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顾大少爷的追妻攻略

关灯
护眼
    “嗯。”苏颜兮尴尬地点点头。

    陆安安看着她,无奈地叹息一声:“既然是顾少的电话,为什么不接?你们难道又闹矛盾呢?”

    “安安,我……”苏颜兮蹙眉,不知道该怎么跟陆安安说。

    现在她心里乱着,自己也理不清。

    “兮兮,顾少会主动打电话给你,说明他是在乎你的。”不像商震,对她已经置之不理。

    想到此,陆安安的心就忍不住抽痛:“所以兮兮,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错误,你就别和顾少置气,去给他回个电话吧!”

    “不用,我……我暂时不想见他。”她还没有想清楚该怎么面对。

    “不见他?什么意思?你想离婚?”

    “当然不是!”苏颜兮抬眸,非常严肃地摇头:“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婚姻又不是儿戏……”

    话未说完,苏颜兮自己却怔住了。

    不对,他们就是在演一出戏。

    可是,都不知不觉地沉浸在这出戏里,他们该怎么办呀?

    这样,真的可以吗?

    “既然不想离婚,那就好好过。不过就算你想离婚,我第一个反对。除非你傻,不然怎么舍得把好不容易找到的金龟让给别的女人呢!”

    “金龟……”

    “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能嫁给顾少,比中**彩还幸运?”陆安安越说越起劲:“你也不想想,A市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自己能够嫁给顾少,可最后你得手了,你都不知道多少女人羡慕你羡慕到想去死。如果你敢离婚,那真是会被天下所有的女人用口水淹死!”

    苏颜兮黑线:“敢情我还要烧香拜佛,感谢上苍,让我能够遇到顾西城。让我可以有这这样一个可爱、可等、可想的人,不然我的生命就会想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呵呵,哟,八百年前的经典台词你也记得。”陆安安忍不住笑:“你就不用烧香拜佛感谢上苍了,直接谢谢你姐姐贺锦兮吧。如果没有她,你怎么能遇到顾少这样的男人呢!”

    “姐姐……”苏颜兮的笑容顷刻间僵住,整个人陷入了迷茫。

    贺锦兮说过,一年多时间为限,这转眼快过去半年了,她却一次没有跟她联系。

    她,现在究竟在那儿?

    妈妈又在那里?好不好?有没有醒过来?

    一个个问题让苏颜心乱如麻,脑中明明有很多头绪像是一闪而过,可是她总是抓不住。

    无奈地叹息一声,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

    嘀嘀……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这才拉回了苏颜兮的思绪。

    她微微一怔,蹙眉点开了信息。

    万万没想到,信息居然是顾西城发来的。

    苏颜兮异样的目光看着电话号码,心里不免一酸。

    在龙神集团的时候,她让顾西城上网聊天,可是他怎么也不肯。

    可是此刻,他却给她发来一条信息。

    苏颜兮不用刻意想也能想到顾西城拿着手机发信息的样子。

    忍着落泪的冲动,她过目着信息内容。

    “脸上的伤还疼吗?”

    ……疼,现在更疼了。

    苏颜兮心里想着,不觉地抿唇,心情也更加郁结了,将手机握在掌心,陷入了迷茫。

    回,还是不回!

    寂静的夜,顾西城坐在车里等待着。

    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收到回复。

    他紧锁的眉头更深了,目光一直看着手机屏幕。

    小丫头是已经睡着了,还是铁了心不理他?

    如果是后者,那么又该怎么办?

    顾西城忽然间觉得,欧阳浩和慕廉川他们说的话都是放屁,完全不管用。

    哄女人,简直比谈生意还难。

    可是,就算难也不能放弃呀。

    万一他的小丫头真把他舍弃了,那怎么成?

    顾西城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迎刃而上,绝不能放弃。

    不然,以后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我们的顾大少爷又锲而不舍的拿起手机戳了一串字发出去。

    “睡了吗?我在楼下,下来好不好?”

    他居然在楼下?

    苏颜兮看到信息后,颇为惊讶,没多想就连忙从陪护床上下来,走到了窗户前,探头往下看。

    躺在病床上的陆安安无奈地送她一记白眼,明明心里惦记着,却要故意忽略,真是服了她。

    算了,感情的事情她无法管,还是睡觉吧。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既然已经到了楼下,还是去见一面吧!总不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吧!”

    趴在窗户上的苏颜兮微微一怔,却没有回头看安安,目光始终看着楼下。

    其实,这个位置是看不到顾西城的车。

    只是苏颜兮想到他就在楼下,心就无法安静下来。

    嘀嘀,又是一条信息传了过来。

    “我还没有吃晚饭……”

    苏颜兮一看,不淡定了,现在都几点呢,怎么还没有吃晚饭呢?

    她纠结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回了一条信息过去:“顾西城,你快去吃点东西吧!”

    终于回了,原本慵懒靠着椅背的顾西城,猛地来了精神,整个人坐得笔直笔直的。

    看到苏颜兮发给他的信息,他心里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还好,还好!

    他的小丫头还是关心他的!

    那么继续再接再厉。

    “没见到你,我不吃!”

    “顾西城,你怎么可以威胁我?”

    “……没有!”

    顾西城倍感冤枉,他真的不是威胁她,而是没有见到她,他真的什么胃口也没有。

    “你爱吃不吃,反正我不管你了,我要睡觉了,再见。”

    “诶,等一下,……”

    “……”

    没了回应,顾西城黑线,连忙将电话拨过去解释。

    岂料,电话那边传来机械的女声,很明确地告诉他,对方已关机。

    顾西城嘴角一抽,看着手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小丫头就这样将他搁这儿呢?

    明明感觉是峰回路转,怎么一下到了死胡同?

    病房里的苏颜兮嘟着嘴,略有些生气地回到了床上,将手机关机丢到了一边。

    心话儿,随他怎么折腾自己,反正她不奉陪了,她还生他气呢!

    不管了,睡觉!

    顾西城在车上又等了一会儿,这才接受自己被嫌弃的事实,无力地靠向椅背,俊脸黑了几分。

    这都是什么事呀!!!

    翌日,清晨,顾家老宅。

    顾老夫人一向早起,和平日一样按部就班地起床下楼。可是今天她却意外地在大厅瞧见自己的孙子,这个不怎么愿意回老宅的孙子。

    顾老夫人颇为疑惑,问了问身旁的管家:“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少爷是半夜来的,所以没有吵醒老夫人您。”

    “半夜?”

    “是的。”

    管家老老实实地回答,虽然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家少爷会那么晚来老宅。

    顾老夫人比他还好奇:“难道小两口还没有和好?所以被赶出来呢?”

    管家:“呃……”

    “老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另一个佣人过来恭敬地说了一声。

    顾老夫人微微点头,也没再继续细想,反而朝管家吩咐了几句。

    然后,她才走向饭厅。

    早餐也如同往日一样,以清淡为主。

    顾西城安静地用着早餐,沉默不语。

    顾老夫人倒是不断地打量他的表情,总觉得自己的孙子还想吃瘪了。

    这样一想,也没什么胃口了。

    “你过来,怎么没有带上锦兮?”很明显的试探。

    顾西城表情依旧无波:“她有事。”

    回答得看似平静,心里却沸腾不已,他倒是想带上,可是人家现在不理他,怎么带上啊?

    顾老夫人听顾西城这样回答,就不觉地蹙紧了眉头。

    “是她有事,还是你们有事?”

    顾西城:“……”

    “吵架还没有和好吧?还是因为南宫琉璃?这也怪不得锦兮会生气。这件事搁在谁身上谁也不好受。你说说你都办的什么事,哪有护着外人欺负自己人的道理?”顾老夫人越说越生气。

    “锦兮这个丫头也够大方了,没有直接跟你闹离婚,如果换做其他的女人,早就一脚把你踹了。”

    “奶奶!”顾西城觉得这顿早餐吃不下了,冷着一张俊脸看向顾老夫人:“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

    潜台词是您老人家别管,少操心。

    顾老夫人不满地横他一眼:“瞧你现在的样子,我对你也没什么指望。”

    如果是公司的事情,她倒不会瞎操心。可是关于感情,她就怕这个感情细胞少得可怜的孙子会处理不妥。

    就在这时,管家捧着一束玫瑰花走过来。

    “老夫人,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顾老夫人看到花,心情愉悦不是,伸手指了指顾西城。

    “把花拿给他!”

    管家明了,连忙将手中的花交到他们少爷手中。

    顾西城莫名其妙看着手上多出来的花束,不解地再次看向顾老夫人。

    “奶奶,您这是做什么?愚人节?”

    “什么愚人节啊,这花是给你的,不对,是让你带去给锦兮那个丫头的,就说你送的。女人啊,都喜欢这些小浪漫,你送她一束玫瑰,说不定就感动地原谅你呢!下个月就是公司的周年庆,不管怎么说,作为龙神集团的总裁夫人,到时必须出席。所以在之前,你得让锦兮这个丫头消气。我可不希望闹出什么事情让媒体的人胡乱报道影响我们顾家的声誉。”

    顾老夫人觉得自己为了这些晚辈,也是拼了,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顾西城蹙眉,愣神地看着手中的玫瑰,对老夫人说的话不是很相信。送一束玫瑰,小丫头就能原谅他?真就这么简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