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谈判失败

    “顾西城,你居然见死不救!”

    “你这不是还没有死?”顾西城起身,打开门对外面人说道;

    “把她给我丢出公司,如果再让她进来,你们也别干了。”

    外面的人一听,再也不顾苏颜兮是什么身份,直接将他从会议室架出去。

    “呀,你们放手!”苏颜兮还在做垂死挣扎。

    只是,此刻说什么也没用。

    无奈之下,她只能对顾西城怒吼:“顾西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然后,她就被无情地丢进了电梯。

    顾西城冷哼一声,做人都斗不过他,死了还敢来?

    再次被隔绝在龙神集团办公大楼外,苏颜兮真是有种绝望的感觉袭上心头。

    顾西城那块又硬又臭的石头,似乎根本不为动容。

    哎,该怎么办呀?

    苏颜兮无精打采地回到贺氏公司,一个个员工看着她,仿佛在等待什么好消息。

    可是,她根本没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宣布。

    如果有,那就是她准备跳楼了,这算不算?

    这消息怕是对顾西城才是好消息,他就是看她不顺眼,总是欺负她。

    苏颜兮瞥嘴,心里委屈,她喜欢的人怎么会是那个无情的顾西城呢?

    这简直太悲剧了,算了算了,还不如跳楼死了一了百了。

    跳楼……苏颜兮神情一顿。

    昨晚顾西城将她从天台拽下来的情景忽然间在脑中闪过,她不觉地抿唇,心念一动。

    这是不是说明,顾西城其实没有那么坏,至少他没有想过让她死。

    不然,他怎么会来贺氏救她。

    眼前一亮,苏颜兮抬起了小脑袋。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大小姐,你还好吧?”苏伯赶来时,看到苏颜兮变幻莫测的表情,倍感疑惑,于是忍不住问。

    苏颜兮回神,笑着向他扬扬手:“我没事,苏伯,麻烦你帮我办一件事。”

    “大小姐,什么事呀?”

    “通知媒体,告诉他们我要跳楼!”

    “啊??”

    ……

    苏颜兮再次来到天台,遥望着一望无际的高楼建筑,心里很是平静。

    好吧,今天她就赌一局。

    “大小姐,你小心点啊,这样太危险了。”苏伯虽然不明白她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看她站在那天台边缘,心就吓得急速跳动。

    不一会儿,各大媒体的记者们都赶到了贺氏,涌上了天台。

    当看到站在天台边缘的苏颜兮,他们吓得不敢上前,只能站在远处拍摄。

    一个个那激动心情,仿佛挖掘到价值可观的新闻。

    苏伯在一旁看着,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这些个人,没有一个人有同情心,难道都不会劝阻?只知道报道?

    苏颜兮仍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任由他们大肆报道。

    报吧报吧,让全A市的人都知道也好。

    “贺大小姐,你选择跳楼是不是代表贺氏已经无法挽救?”

    “是啊是啊,你作为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也无法更改这样的命运吗?”

    “这是不是代表你已经被顾氏豪门驱逐了呢?”

    ……

    记者一个个问题脱口而出,问题也越发的刺耳。

    “顾少夫人,顾少是不是已经打算和你离婚?”

    “前段时间关于顾少夫人的绯闻报道难道说是真的?”

    几名记者惊讶地相互讨论,最后转身开始毫无瑕疵的报道。

    苏颜兮听到他们的报道无非就是她怎么怎么地不守妇道,最后怎么怎么地被赶出了顾家。

    越听越无语,她咬咬牙转身。

    “你们都停下!”真是吵死了。

    “咦,顾少夫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一名男记者总算良心发现。

    苏颜兮瞥嘴,最后按照自己的剧本走着,艰难地挤出两滴泪。

    “我们贺氏被有心人攻击,现在面临倒闭危机,我势单力薄无法力挽狂澜,所以我决定顺从命运安排,接受我悲催的命运……”

    “顾少夫人你要做什么?”

    “没看出来吗?我当然是要跳楼呀!”苏颜兮无语。

    “咳咳,在场的各位给我做个见证,我现在就要履行我的诺言,从这儿跳下去。”

    苏颜兮指向楼下:“虽然我不想死,毕竟生命诚可贵,但是我不能失信于人,不能让贺氏的员工失望,所以,我决定跳!”

    “啊……”记者有些傻眼了,现在才想起这跳楼是大事。

    “顾少夫人,刚才你说有心人攻击贺氏,请问这位有心人是谁呀?”

    记者将话筒指向苏颜兮,虽然距离远了点,不过还是有作用的。

    苏颜兮轻声咳嗽两声:“这件事无可奉告,我想他现在也在看着新闻报道,希望他看到我从楼上跳下去能称心如意。等我变成鬼了,我再找他叙旧。”

    男记者:这是多么的仇深似海呀!

    女记者:人鬼情未了,浪漫!

    “兮兮,不要啊!”一声大喊,打断了记者们的遐想。

    苏颜兮一怔,抬眸望去,只见陆安安急忙地冲出了人群,来的她的对面。

    她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大概是急的。

    “兮兮你疯了,快过来,你找死吗?”

    “安安……”苏颜兮黑线,哎呀,你能别来捣乱吗?

    “废话少说,赶紧的,麻溜的,给我过来!”

    陆安安气结:“你跳楼有没有问过我呀?你要是跳下去我怎么办呀?”

    好姐妹啊,这才是真正的好姐妹呀。

    苏颜兮心里一酸,也忘记自己演戏的事了,只觉得悲从心来,眼眶瞬间就红了。

    “安安……我真的没有办法了。”眼泪从眼眶中滑落,打湿了她的小脸。

    “如果贺氏倒闭,我就什么也没有了,那我还活着做什么呢?”

    贺锦兮不会还她妈妈,她就永远见不到妈妈了,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可以支持她走下去的人呢……

    “你还有我,兮兮,别做傻事。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没关系,我们一起想办法……”

    “没用的……”世界那么大,她却那么渺小,她要怎么去找妈妈?

    苏颜兮越想越绝望,越想心越难过,她缓缓低下头,任眼泪滑落。

    微风吹过,带起她脸颊垂落的细发,一张泪痕斑斑的小脸呈现在大家的视线范围,是那么楚楚可怜,是那么悲伤绝望……

    记者们的良知被唤醒,没有人再开口逼问,他们都安静地看着天台边缘哭泣的女孩。

    她是那么脆弱无助,仿佛风力再大一点,就能将她彻底吹到。

    “兮兮……”陆安安看着她,心里也难受至极,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大小姐,你回来吧,千万别跳。”苏伯也是老泪纵横,被这样一个小姑娘感动。

    那么娇小的小姑娘,却用她细细的胳膊想撑起整个贺氏。

    多么的难呀……

    一瞬间,整个天台安静了。

    甚至于整个A市都安静了。

    广场上,所有人停下嬉闹,安静地看着大屏幕上柔弱哭泣的女孩。

    办公大楼里,大家忘记了工作,同情地看着站在高处摇摇欲坠的女孩。

    他们都开始担心,如果这个女孩跳下去了该怎么办?

    “这丫头是疯了吗?”

    医院里,顾老夫人生气地看着电视屏幕,就连护士给她测血压,她也挥手阻止。

    “测什么测,天天测还没完没了呢!”

    “老夫人,还是让她们测吧!”管家出声劝道。

    顾老夫人横他一眼:“要测你去测,我现在要出院。”

    “啊?”管家傻眼了:“老夫人,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死不了!”顾老夫人说着就从床上下来了。

    “西城现在在哪里?”

    “少爷现在应该在公司……”

    “他老婆都要跳楼呢,他还有心情上班?”顾老夫人蹙眉。

    “这个丫头也真是,不能悄悄跳?非得这样大张旗鼓?”

    “这,现在的记者总是唯恐天下不乱。”

    “让司机过来,我要去集团!”

    “老夫人不行呀!”

    “少废话,立刻办!”

    顾老夫人语气肯定,也将外套快速穿上,她倒要去看看这两人到底是那闹一出。

    龙神集团总裁办公楼

    四大秘书看到新闻后着急不已,虽然习惯喜怒不形于色,但是此刻她们的表情都带着满心的担忧。她们和苏颜兮相处了一段时间,感情倒是真的,都把苏颜兮当自个的妹妹看待。

    现在,苏颜兮可怜兮兮地要跳楼,她们能不着急吗?

    “欧阳特助,你就不能进去劝劝总裁?”

    “劝什么?怎么劝?”欧阳浩汗颜,总裁决定的事情还能改变?

    黎一心蹙眉:“难不成就看着小兮跳楼?”

    “这不,警察不是去了吗?也采取了急救措施。”欧阳浩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他不得不感叹,他们总裁夫人实在是太彪悍了,居然敢跳楼。

    叮咚……楼层的电梯门忽然间打开。

    四大秘书和欧阳浩同时一震,转头看向电梯口。

    只见,司徒朔与付博雅一同从电梯里走出来,两人的俊脸都黑黑的。

    尤其是司徒朔,他朝付博雅冷哼一声,这才朝这边走来。

    欧阳浩嘴角一抽,敢情不是一路来的。

    “你们总裁在里面?”司徒朔直接问道。

    四大秘书连连点头:“是的!”

    难道司徒少爷是来说情的?

    四大秘书一想,立即为他开路。

    就这样,司徒朔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顾西城的办公室。

    付博雅也随后走了进去。

    听到异样的声音,正看着电脑屏幕的顾西城抬起了头。

    当看到来人是司徒朔和付博雅时,潜意识地蹙了一下眉头。

    “谁让你们进来的?”深邃的目光扫向门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