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摊牌,直接面对

    她此刻也非常清楚,走出这里以后,她和顾西城怕是永远也不可能了。

    顾西城听到铁门关上的声音,啪嗒一声仿佛撞碎了他的心。

    一种闷闷的痛向他袭来,让他措手不及。

    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他却置之不理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最后留在原地的南宫琉璃,缓缓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枪。

    没有人感觉到她在颤抖,唯独她自己知道。

    她的目光落在手中的枪上,半响,才苦涩地一笑。

    居然是玩具枪……

    西城他是不是从头到尾也没有想过要伤害贺锦兮?

    贺锦兮在他心中究竟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离开别墅后,苏颜兮带着付博雅来到一家离别墅不远的私人诊所,并且请护士替他清理了一下脸上的伤口。

    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她无力地坐在诊所大厅的长椅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看着外面的景物,她的脑中不觉地闪过顾西城的话。

    一句一句拼揍在一起。

    他说:贺锦兮,你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

    他说:贺锦兮,你是在向我挑衅吗?

    他说:贺锦兮,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跟欧阳浩见面。

    他说:贺锦兮,你跟我站起来。

    他说:贺锦兮,你死定了!

    他说:贺锦兮,你居然选择他?

    苏颜兮双眼一闭,是啊,顾西城总是那么霸道。

    可是,……他从未真正的伤害过她。

    甚至,一次一次帮助她!

    想到此,苏颜兮的心就一阵一阵的疼。

    “锦兮?”付博雅走过来时,就看到一脸苍白的苏颜兮。

    他受伤的脸上表情突然很微妙……

    “你还好吗?”

    “不好!”苏颜兮缓缓睁开了双眼,抬眸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付博雅。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什……什么?”付博雅神情一顿,却有些不敢与她直视。

    苏颜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与他面对面站着。

    “那天晚上,我们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对吗?”

    “锦兮……”

    “回答我,我说得对吗?”苏颜兮从未有过的强势语气,紧紧逼着付博雅。

    付博雅一顿,沉默地看着她,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苏颜兮,毫不畏惧,仿佛洞悉了一切。

    在这样的苏颜兮面前,他忽然间觉得无地自容。

    他沉默地看着她,没有回答,更确切的说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颜兮嘴角扬起一抹苦涩:“我说对了是吗?”

    “锦兮啊……”

    “付博雅,请你对我公平一点,好吗?”

    苏颜兮的眼泪不觉地滑落:“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对不起!”付博雅无从辩驳:“锦兮,真的对不起。”

    说着,他坚定的语气对苏颜兮说道:“我愿意负责,锦兮,跟我在一起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一辈子对你好……”

    “你爱上我了吗?”苏颜兮打断了付博雅的话,失望的目光紧紧与他直视。

    当她看到他眼中的闪躲时,嘴角牵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你不爱我对吗?或者说你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南宫琉璃。”

    付博雅眼中带着错愕:“锦兮,你……”

    “你不用争辩的。”苏颜兮叹息一声:“大家都说我很笨,我也承认我自己很笨,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不喜欢虚以为蛇,我喜欢一切清清楚楚。我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其实不难想出答案的。”

    付博雅低眸,无从辩驳:“贺锦兮,你是一个好人,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

    “我知道……”苏颜兮表情一顿:“因为我是贺锦兮,我是顾西城的妻子,所以才被牵扯到了这件事中。你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希望将我从顾西城身边赶走,这样顾西城就可以和琉璃小姐永远在一起,不被打扰。我猜的对吗?”

    付博雅眸光一闪:“你……你怎么知道?”

    “我说过,将整件事想一想,并不难猜出答案。不只如此,你曾经还寄过照片给顾西城,甚至关于新闻和报纸上的照片都是你曝出去的对吗?”

    试问,在他的别墅还能有谁偷拍?

    这是安安提醒她的,不然她永远猜不到答案。

    当然,这样的答案让她很难过,她的博雅哥哥似乎已经不是她所认识到付博雅了。

    听完苏颜兮的话,付博雅震惊的同时也像是瞬间放下了所以的担子。

    她……一句也没有说错。

    “锦兮,其实你很聪明……既然你明白,那么可不可以请你和顾西城离婚……当然,我知道我的请求很过分。但是我真的希望琉璃可以幸福,如果你愿意离开顾西城,你让我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不是很爱琉璃小姐吗?你为什么却要促成她和顾西城?”苏颜兮真的不明白。

    付博雅苦涩一笑:“是啊,我很爱她。所以我才想要她幸福,而她的幸福却不是我,她的幸福只有顾西城可以给她,所以……”

    他何尝不痛苦,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苏颜兮微怔,被付博雅的话震撼心扉。

    原来,爱一个人可以将自己放到如此卑微的地步。

    这样,值得吗?

    想到付博雅,想到南宫琉璃,想到顾西城……苏颜兮的心莫名一紧。

    她缓缓地握紧了双手,再次看向付博雅:“……其实这一切是琉璃小姐策划的对吗?”

    付博雅一震,不可思议的望向苏颜兮。

    “你……”

    “既然是真的……”苏颜兮再次从付博雅的表情中得到证实。

    心情说不出的复杂,事情居然原来是这样。

    “锦兮,琉璃她只是害怕是去顾西城,所以她希望你离开,相信我,她和我一样都不曾想过伤害你。”付博雅极力解释。

    “我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那你们想到了什么?”苏颜兮心里的怒火被一点点勾起:“你们以为有了这些报道,顾西城就会和我离婚,一起就圆满结束?你们口中说的不伤害我,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做的每一件事对我都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苏颜兮咬牙,想忍住不哭,可是最终眼泪还是再次落下。

    她的目光始终看着付博雅那愧疚的脸:“你知道,因为你们,我可能会失去什么吗?我可能永远都见不到我的妈妈,你们知道吗!!!”

    “锦兮……”

    “够了,不要叫我锦兮,我不是贺锦兮。我叫苏颜兮,博雅哥哥!我是苏颜兮,你还记得我吗?”

    “……”付博雅浑身一震,惊慌失措地抬头:“你,你说什么?”

    苏颜兮忧伤地闭上双眼,刚才吼出的那些话,她压抑了好久,此时此刻,她终于说出来了,只是没料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

    罢了,让一切都终止吧!

    “我和妈妈被爸爸赶出家,身无分文,狼狈地蹲在下着雪的街角。你的车子路过,你让司机叫我们上车。你用你的零花钱给我买好多热腾腾的吃的。你还让人给我们找房子,给我们一个可以避风雨的家。后来你出国了,我一直盼望着可以再见到你。然后对你说一声:博雅哥哥,谢谢你,因为你,我才能继续活着!”

    “……小兮!”付博雅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脸上,这一刻,他彻底傻住了。

    谁来告诉他,这一切是真的吗?

    眼前的女孩就是他一直心疼的女孩小兮?

    而他,又对当年的小女孩做了什么?

    苏颜兮伸手擦掉脸颊的泪,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这个世界真是很奇妙,我从没有想过会这样遇见相见,更没有想过会这样与你相认。我曾经在心里幻想过很多种我们重遇的方式,唯独没有现在这样的。不过也好,博雅哥哥……从今天起,我们两不相欠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后会无期!”

    苏颜兮说完,不再看震惊中的付博雅,她决然转身走出诊所。

    从今天开始,她与付博雅之间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了。

    “锦兮……小兮,小兮你等等!”

    付博雅反应过来,连忙追出去:“小兮,你别走!”

    苏颜兮没有回头,坐上了出租车。

    “师傅,开车!”

    哪怕追出来的付博雅不断拍打车窗,不断喊着她的名字。

    她也没有再看他一眼……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开始,就会有结束。

    虽然,她与付博雅的结束方式不是令人那么愉快,但是终究是要结束的。

    “小姐,你要去那儿呀?”开出一段距离,司机突然开口询问。

    苏颜兮一愣,半响才说道:“只管往前吧!”

    心里莫名悲哀,此刻的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无处可归的孤儿。

    看着车子远去,付博雅的整颗心纠结在了一起。

    他万万没有想到,贺锦兮居然就是苏颜兮。

    这一切太诡异,也有太多疑惑。

    可不管什么,都没有他做出伤害这个小丫头的事情严重。

    付博雅在心底忍不住低咒一声:该死,付博雅你真该死!

    心里很懊悔,可是这一切还有什么用?

    他终究伤害了当年的小丫头……

    出租车绕着A市转了一圈,苏颜兮一直看着窗外发呆。

    司机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小姐,我们可是每个地方都绕了一圈,你到底要去哪里呀?”

    苏颜兮一怔,茫然地看着前面的司机先生。

    她似乎忘记自己是坐在出租车上了,收起心里的悲伤,看了一眼计费处的车资。

    这一看,瞬间惊了:“天哪,怎么那么多钱?”

    出租车司机立马踩下刹车,转过头纠结地看向苏颜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