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她怎么可以入戏?

    锦兮?

    贺锦兮?

    突来的声音让顾西城一怔,他黝黑的双眸穿过人群,四处寻找。

    他刚才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贺锦兮的名字。

    她难道也在这里?

    还是……他听错了?

    “西城,我们走吧!”南宫琉璃挽着顾西城的手,微笑着对他说道。

    顾西城回神,看了她一眼。

    他的反应让南宫琉璃有些惊讶:“怎么了吗?”

    “没、没事!”顾西城皱了皱眉,他刚才一定听错了,贺锦兮这个丫头此刻应该在家里,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不过,她该不会又在喝酒吧?

    想到她醉酒的行径,顾西城就忍不住沉了沉俊脸。

    “走吧,回家。”

    “恩!”南宫琉璃朝热情的跟学弟学妹道别,这才挽着顾西城的手离开。

    “西城,不好意思,你白天工作了一天,我还让你陪我来学校走走。”

    面对南宫琉璃的轻声细语,顾西城表情缓和了不少。

    “没关系,我也好久没有回来过。”

    “是吗?”南宫琉璃微笑着,好似找到他们共同的回忆:“现在的学弟学妹们比我们那时活跃很多。”

    “嗯!”

    “很久没有听你拉小提琴,还是一定的好。”

    “已经很生疏了。”

    顾西城对乐器有几分喜爱,因为音乐会让他繁杂的心情得到安静。

    所以,他喜欢听音乐。

    但是,不是现在的那些什么流行歌曲,那只会让他更烦躁。

    刚才看到一群学生在操场上练习音乐,南宫琉璃便拉着他去演奏了一曲。

    他这才发现,似乎已经好久没有玩过这些。

    “真奇怪,学妹们怎么在操场练习?为了意境?”南宫琉璃摇摇头,觉得不能理解。

    顾西城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学校的告示栏:“我想是因为音乐教室在装修的缘故吧。”

    “哦,原来如此……”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也离开了校园。

    苏颜兮其实没有走远,她就停在了校门口对面的公交站,她坐在那儿沉思中。

    追来的付博雅没有多说什么,也安静地坐在她身边。

    其实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说什么呢?

    刚才的那一幕,连他看着,心里都会微微发疼,何况贺锦兮,顾西城的妻子。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好半响,苏颜兮总算开口。

    付博雅颇为惊讶地转头,看了她一眼,最后故作镇定地点头。

    “当然可以,锦兮,你想问什么?”

    苏颜兮缓缓抬起头,与付博雅四目交接。

    她的表情很严肃,又带着几分犹豫:“爱上一个人,是不是……不喜欢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请告诉我,不是!

    “……是!”付博雅顿了顿,终是说出了心里认为的答案。

    苏颜兮面色一白:“真的吗?那怎么办……”

    “锦兮,你怎么呢?”

    “我好像……好像爱上顾西城了,我看到他和琉璃小姐在一起,我心里好难过。我……我不喜欢他们在一起,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晶莹剔透的泪,瞬间滑落。

    苏颜兮迷茫了,慌乱了,甚至傻了。

    她不敢相信,她会爱上顾西城。

    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爱上顾西城。

    她在演戏,怎么能入戏?

    “贺锦兮,你……”付博雅被她的话怔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她,她的茫然,她的纠结,甚至是她的害怕,他都看得出。

    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情绪?

    苏颜兮的双手微微轻颤,其实她并没有要向付博雅要一个答案,她至少慌乱无措,在询问也是在自问。

    抬眸时,她看到顾西城与南宫琉璃微笑着走出学校。

    一瞬间,她潜意识地站起身,目光紧紧地看着他们。

    就在此刻,一辆摩托车横冲直闯朝他们开过来。

    顾西城眼明手快地将南宫琉璃护在怀里,避开了危险。

    苏颜兮却因为顾西城的动作,心跳险些停止。

    夜色迷离的晚上,明亮的路灯下,她与他隔着一条马路,却好似隔着千山万水。

    她看见了他,而他却没有看到她。

    或许在他眼中,只要怀中的那个人。

    很快的,他们坐上了熟悉卡宴,然后车子缓缓离开。

    当车子快要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时,她才猛然惊醒,连忙朝车子追去。

    “顾西城……”

    付博雅见她突然冲入车道,着实惊出一把汗。

    于是,赶紧地冲向她,将她拽回来。

    “贺锦兮,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苏颜兮微怔,她抬头看向付博雅,试着想挣开他的手。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顾西城。”

    “你找他做什么?”

    “我……”苏颜兮愣住,是啊,她找他做什么?

    难道,她告诉他,她好像爱上他呢?

    如果那样,顾西城会不会说她疯了?

    苏颜兮缓缓的蹲下身体,目光涣散地看向远处。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疯了,更何况是顾西城。

    “我送你回去吧!”付博雅也在她面前蹲下身,将她慢慢扶起来。

    然后带着木愣中的她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冷风一遍一遍吹过,却无法吹醒此刻的苏颜兮。

    她就像掉入了一个魔障,再也无法从魔障中挣脱出来。

    后来,她怎么上车的,怎么回到别墅的,怎么和付博雅道别的,她都不记得了。

    她低着头,失魂落魄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保安和女佣向她问候,她也没有听见,更没有回答。

    路过大厅,也没有注意到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顾西城和南宫琉璃。

    反倒是顾西城发现了她:“贺锦兮,现在几点了,你怎么才回来?跑去那儿野了?”

    质问的口气,带着强烈的不满。

    南宫琉璃深深地看了一眼顾西城,最后目光移向了苏颜兮。

    “是啊,锦兮,这么晚你去那儿呢?我们都很担心你。”

    我们……

    苏颜兮一怔,停下了脚步。

    是啊,他们是他们,她说她。

    没有回答,情绪更加低落了几分,她甚至没有看他们一眼,低着他继续往前走。

    就在她快走到楼道时,不悦的顾西城上前拽住了她。

    “贺锦兮,我问你话没有听到吗?怎么不回答?”

    当他回到别墅,居然听说她还没有回来。

    一看时间,既然已经快到十一点。

    一个女孩子怎么还在外面玩,像什么话?

    不是醉酒就是晚归,简直快成为不良少女的代言人。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岁数,玩什么叛逆?

    苏颜兮木愣地看向手腕上顾西城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

    脑中忽然间想起这些日子里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

    他朝她发火的样子……

    他无视她的样子……

    他鄙视她的样子……

    他讽刺她的样子……

    他强吻她的样子……

    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如同电影片段在脑中一一闪过。

    在被绑架的仓库里,他无视她,抱着南宫琉璃时,她心里的失落。

    当他提出离婚时,她压抑的难过。

    原来,不是莫名其妙的,而是有迹可循的。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在乎顾西城,开始为他难过,开始……爱上他的?

    怎么可以没有一点预兆,就让她爱上了呢?

    现在,她该怎么办?

    “贺锦兮,你哑巴了吗?”顾西城对于苏颜兮沉默更是生气,手的力道不觉地加大。

    苏颜兮吃痛,总算回过神来。

    猛然间抬头,目光不期然地撞上了顾西城深邃的眸子。

    “我……”

    “你、哭呢?”顾西城惊讶地发现,苏颜兮竟然双眼通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走过来的南宫琉璃也注意到了,她也非常好奇地询问。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苏颜兮微愣,狼狈地摇摇头,使劲地甩开了顾西城的手。

    “我……我累了,我要去睡觉。”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总之,她逃似地朝楼上跑去。

    此时此刻,她根本无法静心面对顾西城与南宫琉璃。

    看着她的背影,顾西城潜意识地皱了皱眉。

    这丫头怎么回事?

    “锦兮她看上去很慌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被人欺负了?”南宫琉璃似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

    顾西城面色一沉,黝黑的冰眸瞬间微眯,射出一抹寒光。

    被欺负?

    谁敢欺负她?

    谁敢欺负他顾西城的妻子?

    “西城,你怎么呢?”见他突然变得严肃,南宫琉璃好奇地询问。

    顾西城微怔,摇了摇头。

    “没事,早点休息!”

    他说着,也朝楼上走去。

    可是,心里却不觉在琢磨。

    贺锦兮这个丫头真的被人欺负呢?

    刚才她那样子明显是哭过,想必正真如琉璃所说被人欺负了。

    想来也是,这丫头又蠢又笨,被人欺负也是常事。

    在公司不就别一个小小的清洁主管欺负得进了医院,还傻得不知道告状。

    笨到这种程度的人,你还能对她有什么指望?

    可是,清洁主管已经被他开除了。

    那么,还有谁还敢欺负她……

    顾西城仔细琢磨了一番,越想越窝火,这个丫头就不能让人省心?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告诉他?

    真是……欺负死也活该!

    南宫琉璃站在原地,默默看着顾西城离开。

    过来好久好久,她才缓缓地松开了紧握的双手。

    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回到房间,苏颜兮直接将自己放倒在大床上,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整个人失去了平日的神采。

    怎么可能?

    她怎么就喜欢上顾西城了呢?

    “啊啊啊……”苏颜兮使劲在床上滚啊滚,捂在被子里咆哮哀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