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总是在危机的时候出现

    “你……”苏颜兮本想朝他怒吼,岂料,头居然晕晕的。

    她使劲地摇着头,她这是怎么呢?

    见她如此,谷怀民心情更乐了。

    “哟,忘记告诉你,我在你刚才喝的那杯酒里加了一点料。”

    “你卑鄙!”苏颜兮双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她已经被酒害过几次,所以她开始是坚决不喝酒的。

    可是对方不断相劝,为了不拂对方的面子,她才勉为其难地喝了一小口。

    怎想,对方居然是早动了手脚。

    苏颜兮后悔莫及,她双手紧紧地抓住酒瓶对准谷怀民。

    “你……你别过来!”

    千万别过来,苏颜兮的眼前开始模糊,她的思绪在慢慢涣散。

    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

    “哈哈,贺锦兮,我看你可以横多久。待会儿我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说着,他奸笑着开始脱衣服,步步逼近。

    苏颜兮看着他一件一件地脱掉上衣,她心开始慌乱不安。

    “住手,不要……走开,救命……”

    “死心吧,没人会救你!”谷怀民见苏颜兮双眼无力地闭上,他趁机夺走了她手上的酒瓶。

    “啊……”苏颜兮无力与他争夺,整个人软躺在地。

    谷怀民将酒瓶扔出很远:“哼,你这点伎俩也想跟我斗,不自量力。你不就是顾西城的女人吗?我倒要尝尝顾西城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话落,他低下身,一把将苏颜兮的外衣扯掉。

    苏颜兮一惊,眼泪啪嗒地落下来。

    “不要……”她好像想开他,可是她的手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心里的恐惧慢慢扩大……

    难道,她真的在劫难逃呢?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她还不如从贺氏的楼上跳下去。

    对方的咸猪手又一次朝她伸过来,苏颜兮双眼一闭,恨不得自己立马死掉。

    碰咚……突然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

    苏颜兮一震,猛地睁开了双眼,仿佛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抬眸看向包厢的门口,只见一张熟悉的俊脸出现在眼前。

    眨眼功夫,他便将可恶的癞蛤蟆提起来丢出了很远。

    顿时,苏颜兮觉得自己恐惧的心得到了平静。

    她想站起来,可是全身无力。

    于是,只能可怜兮兮地看向突然闯进包厢的人。

    “顾……顾西城……”

    没错,闯进包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顾西城。

    他一直派人监视着苏颜兮的一举一动,当欧阳浩打电话给他时了,他便再也按耐不住赶到了这儿。

    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只是看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所有想说的话他都咽了回去。

    最后只是一脚朝谷怀民下身踢去,该死,他顾西城的女人也是他可以随便碰的?

    谷怀民一声惨叫犹如杀猪般……

    “顾顾顾……顾西城,你居然敢踢我,我一定要告诉我爸……”

    碰咚……顾西城的回答是再加一脚!

    谷怀民被踢到了墙角,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了。

    顾西城站在他面前,一脚踩在他肥胖的肚子上,居高临下地藐视他。

    “别说你爸,就算你把你爷爷从坟墓里挖出来,我也照样鞭尸!”

    谷怀民悲惨地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欧阳浩走进来时,就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对他们伟大的总裁更是崇拜几分。

    顾西城伸脚踢了踢谷怀民,瞧他已经昏死过去。

    这才收回了脚:“没出息的东西!”

    “总裁,总裁夫人她……”

    “不关我事!”顾西城一声低吼,转身,步伐决绝地走出了包厢。

    苏颜兮看着他的背影,伸手想拦住他,可是最后却昏睡了过去。

    欧阳浩看看走出去的总裁,整个人傻眼了。

    他们总裁大人这是傲娇了吗?

    让他安排人好好盯着,出了状况火急火燎地赶来。

    现在,事情摆平了,他却骄傲地退场了。

    那么他该怎么处理?

    管还是不管呀?

    哎,在总裁身边做事真是越来越伤脑筋了。

    苏颜兮再次醒来是在酒店的客房,陌生的环境让她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直守候着不敢离开的欧阳浩听到动静,连忙从外屋来到里屋。

    苏颜兮看到欧阳浩,颇为震惊:“欧阳帅哥,怎么是你?”

    “总裁夫人!”欧阳浩也非常无语,是啊,怎么是他呢?

    “顾西城呢?”苏颜兮记得昏倒之前有看到他出现的。

    难道……是幻觉?

    “额,总裁回公司去呢。”欧阳浩摸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两口子了。

    苏颜兮恍悟地点点头,最后又想起了那个恶心的谷怀民。

    于是,又向欧阳浩询问了几句。

    欧阳浩很尽责地将整件事的经过重述了一遍,他们总裁多么多么的威武,多么多么的帅气。而谷怀民那家伙多么多么的狼狈,多么多么的卑鄙。

    苏颜兮听的一愣愣的:“你的意思是说顾西城帮了我?”

    “当然啊,总裁自然是为了帮助总裁夫人您,所以才亲自前往酒店。”欧阳浩知道现在两人之间在闹矛盾,所以尽量做一个和事老。

    只要他们总裁好,他们才会好。

    现在的总裁整天黑着一张脸,气场那叫一个大啊,都没人愿意靠近。

    想必,这一切都是因为总裁夫人。

    哎,这两口子总是这样折腾啊。

    欧阳浩的话又一次让苏颜兮愣住,顾西城居然会帮助她,真是让她意想不到。

    难道,他已经不生她的气了吗?

    带着疑惑,苏颜兮回到贺氏。

    苏伯正担忧不已,看到她回来整颗心都放回到了原处。

    “大小姐,你可算是回来呢。你没事吧?”

    当他替谷怀民买完东西回去,包厢里一团乱,他顿时觉得糟糕。

    本想找服务员询问一下,结果那些服务员都被经理叫去训话了,事情发展得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我没事!”苏颜兮看到苏伯担忧的目光,有些小小愧疚。

    “苏伯,这件事怕是黄了。”

    “没事没事,只要大小姐平安就好。”苏伯多少也知道谷怀民这种人的行径,本来也不怎么赞成去找他。

    “哎,看来银行是不会贷款给我们。”

    “是啊!”苏颜兮无力地叹息一声,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况,苏颜兮真是无计可施了。

    “苏伯,您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您也累了。”

    “可是大小姐……”

    “没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听苏颜兮这样说,苏伯无奈地只好先走了。

    最后,偌大的公司就只剩下苏颜兮一个人。

    她在公司每个角落走了一圈,对贺氏她其实并不在乎,如果不是答应过贺锦兮,或许就算贺氏倒闭了她也不会来看一眼。

    现实总是这般奇妙,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她会跟贺氏再次有牵扯。

    黑夜里,她带着繁杂的心,来到了贺氏的顶楼。

    单薄的身影被月光拉长,她一步步走到了顶楼边缘,望着远处的夜景,不得不说这儿是一个好位置,可以将A市最美的夜景一览无余。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脚站麻了,她才缓缓蹲下身,然后坐在了地上。

    这儿向下看去很高很高,让人有种眩晕的感觉,苏颜兮心里其实很害怕,可是她还是鼓足勇气坐在这儿。

    如果,最终这儿是她的归宿……

    “哎哟……”突然脖子上多了一只手,苏颜兮难受之余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

    苏颜兮本以为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有人突袭她。

    于是很不淑女地用脑袋去撞对方,可惜对方的胸膛相当硬朗。不但没有丝毫被撞痛的迹象,反而让她觉得头晕目眩。

    “放开,你谁呀?”因为对方从身后钳制住她,所以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苏颜兮心里哀嚎,她不要就这样死得不明白啊……

    嗖……颈项上的手居然松开了。

    苏颜兮一喜,猛地回头看去。

    这一看,她着实又惊又喜:“顾西城……”

    “你个蠢女人,你难道以为自己跳下去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顾西城气急败坏,整张俊脸黑道了极致,当接到手下的电话,说她要跳楼。

    他当时就恨不得自己亲手掐死她得了,这样也省心。

    一天状况百出,他不用工作全替她善后时间都不够用。

    真是,让人恨的臭丫头!

    苏颜兮眨眼,无辜的表情望向暴走的顾西城。

    他……以为她要跳楼?

    汗颜,怎么可能?她才不会跳好不好!

    不过……

    “顾西城,你是关心我,所以才来的?”

    如果他不关心她,那他自然是置之不理。

    苏颜兮的脑袋瓜转了转,总觉得其实顾西城的心没有他外表那么强硬。

    想到此,她试着向他慢慢靠近。

    “顾西城……”

    “闭嘴,我什么时候关心你?我……”顾西城气结,心里忍不住暗骂自己,他真是疯了才会来这里。

    转身,不想理眼前这个丫头。

    “顾西城,你别走!”苏颜兮见他要走,自然是不甘心地追上去,挡住他的去路。

    她豁然间心里的郁闷去了一大半,有些恬不知耻地看向顾西城黑沉的俊脸。

    “欧阳浩说你赶去酒店就是为了救我,现在你来贺氏也是误以为我要跳楼,所以也是来救我的对不对!”

    误以为……原来这个丫头根本不是要跳楼?

    顾西城眉头一皱,心里将手下那几个饭桶慰问了一遍。

    “走开!!”声音依旧冷漠。

    只是,现在的苏颜兮并不害怕,反而心里犹如小鹿乱撞,很激动很开心。

    “顾西城,你承认吧!你是不是已经不生我的气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