去。

    两人擦肩而过,都带着异样的情绪,却都不敢深究。

    苏颜兮回到位置上,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心里有些难受,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不愿看到南宫琉璃与顾西城相处的画面。

    她,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一定是错觉,她一定是昨晚没睡好,所以想多了。

    对,她想多了。

    可是……心情好压抑啊!!!

    苏颜兮双手撑着自己的小脑袋,整个人纠结得快疯掉了。

    而此刻的南宫琉璃,本想坐在沙发上等顾西城。

    可是晃眼间看到办公桌有些凌乱,她忍不住走了过去,将几个摆放凌乱的文件夹收好。

    就在这时,她意外地看到了电脑键盘上的音乐会门票。

    她疑惑地拿起来仔细瞧了瞧,居然是西城最喜欢的钢琴家。

    早几天她也听说过这位钢琴家会来A市,本来也与西城约好一起去听他的演奏。

    没想到,他已经买票……

    不对,为什么只有一张票?

    南宫琉璃深邃的眸子微闪,无意间又发现了纸条。

    于是,她有把纸条从键盘下拿出来,过目了一遍。

    “顾西城,晚上八点,我等你!”

    原来……南宫琉璃不觉地转身,望向办公室门口,仿佛这样就能看到外面的苏颜兮。

    她居然主动邀请顾西城听音乐会,那么她是不会放弃西城?

    南宫琉璃的双手猛然间握紧,门票和纸条同时被她捏变了形。

    ……

    顾西城与四大秘书一同从电梯走出来,刚刚结束了会议。

    西装革履的顾西城,正一一地交代秘书们要处理的事情。

    当他路过苏颜兮面前时,无意间瞥了她一眼。

    却意外地发现,某人居然皱着眉头发呆,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忍不住产生了好奇,这个思想简单的丫头也有烦恼?

    四大秘书故意忽视总裁的表情,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其实顾西城本来也想直接忽略某人,可是,脚步却莫名地停了下来。

    他怔了怔,终是伸手敲了敲苏颜兮的桌子。

    走神中的苏颜兮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站起来。

    当她清澈的双瞳看到面前的人是顾西城时,着实愣了几秒。

    “做……做什么?”呼呼,他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不是去开会了吗?

    顾西城黝黑的目光打量她一眼:“上班时间走神?”

    “额……我,我只是没事做……”

    “意思是你很闲?”

    “是,额……不是!”苏颜兮连忙摇头,如果自己说很闲不就是嫌弃工作?顾西城一定会很生气。

    瞧她一副心虚的样子,顾西城不觉地微眯起深邃的双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