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姐妹齐心,击退小三

    莫晚婷见到苏颜兮起初一愣,随即是轻蔑地一笑。

    “哦,原来你就是西城哥的妻子啊,我见过你,不过我很失望,西城哥哥怎么会喜欢你这样什么都不如琉璃姐姐的女人呢?”莫晚婷说着,还很茫然地摇摇头。

    苏颜兮顿时被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回她……

    “莫晚婷小姐是吧?”岂料,陆安安却在此刻突然开口。

    莫晚婷犹如公主般的姿态,大有很开恩地点点头:“是,我就是莫晚婷,商震的心上人,想必你也听他说过……”

    “很抱歉,商震从来没有说过。如果莫小姐期待商震在和我睡觉的时候会叫着你的名字,那你可就要失望了,他每次和我在一起,想的都是我。”

    “你……”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我是商震消遣的玩意儿?那莫小姐你又错了,一般是我把他往床上带,所以说如果要消遣,也是我消遣他。”

    “什么?”

    “莫小姐今天如果是来求我离开商震的,那好吧,看在你离婚没人要也够可怜的份上,我答应你,反正……我也消遣够了。”陆安安的眼眸中闪过一抹伤痛,不过很快被她掩饰过去。

    然后,她冷漠地看向气急败坏的莫晚婷:“现在,你可以滚了。”

    “你……你……”莫晚婷你了半天也没有你出什么来,最后气急败坏地跺跺脚。

    “怪不得你们能成为好朋友,都是一些下作的女人。”说完,她转身离开。

    从苏颜兮身边走过时,还故意推了苏颜兮一下。

    这一推,又把苏颜兮的怒火推出来了,苏颜兮蹙紧眉头,轻轻地伸了一下脚。

    碰咚……一只高贵的白天鹅瞬间摔倒了。

    “啊啊啊!!!”莫晚婷尖叫,气愤,她这一辈子也没有这般狼狈过。

    良久,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陆安安:“刚才是你绊倒她的?”

    苏颜兮:“是,谁叫她骂你!”

    陆安安:“……”

    苏颜兮:“刚才你的话真毒,她心里该难受一段时间了。”

    陆安安:“活该,谁叫她藐视你!”

    苏颜兮:“……”

    最后,两人心有灵犀地相视而笑。

    好姐妹,好闺蜜,就是如此。

    龙神集团办公室。

    四大秘书发现变天了,从晴转多云变成了暴风雨。

    这变化简直没有过渡期,直接袭击而来。

    当一个个主管被骂的狗血淋头走出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四大秘书都无比庆幸,被骂的那人不是她们。

    后来,要上交文件,苏裳只觉得自己吼不住。

    于是,她厚着脸皮求欧阳浩代劳。

    欧阳浩面对美女的请求,也只能应下来。

    走进总裁办公室,他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诡异的气氛。

    再仔细观察总裁的表情,懂了,后院着火了。

    将文件方下,欧阳浩决定沉默地离开。

    岂料,顾西城突然开口了。

    “浩子,你了解女人吗?”这声音带着几分请教的味道。

    当然,这是欧阳浩自己认为的。

    其实,我们的顾大总裁就那么随口一问。

    欧阳浩轻声咳嗽了一下:“女人嘛,其实也不难懂,难道……总裁你不懂女人?”

    嗖……顾西城的冷眼射了过来。

    欧阳浩连忙干笑两声:“女人其实很容易懂,挑一些她们喜欢的话说说,俗称甜言蜜语,再付出一点金钱,她们自然就到你怀里呢!”

    “你这是招、妓?”

    噗……

    欧阳浩吐血:“总裁,你的理解能力……”

    “有意见?”

    “不是,我意思是你的理解很正确,这就是对付一般女人的方法。当然,对付我们总裁夫人的方法不能这么轻率。”

    碰咚……一本书砸到了欧阳浩的头上。

    他无辜地望向一脸严肃的顾西城:“总裁……”

    顾大总裁的回答的是又丢了一个文件夹过去!

    “我错了,总裁!”

    日历表丢了过去:“我顾西城的老婆是谁都可以对付的?”

    “当然不是,总裁,我真的错了。”

    笔筒丢了过去:“敢情你还想着法地对付我老婆?”

    “没有没有,我冤枉啊总裁!”

    椅子丢了过去:“滚!”

    “好的,我立刻滚!!”

    碰咚,椅子砸在了身后的门上。

    欧阳浩抹汗,这太特么的恐怖了,不就是一个助理的工作吗?居然还带生命危险?

    闺中怨夫不能惹啊!!!

    顾西城心情极其不好,不好到砸掉了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

    四大秘书在外听着,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工作,就像他们总裁大人随时会冲出来揍人似地。

    这场狂风暴雨在一个小时后才得以平息。

    因为这个时候,顾西城还真的从办公室走出了。

    然后冷冷地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离开了。

    四大秘书顿时重重地松口气,只差没有挥舞着小手帕欢送。

    此刻的顾西城根本无心工作,所以才离开公司。

    岂料,刚走到公司门口,南宫琉璃却出现在了他眼前。

    他原本沉着的俊脸,此刻更加暗沉,看着南宫琉璃的目光也深邃了几分。

    相比于顾西城,南宫琉璃却是一脸惊喜,毫不避讳地上前挽着顾西城的胳膊,心里那叫一个开心。本以为要到楼上才能见到的人居然突然出现在眼前。

    “西城!”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西城的语气比平时冷了几分。

    “我当然是来见你啊!”南宫琉璃自动忽略顾西城的表情,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我出院你也不来看我,所以我只好来找你呀,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你,我……我很想你。”

    那种控制不住的想念快将她逼疯。

    顾西城表情一敛,看向她:“琉璃,我们谈谈吧!”

    “好啊,我们谈谈,你想谈什么都可以。”南宫琉璃微笑着,她最怕顾西城不理她,只要他愿意和她说话,什么都无所谓。

    最后,顾西城带着南宫琉璃来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

    两人相对而坐,服务员走过来询问。

    “请问两位喝点什么?”

    “我要一杯香草摩卡。”南宫琉璃的脸上带着笑意,爱慕的目光看向顾西城:“西城,你喝什么?”

    顾西城收回思绪,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开了口:“黑咖啡!”

    “好,两位请稍等。”服务员微微颔首,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了两人。

    南宫琉璃的双手相互握住,不难看出她有些紧张。

    “西城,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咖啡,一起聊天……”

    “琉璃。”顾西城突然出声打断了她要说的话:“为什么要告诉锦兮在江城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招惹她?”

    南宫琉璃的笑瞬间僵住唇边,她不愿相信地望着对面的顾西城:“你……你之所以愿意和我谈谈,就是为了这个?为了质问我?”

    “琉璃……”

    “顾西城,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为什么在你的眼中只能看到贺锦兮,而我……你却从不放在心上?我到底那儿比不上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黄毛丫头?”

    为了他,她忍耐着思念的苦。为了他,她在国外发愤图强成为最优秀的设计师。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更好地站在他身旁,可是为什么她回来了,他身边却没有了她的位置?那么她多年的辛苦该何处安置?她不甘心!!!

    “她在你身边才几个月,而我陪了你大半人生……”

    “够了,琉璃!”顾西城的眉头潜意识地蹙紧:“我不想旧话重提,所有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为什么你就不明白,我们之间的事情与贺锦兮无关。我再提醒你一次,以后别再去招惹她。”

    话落,顾西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到此为止吧琉璃,好好地去过你的人生,不要因为我,而放弃你自己的人生,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很清楚,我只想你爱我……”

    “琉璃,我愿意给予你最好的一切,但是除了爱情,因为我不爱你,所以给不起,我也不想欺骗你,这才是对你最大的伤害。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真正值得你去爱的人,而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就让一切,到此为止。

    过去的种种,譬如昨日死。

    顾西城不希望她继续这样执着下去,因此说话非常直接明了,他只希望她能早日摆脱这样的执念,重新开始。

    于是,说完这些话,顾西城决绝地离开了咖啡厅。

    而南宫琉璃这一次没有起身去追顾西城,她在咖啡厅坐到了天黑,任眼泪肆意流淌。

    后来的后来,付博雅找到了她,心疼地来到她身边。

    “琉璃,我们回家。”

    南宫琉璃木愣地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嘴角微微扬起:“付博雅,我们结婚吧!”

    “什么?”付博雅一怔,不可思议地看着南宫琉璃:“你刚才说什么?”

    他听到的是幻觉吗?还是……

    “我说我们结婚吧!”南宫琉璃再次开口,语气里却没有丝毫语气。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顾西城,那么谁都无所谓。

    如果顾西城希望她去爱别的男人,那么她就爱别的男人。

    “好,我们结婚!!”付博雅激动地单膝跪在南宫琉璃面前,深情地握住她的手,或许是因为太激动,所以语气有些颤抖:“琉璃,相信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南宫琉璃看着付博雅,最后硬咽着没再出声。

    顾西城带着郁结的心情离开咖啡厅后,原本想去医院见见他的小丫头,可是想到自己已经答应一个月不出现在她面前,于是只能强忍着想去医院的冲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