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不知道的真相

关灯
护眼
    “去……谁大姐呀!”

    苏颜兮轻笑,并没有下手,她只是和她闹着玩,希望可以让她开心一点。

    这丫头这次可伤的严重,她还不敢对她动手呢!

    陆安安躺在病床上,打量着苏颜兮的表情。

    “瞧你春光满面,和顾少和好呢?”

    苏颜兮小脸一红,有些别扭地回道:“我们本来也没有吵架,什么合不合的。”

    “哟,瞧你那样儿,还真是陷进去了。”

    “嗯?”苏颜兮一时没反应过来。

    陆安安苦笑:“没什么,其实你不用每天过来照顾我,昨晚你们家顾少请的看护照顾我挺好的。”

    “咦,你的意思是我照顾的不好?”苏颜兮故作不满。

    陆安安白她一眼:“姐是心疼你,怕你累着。”

    “我才不累,你如果跟我客气,我才是真累,把我当什么人呢!”

    苏颜兮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水果刀跟陆安安削苹果。

    好姐妹,很多话其实不需要说。

    陆安安知道苏颜兮不放心,是想陪着她,她心里很感动,一生有这样的好姐妹,还有什么好遗憾?

    叩叩……突然有人敲响病房的门。

    陆安安回神,轻声说道:“进来。”

    对方是陆安安父亲请来的保镖:“小姐,商先生来了。”

    陆安安面色一沉:“告诉他,我很累要休息,没时间接见他。”

    “好的,小姐。”保镖说完,便退出去关上了门。

    苏颜兮抬眸看向陆安安:“商震天天来医院,你就一面也不见?”

    陆安安有些闷闷地回道:“现在还不想见。”

    “你就不怕他忍不住闯进来?”

    “放心吧,他不会,他可是商震。”陆安安其实很了解商震,平日里对外人一向谦谦有礼,却又保持着淡淡的疏离。对她,也尊重多于宠爱。

    以前安安觉得那是他人品太好,对女人很尊重,不似司徒朔他们那样轻佻。

    她还一度用这样的事情去嘲笑司徒朔。

    现在想来,她才是最可笑的人。

    商震之所以会尊重她的每个决定,那是因为她的决定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他对她不是爱。

    真正爱一个女人,他的宠爱会多于尊重,或者并行。

    就好比现在,商震是怎么也不会闯进病房的,因为她不愿意见他,所以他尊重她的决定,而不是像那晚在酒店,看到那个女人生气跑出酒店,便义无反顾地追出去。

    那样的商震是陆安安从没有认识过的商震。

    他们在一起也有几个月了,偶尔想想,陆安安就觉得无比心凉。

    “安安,吃苹果吧!”苏颜兮将削皮后的苹果递给陆安安,打断了她的思绪。

    其实苏颜兮看出了陆安安你的悲伤,可是她没有开口安慰。

    就像顾西城说得,感情的事情外人无法插手。

    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安安的身边,陪着她难过,陪着她走过这一段辛苦的路程。

    安安在医院住了半月,总算可以下床了。

    她一直嚷嚷着要出去走走,待在病房里快要发霉了。

    苏颜兮无奈,只好从护士长那儿借来轮椅,推着她去楼下花园走走。

    陆安安原本拒绝坐轮椅,可是苏颜兮不肯,毕竟她还没有痊愈。

    在苏颜兮的坚持下,陆安安只好妥协。

    “哇,外面的空气真赞!”陆安安坐在轮椅上,忍不住展开双臂,仰着头,吸收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远处吹来的微风。

    苏颜兮瞧她那样,忍不住轻笑:“看来这段日子真是把你憋坏了。”

    “那可不,真是难受得要死。”

    “那以后你可以千万别让自己受伤了。”苏颜兮想到她昏迷不醒的时候,还仍心有余悸。

    陆安安睁开双眼,转而看向身旁的苏颜兮:“放心吧!我会好好爱护自己,让你担心了真抱歉。”

    苏颜兮调皮地笑笑:“那有什么补偿吗?”

    陆安安挑眉,又一次展开双臂:“来,姐姐给你一个爱的拥抱。”

    “切……”苏颜兮送她一记白眼:“谁稀罕这个!”

    “小样儿,还嫌弃呢!你以为……”

    陆安安的话突然顿住,目光看向苏颜兮的身后。

    苏颜兮一怔,转身也看去,这一看倒是有几分惊讶。

    衣冠楚楚的商震正朝她们的方向走了。

    陆安安很快反应过来:“兮兮,推我回病房吧。”

    苏颜兮正想回答,商震已经走进:“安安!”

    陆安安想自己转动轮椅,商震眼明手快地按住了轮椅。

    “别这样安安,我有话向对你说,我们……”

    “对不起,我没有话要说,请让开。”

    “安安,我不会打扰你太久……”

    “那请你索性一分钟也别打扰,以免浪费你商震公子的时间。”

    “我……”

    “放手!!”陆安安有些生气,使劲地转动着轮椅。

    商震知道如果错过这一次机会,他不知道还有等多久才能见到陆安安,所以也他坚决不放手。

    苏颜兮在一旁看着,怕陆安安不小心伤到自己。

    于是连忙出声劝阻:“安安,你就和他谈谈吧!不管什么事情,都要说清楚不是吗?”

    陆安安一怔,没有再继续挣扎。

    苏颜兮见她安静下来,这才松口气。

    接着,她看向商震:“你们好谈谈吧,我去替安安拿一件外套,这外面有些凉。”

    “谢谢!”这句话是商震发自真心说出的话。

    苏颜兮向他微微点头,便转身朝医院里面走去。

    陆安安从轮椅上慢慢站起来,向独自离开。

    商震反应过来,及时扶住了她。

    “你别动,小心伤到自己。”

    “你让开……”陆安安的声音有些硬咽,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

    商震无奈地低下头:“安安,别这样。”

    “商震,我也请你被这样,你现在是怎么样?关心我?那么请问你的莫小姐怎么办?”

    “对不起安安,这件事我知道我是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陆安安心里的怒火被撩起:“你是不是特别的失望我没有被车子撞死?这样我就不会成为绊脚石横在你和那个女人中间?”

    “安安!!”商震蹙眉:“我从来没有这么想,你也不要这样胡说。”

    “哼,我胡说?怕是说到你们心坎里去了吧!”陆安安一把将商震推开:“我告诉你商震,我就算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会一直缠着他,一直……

    陆安安的眼眶不觉地湿润,她瞥过头避开商震的视线。

    心疼无比……

    商震听到她的话也莫名难受:“安安,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和莫晚婷之间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你我很抱歉。害你出了车祸,我也非常内疚。我很庆幸你平安无事,否则我会愧疚一辈子。真的安安,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说得好听!”陆安安埋怨的目光瞪向商震:“既然你不想伤害我,那么你现在就去告诉莫晚婷,让她滚回国外去,别来打扰我们。”

    商震俊脸微怔,探究的目光打量着陆安安:“安安,晚婷离婚了,她……”

    “她离婚跟我没有关系,商震,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地跟你说话。你只要告诉我,你选她还是我,我只要你一句话!!”

    她只想亲口听他说,给她一个答案。

    商震微愣,俊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迷茫。

    而他的迷茫再一次刺痛了陆安安的心。

    ……

    苏颜兮走到电梯口,正巧电梯门缓缓打开,更巧的是电梯里站在的人居然是认识的。

    “小兮?”付博雅好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苏颜兮,再看到她倒是有几分惊讶。

    “你怎么过来呢?”

    面对付博雅的问题,苏颜兮只是浅浅一笑;

    “我朋友在这儿住院……”

    “朋友?该不是哪位陆小姐吧?”说话的是南宫琉璃,语气里带着几分讽刺。

    这样的南宫琉璃,苏颜兮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她直接选择忽视。

    倒是付博雅轻轻拍了一下南宫琉璃的肩膀,好似在示意她别这样。

    苏颜兮忽然觉得特累,应付这样的事情一向不是她拿手的。

    于是,她沉默着走进电梯,等待着该出电梯的人自觉出去。

    付博雅倒是一句话也没说,迈步走出了电梯。

    就在这时,南宫琉璃忽然又开口了,不过这次她是对付博雅说的。

    “博雅你先在车上等我,我有事情要和贺大小姐聊聊。”

    话落,她主动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便缓缓关上。

    “琉璃……”付博雅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苏颜兮双眸微眯,安静地站在那儿,此刻电梯里只要她和南宫琉璃两人,她倒是不明白她究竟想干嘛?

    南宫琉璃走到苏颜兮身边,与她并肩站着。

    “贺锦兮,我听说你的好朋友发生了车祸,哎,真可惜……”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颜兮非常不喜欢她阴阳怪气的样子。

    南宫琉璃嘴角轻扬,转而看向苏颜兮:“我只是觉得你朋友非常幸运,她和你一样幸运,你还记得江城发生的事情吗?”

    苏颜兮表情一怔,不自觉地想起自己在江城险些被车撞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心中一惊:“是你……”

    “没错,你记起来了吗?当时开车的人就是我,当时我本想撞死你!可惜啊……”南宫琉璃的神情一瞬间变得阴沉。

    “贺锦兮,我真是后悔一时的心软!”

    “南宫琉璃,你疯了是吗?”苏颜兮简直不敢相信,她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