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关于怎么追女人的话题

    无处可去,因此开着车子围着A市转了一圈,心情始终不能平复,最后把电话打给了司徒朔。

    司徒朔此刻正在陪着美女用餐,一瞧电话,便心情美美地接起。

    “喂,顾老大?”

    “滚出来!”

    “额……老大发生什么事了吗?”司徒朔非常敏锐地发现,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心情不佳,心不免有些慎得慌。

    “嘿嘿,顾老大咱们有事说事?”滚来滚去多掉份。

    “……没事!”顾西城的语气冷冷的,颇有几分不耐。

    没事才怪,司徒朔不信:“额,那什么,我现在正忙着……”

    “十分钟之内,如果不出现,我就砸了你的酒店!”

    “……老大,你狠!”

    按照以往的惯例,让人封路,接着两人在高速上畅通无阻地飙车。

    当然,最终结果自然是顾西城完胜,很没有挑战性地又赢了司徒朔一辆豪车。

    此刻的司徒朔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捶胸顿足。

    他可不是心疼自己的豪车,而是被自己蠢哭了。

    他怎么就不在看到某人电话的时候直接撂了啊!!!

    非得给人打击自己的机会,他到底是多蠢啊。

    “老大,究竟谁招惹你呢,我去替你收拾他……”

    砰砰……结实的一拳揍在了司徒朔的俊脸上。

    司徒朔暴走,这日子没法活呢。

    纠结了半响,他决定好兄弟,有事一起扛。

    于是,他悲愤地拿出手机致电慕廉川公子和商震公子。

    慕廉川听到某人的转播后,很想撂掉电话。

    可是,他深深的知道自己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因此非常有气度地回了一句:“宫爵,我请。”

    四公子有段时间没有聚一起了,司徒朔想这注意不错,刚才的的火也消失了,而且恬不知耻地劝说着顾西城同他一起去宫爵。

    顾西城心情本就郁结,所以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车钥匙丢给是司徒朔。

    “开车!”

    “嘿,我送你车,我还当司机?”司徒朔再次暴走。

    宫爵

    按照老规矩,慕廉川早已让人安排好一切。等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他也直接来到了私人专属的包厢。

    只是,刚迈进包厢一步,他便停下了脚步。

    这……没走错地吧?

    怎么这么安静?

    慕廉川回头看了一眼包厢的门牌号,嘿,没错呀。

    扬起嘴角,优雅地走进包厢,深邃的眸光自然一扫。

    只见,我们的顾大少爷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看着某处,好似在沉思。

    司徒朔无聊地用酒瓶在桌上转动着,目光时不时地看向顾西城和商震。商震更是慵懒地躺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必心里正烦着。

    慕廉川优雅地解开西服的纽扣,嘴角的笑容带加深。

    “哟,今天是怎么回事?一个个这么安静?我不是让他们安排最好的姑娘过来伺候,怎么不见人?”

    听到慕廉川的声音,司徒朔最先反应过来,他很不客气地横了一眼慕廉川。

    “就你养着的这群人,还能叫姑娘?那都快成姑娘的娘了。”

    “咦,看来我们司徒公子对本店的姑娘意见颇多啊!”

    “得了吧!你个老、鸨!”

    “嘿!”慕廉川一脚踹了过去,毫不留情:“你这是被疯狗咬了没好吧?逮谁咬谁?”

    司徒朔反应机敏,快速地避开,一个翻越便来到顾西城身边寻求护身符。

    顾西城一动不动地靠着沙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不搭理他。

    慕廉川斜睨一眼司徒朔:“就你这怂恿!!”

    “劳资是不与你计较!”司徒朔恨得牙痒痒,如果打得过真想打一架。

    “行了,不嫌吵?”商震蹙眉:“上酒!”

    商震与司徒朔同时一怔,纷纷看向他。

    三分钟不到,酒已经被送到了包厢。

    不理会慕廉川他们,商震自己打开了一杯酒给顾西城满上。

    并且不留痕迹地问了一句:“你们吵架了?”

    这不问倒好,一问就是往我们顾大少爷的腰眼上戳。

    原本冷着一张俊脸的顾西城,瞬间锐利的眸光嗖嗖地射出两支冷箭朝向商震。

    那信息强烈得让商震想忽视都难,他无奈地咳嗽了两声,便不再没再吱声。

    现在,自己的事情已经让他够操心得。

    反倒是司徒朔来了兴趣:“老大,你真和小嫂子吵架呢?嘿,小嫂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居然敢跟你顾老大叫嚣,真是……太让人刮目相看了。”

    “说够了没有?”顾西城双眸微眯,不悦地瞪他一眼。

    不过,司徒朔偶尔也不是那么会看脸色,比如现在,完全没有闭嘴的意思。

    “你们为什么吵架啊?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就你那些主意还能派上用场?”慕廉川很不给面子地揭穿。

    “你那些招数哄哄宫爵的女人就算了,要哄贺大小姐……还是省省吧!”

    如果这位贺大小姐这么容易哄,某人还能这么不悦?

    听慕廉川这么说,司徒朔异常气愤:“我的招数不行,你慕大公子的招数就成?你倒是说说看,你又什么高招?我愿闻其详。”

    他就不信邪了……

    慕廉川还真不谦让,从容地坐在沙发上,眸光不经意地看向沉默着的顾西城。

    “这女人嘛,骗骗哄哄,哄哄骗骗没有什么解决不了,送送鲜花,吃吃饭,看看电影,再准备个什么小惊喜的,保管让她服服帖帖地投怀送抱,以身相许……”

    顾西城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接着非常嗤之以鼻地瞪向说得起劲的慕廉川。

    “你TM说的都是废话,面都见不着,怎么哄?”

    慕廉川:“……”

    司徒朔:“……”

    商震:“……”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带着一连串的问话。

    搞了半天居然是这样的情况,真是猜到了开始,没有猜到结局呀。

    “咳咳!”慕廉川很快收回思绪,很有知心好友的范儿,走过去坐在顾西城身边,将司徒朔撵走。

    “敢情贺大小姐现在不愿意见你?”

    顾西城默:“……”

    慕廉川在面对顾西城的无语时,心里忍不住偷乐,嘿,你老大也有今天。

    “呃,别说兄弟没有提醒你,女人啊,她说的话你不能全信,信了,你就输了。我告诉你顾老大,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她说不要那就是要,她说不见,你还非得去见不可,否则她会说你不重视她,冷落她,然后彻底跟你拜拜呢!”

    顾西城挑眉,表情颇为认真地瞧着慕廉川:“真的?”

    “比珍珠她娘还真!”

    “咳咳,今晚算我账上!”顾西城丢下一句话,从容站起身,步伐稳重地朝外走去。

    慕廉川莞尔,朝着那伟岸的背影挥挥手:“慢走不送,谢谢惠顾,欢迎光临。”

    “得了得了,人都走远了。”司徒朔受不了地瞥他一眼:“我说姓慕的,你什么时候从良改**情专家呢?”

    “欠抽是吧!”慕廉川毫不客气地朝他挥拳过去。

    司徒朔也不认怂,开始反击。

    就在两人揍得正欢时,一直忍着没开口的商震倒是突然问了一句:“你那些招行吗?”

    慕廉川一愣,结实地挨了司徒朔一拳:“对其他人有用,搁在顾老大身上就不得而知呢!”

    商震嘴角一抽,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离开:“你们两继续。”

    “嘿,怎么都走呢?”司徒朔无语,这夜才开始呢。

    慕廉川轻笑:“要不哥哥给你安排几个妞?”

    “去去去,你那些妞爷看不上!”

    ……

    顾西城离开宫爵后,不知不觉地又将车子开到了医院大门口。

    此刻,已经深夜。

    他坐在车里,手上拿着手机,表情看上去非常犹豫。

    时间又不知道过去多久,他一手抚摸着下颚,眸光看向医院住院大楼。

    他的小丫头就在里面……

    这段时间真是见鬼,和这医院倒是有了密切联系,时不时就来这儿。尤其是他的小丫头,每天都来医院照顾自己的闺蜜,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吃不吃得消。

    万一把自己累出个好歹可怎么办呀?

    顾西城想来想去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商震,改明儿他非得好好报仇不可,替他的小丫头出出气。

    不过现在,首先要让他的小丫头消消气才成。

    顾西城越想越觉得头痛,真是没顺心的事情。

    最后双眸微眯,终是按下了那个想要拨打的号码。

    嘟嘟嘟……电话响了三声,然后就没声呢!

    顾西城顿时噎住,什么情况?手机坏呢?

    将自己的手机反复看了两遍,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啊。

    得,我们无所不能的顾大少爷在面临感情问题时,智商为零。

    不服气地再次拨打,没想到最后还是同样的情况,响两下就又没声音呢。

    然后,接二连三地又拨打了几次,最终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顾西城顿时憋了一口闷气。

    沉浸半秒,他才不得不承认,不是手机坏了,而是某人把他的电话直接撂了。

    这丫头,还真是狠心!

    “谁的电话呀?”病房里,原本沉睡的陆安安被这接二连三的电话吵醒了。

    睡眼惺忪地朝苏颜兮躺着的小床看去……

    苏颜兮抿唇,从小床上坐起来:“对不起啊安安,把你吵醒了。”

    目光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忍不住生气地嘟嘴。

    这人,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呀。

    “是顾少吧?”陆安安也坐起身,睡意全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