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隐瞒的事情不可说

    “你和付博雅之前就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顾西城双眸微眯,他怎么不知道这事?

    小丫头果然有事情瞒着他!

    苏颜兮抿唇:“我的家庭很复杂,想必你也清楚,我的亲生母亲不是现在的贺夫人,这件事我想你也清楚。其实我亲生母亲是被他们赶出贺家的,我还记得那个时候A市的冬天很冷,我和妈妈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就在那个时候遇见了付博雅,是他帮助我们渡过了那漫长又冷的冬天,所以我很感激他,他就像是我的大哥哥那般,让我在最艰辛的岁月里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每每回想起过往,苏颜兮的心里就很酸,也会不觉地红了眼眶。

    顾西城察觉到她的表情变化,心痛地将她再次拥入怀中。

    “对不起!”他或许不该问!提起小丫头的伤心事了。

    心里,莫名懊悔!

    苏颜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而又说道:“顾西城,我喜欢你,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你要相信我。”

    因为喜欢,所以她不希望两人之间有隔阂。

    因此,她愿意说出这些。

    不是为了博取同情,只是让他也同样相信她。

    “我知道了。”顾西城将她紧紧抱住,此时此刻他那点嫉妒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只是遗憾,没有在那个时候遇到小丫头。

    “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吧?”虽然知道会让小丫头伤心,可是顾西城却忽然间很想知道她的过去。

    苏颜兮一怔,她的过去……

    心里有些难过,她的过去不能全部告诉她。

    因为她要保守贺锦兮与她的秘密……

    “我……你想知道什么?”

    “你后来怎么回顾家的?”

    “……妈妈出了车祸,所以……所以我被接回到了顾家。”

    “你父亲和你的后母他们对你不好??”

    “……没关系,已经过去了。”苏颜兮双手抱住顾西城的肩膀。

    “只要不渴望,那就不会失望。”她没有期望他们喜欢她,所以他们喜欢不喜欢已经不重要。

    苏颜兮不在乎,可是顾西城却在乎了。

    他心疼怀里的小丫头:“以后,乖乖地待在我的身边知不知道?”

    这样,谁也别想欺负他的小丫头,就算是贺家的人也不行。

    想到此,顾西城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寒光。

    听到他温柔的话,苏颜兮的心里感动极了,她微微抿唇回道:“好!”

    虽然她不知道永远有多远,但是她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每分每秒都待在顾西城身边。

    这样就做够了!

    两人很有默契地扬起了嘴角,享受安静的夜。

    或许一天经历了太多事情,苏颜兮最后躺在顾西城怀中渐渐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一切,不过她却不慌张。

    她赤着脚走出房间,寻找顾西城的身影。

    “顾西城……”

    清脆的声音喊了几声,可是却无人应答。

    苏颜兮抿唇,他不在楼上?

    带着疑惑走下楼,最后在饭厅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她不觉莞尔:“顾西城!”

    听到呼喊,顾西城自然地抬起了头。

    正好看见走下楼梯的苏颜兮,原本的笑脸在看到她那双白皙的小脚时顿了顿。

    “去把鞋子穿上!”

    苏颜兮一怔,低眸看向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穿鞋。

    她尴尬地朝顾西城吐吐舌头,然后再次跑回房间穿鞋。

    等她再来到饭厅,顾西城已经把早餐准备好呢!

    “坐下吃吧!”

    顾西城牵着她,让她坐在椅子上。

    苏颜兮满脸惊讶地看着餐桌上的食物:“这是你做的?”

    “……买的!”顾西城的回应有些僵硬:“外面很多早餐店!”

    “哦!”苏颜兮点头应着,开始吃早餐。

    不过她心里却忍不住嘀咕,原来顾大少爷同样不会做饭呀!

    想到此,她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坐在对面的顾西城。

    “你说如果我们两个沦落荒岛,会不会饿死呀?”

    顾西城嘴角一僵,疑惑地看向她:“你这是什么想法?”

    苏颜兮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不会做饭,我也不会做饭,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烹饪的天赋,岂不是只有饿死这条路?”

    在顾家有佣人伺候着,如果没有佣人,难保他们不会饿死啊。

    苏颜兮摇摇头,感触倍多。

    顾西城没好气地斜睨她一眼:“你倒是提醒了我,回去以后你就去学烹饪。”

    苏颜兮顿时瞪大了双眼:“……为什么是我呀?”

    顾西城很有深意地回了一句:“我主外,你主内!”

    所以,谁去学不是很清楚的事?

    苏颜兮被噎住,瞬间没有了反驳的语言……

    不过细细品味顾西城的话,她又不好意思地红了小脸。

    真是的,说得他们好像老夫老妻似的。

    他们可是才刚开始恋爱而已!

    叮咚叮咚……忽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

    苏颜兮一怔,疑惑地看向顾西城:“谁呀?”

    这里可不是A市,怎么会有人来?

    “你继续吃,我去开门。”顾西城挑眉,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苏颜兮也没有在意,继续吃着顾西城为她买的早餐。

    “靠,你还真在这儿。”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苏颜兮微愣,转过头朝客厅看去。

    只见,折回来的顾西城身后跟着一个帅气的男人,这人居然是司徒朔。

    苏颜兮惊讶地站起身:“司徒朔,你怎么在这儿?”

    司徒朔听到清脆好听的女声也着实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苏颜兮中餐厅走到客厅。

    “哟,原来小嫂子也在!”

    轻松的话语,却有着异样的心情。

    苏颜兮朝他笑笑:“顾西城在这里,我当然也在这里呀!”

    回答是那么没心没肺,却成功取悦了顾西城。

    顾西城嘴角微扬,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吃饱了?”

    苏颜兮点点头:“嗯,我吃好呢!对了,司徒朔你吃早饭了吗?”

    她的目光转向司徒朔!

    不过司徒朔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有人就替他回答呢。

    “不用管他,他不是小孩!”

    “靠……”司徒朔不满地瞪向顾西城,这人怎么这么小气?

    他来江城,他让手下的人好生伺候。

    可现在身份对调,瞧瞧这又是怎么对待他的?

    “顾老大,你真是越来越没有人性了。”

    “过奖!”顾西城不在意他的评价,反而双眸微眯,看向他。

    “酒店的事情处理好了?”

    酒店发生火灾这样的事情,作为负责人不是应该很忙吗?

    居然还有时间跑来打扰别人,真是……

    “一切已经安抚好,只等警察的检查结果,真是见鬼了,居然发生火灾!”说到这事,司徒朔就变得烦躁。

    他接手企业以来,这还是头一回发生这样的事情。

    “哎,不说了,忙了一晚累死了,我先借地休息一下。”

    说着,他就如主人般朝楼上走去。

    昨晚接到通知就立马赶过来了,现在事情处理好,还真是疲惫不堪。

    看着他的背影,顾西城微微蹙眉。

    “住你的酒店去!”他家不需要电灯泡!

    司徒朔扬扬手:“这不是要重新整顿,怎么住呀?”

    “外面很多酒店。”

    “我住不习惯!”

    “司徒朔!”顾西城的声音带着几分危险。

    司徒朔背脊一凉,走在楼梯中央的他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而无奈地看向顾西城。

    “我就借住一天,至于吗?”

    当然至于,顾西城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苏颜兮就伸手拽住了他。

    “你就让他去休息吧!他看上去很累。”

    顾西城表情一顿,随即变化莫测,说不出的感觉。

    司徒朔嘴角微扬:“还是嫂子知道心疼人!”

    话落,他便大摇大摆地朝走上走去呢。

    待大厅只剩下顾西城和苏颜兮两人,顾西城便不悦地将苏颜兮揽入怀中,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你心疼他?”

    “啊?”苏颜兮着实没有反应过来:“你胡说什么呀!”

    顾西城仔细地打量她一番,见她表情依旧,这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其实他知道她没有移情别恋的心思,可是总是不喜欢她接触其他的男人。

    似乎,很久以前他就不喜欢。

    “贺锦兮,记住你是我顾西城的妻子。”

    “……我知道呀!”

    “所以,我不准你在意其他的男人。”

    “……”苏颜兮郁闷,她没有在意其他的男人。

    “也不要理楼上那个男人!”

    “……”苏颜兮汗颜,他们是好兄弟吗?

    “听清楚了吗?回答我!”强势而霸道的语气。

    苏颜兮没好气地在他怀里点点头:“知道了!”

    说完,她不由地将心里的疑惑一并说了。

    “顾西城,我觉得今天的你很奇怪,都不像是我认识的顾西城呢!”

    以前的他可是很节约说话的,好像多说一句就会扣话费那般!

    现在是怎么回事?

    顾西城的笑意从胸膛震出来:“不认识没关系,爷允许你慢慢认识。”

    苏颜兮也忍不住笑了:“还爷呢,你就一个暴君!”

    霸道的暴君!

    “可是你很喜欢这个暴君!”

    “……”苏颜兮小脸红了,没好气地用粉拳敲打着顾西城的后背。

    “你怎么一点亏也不愿意吃呀!”

    “我是商人!”试问有哪一个商人是愿意吃亏的?

    “是啊是啊!”商人,就奸商啊!奸商。

    “你在骂我?”顾西城是什么人啊,苏颜兮一个声音顿一下他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没有啊……”苏颜兮泪奔,这人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