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坦然面对旧爱

    “我不回去,顾西城,你还没有回答我,她贺锦兮到底那儿比我好?”南宫琉璃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顾西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或许什么也比不上你。只不过,我爱上了她。琉璃,我变了,你也变了,我们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们。所以……”

    “我没有变,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变了的人是你,是你违背了对我的承诺!!”

    南宫琉璃西斯底里地怒吼,自责顾西城。

    顾西城潜意识地蹙了一下眉头,语气变得沉重:“我认识的南宫琉璃,善良,体贴,永远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你还认识你自己吗?”

    南宫琉璃一震,整个人软坐在沙滩上,刚才的怒气瞬间瓦解,像是一个失去了生气的布偶。

    “我真的变了……”

    “你做过什么,你很清楚,我也清楚。事情都已经过去,我不想再追究谁是谁非。可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利用任何人伤害贺锦兮。”

    顾西城不是不知道她利用付博雅,设计贺锦兮。

    在付博雅找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所以他最后才决定帮助贺氏。

    虽然主要原因是不愿看到那丫头真的跳楼,但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不管怎么说,整件事那丫头是无辜的。

    “琉璃,回A市吧!”

    南宫琉璃双眼一闭,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顾西城已经转身离开。

    她的双眸被他的背影刺痛,他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到她身边呢。

    “顾西城,为什么你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全都是因为你……”

    “我不想伤害贺锦兮,可是你越来越在乎她,我没有办法,我害怕她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所以我才想方设法逼她离开,请你相信我,我还是以前的南宫琉璃,我没有变!!!”

    顾西城的脚步顿住,停在原地,可是他却没有回头。

    因为他已经有了选择,已然不能回头。

    有时候,决定了一件事,那么就只能往前走,哪怕因此伤害了很多人,也不可以轻易回头,因为回头,伤害或许更大。

    此刻的顾西城深深明白了这一点,他知道自己伤害了南宫琉璃,可是如果他违背自己的心意,继续和她走下去,那样就是另一种伤害。

    曾经的他们既然错了,那么就将所有的错改过,给彼此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现在他不能回头,不能再给对方希望,最后再让她绝望,那会更残忍。

    所有,他只能决绝地离开。

    顾西城双手紧握,重新迈步离开,他的步伐很重很重,但是他还是走了下去。

    南宫琉璃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终于无法控制地痛哭起来。

    她悲伤她自己的爱情,悲伤他们逝去的岁月。

    这段纠缠多年的感情,最后还是走向了她不期望的终点。

    她那么那么努力想挽留,可是最后什么也没有,她真的不甘心!!!

    老天爷,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惩罚她?

    医院

    苏颜兮虽然和司徒朔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可是她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地看向病房门口。

    顾西城,他究竟去那儿呢?

    “诶诶诶,问你花呢!”司徒少爷被冷落,很是不满。

    “什么?”苏颜兮茫然地看向他,不知道他问了什么。

    司徒朔黑线:“你当我透明的?”

    “没有!”苏颜兮极力解释:“如果当你是透明的我还能和你聊半天?反倒是你,司徒朔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顾西城呀?你们不是好兄弟吗?他去哪儿了?”

    “女人!就是啰嗦!”司徒朔再次黑线:“顾老大可不是小孩,还需要人监督他去那儿呢?难道你还担心他被人拐卖?就他那张扑克脸,谁敢啊?充其量那些不长眼的花痴女会不怕死地去招惹他!”

    苏颜兮仔细一想:“你好像说得也有道理!”

    “真是够了……”

    “可是,万一他被那些女人勾走了怎么办?”苏颜兮心里冒酸泡,她可记得,顾西城无论走到那儿,都有女人主动送上门。

    司徒朔瞧她那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摇摇头叹道:“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是愚蠢的,以前可没见你对老大这么上心。”

    “以前?”苏颜兮眨眼,被司徒朔这么一提醒,她也忽然想起,自己对顾西城似乎在乎过头了。

    哎,难道陷入恋爱的女人都这样?

    “想什么呢?”司徒朔见苏颜兮沉默,又忍不住问了,他还真不习惯她的安静。

    苏颜兮抿唇,意味深长的目光望向他:“我在想,外界为什么传顾西城喜欢男人?”

    “噗……”司徒朔喷笑:“你怎么突然想起顾老大的糗事?”

    “因为看到你呀,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们是一对!”

    “什么???”

    苏颜兮的回答瞬间刺激到司徒朔,他暴跳如雷。

    “这TM谁说的?”

    “你呀!”苏颜兮再次回答。

    司徒朔绝倒:“我什么时候……”

    “拍卖晚会,你忘记呢?”

    “……”他还真忘记了。

    “你明明告诉我,你和顾西城,你们……”

    “得了,我那是逗你玩的,你还当真?”司徒朔无语,他正是服了她呢!

    “逗我?”苏颜兮小脸一皱:“司徒朔,你太过分呢!”

    他知不知道,他的玩笑让她误会了顾西城很久!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笨!

    司徒朔嘴角一抽,无奈地挥挥手:“得了得了,我们也别说过去的事呢!你不是好奇顾老大为什么会被外界误会吗?我告诉你,老大这个人极其挑剔,就算我们将当红明星送到他面前,他也将人家嫌弃得一无是处。我就不明白了,不就是玩个女人吗?至于这么较真?老大不近女色,也从不会闹出绯闻,你说媒体能不捕风捉影吗?所以就怀疑他不喜欢女人,而是喜欢男人。”

    原来是这样,不过……

    “司徒朔,你还做过拉皮条的工作?”苏颜兮一记冷眼射向司徒朔。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司徒朔的头顶,他被苏颜兮话着实噎得不轻。

    拉皮条,她居然说他拉皮条?

    他一个堂堂酒店大亨,有必要去做拉皮条的工作?

    “贺锦兮,你……”

    “司徒朔,你干什么?”低沉的声音突然闯入,打断了司徒朔的怒气。

    司徒朔表情狰狞地转过头,一眼就瞧见了走进病房的顾西城。

    他的怒气更胜了,不客气地指了指苏颜兮:“这样的女人你也喜欢?”

    顾西城挑眉:“这和你没关系,你可以走了。”

    “就是,我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反应过来的苏颜兮也不忘补上一句。

    司徒朔吐血,他是疯了才会在这儿被欺负。

    “你们,你们都欺负老实人!”

    怒吼一声,司徒少爷愤恨地撤了。

    苏颜兮瞧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情顿时好了,哼,谁叫他介绍女人跟顾西城。

    还老实人,老实人里面捡出来的人也比他老实。

    苏颜兮想着,又将目光转向顾西城,有些委屈的嘟嘟小嘴:“你去哪儿呢?”

    顾西城的表情此刻很平静,看不出异样。

    他在床边坐下,深邃的双眸与苏颜兮直视。

    “公司有急事处理,所以过去了一趟。”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了呢!”

    顾西城无奈地揉揉她柔顺的发:“傻瓜,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就算他要生气,也是气自己。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处理事情非常糟糕。

    苏颜兮抿唇,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要他没有生气就好。

    “脚还疼吗?”顾西城检查了一下她受伤的脚。

    苏颜兮回神,朝他噜噜小嘴:“疼,非常痛!”

    她没有说谎,真的很疼,不过她可以忍受。

    只是现在顾西城这样问,她忍不住撒撒娇诉诉苦。

    “现在怎么办?都不能去旅游呢!”

    “你还想去那儿?”

    “额……”苏颜兮仰起小脑袋想了想。

    “我想和你去坐摩天轮,和你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还想和你一起去咖啡屋喝咖啡,还有看星星,”

    顾西城挑眉:“就这些?”

    “嗯嗯。”苏颜兮抿笑,她一直想说,如果有一天遇到自己喜欢的人,那么她就和自己喜欢的人去享受一下这些简单却浪漫的事情。

    总是看着电视里演绎,却没有真正体会过那样的美好。

    “好,我陪你去!”顾西城的语气难得的温柔,温柔到让苏颜兮都产生了疑惑。

    她探究的目光看着他:“顾西城,你今天对我怎么这么好?”

    顾西城不想自己的心思被她看穿,于是将她搂入怀中。

    轻声问:“我以前对你不好?”

    苏颜兮瞥嘴:“也不是!”

    他没有对她不好,只是偶尔对她凶。

    她知道他有他的原则,才不会如此将就她。

    今天的他似乎什么事情都将就她,而且温柔到不像话,已经快不是她认识的顾西城了。

    小心肝又不乖地跳动了,不得不说,此刻的顾西城真的让她非常非常喜欢。

    她的双手不觉地搂着顾西城的颈项:“今天的你很听话,让我更喜欢。”

    “听话?”

    “嘿嘿……重点是我更喜欢你呢!”

    顾西城瞧她难得的俏皮样,不觉莞尔:“那就继续喜欢下去!”

    “嘿,好呀!”

    苏颜兮抬头,眸光与顾西城撞个正着,两人相视而笑。

    顾西城情不自禁地亲吻了一下她的唇角:“我们现在行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