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想方设法挽救贺氏

    如果换做以前的司徒朔,一定陪她玩一玩。

    可是此刻,我们的司徒少爷完全没有兴趣。

    “滚!”冷漠的一个字将对方吓得不轻。

    浓妆艳抹的女人半响才反应过来:“讨厌!”

    说完,扭着细腰走了。

    慕廉川摇曳着手中的红酒,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司徒朔。

    “你怎么回事?”

    司徒朔一脸怒气地将手机扔给慕廉川:“你说,小嫂子脑袋里装的什么?她居然敢拿自己的命去保证?”

    贺氏倒闭是迟早的问题,只要顾老大插手,那么无疑是加速贺氏倒闭的步伐,现在倒好,她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把自个往死路上逼吗?

    真TM的,还没有见过这么笨的人!

    慕廉川看完新闻后,嘴角不觉地扬起。

    “看了顾少夫人的脑袋挺聪明的。”

    “什么意思?”司徒朔蹙眉,难道他也傻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贺氏应该可以保住了。”

    “靠,究竟什么意思?”老奸巨猾,司徒朔最讨厌他们这副嘴脸。

    慕廉川斜睨他一眼:“我更好奇你的脑袋里究竟装的什么?”

    “少跟我扯淡!”司徒朔喝了一口闷酒:“你的意思是贺氏可以保住?”

    慕廉川挑眉:“我问你,你觉得顾老大对小嫂子是什么态度?”

    司徒朔:“……”

    “你觉得顾老大会看着自己的老婆去跳楼?”

    司徒朔:“……”

    “就算顾老大肯,顾老夫人也不会答应!!!”

    “跳楼?”此刻正在医院躺着的顾老夫人,因为这则新闻简直手脚都利索了,从床上起来也麻溜的。

    “这丫头的脑袋又被门夹了?”

    “老夫人,这可怎么办好呀?”管家看到新闻也着急呢。

    顾老夫人盯着电视屏幕,嘴角直抽抽!

    疯了疯了,这丫头一定是疯了!

    苏颜兮躺在贺氏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所以,她才会说出这样疯狂的话。

    哎呀,怎么办?

    “大小姐,来来来,快用冰袋敷一下脚,不然肿了就麻烦呢。”

    贺氏的老员工苏伯拿着一个冰袋走进办公室。

    苏颜兮刚从扭到了脚,现在脚还疼着。

    她感激地接过冰袋,敷在脚上:“谢谢您,苏伯。”

    “哎,大小姐不必客气,我也只能为你做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大小姐你还是想想办法救贺氏吧!刚才啊,你真不应该那样说,万一……”

    “苏伯,当时我也没有办法,所以才出此下策。”

    苏颜兮抿唇:“贺振东……额,我意思是说我父亲多久没有来来公司了?”

    “大概一个星期也不见贺总来,哎……”苏伯欲言又止,很多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颜兮其实明白的,这件事是贺振东太不负责任了。

    “苏伯,贺氏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吗?”

    苏伯连连点头:“是啊,非常糟糕!”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贺氏起死回生呢?”苏颜兮对贺氏的营运状况一窍不通,只能请求指点。

    苏伯连连摇头:“难啊!难啊!”

    “啊……”苏颜兮沮丧:“难道我真的只能跳楼呢?”

    “大小姐,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龙神集团的帮助。这样我们还有一丝希望。”

    囧……苏颜兮更沮丧了。

    顾西城说过要让贺氏消失在A市,他求之不得贺氏倒闭,又怎么会帮助贺氏呢?

    “苏伯,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这……”苏伯仔细想了想:“对了,如果银行可以贷款给我们,也能撑一阵。只是,现在恐怕没有银行可以贷款给我们。”

    苏颜兮皱眉:“不管怎么样,我们试试吧!”

    情况再坏也不可能比现在还坏吧!

    对,就这么办。

    苏伯琢磨了一番点点头:“好,我这就去联系。”

    苏颜兮点点头:“谢谢您苏伯!”

    在贺氏最危机的时候,还能有人站出来帮忙,那么这样的人才是贺氏最值得尊重的员工。

    苏颜兮心里非常感激,因为这不只是帮贺氏,更是帮她。

    ……

    商震心情好,在宫爵设了牌局。

    慕廉川与司徒朔都处理好手中的事情早早地赶到宫爵。

    顾西城永远是最后一个到达。

    四人一桌,人数正好。

    今天,他们谁也没有要小姐作陪,整个包厢除了他们四人并没有其他人在。

    所以说话,没有丝毫顾忌。

    “听说小嫂子准备跳楼,这勇气可真是可嘉呀!”

    “是啊,我也被这样的消息震惊不已。”

    商震和慕廉川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得很欢。

    司徒朔不满地瞪他们一眼:“丫的,你们这张嘴脸叫做幸灾乐祸。”

    “哟,这和你司徒少爷有几分关系?”商震挑眉,斜睨他一眼。

    司徒朔低咒一声,语言上赢不了,只能在牌桌上发泄一通。

    “胡了,给钱!”

    “嘿,没看出来今天手气不错!”慕廉川浅笑,抬眸看向对面一脸冷漠的顾西城。

    “我说顾大少爷,该不是你在放水吧,认着对方要的牌出!”

    这话,可不是慕廉川冤枉顾西城。

    他们四个都是商人,这算计可是看家本事,尤其牌桌上的算计,更是驾轻就熟,这一看出牌的章法,就可以略知一二。

    顾西城一直心不在焉,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出的什么牌。

    这可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失误。

    虽然被当场揭穿,但是他的表情仍然平静无波,完全没有一丝愧色。

    商震也不继续打哑谜,直接说道:“听说贺锦兮现在四处在找投资商,并且向多家银行申请贷款。”

    “咦,有人愿意投资?有银行愿意贷款?”慕廉川接话。

    顾西城与司徒朔同时微眯双眼,扫过两人。

    商震漫不经心地出牌:“你还别说,真有人答应贷款。”

    “哦?我真好奇,谁敢与龙神集团为敌?”

    “XX银行少东家谷怀民!”

    “什么?”司徒朔惊呼一声:“就那只色胆包天的东西?”

    这个圈里谁不知道谁呀,司徒朔自然是知道谷怀民的,因为谷怀民还和他抢过女人。

    当然,司徒朔让他连那个女人的发丝也没有碰到。

    不然,他司徒朔的名字玩那儿搁!

    商震点头:“就是他!”

    “我靠!”司徒朔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TM的想干什么?有那么好心?我还真不相信了,就他一个连对方女人都要用下三滥手段的人也会长好心?”

    商震嘴角轻扬:“谁知道呢?说不定就发一次好心了。”

    慕廉川摇头:“我看啊,他是别有居心,小嫂子……不,贺大小姐这次是凶多吉少啊!”

    话落,两人同时看向一脸阴沉的顾西城。

    好吧,他们能做的都做了,现在一切就看贺锦兮的命了。

    顾西城的双手潜意识地握紧,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心里的怒气已经表露在外。

    就在此刻,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接起电话,冷冷地开口:“什么事?”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嗖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快步走出包厢。

    司徒朔其实,想要追上去,却被慕廉川他们拦住。

    “你这是要去那儿呀?”

    “我去跟顾老大说说,让他出手帮助小嫂子啊。”

    “这是不归你管!”

    “靠,你们见死不救!”

    “废话,要救也不是我们救!自有人会救。”

    “……”

    司徒朔一顿,转而看向关上的包厢门,忽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最后他跌坐在椅子上,也对,还轮不到他出手。

    某酒店,包厢。

    苏颜兮抓住一个打碎的红酒瓶指着面前一脸不怀好意的男人。

    “你站在那儿别过来,否则,否则我会用酒瓶刺伤你。”

    该死,这个人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

    苏伯联系了好久,总算得到一家的回复,愿意贷款给他们。

    于是,她二话没说前来谈合约。

    岂料,对方压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刚坐下,他就指使走了苏伯,并且对她毛手毛脚。

    苏颜兮本想咬牙扔过去算了,谁想他居然越来越过分,甚至想……

    苏颜兮当然不会傻到为了贺氏出卖自己的身体,于是她不再顾及,开始反抗。

    只是该死的他挡在了包厢门的前面,她根本出不去。

    喊救命,外面无人回答。

    因此,她只能拿着红酒瓶以求自保。

    但是,对方根本对她无所畏惧。

    “小妞,你不是想贷款吗?只要你乖乖从了我,我自然会答应你的乞求。”

    “你做梦,我是不会答应你这样龌龊的要求!”

    苏颜兮的反抗让谷怀民不满:“我说你以为天下有那么好的事情?不付出就会有回报?”

    “哼,我也不相信你是那种会遵守承诺的人。”苏颜兮瞥嘴,当她傻啊!

    谷怀民一听乐了:“你说的没错,就算你跟我睡了,我也不会贷款。就你们贺氏,那是没人愿意出手相救的。不过你想想,如果你跟了我,至少你不会沦落到从千金大小姐变成一无所有的小市民吧?你不是也背着顾西城给他戴绿帽?想必顾西城也不会再要你,跟着我,这不是挺好吗?我不嫌弃你!”

    “可是我嫌弃你!”苏颜兮气结,狠狠地瞪他一眼:“就你长这样的,本小姐还看不上眼呢!”

    秃头就算了,居然还是胖的跟什么一样。

    简直是……癞蛤蟆!

    不,比癞蛤蟆还有恐怖。

    “贺锦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要你管,让开,我要出去!”

    “休息!”谷怀民一脸贼笑:“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