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都是梦惹的祸

    苏颜兮微愣,随即发现自己居然穿着婚纱,站在礼堂最前面。

    这似乎是……她和顾西城结婚的礼堂。

    她莫名一惊,抬起了双眸。

    果然,顾西城身着昂贵的黑色手工西城站在她的对面,仪表堂堂英俊不凡,而且还微笑地看着她。

    他既然笑了,苏颜兮觉得真实太玄幻了。

    然后牧师来了,为他们主持婚礼。

    不知道牧师说了什么,只听他询问:新娘你是否愿意?

    我双眼一亮,心花怒放,她愿意,愿意嫁给顾西城。

    然后她看着顾西城朝她一步步走进,她也听到了自己乱跳的心。

    顾西城……他不讨厌她了吗?

    他仍然微笑着,拿出一个款式漂亮的女戒准备给她戴上。

    苏颜兮感动不已,眼泪刷刷地滑落。

    眼看戒指就要慢慢戴到她的手上,突然,礼堂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刺眼的亮光射了进来。

    苏颜兮连忙伸手挡住自己的双眼,也错过了戴戒指。

    她转而看向大门口,居然有一个人缓缓朝他们走来。

    渐渐的,她终于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天哪,居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婚纱也一模一样。

    “苏颜兮,你这个强盗,你休息抢走我的婚姻,你不过是冒牌货,你是假的……”

    “我我我……”苏颜兮傻眼了,不知道怎么辩驳。

    突然,顾西城抓住她的手,生气地质问她;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

    “你一直在骗我?你是一个骗子?”

    “不,我有苦衷的,我不是故意的……”

    “原来你真的骗了我,苏颜兮,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骗子。”

    “顾西城,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骗子的解释,我要告你骗婚,你这个骗子等着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啊?不要,不要……顾西城,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

    “这句话也是骗我的吧?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警察快来把她抓走!!!”

    顾西城一声怒吼,画面瞬间转变。

    嘭咚一声,苏颜兮就悲剧地被丢进了牢房,锒铛入狱。

    她穿着囚衣,不甘心地趴在铁门上大喊:“我不要坐牢啊……”

    我不要坐牢啊!!!

    啊啊啊……苏颜兮尖叫猛然惊醒,一个激烈翻身,悲催地摔倒在地上。

    “啊,疼!”

    随着她一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响个不停,在夜里十分刺耳。

    对于一个半梦半醒的人,也是一种折磨。

    不过,此刻对于苏颜兮来说,却是救命稻草。

    她泪眼朦胧,慌忙地拿着手机,接起电话,然后痛哭地大喊。

    “顾西城,我不要坐牢,呜呜呜……我不要坐牢!!!”

    “喂,贺锦兮?”顾西城原本坐在椅子上,听到苏颜兮的哭喊声,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贺锦兮?你怎么了?”

    “我不要坐牢,不要啊……”显然,苏颜兮完全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不过,她的哀嚎声可把顾西城吓了一跳。

    他第一反应就是她闯祸了,被抓去警局了。

    于是,想也没有,顾大少爷连自己穿着睡衣的事情都忘记了,直接朝楼下走去。

    就连南宫琉璃喊他,他也没有回答,而是接听着电话,拿着手机快速上自己的车。

    “贺锦兮,你现在在哪里?”将手机免提,然后发动了车子。

    “牢里……顾西城,你救救我,我不要坐牢……”

    撕心裂肺的哭泣声,绝望的求助啊。

    顾西城莫名心一紧,加快了车速。

    “该死的,我问你在哪一个警察局???”心烦意乱的某人也不觉地加大了音量。

    终于,将对面的嚎啕大哭的人吼醒了。

    苏颜兮一怔,发现刚才眼前的环境和刚才牢里的环境不一样。

    她无辜地眨眼,最后一滴泪落在了地毯上。

    一秒,两秒,三秒……糟糕!

    “贺锦兮,你哑巴了吗?说话!!”怎么了?被吓傻了?

    “我我……”苏颜兮不断咽口水,彻底的清醒了。

    “顾西城,你是顾西城吗?”

    “贺锦兮,你、现在在哪里?”

    怒吼声,这不是顾西城还能是谁?

    苏颜兮捂脸,她怎么在和顾西城通电话?还有她刚才都说什么呢?

    顾西城,我不要坐牢啊……

    神啊,你带我走吧!

    “贺锦兮???”顾西城不耐的声音再次传来。

    苏颜兮一震,险些将手机丢出去。

    她沉浸了几秒,鼓足勇气地将手机放到耳边。

    “顾西城,我……我在顾家老宅!”

    吱吱吱……一声极其刺耳的急刹,差点划破了苏颜兮的耳膜。

    啪嗒,手机掉在了地毯上。

    苏颜兮悲剧地趴在地上:“……完了。”

    不一会儿,穿着睡衣的顾西城以不曾有的画面走入顾家老宅。

    还未休息的顾老夫人着实惊讶一番:“西城,你……你这是?”

    “贺锦兮在哪里?”顾西城的俊脸黑得可以与今晚的夜色相比。

    顾老夫人摘下老花眼镜,在管家的搀扶下站起身。

    “这大半夜的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你怎么穿着睡衣就过来呢?”

    老夫人的话瞬间戳到顾西城的怒火爆发点,顾西城带着满腔怒气,无视众人,直接朝卧室奔去。

    他们不说,他也能找到那个该死的丫头。

    推门而入,果然看到要找的人正趴在地上。

    此刻的忐忑不安的苏颜兮也听到了房门响动的声音,趴在地上的她侧过脸,不觉地看向房门口,修长而挺拔的身影站在门口特别显眼。

    一瞬间,对上了顾西城吃人的目光。

    苏颜兮浑身一震,故作无谓地向对方挥挥友谊的手:“嗨……”

    嬉皮笑脸,她既然还敢嬉皮笑脸!

    顾西城的怒火瞬间爆发,快步走过去,将某人提了起来。

    没错,就是用手提的。

    “啊啊,顾西城你干什么啊?”苏颜兮为了不被摔死,她逼迫地抱着顾西城的腰,像猴子抱着大树那般紧紧抱着。

    顾西城也不计较,这样真好,手改为圈住她的脖子,然后直接朝外走。

    “呀呀呀,顾西城,你要带我去那儿呀?”

    “牢里!!!”

    “啊?”苏颜兮已经非常强烈地感觉到了对方的怒气。

    “顾西城你听我说,这是一个误会!!”

    “你还是去牢里说吧!”

    “我不要不要,我不要去牢里!!!”苏颜兮拼命挣扎,打死她也不去牢里,她还有大好青春等着她挥霍。

    顾西城完全不理会她的反抗,总之就是不顾一切地向外走。

    苏颜兮被他的执着吓到了,开始发出激烈的挣扎,拳打脚踢,扯衣服,拉头发,揪耳朵。

    “顾西城,我已经说了这是误会,你放了我吧……”

    “我不要坐牢,那太恐怖了。”

    “我是初犯啊……”

    “不对不对,顾西城,我没有犯罪,我不用坐牢的,你放手!!!”

    “啊啊啊……”

    哗……苏颜兮一个用力,将顾西城的睡衣纽扣全部扯掉了。

    她红润的小脸瞬间撞到了那麦色的结实胸膛上:“妈呀……”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赶来的顾老夫人看到房门口的两人,险些惊出心脏病。

    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紧紧拥抱,这这这……成何体统!

    顾老夫人黑线,威严地怒吼一句:“你们就不能回房做这样的事情???”

    顾西城:“……”

    苏颜兮:“……”

    一群乌鸦飞过头顶,尾巴上还带着一串省略号。

    片刻,苏颜兮才最先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捧着顾西城的俊脸。

    “我们回房再说吧!”那就不用去牢里说呢。

    顾西城原本的怒火被这样的小插曲消灭一半,在看到苏颜兮讨好的呆萌样子,理智总算全部回来了。

    他的俊脸一沉,抱着她转身进屋,顺脚一勾,把房门关上了。

    然后走到床边,将苏颜兮用力丢到了床上。

    苏颜兮哎呦一声,赶紧坐起身,紧张兮兮地望着站在床边的顾西城。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顾西城双眸微眯,他是该掐死她呢?还是该掐死她?

    眼看时间要到十一点,她居然还没有回来。

    于是,他不耐地打了一个电话给她,想警告她注意自己的身份,每天晚归像什么话?

    岂料,电话一接通,既然是她求救的哭声。

    着实惊出了他一身汗!

    结果,她安然无恙地在顾家老宅。

    大半夜,逗着他玩?

    “我只是做了一个梦,梦到你把我送去了警察局,还把我关在了牢里,我很害怕。就在这个时候你打电话来,我以为是在梦里,所以连忙接了电话求你不要把我关牢里,其实……都是误会呢!”苏颜兮自己都觉得汗颜,这场乌龙的误会也太滑稽了。

    顾西城听完后,眉头皱紧了又松开,接着倾身向前,深邃的双眸盯着苏颜兮。

    苏颜兮被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身体不觉地向后靠去;

    “你……你干嘛?”

    “贺锦兮,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我……你你胡说什么?”苏颜兮的舌头开始打结。

    “如果没有做亏心事,怎么会梦到自己坐牢?”

    “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顾西城的眸子闪过一抹异光:“还有,你为什么梦到我送你去警察局?是不是说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苏颜兮一惊,毫不犹豫地将他推开:“当然不是!我……那只是梦好不好,谁都会做梦啊,我我……我还做梦揍你,可是我不也没揍你?”

    越说越小声,她心里也着实不安,那个梦是不是提醒她未来的命运就会如此悲惨?

    谁叫她骗人呢!

    “你想揍我?”顾西城俊脸一黑,目光严厉。

    苏颜兮嘴角抽了两下:“比喻,我只是打个比喻!”

    要疯了,她的脑袋里乱成了一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