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事情突然就发生了

关灯
护眼
    苏颜兮双眼半阖,心一点点往下沉。

    “我们……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对不对?”

    虽然她没有穿衣服,虽然他穿着睡袍在房间,虽然……

    “锦兮,对不起,我愿意负责!”

    付博雅的话像是一记闷棍狠狠打在了苏颜兮的身上。

    她小脸刹那间变得苍白,不可思议的目光瞪向付博雅。

    “你……你胡说什么,我不明白!!!”

    “锦兮,昨晚我们……”

    “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喝醉了!!!”

    “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们……”

    “我不要听,我一个字也不要听。你也不许说,出去,我要换衣服!”

    付博雅蹙眉,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苏颜兮。

    苏颜兮受不了,整个人像是崩溃了那般。

    她随手抓起枕头狠狠砸向付博雅,朝她怒吼:“出去!!!”

    “好,你别激动,我出去!”付博雅沉重地看了她一眼,最后退出了房间。

    当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苏颜兮一个人时,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落,一颗接着一颗,犹如断线的珍珠,落在白色的被套上然后晕开。

    她紧紧咬着唇角,哪怕因为隐忍颤抖着身体,也不让自己哭出声。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快速从床上起来,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看也不看一眼凌乱的床,直接跑出了房间。

    走廊上,付博雅抽着烟,安静地站在那儿,背倚靠着墙壁。

    苏颜兮抬眸看见他,双眼微微刺痛。

    最后她低着头,无视他,从他身边走过。

    付博雅立马丢掉烟,将她的手抓住。

    “现在还没有天亮,你去哪儿?”

    “放开我!”苏颜兮此刻面对他的触碰,就像被针刺那般难受,所以她奋力甩开了他。

    然后朝楼下走去,完全不带一丝犹豫。

    “锦兮,如果你要回去,我送你回去。”

    付博雅站在楼道上面,无奈地喊道。

    苏颜兮猛然一怔,一颗泪再次滑落,她倔强地转身,失望的泪眸看向付博雅。

    “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付博雅!”

    丢下一句话,她便快速跑出了付博雅的别墅。

    付博雅愣在原地,默默地看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整颗心仿佛被揪着疼。

    贺锦兮,对不起!

    苏颜兮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终于走回到了顾西城的别墅。

    当看到熟悉的雕花铁门,她却突然间失去了走进去的勇气。

    站在大门前,任眼泪肆意流淌。

    最后哭累了,她蹲在地上用双手环抱住自己。

    此刻,突然行驶过来一辆车,车灯打在了苏颜兮身上。

    可是苏颜兮却全然不知,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

    车子停在了她面前,车里的人走了下来。

    他不是别人,正是别墅的主人顾西城。

    在医院陪了南宫琉璃一晚,眼看天要亮了,所以开车回别墅换洗,准备上班。

    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在大门口见到苏颜兮。

    他俊眉一挑,她这是才回来?还是要出去?

    如果是才回来,哼……

    顾西城的俊脸一沉,走过去:“贺锦兮,你在这儿做什么?”

    突来的声音将苏颜兮吓了一跳,半响,她才缓缓抬起头,一双泪眸看向来人。

    “你……”顾西城本想发火,却见她一脸泪痕,仿佛受了什么打击。

    他的火气瞬间被她的眼泪浇灭,他微微皱眉:“发生了什么事吗?”

    苏颜兮泪眼婆娑地看着顾西城,心脏更是一抽一抽的痛,眼泪也越来越凶猛。

    她顾不得去思考,毫不犹豫地扑进了顾西城的怀里,痛哭出声。

    “顾西城……怎么办?”

    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该怎么面对顾西城……

    老天爷为什么和她开这样的玩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顾西城一怔,感受到她身体传来的温度,只是为什么她在颤抖?

    原本想推开她的动作停在了半空,手最后环抱住了她。

    “不许哭,有事说事?”

    顾西城不懂得怎么安慰人,但此刻对苏颜兮的态度已经是最大的体贴。

    苏颜兮拼命地摇摇自己小脑袋,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任眼泪打湿他昂贵的衬衣。

    发生的事情,她无法说出口。

    此刻,她只想向顾西城借点温度,让自己能够撑下去。

    “呜呜……”硬咽的声音渐渐转成大声哭泣。

    顾西城的心一紧,眉头皱得更紧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居然哭得这么伤心?

    难道又是贺家?

    他深邃的眸子微眯,贺家早已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如果不是这个丫头坚持,奶奶的帮助,怕是早已经不复存在。

    只是,有奶奶帮助,那贺家就不应该会有状况。

    既然如此,这丫头在哭什么?

    因为靠得近,他问道了她身上的酒味。

    随即沉了俊脸:“你又喝酒了?”

    苏颜兮的身体一颤,小脸更加苍白几分。

    她死死咬住唇角不愿开口,整个人难受到了极点。

    感觉到她的变化,顾西城难得地仁慈放过她没有继续追问。

    “以后不准喝酒!”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苏颜兮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颜兮也哭累了,整个人无力地依靠着顾西城,像是被抽走了所以的力气。

    顾西城无奈地斜睨她一眼,将她打横抱起送回来她的房间。

    苏颜兮犹如木偶,任由他抱着自己,而她只是用手紧紧抓住他胸口的衬衣。

    好似这样,她就不会掉进万丈深渊。

    后来……她累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顾西城见她睡着后,为她盖上了薄被,这才退出她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洗漱一番后,也补觉一个小时。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

    顾西城看了一眼时钟,起身换上西服,整理好一切走下楼。

    当他刚走下楼梯,手机就忽然间响起。

    这么早,谁的电话?

    顾西城挑眉,拿出了手机,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司徒朔,这家伙也能起早?

    双眸半阖,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

    很快,司徒朔的声音就从电话那边传来:“顾老大,你快打开电视!”

    顾西城蹙眉:“什么玩意儿?”

    “我也想知道什么玩意儿,这TM谁允许放上去的?”

    司徒朔的话不明不白,但是顾西城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走过去打开了电视。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顾西城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黝黑的双瞳刹那间收紧,一张张苏颜兮的照片在电视上来回播放。

    如果只是她的照片,顾西城便不以为然。

    可是该死的她,居然和付博雅那个混蛋一起被拍到。

    在公园的照片他见过,之后还有他们见面的照片,苏颜兮从付博雅别墅走出来的照片,甚至还有他们在床上的照片,一张张亲昵的照片,清晰地可以看到是苏颜兮与付博雅的脸,他们拥抱的照片,她熟睡的照片,他亲吻她额头的照片,每一张都在床上!!!

    顾西城被这些照片刺得双眼生疼,就连新闻主播说了什么他一字没有听清楚。

    “顾老大你听见了吗?你说话呀?究竟怎么回事呀?”司徒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顾西城咬牙,双眼泛红,被怒气一点点夺去了理智。

    最后,他将手中的手机用力地摔在了地上。

    一瞬间,手机被摔倒粉碎。

    “贺锦兮!”顾西城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意,仿佛要将这个名字咬碎。

    不顾一切,他快步冲到了苏颜兮的房间,一脚踹开了房门。

    碰咚一声巨响,惊醒了沉睡中的苏颜兮,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地震吗?

    转过头看向房门口,不期然间撞入了一双燃烧着火簇的双眸。

    她浑身一震:“顾……顾西城?”

    他怎么呢?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可怕?

    眨眼功夫,生气地顾西城居然来到她眼前,放大的俊脸吓了她一跳,身体忍不住向后倾斜。

    “顾西城你干什么?”

    “贺锦兮,这话应该我问你,你该死的都做了些什么?”顾西城怒吼,伸手掐住苏颜兮白皙的颈项。

    “啊……顾西城你放手,咳咳……”苏颜兮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粗鲁对她。

    心里莫名害怕起来!

    顾西城不顾她的挣扎,将她一把压在床上,愤怒的双眸狠狠地瞪着她。

    “你和付博雅上床了是不是?”

    “什么?”苏颜兮一怔,惊恐地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地顾西城。

    他……他为什么会知道?

    “原来是真的!”顾西城看到了她眼中的慌张,知道这一切是事实,其实那些照片也进告诉他这一切是真的。

    可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不是!

    但是她反应就像一记火辣辣的耳光打在了他脸上。

    “好,行,贺锦兮,你真行!你TM当我是死人吗?”

    顾西城咆哮,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好几分。

    苏颜兮瞬间不能呼吸,小脸涨红,眼泪唰地从眼眶滚落下来。

    她的心疼痛不已,却没有害怕。

    顾西城是要杀了她吗?

    ……这样也好!

    反正,她也不想活了。

    “少爷不好了,老夫人晕倒了……”佣人突然的闯入制止了这一切。

    顾西城俊脸一沉,转而看向门口的佣人,掐着苏颜兮脖子的手顿时松口。

    “咳咳咳……”苏颜兮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她趴在床边拼命咳嗽,眼泪随着她的咳嗽声不断落下。

    好一会儿缓过气,她才看向门口:“奶奶……”

    ……

    顾西城坐上车刚要发动车子,苏颜兮就灵巧地坐到了副驾驶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