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我们还是暂时分开吧

    “……好!”

    回到病房,苏颜兮扶着安安,让她躺回床上休息,然后自己拿着温水瓶去打水。

    当苏颜兮走出病房,她才想起,病房里有饮水机。

    于是,她无力地依靠着走廊上的墙壁,沉默着。

    渐渐的,病房里传来硬咽的哭声。

    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

    渐渐的,变成了大声痛哭。

    渐渐的,苏颜兮也哭了。

    对不起,安安!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傍晚的时候,苏颜兮意外地接到老夫人的电话,大致意思就是让她回老宅。

    苏颜兮半天才反应过来,似乎又有大半个月没有见奶奶她老人家了。

    想必,她老人家是想她了。

    咳咳,这是某人自己认为的。

    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想一些开心的事情让自己能开心。

    可是后来会发现,其实没什么用。

    安排好陆安安晚餐,苏颜兮直接打车去了顾家老宅,她没有打电话让顾西城来接她,因为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顾西城。

    可是她没想到,顾老夫人打了电话给她以后,又打了电话给顾西城。

    因此,她前脚走进顾家大门,顾西城后脚也走进了顾家。

    “你们……”顾老夫人见到他们,正想开口说什么,可是她突然发现了异样。

    在苏颜兮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顾老夫人拿起自己的拖鞋就朝顾西城揍去。

    “你这臭小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居然动手打自己的老婆,你还是我们顾家的人吗?”

    “奶奶!!”顾西城一脸无辜以及懵懂的样子,很利索地避开了顾老夫人。

    苏颜兮微微一怔,打老婆?

    愣了几秒后,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伤。

    于是,她连忙上去抱住顾老夫人。

    “奶奶,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您先冷静。”

    听到苏颜兮的一声吼,不只是顾老夫人冷静了,就连顾西城也冷静下来,甚至是冷漠下来。

    他快步上前,二话没说拽着苏颜兮就拉到他跟前,然后锐利的目光仔仔细细地将她打量一番。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说到伤,苏颜兮就忍不住蹙眉,于是用力挣开他的钳制:“不要你管。”

    “这是什么话?你是我顾西城的妻子,你的事情我不管谁管?”顾西城瞧着苏颜兮脸上的伤,怒火就蹭蹭地往上冒。

    苏颜兮横他一眼:“顾西城,你不必这样子,其实你心里根本不希望我是你的妻子吧!哼!”

    丢下一句话,她便受不了地朝外跑去。

    如果再待下去,她一定会发货。

    哦,不对,她已经发货了。

    顾西城反应极快,连忙追上去:“贺锦兮,你跟我站住,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苏颜兮才会傻傻地听话站住,她只管低着头往前跑。

    可惜,刚跑到顾家花园,就被腿长脚长的顾西城一把抓住。

    “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不希望你是我的妻子?”

    “有什么好说清楚的!!”苏颜兮回头,奋力地想推开他,可惜力气不够。

    “顾西城,你放手!”

    “你不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可能放手。贺锦兮,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发火?”顾西城不喜欢她这样子,如果是关于陆安安的事情,他已经道歉过了,她不是也原谅他了吗?

    既然如此,现在又是闹哪样?

    “我不想说,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对你说,你放手。”

    “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要你管!”

    “贺锦兮!!!”顾西城蹙眉:“我不可能不管你,你……”

    “我说了我不需要你管,你要管就去管着你的南宫琉璃,别来烦我。”

    “琉璃?这关琉璃什么事?”他是在说他们之间的事。

    苏颜兮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生气地瞪向顾西城,将心里的怒火喷了出来。

    “是啊,不关南宫琉璃的事情,什么事情都与她无关。她在江城放火烧酒店,其实是想烧死我,在你顾大少爷的眼里,这件事也不关南宫琉璃的事对吗?”

    “你……你怎么会知道?”顾西城瞬间蹙紧眉头,表情带着几分疑惑。

    苏颜兮却把他的此刻的样子理解为心虚,心里的火是没法压下去了。

    “哦,对了,她开车撞我的事情,你顾大少爷是不是也觉得不关她的事?也对,谁叫我走路不长眼睛,看到她的车子过来也不知道躲开,所以活该被撞。”

    “锦兮,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欠了她,是我抢走你,让她难过伤心呢?那好吧,你回去找她吧,我保证不拦着。”

    “贺锦兮,你胡说什么?”顾西城俊脸一沉,苏颜兮的话让他内疚也让他难过,可是更让他生气。

    “你就这么想把我推出去?”

    苏颜兮心里发酸:“怎么是我想把你推出去啊,你顾大少爷真会说笑,我这不是成全你们吗?”

    “我不需要你的成全!”顾西城的回答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小丫头真是要气死她。

    “江城的事情我可以解释……”

    “解释解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解释?”苏颜兮捂住耳朵拒绝听顾西城说。

    “如果你要解释,为什么不在当时向我解释,而是要等我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你才被迫向我解释。顾西城,我不需要这样的解释。我知道你包庇南宫琉璃,护着她,是因为你念着对她曾经那份纯真情谊。可是顾西城,你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呢?你知不知道,南宫琉璃想掐死我的时候我都不忍心还手,因为我觉得她的痛苦有一半是我造成的。所以我承受她的怒骂,承受这一切。因为……因为我爱你,我愿意和你一起承担。可是现在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苏颜兮硬咽,眼泪不知不觉地落下来:“你知道南宫琉璃告诉我你知道一切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对我?”

    “锦兮,对不起!”顾西城一把将苏颜兮抱入怀中,他的心一阵阵疼,因为苏颜兮的话,也因为她默默承受的一切。

    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和商震没有什么区别,对于感情的事情没有处理果断,所以害自己心爱的人因此而受伤。

    “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锦兮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弥补你好吗?”他一定不会再让她受伤害。

    “不需要!”苏颜兮决绝地推开顾西城,表情异常坚定,她看着对方的目光更是带着无限的悲伤:“顾西城,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你说什么?”顾西城慌了,他不明白她的意思:“分开?为什么要分开?我不同意。我知道你生气,你听我说……”

    “现在我只想一个人冷静冷静!”苏颜兮果断地打断顾西城要说的话,表情很冷漠。

    顾西城被她的冷漠伤到,他的双手不觉握紧,神情有些茫然:“你……你想和我离婚?”

    “我没有!”苏颜兮没有这样想,她只是想暂时分开,理清心里复杂的情绪。

    “我们都好好想想,等我们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走下去。”

    “不,我不需要想!”顾西城坚决反对:“我要和你走下去,一辈子走下去。”

    苏颜兮无力地低下头,略显疲惫:“顾西城,请你尊重我的选择好吗?”

    微微徐徐吹来,顾西城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他深邃的目光看着苏颜兮。

    他……真的伤到她了。

    她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分开的话,哪怕他提出离婚的时候,她也没有这样说。

    顾西城心里刺痛,伸手过去揉了揉她的细发,还是如同平时那般柔顺。

    只是,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

    “……那么你想分开多久?一天?”

    “……”

    “一个星期?”

    “……”

    “一个月?”

    “……”

    “锦兮,这已经是我的极限,我不能再退让。”他其实真的一天也不想和她分开。

    苏颜兮抿唇,终是点了点头。

    她想一个月也足以让她理清楚,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晚饭,她自然是没有心情在顾家吃了,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老夫人,于是她想离开。

    顾西城连忙开口说送她,可是苏颜兮拒绝。

    “顾西城,从今天开始,一个月之内我们不要见面了。”

    说完,她强迫自己不去理会顾西城受伤的表情,绝决地迈步走出了顾家。

    顾西城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她离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他也没有收回目光。

    他只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非常的糟糕,这种分别的感受让他很不舒服。

    他可以反悔吗?

    答案很明确,他怎么能去勉强这个小丫头?

    “刚才那丫头说的都是真的?”顾老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顾西城面前,开口就是质问顾西城。

    可是,顾西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并没有回答。

    顾老夫人也很有主见地将他的沉默归类为默认,顿时火冒三丈。

    看来自己还是太纵容南宫琉璃这个丫头呢!

    ……

    苏颜兮带着难过的心情回到了医院,让她没想到的是医院也不安静。

    那位叫做莫晚婷的小姐居然找到了医院,正对躺在病床上的陆安安耀武扬威。

    “商震是我的,你如果对他有不该有的想法,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掉。他是不会要你的,对于他来说你只不过是消遣的玩意儿……”

    “莫小姐,你的话太过分了。”苏颜兮没办法继续听下去,连忙走进去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