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跳楼,咱们一起

    “妈妈,你听见了吗?”

    “我是不会让你见妈妈的!”一道厉声在耳边响起。

    苏颜兮一震:“你……贺锦兮?”

    “没错,你害得贺氏倒闭,我永远不会再让你见妈妈!”

    “不要,把妈妈还给我,她是我的妈妈!”

    “妈妈,啊啊啊……”就在这时,苏颜兮突然间从云朵上坠落下去,她吓得惊恐地尖叫起来。

    “妈妈?”再次睁开双眼,她居然躺在一张床上。

    苏颜兮眨眼,缓缓地坐起身,目光打量四周的环境。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白色的地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沙发,白色的灯光,全是白色……

    这里是哪里?妈妈又在哪里?

    突然,目光盯着隔壁的床上。

    苏颜兮一怔,惊讶地发现,床上居然睡着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顾西城。

    她简直不敢相信,起身下床。

    “啊……”踩到地面,她才发觉自己全身酸痛。

    她这是怎么呢?

    小脑袋仔细想了想,这才响起自己坠楼的事情。

    对啊,她从贺氏的楼上摔下来了。

    难道现在的她是鬼魂?难道她现在在天堂?

    可是,顾西城怎么在这儿?

    该不是他也摔死了吧?

    想到此,苏颜兮的眼泪刷地掉下来呢。

    她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冲到了顾西城的病床前,扑到在他身上。

    “顾西城,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连累你的。呜呜……”

    或许是身体承受了多出来的重量,原本沉睡中的顾西城在这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这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眼前泪眼婆娑的某人。

    又哭,这丫头是水做的?

    “贺锦兮……”顾西城胸口有些闷痛,说话时牵扯到胸口就更痛呢,因此他喊出名字后就没有力气继续说下去。

    苏颜兮浑身一震,抹去眼泪看向眼前的顾西城。

    “咦,你醒了?”

    废话,顾西城黑线,难道希望他醒不过来?

    “顾西城,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跟我一起死,真的对不起!”

    苏颜兮越说越伤心,那眼泪也止都止不住。

    顾西城本来还挺心疼她流眼泪的,这一听她的话,整个人就不高兴呢。

    “你……你咒我死?”顾西城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好了些。

    苏颜兮仍然趴在他的怀里,因为身体酸痛的她觉得这样趴在要好些。

    她的眨着无辜的双眼看了看四周:“我才没有咒你,我们真的死了,你看,我们好像在天堂耶。”

    安静舒适的环境,四周一片纯白,就差头上顶着圈的天使呢。

    顾西城听她这么一说,目光自然而然地也打量了一番整个房间。

    这一看,他再次黑线了。

    这里明明是医院,这丫头真是……

    “顾西城,你会恨我吗?”苏颜兮的表情忐忑不安,目光都不敢直视顾西城。

    顾西城挑眉,没有开口,只是深邃的目光看向她。

    “顾西城,你可不可以不要恨我呀!”苏颜兮想着反正自己已经死了,就算说了也没关系,于是她那可怜兮兮地目光落总算落在顾西城的脸上。

    “顾西城,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拜托你千万不要恨我,否则我会很难过!”

    顾西城黝黑的双眸一闪,惊讶地看向她。

    她刚才说什么?

    她喜欢他?

    喜欢……

    “虽然是我连累你,你才会死的不明不白,不过没关系,下辈子我会做牛做马报答你的。”苏颜兮说着说着叹息一声,无力地趴在顾西城的胸膛,他们两人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被。

    顾西城浑身一僵,只感觉心里某处好似开了花,总之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的高兴。

    至于为什么高兴……

    “顾西城,你放心,我打死也不会喝孟婆汤的,我不会把你忘记……不对,我已经死了,应该是说就算再死一次我也不会把你忘记。”苏颜兮嘀咕着,不知道是在对顾西城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一向面色沉稳的顾西城却被她这番话逗乐了,嘴角忍不住扬起。

    “如果你下辈子做了一颗石头,你还能做牛做马报答我?”

    “啊?”

    顾西城的话让苏颜兮傻眼了,是啊,万一呢?

    “那怎么办呀?等下下辈子?”

    “……”顾西城无语,能蠢到这种地步,还指望有下下辈子?

    “贺锦兮,你刚才……”

    “哦,对呢,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你坦白。”苏颜兮抿唇,抬头望向眼前的顾西城。

    “其实,我不是你的妻子!”

    那模样特别的认真,顾西城都不忍心打击她,不是他妻子?难道是别人的?她倒是想!

    “你别告诉我,你不是贺锦兮?”

    “咦,你怎么知道?”苏颜兮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我眼前的你是鬼魂?”顾西城没好气地斜睨她一眼:“言归正传,你刚才说喜欢我?”

    苏颜兮一怔,到底什么事情才是正事来着?

    “你们两个是找死吗?”突然,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安静。

    走神中的苏颜兮猛地回神,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一看,她吓了一跳。

    “奶奶?奶奶您怎么在这儿?”

    苏颜兮小脸唰地白了:“奶奶,难道您也死呢?”

    天哪,怎么会这样?

    “你这丫头说什么胡话?咒我吗?”

    顾老夫人气结,埋怨的目光瞪了一眼苏颜兮,原本的怒火现在可是更旺:“你没事跳什么楼?幸好老天保佑你们,不然真摔死了怎么办?”

    说着,她老人家还不忘戳了一下苏颜兮的额头:“如果你死了就算呢,连累到我们顾家的血脉,看我怎么收拾你!”

    咦……苏颜兮迷糊的小脑袋瓜被顾老夫人这么一戳,总算彻底清醒过来。

    她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哟,真疼!

    “难道,我没死?”

    “死死死,你很想死吗?”顾老夫人真是被气得不轻。

    苏颜兮连忙摇头:“不想!”

    顾老夫人没好气地斜睨她一眼:“外面一群记者围着,瞧瞧你们惹出来的什么事。这一次逢凶化吉,我就不追究呢!如果再有下次,哼,贺锦兮,你就等着滚出顾家吧。”

    “额,是奶奶!”苏颜兮眨眼,意思是不追究这一切呢?

    “让欧阳浩过来处理。”一直沉默的顾西城开口呢。

    虽然他此刻躺在病床上,可是他的高智商却不像某人那般断路。

    顾老夫人微微点头,走出了病房。

    强大的气场消失,苏颜兮总算松口气。

    无意间抬头,目光却意外地对上了顾西城的双眸,苏颜兮一怔。

    既然她没有死,那么顾西城肯定也活着,这当然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可是……刚才她都说了什么?

    “顾西城,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拜托你千万不要恨我,否则我会很难过!”

    “哦,对呢,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你坦白。”

    “其实,我不是你的妻子!”

    天哪,她要疯掉呢!她究竟说了些什么呀。

    苏颜兮捂脸,怎么办?该怎么办?

    想到刚才说那些话的场景,心里那个悔呀……

    顾西城瞧她一脸心虚样,就觉得身心舒畅。

    “贺锦兮!”

    “有!”苏颜兮的声音极其响亮,回答后她才觉得自己太滑稽了。

    埋怨的目光看向顾西城:“干什么呀?”

    “你刚才说……”

    “我什么都没说啊?”苏颜兮装傻!

    顾西城危险地挑眉:“是吗?你确定什么都没说?”

    好恐怖……

    “呵呵,我仔细一想,好像说了那么一点点!”

    “既然如此……”

    “顾西城,你可千万别当真,我说着玩的,我是怕你死不瞑目!”所以她才坦白一切。

    顾西城一听,瞬间不悦了。

    “贺锦兮,你意思是在逗着我玩?”

    “额,不是,我意思我说了很多句,你说的那一句?”气场好强呀!

    “你说你喜欢……”

    苏颜兮双眼一瞪,连接接话:“哦,我喜欢很多,喜欢奶奶,喜欢安安,喜欢四大美人,还有很多很多人我都好喜欢……”

    “贺锦兮!!!”

    “对,我就是贺锦兮!”苏颜兮一怔,不对:“那什么我知道我的名字,不要一直提醒我吧!”

    贺锦兮贺锦兮,她现在最怕听到这几个字。

    啊啊啊,好紧张啊!

    “你在心虚?”

    “没有,我肾虚……”苏颜兮嘴角一抽,险些咬到舌头,怎么越说越远了。

    顾西城蹙眉,这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丫头。

    “你还说……”

    “哎呀,别还说了。”苏颜兮小脸一皱,快被这节奏逼疯呢。

    “顾西城,我是脑袋糊涂了,所以才胡言乱语,所以你别……”

    “你说你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我也是胡言乱语?”顾少明显怒了。

    “我……”

    “哼!”顾西城起身,穿上西服外套,最后斜睨了某人一样,果断地朝外走去。

    苏颜兮抿唇,她似乎说过,可是……

    “大小姐,你醒呢,太好了。”

    就在这时,安安带着苏伯走进了病房。

    苏伯看到苏颜兮安然无恙,激动地都老泪纵横了。

    “苏伯?安安?”苏颜兮见到他们开心极了:“哎呀,原来我真的活着。”

    “是啊,那么高跳下去居然平安无事,奇迹!”陆安安都不得不惊讶,到底是急救措施好?还是他们气场大?

    “咦,顾少怎么一个人出去了?不好好休养?似乎还很生气的样子?你惹到他呢?”

    “额……”好像有那么一点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