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爆发的边缘

关灯
护眼
    ……顾老夫人顿时被噎住!

    什么意思?

    就为了不让贺锦兮那丫头跟付博雅在一起?

    待顾老夫人回过神,顾西城已经转身走出了病房。

    “诶……”顾老夫人想叫住他,但是已经晚了一步。

    “这小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了赌气,所以是要牺牲我们顾家的颜面?”

    “老夫人,我看少爷对少夫人并不是看上去那般无情。”管家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

    顾老夫人表情一敛:“我何尝不知道,不过他自己知道吗?”

    “这……”

    “真是奇了怪,他的感情细胞怎么就不像他爷爷还有他爸爸,到底像谁呀?”

    顾老夫人忍不住埋怨起来,她这个孙子什么都很优秀,唯独看不清自己的感情这一点让她着实不能理解。

    管家也摇摇头:“这叫当局者迷!”

    “哎!”顾老夫人叹息一声,揉着太阳穴,神情略显疲惫。

    管家见状,还是多嘴问了一句:“老夫人真的要让少爷和少夫人离婚吗?”

    顾老夫人面色一沉:“你看看这小子的反应,我说离就能离?”

    这哪是孙子啊,这就是一个小祖宗!

    真是,没有一件事顺她意的。

    ……

    苏颜兮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宫琉璃想到的办法居然是将付博雅找来。

    她潜意识地皱眉看着强行将房门打开的付博雅,现在事情怕是更难说清楚了。

    付博雅没有想到顾西城会如此对待苏颜兮,他的俊脸也沉了不少。

    他上前牵着苏颜兮的手:“跟我走!”

    呆愣着的苏颜兮这才反应过来,就在她准备甩开付博雅的手时,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顾西城仿佛从空而降,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此刻他俊脸冷漠无比,一双厉眼扫过两人,最后落在他们相握的手上。

    就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苏颜兮心虚地抽回去自己的手,紧张的表情看着顾西城。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

    “够了!”顾西城一声怒吼打断了苏颜兮:“贺锦兮,现在还有什么好解释?”

    一切都摆着眼前,这该死的丫头居然还想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他将医院的事情处理好以后,匆匆赶回来,结果就是让他看这一幕。

    “顾少,这一切不是锦兮的错,你不应该把她关起来。”付博雅向前挡在了苏颜兮的面前。

    而他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成功激怒了怒气在爆发边缘的顾西城。

    顾西城二话不说,直接用拳头发泄他的不满,冲上去对付博雅狠揍。

    苏颜兮与南宫琉璃同时惊叫出声,并且快速上前阻止。

    “西城,别这样!”南宫琉璃抱着顾西城的手臂,却被他轻而易举甩开。

    此刻的顾西城完全失去了理智,黑沉着俊脸朝付博雅一拳一拳揍过去。

    温文尔雅的付博雅虽然也还手了,但还是不免挨了几拳,原本的俊脸上淤青了好几个地方。

    苏颜兮看见吓了一跳:“付博雅,你还好吗?”

    付博雅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朝苏颜兮摇摇头:“我没事!”

    两人的互动再刺激到了生气的顾西城,他俊脸一沉,又朝付博雅攻击去。

    眨眼功夫,两人有暴打成一团。

    苏颜兮见状连忙大声喊道:“顾西城,住手,你们别打了!”

    “西城,不要这样。”南宫琉璃也极力劝阻。

    只是走火入魔的顾西城完全不听劝阻,一个利索的回旋踢将付博雅踢倒在地,然后长腿压在他的身上,拳头朝他的俊脸上招呼去。

    “我顾西城的人你也敢动,你找死吗!”

    想到那些照片,顾西城的双眸中就燃起了火簇,仿佛要将付博雅烧成灰烬。

    虽然付博雅也不弱,可是面对拳头很硬的顾西城,终究敌不过。

    最后,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西城,你别打了,会出人命的!”南宫琉璃被吓到了,不顾一切地上前抱住付博雅。

    苏颜兮也被这样的场面吓到,看到付博雅满脸伤害,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

    如果再让顾西城打下去,他一定会没命的。

    想到此,苏颜兮不知道那儿来的力气,冲上去一把推开了顾西城。

    然后,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付博雅前面。

    付博雅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深邃的眸子看着眼前的苏颜兮,心里莫名一疼。

    这个女孩……

    “贺锦兮,滚开!!!”顾西城怒吼,生气的双眼瞪着苏颜兮。

    该死,她居然要帮付博雅!

    “我再说一次,滚开!”

    虽然惧怕此刻的顾西城,但是苏颜兮还是没有移开自己的身体。

    她朝顾西城摇摇头:“我不会让开的。”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杀人!

    顾西城怒火中烧,推来南宫琉璃,上前一把掐住苏颜兮白皙的颈项。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这样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干脆杀了让人省心!

    “顾西城,杀人是犯法的!”

    苏颜兮想自己死了不要紧,如果被顾西城掐死了,他也会受连累。

    想到顾西城也会死,她心里就难受。

    这件事因她而起,那么就让她结束这一切。

    如果要死,她也要死得坦荡荡。

    “顾西城,如果你真的想让我死。那好,你放开我,我从这窗户跳下去!”

    三楼,大概会把她摔得粉身碎骨。

    那她就如顾西城的意了。

    “你想死?”顾西城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的那般难受。

    他将苏颜兮说的话理解为,她为了付博雅愿意自己死。

    这样的想法让他非常的不舒服,从内到外的不舒服。

    “你说,你是不是为了他连死都不怕?”

    “什么?”苏颜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木愣地望着他。

    两人四目相接,顾西城忽然一怔,她的眸子居然还能如初那般清澈,仿佛没有一丝杂质。

    面对这样的苏颜兮,顾西城却突然将手软。

    他一把将她丢开,猛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如此直接的目光让苏颜兮害怕,她抿唇,身体有些轻颤。

    顾西城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算计和阴沉,让她感觉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你……”

    “贺锦兮,我给你两个选择!”

    “哈?”苏颜兮不可置信地望向顾西城,为什么此刻他的表情却一脸平静?

    没有刚才的怒气,也没有刚才的冲动,简直判若两人。

    顾西城越是平静,苏颜兮却越不安了。

    “什么……什么选择?”

    顾西城深邃的眸子微眯,不知道从那儿拿出一把枪丢在苏颜兮面前。

    “第一,拿着这把枪在付博雅身上随便开一枪,我就原谅你的所有一切。”

    “开枪?”苏颜兮着实吓了一跳,瞪大的双眸看着面前的枪。

    然后不可思议地看向顾西城:“你疯了,开枪是犯法的!”

    “第二!”顾西城不理会她的话,冷声继续说道:“带着你的奸、夫滚出我的视线,但是,你们走出这里以后,那么我会让贺家和付家从此在A市彻底消失。”

    “西城……”南宫琉璃想劝阻,却被顾西城扬手打断。

    他深邃的眸子一直盯着苏颜兮:“你现在可以选。”

    她不是在乎贺家吗?

    他倒要看看,在她心目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苏颜兮紧紧咬着唇角,目光在顾西城与付博雅之间来回流转。

    “我……我可以选择第三吗?”

    顾西城俊脸一沉,拿起地上的抢指着付博雅的脑袋:“可以,第三就是我一枪崩了他的脑袋!”

    “啊,不要!!!”苏颜兮连忙惊叫着阻止:“顾西城不可以,不可以……”

    “第一第二,立即选!!”

    顾西城怒吼,他的耐心在慢慢消失!

    苏颜兮的眼泪啪嗒一声掉了下来:“我不知道怎么选,顾西城不要这样,我求求你!!”

    她不能让付博雅有事,她也不能让贺家有事!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逼她!

    “是吗?你不知道?”顾西城非常生气,在她心目中,付博雅居然如此重要。

    重要到可以与贺家相提并论!

    那么他呢?

    他顾西城在她心里算什么?

    一个跳梁小丑?维护贺家命脉的桥梁?

    “贺锦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选,我就替你决定!”

    顾西城的表情是冷漠的,语气也是冷漠的,完全听不出事玩笑话的意思。

    苏颜兮被他步步紧逼,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她看着顾西城手上的枪,最终闭上了眼睛。

    “我……我要带付博雅离开!”

    “你、你说什么?”顾西城深邃的冰眸盯着苏颜兮,仿佛要用眼神杀死她。

    她居然选择付博雅!!

    “我要带付博雅走!”苏颜兮怒吼,心里极其委屈,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她怎么可能看着付博雅在她眼前被一枪打死!

    更别说自己开枪……

    顾西城的手潜意识地握紧,或许是太用力,连他的额头的青筋都呈现了出来。

    南宫琉璃乘此上前一把抓住顾西城握住枪的手:“西城,锦兮已经选择了,你让他们走吧!”

    苏颜兮的选择最终平息了这场纷争,不过不是事情的结束。

    她上前扶着受伤的付博雅一步一步地走出房间。

    顾西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忍住了上前阻止的冲动。

    他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贺锦兮,你最好别后悔你的选择。”

    苏颜兮的身体一震,她咬着唇角,却没有回头。

    其实,她很想告诉顾西城,她想留在他的身边。

    只是,现实总是让人无可奈何。

    不管她和付博雅之间发生过什么,此刻她都不会丢下他不管。

    这一切无关情和爱,这是一种人性的选择。

    一步一步走出别墅,苏颜兮的眼泪终是忍不住从眼眶滑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