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顾老夫人护着

    很快,她的举动引来了记者的围观和采访。

    于是,贺家大小姐贺锦兮虐待继母的新闻夺得了头版报道,加上贺锦兮现在的身份更是引起了全市轰动。

    当然,此次的报道让许许多多人对这位贺家大小姐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甚至很多人发微博痛骂贺大小姐忘恩负义。

    总之,事情闹大了。

    以至于,苏颜兮出门会遇到有人对她的车丢鸡蛋。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还是被吓到了。

    顾西城知道后,第一时间出现在苏颜兮身边陪着她,然后让欧阳浩警告各大报社的不实报道,并且送去一份律师函,要求他们登报道歉。

    苏颜兮依靠着顾西城怀里,在他的安慰下,她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顾西城,踢除宋家的人是你的主意?”

    “嗯!”顾西城坦然回答:“蛀虫是一种危害,所以必须拔除。”

    “呵,如果宋雅珍听到你用‘蛀虫’形容他们宋家的人,一定会跟你急。”

    苏颜兮提到宋雅珍的时候,顾西城的眸光冷了几分。

    “因为这件事,所以她才找你的麻烦?”

    “嗯……”

    “对不起!”顾西城没有想到自己的决定会让小丫头受牵连,这是他的失误。

    以后,绝对不会呢!

    苏颜兮抿唇,摇摇头:“我并不介意她怎么骂我,所以你不需要道歉。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守住贺氏才这样做的。我可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顾西城低眸,目光打量着苏颜兮,嘴角忍不住上扬:“嗯,我们顾少夫人知书达理,大方得体。”

    “那是当然!所以我们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可以!”

    听到顾西城的回答,苏颜微微一笑,小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更加舒适的位置。

    顾西城抱着她,无奈地在心里叹息一声,他的小丫头是傻过头了,拐弯抹角地让他不要追究。

    其实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被小丫头哄几句便答应了她的请求。

    这些伤害她的人,怎么可以纵容?

    顾西城在心里琢磨了一番,想着如何在不违背自己承诺的情况下将这些人一并收拾了。

    双眸半阖,最后想到了一个最适合出面的人。

    顾家老宅

    宋雅珍与顾老夫人相对而坐,佣人为他们煮好了茶后,纷纷离开。

    老夫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可是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威严,让人琢磨不透的同时又让人忐忑不安。

    这就是宋雅珍此刻的心情,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顾老夫人‘请’来喝茶。

    因为报道事件,宋雅珍被贺振东教训了一顿。

    贺振东平时是不敢对她发火的,想必这一次是真的急了。

    后来她也仔细想过,她的举动不只是有**份,更加影响到贺家和顾家的关系。

    因此,她不用想也知道顾老夫人今天请她来的目的。

    宋雅珍低着头,暗自咬牙,这一切都是贺锦兮那个丫头害的!

    “贺夫人,听说你喜欢喝茶。所以我特地让人准备了一些普洱茶,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呃……谢谢顾老夫人。”宋雅珍牵强地扬起嘴角,轻轻拿起茶杯品尝。茶入口,却发现味道没有预想般那么好。

    顾老夫人也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随即便蹙紧了眉头,凌厉的目光扫向一旁的管家。

    “味道这么差,怎么回事?”

    “对不起老夫人。”管家的表情看上去有几分忐忑:“因为老夫人要的普洱茶还没有送过来,所以就泡了一壶普通的茶叶。”

    “荒唐!!!”顾老夫人顷刻间动怒,将手中的茶杯丢到了桌上,瞬间将挨着的茶杯打翻。

    宋雅珍着实吓了一跳,抬眸看向老夫人。

    此刻的老夫人仍然未消气,大声斥责着管家:“招呼贺夫人的茶,怎么可以用普通的茶叶?你这样处事疏忽是不打算继续留在顾家是吗?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就走吧!!还有这些普通的茶叶一并带走,顾家什么时候有了这些廉价的东西?谁给你权利将这些茶留在顾家的?”

    “很抱歉老夫人,是我疏忽了。不过……这些茶叶是少夫人她买回来的。”管家表情颇为紧张。

    不过,他话一出口,老夫人便沉默了,严肃的表情让人难以琢磨。

    宋雅珍察言观色,忍不住开口表明自己的立场:“老夫人真是对不起,这都是锦兮这丫头的不是,不能怪管家,您老消消气,回头我好好骂骂锦兮……”

    “骂?”顾老夫人双眸微眯,神情更加不悦:“为什么要骂?”

    “这……”宋雅珍语塞,她这不是瞧她老人家生气,所以作为贺锦兮的继母,她才会开口帮她教训那丫头,现在怎么……

    “既然这茶叶既然是锦兮买的,那就好好保管。”顾老夫人突然又开口了。

    “啊?”宋雅珍怔住,不明所以地打量着老夫人,刚才还生气,现在居然要将茶保管,怎么回事啊?

    “老夫人,既然锦兮买的茶叶太廉价,那么就扔掉吧!”

    顾老夫人的目光深邃了几分:“贺夫人说笑了,这些茶叶既然是我们顾家少夫人买的,自然就是最珍贵的,怎么可以随意扔掉。”

    “可是,老夫人刚才不是说……”

    “锦兮是我们顾家的少夫人,未来的女主人,她就代表着我们整个顾家。只要她选中的东西,自然也会是我们顾家看中的东西。别说是普通的茶叶,就算她捡一片从树上掉下来的叶子拿回顾家,顾家上上下下也得好生保管着,不能出现任何差错。所以……贺夫人,真不好意思,这些茶不能请你喝了。”

    “啊?这……”

    没等宋雅珍反应过来,顾老夫人便带着大方得体的微笑,轻轻挥了一下手。

    吩咐道:“将茶撤走!!!”

    “是,老夫人。”管家回答着,立即安排人将茶壶茶杯清走。

    看着干净什么东西也没有摆放的桌子,宋雅珍蹙紧了眉头。

    她虽然不算最聪明的人,可终是从豪门世家勾心斗角出来的,老夫人这样的做法,她自然能领悟几分。

    她老人家不过是在提醒她,贺锦兮不是她随意可以惹的,因为她已经是顾家的人。

    宋雅珍双手紧握,心里的怒意不打一处来。

    心想,这老太婆还真是会拐弯抹角。

    这一辈子,她宋雅珍还没有被人这般对待过,那股子傲气让她的怒火蹭地燃烧起来。

    不过,她最后的理智将怒火压制住。

    她可以得罪任何人,却不能得罪顾老夫人和顾家,除非她不想在A市立足。深呼吸一口气,将怒火一点点压下去,最后归于平静。

    “老夫人,既然不能品茶,那我就先告辞了。”

    话落,宋雅珍便站起身欲要离开。

    “贺夫人别急呀!”顾老夫人及时出声喊住了她,接着同她一样站起身:“不能品茶,我们可以一起喝喝咖啡什么的,正好有一群记者想要采访采访你,我已经让人安排他们在偏厅等着,想必也等得不耐烦了,我们一同过去瞧瞧吧。”

    “顾老夫人你什么意思?”宋雅珍最终没忍住,怒目瞪向顾老夫人,该死的老太婆凭什么替她决定?她什么时候答应接受采访呢?

    相对于宋雅珍的反应,顾老夫人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希望贺夫人能当着媒体的面给我们顾家未来的女主人道个歉,赔个不是,仅此而已!”

    “什……什么?道歉?赔不是?”宋雅珍怒极反笑:“老夫人,您开什么玩笑,让我跟那个丫头道歉,不可能……”

    “贺夫人,容我提醒你一句,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顾老夫人表情一敛,忽然间变得异常严肃:“如果你选择拒绝,那么你也得想清楚该承担的后果!!!”

    “我……”

    “贺夫人,你总归来说,名义上还是锦兮的母亲。所以只要你在所有媒体面前澄清这件事,我就既往不咎,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但是如果贺夫人不肯合作,那么也别怪我不念情面。”

    顾老夫人说着,眸光更加深邃几分:“贺锦兮可是我们顾家的人,既然是顾家的人,那么顾家就决不允许任何人损害她的名誉。所以贺夫人你可要好好想清楚,记者是见还是不见!”

    砰砰……宋雅珍双脚一软,跌坐回到了起初坐的椅子上。

    她抬头看向老夫人,只见对方冷漠的眼眸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宋雅珍不免一颤,刹那间知道自己已经无从选择。

    只是,心里不甘心……

    羞辱,这就是赤luoluo的羞辱!

    最后,宋雅珍终是被迫在媒体面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歪曲了事实,冤枉了顾家少夫人,并且还在媒体记者面前向不在场的苏颜兮说了一句‘对不起’。

    记者会后,她带着满心怨恨冲出了顾家老宅,愤怒的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掐死顾老太婆!!!

    当然,还有‘贺锦兮’!!!

    砰……被怒火围绕的宋雅珍一时没有注意,与对面走来的人撞个正着。

    她愤怒地抬起头,毫不客气地朝对方吼道:“走路没长眼睛吗?”

    吼完,她还不屑地瞪对方一眼,这才离开。

    瞧她眼熟,被撞的人却突然出声喊住她。

    “贺夫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