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被关起来

关灯
护眼
    接着,顾西城绕过车头坐到驾驶位,他锁上了车门,让苏颜兮想下车也没有办法。

    “顾西城,你想干什么?”苏颜兮忽然有些紧张,此刻的他看上去有些阴沉得可怕。

    车子开出了医院,顾西城一路上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始终沉默着。

    苏颜兮心里急呀,但是也无可奈何。

    最后,顾西城将车子开回了别墅,然后带着怒气将苏颜兮拽进屋。

    “放手啊,你干嘛呀?”苏颜兮蹙眉,手腕上的疼痛让她难受。

    和刚才一样,顾西城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将她带回到房间,这才松手将她丢到房间里。

    的确是用丢的,苏颜兮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她终于不满地瞪向顾西城:“你究竟想做什么?关于那件事我可以解释,我……”

    “闭嘴!”沉默的顾西城终于开口了,只是语气冷到了极点。

    “我不想听你说一个字,从现在开始,你就待着屋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也不能去!”

    话落,他不顾苏颜兮诧异的表情,狠心地锁上了房门。

    听到关门声,苏颜兮才从呆愣着回过神,她赶紧从地上站起来,跑过去开门。

    “顾西城,你干什么呀?你快开门呀,我要出去,你不能这样……”

    “怎么?还想着去找付博雅?”门外,顾西城的俊脸黑到了极点。

    苏颜兮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也听出他话里的怒意。

    她极力解释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说清楚,我……”

    “贺锦兮,你当我是死人吗?我告诉你,见付博雅的念头你最好彻底给我断了,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从这儿出去!”

    顾西城真的是被苏颜兮气得够呛,此时此刻她居然还想去见那个该死的付博雅。

    简直是找死!

    带着满腔怒意,顾西城离开了别墅。

    他想,如果再待在别墅,再从这个死丫头嘴里听到付博雅的名字,他不保证不会杀了他们两个!

    门外没有了动静,苏颜兮顿时慌了,她使劲地拍打着门板。

    “顾西城,你开门呀,你干什么把我锁在屋子里呀?开门……”

    苏颜兮小脸都快皱在了一起,顾西城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要囚禁她吗?

    不,他不能这样做。

    “顾西城,你放我出去啊!!!”

    ……外面一片安静,根本没有回音。

    苏颜兮叫了半天也没人理会,她最终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一脸的沮丧。

    想必顾西城已经走了……

    哎,怎么办?

    苏颜兮无助的目光在房间打量,这是她平时住的房间,从来没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这儿是这么的糟糕。

    她想出去,她想把事情整理清楚,不想这样……

    可是现在能怎么办呢?

    求救?

    苏颜兮眼中的光芒刚刚燃起,就渐渐地熄灭了。

    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的手机被抢走了,怎么求救啊?

    好似……真的没有办法了。

    苏颜兮绝望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此刻她唯一可做的,似乎只有等了。

    等顾西城气消了,她再和他解释。

    对,就这样吧!

    或许是太过于疲惫,苏颜兮想着想着居然坐在地板上睡着了。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直到一阵敲门声将她惊醒。

    她猛然回头看向门板,刚才是她的错觉吗?她居然听到有人在敲门?

    叩叩……敲门声再次响起。

    苏颜兮顿时睁大了双眼,原来不是错觉,真的有人在敲门。

    她连忙趴在门板上大喊:“顾西城,是你吗?你快开门,你听我解释……”

    “锦兮,是我南宫琉璃!”南宫琉璃温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苏颜兮一怔,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她。

    不过她很快回神询问:“琉璃小姐,你可以帮我将门打开吗?”

    “我……”南宫琉璃的话停顿了一下,好似很纠结的样子:“我没有办法打开,西城在门外上了外锁,我没有钥匙,所以根本打不开。”

    南宫琉璃看着那普通的锁匙,心情异常复杂,深邃的眸子暗沉了几分。

    “外锁?”苏颜兮蹙眉,怪不得她打不开。

    顾西城,你真是……太过分了。

    “锦兮,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的!”南宫琉璃的话再次从外面传进来。

    苏颜兮双眼一亮,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琉璃小姐。”

    “你等着,我去想办法!”

    “好!”虽然看不到人,可是苏颜兮还是傻傻地点头。

    医院

    顾西城再次回到医院时,司徒朔他们都来了,也探望过老夫人。

    知道老夫人已经没有危险,他们都松口气。

    见到顾西城,司徒朔第一个冲上前。

    “我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呀?怎么把小嫂子牵扯进来呢?”

    想想那些照片,司徒朔心里就莫名地火。

    原本不喜欢付博雅,现在他觉得那小子真是特欠抽。

    司徒朔的话一出,顾西城的原本沉着的俊脸就更黑了。

    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慕廉川:“我要知道幕后操作者是谁!”

    慕廉川略微点头:“我叫人去查!”

    “不用了,我已经叫人去查了。”司徒朔接过话说道,俊脸上闪过一丝狠厉。

    逮到了乱发布消息的人,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活腻了吗?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新闻就敢随便报道。

    此刻,除了愤怒的中的顾西城没有察觉,慕廉川和商震都疑惑地看向司徒朔。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积极呢?

    被调回来的欧阳浩也匆匆地感到了医院,见到自己总裁说不出的思念之情。

    只是,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

    他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解决这件突发时间,忙得晕头转向,总是控制住了。

    “总裁,已经撤掉了所有的新闻,电台和报社也主动说要公开道歉,还有各大媒体已经暂时被其他的事情引开了目光。”

    一口气报完,欧阳浩只觉得自己累瘫了。

    没等顾西城开口,慕廉川倒是挑眉先开口了。

    “我们欧阳助理的办事能力可是越来越强啊!”半天的时间就搞定了一起。

    欧阳浩泪奔,他的感言就是感谢总裁的无比操练。

    “咳咳,慕少说笑了。”

    “我更好奇的是你爆料了什么新闻,居然能引开这些记者?”

    “额……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欧阳浩嘴角有几分僵硬,这些个丑闻,骗谁不知道呀,根本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啊。

    一直安静沉默的陆安安终于逮着了开口的机会:“顾少,兮兮她……没事吧?”

    顾西城一听,顿时怒气上涨,现在的他就听不得关于苏颜兮的任何一点事。

    商震极其会看眼色,他二话没说,拽着陆安安就走,以免这丫头受伤。

    陆安安不放心,虽然害怕顾西城那阎罗王的表情,但是她不能对自己的好姐妹不管不顾啊。

    “你放手,我还没有问清楚呢!”她试着想挣开商震的手。

    商震自然是不给她机会,一把将她推进电梯。

    “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回去!”

    一句话,将陆安安压制得无从辩驳。

    看着两人离开,慕廉川也打算告辞,离开时不忘拽走司徒朔。

    司徒朔一向爽快的性格,此刻却变得有些犹豫。

    最后终是对顾西城说了一句:“那什么顾老大,小嫂子涉世未深,犯点小错也很正常!”

    在顾西城的怒目扫过来之前,他这才悻悻然地走了。

    心里却郁闷难受,可为什么郁闷难受,却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待所有人走了,顾西城才来到顾老夫人的病房。

    此刻的顾老夫人头痛不已,见到顾西城就发话了。

    “离婚,你、立刻和那丫头离婚!真是丢人,我们顾家的颜面都被丢尽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去见顾家的列祖列宗,真是气死我了。哎,头痛!……离婚,必须离婚!!!”

    “老夫人,您冷静,不能激动啊!”管家见她这个样子,连忙劝说。

    “冷静?我现在能冷静吗?”顾老夫人怒吼,再次看向站在病床前的顾西城。

    “让律师去办了,我以后都不想见到那个丫头,你不是一直想离婚吗?现在我答应了……”

    “我不会离婚!”顾西城突然开口,打断了顾老夫人的话。

    顾老夫人一怔,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她锐利的目光扫向顾西城。

    “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不离婚?什么叫做不离婚?是我听错了吗?啊?”

    “没有!”顾西城表情坚定:“你没有听错,我说我不离婚!”

    顾老夫人瞪眼看着他,一秒,两秒,三秒……

    碰咚,一个苹果狠狠的砸向了顾西城,仿佛宣布了顾老夫人的怒气。

    “你这个臭小子!!!”

    “你存心气死我是不是!!!”

    “我不准你离婚的时候,你死活要离,现在我同意了,你却说不离。你诚心跟我唱反调是吧?”

    “那丫头已做出了这么出格的事情,你还留着她干什么?你不嫌丢人我都觉得颜面扫地!我告诉你,这婚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立刻,马上去办了!!!总之,我以后都不要再看到那个丫头!!!”

    顾老夫人一声铿锵有力的怒吼,震惊四周,就连外面的医生护士都吓得不敢进来了。

    管家又想出声安慰,却被老夫人一个厉眼扫了回去。

    老夫人只等顾西城给她一个答案……

    岂料,顾西城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我绝对不会离婚!”

    “顾西城,你……”

    “奶奶!”这一次没有等顾老夫人怒吼,顾西城便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我绝不会离婚。”

    他再一次很肯定的回答,表情在此刻变得阴沉:“让我放她跟付博雅私奔,绝对不可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