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小两口摊开心扉

关灯
护眼
    因为他并不是如此婆妈的一个男人。

    待苏颜兮回神时,已经被顾西城安置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坐下。

    顾西城为她盛了一碗米饭,为她夹了喜欢吃得菜,然后放在她面前。

    “快吃吧!”

    苏颜兮眨了一下双眼,这才慢慢地拿起筷子,开始用餐。

    本来以为自己并没有什么胃口,可是并不是,她居然连着吃了两碗。

    这是顾西城为她第二次做饭,饭菜还是那么合她的胃口。

    睡饱吃饱后,苏颜兮感觉整个人豁然轻松不少。

    顾西城见她放下筷子,这才开口询问:“还要吗?”

    苏颜兮摇摇头:“不了,我吃饱了。”

    再看向顾西城,发现他居然没有动筷子。

    她眉头不觉地蹙了一下:“你怎么都没吃?”

    顾西城一怔,随即扬起了自己,他的小丫头还是关心他的。

    “我待会再吃,我们好好说说话可以吗?”

    苏颜兮坐在顾西城的对面,她看着他,眨了眨眼,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好像还在思索谈还是不谈。

    顾西城没有给她想清楚的机会,直接说道:“我知道你生气,生我的气,气我没有告诉你商震的事情。”

    “我……”

    “你听我说完。”

    顾西城表情很认真,倒是让苏颜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只听他继续又说道:“我知道你会以为我在替商震隐瞒,现在我解释什么也没用,虽然我认为别人的感情我们不应当插手,但是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当,我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为你着想。如果我有妹妹面临这样的事情,我也会和你一样不会坐视不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锦兮,请你相信我,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是夫妻,我们之间不该有什么秘密,我们应该坦诚相待,这样我们才能建立更多的信任。所以,以后我不会再隐瞒你任何事情。”

    “顾西城……”苏颜兮怔住,这可能是她认识顾西城以来,他说过最长的一句话,着实让她有些吃惊。

    而且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那么深深撼动着她的心。

    他其实说的没错,感情的事情并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

    她生气多半是因为感情用事导致,看到安安面临生死考验,她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认真思考,所以她恼顾西城,恼他故意隐瞒。

    仔细想想,顾西城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也不是一个爱管别人事的人。

    说简单一点,他本就是一个习惯冷漠的人。

    她不是很清楚这一点吗?

    还有,他的坦诚也让她心里升起一抹愧疚。

    说到隐瞒,她才是真正隐瞒所有事情的人。

    她没有勇气告诉顾西城,她不是贺锦兮。

    苏颜兮无力地在心里叹息一声……

    现在别说生气了,她心里哪一点气早已经因为顾西城的那些话烟消云散。

    苏颜兮抿唇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头,不敢直视顾西城的眼睛。

    顾西城瞧她如此,还以为她还是不能理解,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咳咳,锦兮,你还是不能原谅我这一次?”

    “不是……”苏颜兮猛然抬起头,目光闪烁地看向顾西城。

    “我……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想说什么都可以!”顾西城想,只要不生气就好。

    苏颜兮咬着自己的唇角,纠结了半响:“顾西城,假如,你以后发现我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我们不是说好不隐瞒的吗?你还会骗我?”

    “我……”那是没说之前!苏颜兮汗颜。

    “好了,如果不是原则上的问题,我都原谅你。”

    顾西城是真的让着她,苏颜兮深刻地感觉到了。

    她心里酸酸甜甜的,还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觉。

    遇见顾西城,得到他的爱,她苏颜兮真的很幸运。

    如果有一天,顾西城知道她是假冒的贺锦兮,那该怎么办?他还会原谅吗?还能这样让着她爱着她吗?

    苏颜兮开始奢求……

    顾西城见苏颜兮发愣,忍不住轻笑:“又怎么呢?”

    这小丫头最近似乎总是走神。

    苏颜兮微怔,猛然抬头,目光与顾西城撞个正着。

    她心里一紧张,双手不觉地握紧:“哦,没什么。你……你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苏颜兮说着,连忙拿起筷子为顾西城布菜。

    于是,情节大逆转。

    刚才顾西城服务的项目,苏颜兮一一地服务回去。

    所以说啊,人不能有心虚的事情,否则啊……

    顾西城对苏颜兮的热情倒还真有几分受宠若惊,这些时间他的小丫头可是把他冷落得跟什么似的。

    每天工作忙完,身心疲惫回到家还要面临一室的冷清,那感觉还真是不怎么好。

    以前或许是习惯了,所以他没有感觉。

    自从这小丫头闯入他的生命后,他便不能适应这样的冷清,更或者说是孤寂。

    现在好了,他的小丫头总算回来了。

    顾西城抿唇,是不是该想个办法,让小丫头不用继续天天往医院跑。

    额,还是算了,好不容易哄开心,别因为他那点私心又把事情搞砸了。

    她要照顾陆安安就让她去照顾吧!

    大不了,他照顾她。

    顾大少爷如此一想,心情霍然开朗,这段时间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胃口也突然间变得十分的好。

    苏颜兮几乎把所有剩下的菜都夹到了他的瓷碗里,顾西城不拒绝,全部解决掉了。

    因此,晚餐从刚才的诡异气氛变成后面的无比温馨。

    两人的冷战也在今晚的晚餐上暂时靠一段落。

    顾大少爷想,这也不枉费他亲自下厨做的几个菜。

    晚餐后,顾西城陪着苏颜兮到楼下的花园散步消化消化。

    苏颜兮一直纠结着心里那点虚,所以没有怎么说话。

    顾西城还以为她是因为这段时间太累,所以也没有勉强。

    两人手牵着手安安静静地走了一圈,在周围人看来,像极了一对恩爱的老夫老妻。

    回到家后,苏颜兮梳洗一番后便躺下休息了,现在才发现,自己是真累了,在医院几乎没有睡过好觉。

    顾西城没有打扰她,而是去了书房,处理今天下午本该在公司处理的事情。

    就这样,两人渡过了安静的一晚,不过这一夜,两人的心都是暖暖的。

    爱情的魔力,或许就在于此。

    第二天,顾西城亲自开车将苏颜兮送到了医院。

    在苏颜兮下车时,他还不忘提醒:“晚上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苏颜兮一听,连忙说道:“我晚上就留在医院,你不用过来接我。”

    话落,她便着急地往医院里跑去。

    被拒绝的顾大少爷坐在车里,着实噎得不轻。

    敢情,今晚他又得继续独守空落落的房子?

    心情顿时不悦了,于是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熟悉的电话。

    电话那边不到一分钟便接起了电话:“喂?”

    一听声音,顾西城本想质问的话,倒是委婉了几分。

    当然,这是顾少自以为的委婉,实际上听上去不怎么委婉。

    “你和陆安安之间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额……”商震疑惑,他什么时候关心起这样的事情了。

    不过说到陆安安,商震那个心啊,五味杂陈。

    于是,回答带着几分无奈:“我还没有想……”

    怎么处理,人都没有见到,让他怎么处理?

    “商震,你TM混到这份上,你也好意思?”顾西城难得地飙脏话了。

    “婆婆妈妈也不是你商震的风格,一个女人就能让你如此窝囊,我也真是服你了。”

    顾西城越说越来劲:“你真TM地越活越回去了。”

    “顾少?”商震蹙眉,这电话那边的人还是他认识的顾西城吗?他真怀疑?

    “叫我也没用,你这副德行我都懒得说你,你的女人住院了,还要我的女人去照顾,你的心里就不虚的慌?不觉得掉份?”

    “……”商震嘴角一抽。

    敢情,此人是欲求不满,所以来找他发泄?

    得,事情好歹也是因他而起,他也该受着。

    顾西城发泄完,最后冷冷地说了一句:“把事情尽快办妥了。”

    说完,直接撂了电话。

    商震愣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是叫他把什么事情办妥?

    是他和陆安安之间的事情?

    还是解决他独守空闺的事情?

    可不管是那样,商震都觉得头痛无比,因为一件比一件难办。

    自从陆安安送到普通病房后,门口就多了门神,他是想进病房都难,他也正愁着。

    别说解决事情了,他连当事人都没有办法见一面。

    真TM见鬼了!

    ……

    苏颜兮走进病房,就看见陆安安正望着窗外发呆。

    一向鬼灵精怪的陆安安居然会发呆,苏颜兮着实有些接受不了。

    不用问,她其实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看来这一次,她真的被伤到了。

    苏颜兮在心里叹息一声,故作轻松地走了进去。

    “安安,你发什么呆,思、春?”

    陆安安回神,一瞬间便恢复了昔日的模样。

    忍不住斜睨一眼苏颜兮:“顾少夫人,什么时候说话学我了,这么的粗俗。”

    “嘿,你什么时候也学我了,这么有自知之明?”

    “你……臭丫头,你欺负病人。”

    苏颜兮抿唇:“既然你都说我欺负病人了,那我就把罪名坐实了。”

    说着,她就上前来到陆安安的病床前,伸手准备去挠她痒痒。

    陆安安见她真要来,连忙求饶:“大姐,我错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