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付博雅出面解释

    四大秘书颤抖地站直了,好吧,豁出去了,为小兮做点事情才行。

    “顾老大,你不是生气吗?喏,主谋在这儿,你冲着他就得了。”司徒朔指了指付博雅。

    他看到新闻报道就赶到龙神来,没想到会在楼下遇到付博雅。

    黑,这是什么见鬼的运气!

    他真不想看到他,如果不是因为他,小嫂子就不会……

    “顾少,司徒朔说得对,你有事可以冲着我来,这不关她的事情。”付博雅此刻仍然不卑不亢,只是眼眸中带着几许愧疚。

    “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如果说有错,那就是我不该故意接近她,造成现在的局面。如果你想找人出气,那么就让我来承担,包括付家,你想怎么对付,请便。只要你放过她,放过贺氏。”

    “哼!”顾西城双眸微眯,锐利的目光扫向他:“你认为就凭你这几句话,就能救贺氏?”

    “我想救的是她!”付博雅毫不畏惧地看向顾西城。

    “顾少,不管怎么说,她始终是你的妻子,请你高抬贵手。”

    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那个小丫头会变成了贺锦兮,会成为他顾西城的妻子,但是此刻他只想尽绵薄之力弥补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

    “或许顾少不在乎她,不过我看得出她很在乎你,为了和你一起听音乐会,她在音乐会门口站着等了你几个小时。虽然你最终没有来,但是她却没有开口责备你一句。哪怕后来她看到你和琉璃在大学校园里合奏才没有赴约,她也没有生气,只是默默地离开没有打扰你们。或许顾少在乎的人始终是琉璃,不过还是请你不要伤害这样一个好女孩,毕竟整件事情中她是最无辜的。顾少,我言尽于此,希望你慎重,打扰了。”

    话落,付博雅便转身走出了顾西城的办公室。

    他可以做的都已经做了,如果还是没有办法,那么他只能陪着那丫头跳楼呢。

    想到此,他只想尽快赶到贺氏,陪着那小丫头身边。

    此刻,她其实是害怕的吧?

    “靠,这人就这么走呢?”司徒朔怒,伸手指了指付博雅的背影。

    “顾老大,你就这么算了?”

    顾西城一脸平静,唯独那双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错愕。

    对,错愕,因为付博雅的话而错愕。

    那丫头等着他听音乐会?什么时候?为什么他不知道?

    “顾老大,你现在也听到了,这些是和小嫂子无关,你还这样步步紧逼吗?”

    司徒朔总算找到了重点。

    “现在小嫂子还站在那顶楼上,如果你不阻止就来不及呢!”

    耳边不清净,顾西城不悦地蹙眉,一双冰眸扫向司徒朔。

    他着什么急?

    “也许她只是在那儿看风景!”想到那晚,他急匆匆赶去,她不就在看风景吗?

    顾西城面色一沉,这丫头真是让人不清净。

    “靠,看风景?老大,你逗我玩吧!”

    “出去!”顾西城懒得与他多说,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司徒朔黑线,他这一辈子只有在这儿才遇到这样的待遇。

    “成,你都不急,我TM急什么?”是啊,他到底急什么?还屁颠屁颠地跑到这儿来自讨没趣!

    带着满腔地愤恨,司徒朔也离开的顾西城的办公室。

    一瞬间,整个办公室变回原有的安静。

    顾西城靠在大班椅上,双眸半阖,手轻轻碰了一下鼠标。

    很快,电脑屏幕上便跳出一张哭泣的小脸。

    他锐利的目光看着那张素净的小脸,这越看越是心烦意乱。

    最后,他一脚将办公桌旁边的资料架踢倒在地。

    该死!!!

    或许是听到了响动,欧阳浩助理连忙走进来。

    “总裁……”他刚开口,就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

    不用说了,他们总裁怒火中烧了。

    欧阳浩沉默地走过去,将一叠叠资料捡起来。

    然后依次放在资料架上,就在快整理好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张与资料不符的东西。

    于是,他定眼一看。

    结果发现,居然是一张音乐会门票,门票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欧阳浩自然知道,顾西城喜欢听音乐,而这位音乐家也是他最喜欢的。

    只不过,怎么音乐会门票会放在这儿?

    带着疑惑,他的目光看向了纸条。

    上面只是简单几个字,可是已经可以知道一切的答案。

    欧阳浩抿唇,想不到总裁夫人还如此浪漫,年轻就是好呀。

    可惜现在她……

    想着想着,欧阳浩摇了摇头,规矩地将门票放到了顾西城的办公桌上。

    顾西城揉着太阳穴,再次睁开眼时,就瞧见了办公桌上那显眼的音乐会门票。

    他深邃黝黑的双眸瞬间一沉……

    半响,他才伸手过去拿起音乐会门票和那张纸条。

    “顾西城,晚上八点,我等你!”她的字迹,她的落款名字。

    顾西城看了一眼音乐会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他当时为什么没有看到纸条?

    记得那天……琉璃来找他,邀请他吃晚餐。

    “浩子,立马替我去办一件事!”

    欧阳浩一个激灵:“总裁请吩咐!”

    顾西城俊脸微怔,随即交代了几句。

    然后,他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听完吩咐的欧阳浩着实愣住了,说不出的高兴。

    半响,他才回过神。

    就在他准备出去办事时,顾老夫人在管家的陪同下来到了顾西城的办公室。

    老夫人的眸子扫视办公室一圈:“他人呢?”

    “老夫人!”欧阳浩连忙迎上去:“总裁刚出去了。”

    “刚出去?”顾老夫人蹙眉,难道电梯错过呢?

    ……

    贺氏大楼的天台上,此刻的人越来越大,但是就没人敢靠近苏颜兮。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才从悲伤中慢慢缓过神来。

    伸手擦掉了眼泪,她这是怎么呢?

    居然悲观起来,她不是要演出跳楼的戏给顾西城看吗?

    怎么反倒是自己先入戏呢!

    “兮兮,你快过来,看你站在那儿,我头晕。”陆安安心里是真怕了,这多高的楼啊,跳下去得了?

    苏颜兮的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圈,没有,没有顾西城的身影。

    他……真的不管她了吗?

    悄悄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楼下,她是不是应该庆幸贺氏的高楼不必龙神。

    这样看下去,还能看到忙碌的救援队。

    “大小姐,苏伯求你了,快回来吧!”苏伯的双脚都在颤抖。

    苏颜兮抿唇看向他们,哎,她也想回去。

    可是现在的状况,她还有回头路走吗?

    “呀,顾顾顾……顾少来呢!!!”

    就在此时此刻,不知道谁突然大吼一声。

    苏颜兮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清亮的双瞳瞬间一亮,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一群人主动地让开一条道。

    最后,她真的看到了顾西城,西装革履的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他依旧冷漠的表情,但是看上去仍然帅得令人发指!

    修长的双脚朝她走来,那气势让人想忽视也难。

    “贺锦兮,立刻给我滚过来!”威严而冷漠的声音更是让苏颜兮想忽视都难。

    他,终究是来呢!

    苏颜兮抿唇:“哦!”

    虽然不能用滚的,但是她可以飞奔过去。

    于是,她顺从心意想飞奔。

    岂料,脚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双脚有些僵硬,这一使劲,反倒绊了一跤,整个人向后倒去。

    “兮兮……”

    “天哪,大小姐……”

    “啊啊啊,摔下去呢!”

    “啊,惨了!”

    顿时,大家尖叫连连,惊恐地看着那么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天台。

    所有人惊恐地捂住唇,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突然,眼前另一道身影快速晃过。

    他们再次一惊,就这几秒的时间,不少人软到在地。

    “啊……”苏颜兮只感觉自己的忽然间失去了平衡感,然后耳边传来许许多多的尖叫声。

    当她还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时,腰间一紧,整个人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怎么回事?

    苏颜兮总算睁开了双眼,耳边吹来呼呼的风声,她的身体在急速落下。

    她心里咯噔一声,她居然坠楼了。

    只是,她眼前怎么出现了顾西城的俊脸?难道是幻觉?

    “顾……顾西城……”

    说话,已经变得艰难,意识随着她的声音渐渐模糊。

    不过,有一道低沉的声音闯入了她的耳膜。

    “……别怕!”

    是顾西城的声音,她记得,这是他的声音不会错。

    顾西城,真的是顾西城。

    闭上双眼时,苏颜兮轻轻地扬起了嘴角。

    能在死的时候听到顾西城的声音,真好!

    “兮兮,兮兮……”

    这是安安的声音,哎,安安再见了,你是我最好的姐妹。

    “大小姐啊!!”苏伯?

    哎,对不起苏伯,我保不住贺氏。

    不过,想必我那个父亲知道我死了也不会有你这般难过。

    谢谢您苏伯!

    谢谢……

    许多尖叫声,许多车鸣声,不过最后都远远消失了。

    苏颜兮嘴角微扬,真好……

    碰咚……仿佛自己的身体跌入了云朵中,柔柔软软的,舒服极了。

    这儿是那儿呀?

    终于,苏颜兮睁开了双眼。

    她好奇的目光看向四周,居然是一片白茫茫。

    难道,她跌入了天堂?

    “颜兮,颜兮,小兮……”

    远处传来的声音,苏颜兮一怔,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是妈妈,是妈妈在叫她!

    “妈妈,妈妈……”苏颜兮站在云朵上,着急地喊着。

    可是,一片白茫茫中根本没有自己的母亲啊。

    苏颜兮的目光看向四周:“妈妈,你在那儿呀?我是小兮,你出来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