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南宫琉璃开始怀疑

关灯
护眼
    宋雅珍脚步一顿,转过头皱眉看向对方。

    只见对方穿着高贵,气质优雅,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

    她的怒火倒是被稳住了,疑惑地看向对方。

    “你叫我?”

    “嗯。您好,我叫南宫琉璃,可以打扰你几分钟吗?”南宫琉璃自然地走进宋雅珍,最近的新闻闹得很火热,这位贺夫人也是众所周知了,她想不认识都难,听说她和苏颜兮的关系僵硬无比。

    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琉璃很喜欢看到这样的新闻,因为让她身心愉悦。

    因此,对贺夫人,她也颇有好感。

    在南宫琉璃打量宋雅珍的时候,宋雅珍尖锐的目光也打量着南宫琉璃,她就是和顾西城纠缠的女人?

    “咳咳,你有什么事吗?”

    南宫琉璃微愣,收回了思绪,随即带着一抹浅笑:“没什么,其实我就是想关心一下贺夫人,从新闻上看到贺夫人与贺锦兮的事情,我个人认为贺锦兮这次对贺夫人真是太过分了,真是替夫人感到不平。不管怎么说,你是她的继母,是你收养了她,不然她苏颜兮怎么可能成为今天的贺锦兮贺大小姐,又怎么可能嫁入豪门顾家,成为尊贵的顾少夫人!她的行为真是……”

    “等等,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宋雅珍表情纠结,好似在思考南宫琉璃的话:“贺锦兮又怎么和苏颜兮那丫头扯上关系呢?她们姐妹俩人早就没有了联系,你胡说什么呀?还有,你怎么认识苏颜兮那丫头?你们是一伙的?我告诉你……”

    “贺夫人,贺夫人……”突然,一群记者从顾家追了出来。

    宋雅珍瞧见他们,只觉得头痛不已。

    她也顾不得和南宫琉璃多说,忍不住低咒了一句,转身快步离开。

    南宫琉璃一怔,快速反应过来:“贺夫人,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两姐妹??”

    宋雅珍没有再回答,而是坐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南宫琉璃蹙眉,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她站在原地,只能看着宋雅珍的车子消失在眼前。

    她双眸微眯,耳边回放着刚才宋雅珍的话,她心里顿时倍感疑惑。

    宋雅珍的话是什么意思?

    贺锦兮不就是苏颜兮吗?

    怎么会是两姐妹?

    这到底什么意思?

    难道……贺锦兮和苏颜兮不是一个人?

    南宫琉璃被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惊讶到,双眼瞬间睁得大大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说现在的贺锦兮根本就不是贺锦兮,而是……苏颜兮?

    可是,如果她是苏颜兮,那么贺锦兮又在哪儿?

    南宫琉璃揉着太阳穴,总觉得事情很诡异。

    好半响,她才转身看了一眼顾家大宅。

    最后,她放弃进去,而是直接回到自己的车上。

    贺锦兮和苏颜兮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行,她必须先弄清楚才行。

    如此一想,南宫琉璃便将准备送到顾家大宅的喜帖扔到了后座。

    接着,发动车子,离开了顾家。

    当她回到付博雅的别墅,付博雅还颇为惊讶。

    “怎么这么快回来?”

    南宫琉璃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上去抓住他的胳膊:“你的小妹妹苏颜兮真的是现在的贺锦兮吗?”

    “琉璃你怎么了?”付博雅疑惑地看向她,她不是去顾家送喜帖了吗?怎么……

    “你遇到小兮了?”

    “不是,你回答我,她们真的是一个人吗?贺锦兮就是苏颜兮,苏颜兮就是贺锦兮?”

    “这个……应该是吧!”

    “难道你不确定?”

    “我出国的时候,小兮还是小兮,并不是什么贺锦兮,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为什么问这事?有什么问题吗?”付博雅觉得奇怪,平时她最不喜欢提起的就是小兮,现在怎么……

    “没事!”南宫琉璃抓住付博雅胳膊的手缓缓松开,她思绪飘远,仿佛脑中有个重要线头,她原本抓住,却又觉得没有抓住,有些混乱。

    她得好好理清楚一些!

    “琉璃,你是怎么了?没事吧?”

    “没……我先回房休息一下!”话落,南宫琉璃便转身走进她的房间。

    付博雅挑眉,不明所以。

    南宫琉璃想了一夜,也没有想明白,只是心里总觉得特别的诡异。

    第二天她再也按耐不住,找到了A市的一位私家侦探。然后将贺锦兮的照片交个他。

    “帮我查查这个人,我要她所有的资料,从出生到现在,任何细节也不能放过。”

    “没问题,不过价钱方面……”

    “只要你能查清楚,价格随你开。”

    “既然如此,这笔单子我接。”私家侦探拿着照片,仿佛已经看到钱在眼前招手。

    南宫琉璃双眸微眯:“大概要多少时间?”

    “一个月!”

    “好,成交!”

    她一定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琉璃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贺锦兮,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什么把柄,否则,我一定让你彻底玩完。

    “阿嚏……”昏昏欲睡的苏颜兮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瞌睡虫瞬间全跑了。

    正在处理公事的顾西城抬眸看向她,仿佛在询问她还好吗?

    苏颜兮朝他回以一笑:“不知道谁在想我!”

    顾西城瞥她一眼:“是骂你吧?”

    苏颜兮嘴角一抽:“也是,这可能性要大很多。”

    说着,她又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

    刚才看着电视,居然差点睡着了。

    因为被丢鸡蛋的事情,顾西城以为她被吓到了,所以让她在家里休息两天,不让她出门。

    而且他也将公司的事情带回家里处理,顺便陪着她。

    苏颜兮觉得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娇弱,不就是一些流言蜚语吗?

    别人怎么说,她可以不在乎的。

    突然,电视里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苏颜兮微愣,定眼一看。

    居然是奶奶她老人家,还有宋雅珍,还有一群媒体记者,什么情况?

    苏颜兮眨眼,拿起遥控器加大了音量,并且喊着顾西城。

    “奶奶怎么和宋雅珍在一起?”

    顾西城双眸半阖,随即也看向电视屏幕,正好听到宋雅珍向自己的小丫头道歉。

    他薄唇轻扬,又看向苏颜兮。

    此刻的苏颜兮因为宋雅珍的道歉,颇为惊讶。

    不过仔细一想,她明白了,这是奶奶的功劳。

    苏颜兮侧身,看向离自己不远的顾西城,正好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顾西城,是你让奶奶这么做的?”

    顾西城耸耸肩,帅气依旧,他不否认也并不承认,只是回答很中肯。

    “奶奶见不得顾家的人被欺负,更何况是你被欺负,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只不过是道歉,已经是对宋雅珍客气了。

    苏颜兮抿唇,心中被一股暖流侵袭,她朝顾西城甜甜一笑:“我们回老宅看奶奶吧!”

    这一刻苏颜兮发现,她越发地喜欢那个严肃又慈爱的老太太了。她让她觉得,他们真的是一家人,真的是亲人。

    顾西城没有拒绝她的要求,想必将她困在家里两天也烦了,出去走走也好,透透气。

    于是,傍晚的时候,顾西城载着苏颜兮回到了顾家老宅。

    顾老夫人还喜欢苏颜兮的一点,就是有她在,顾西城回老宅的次数多了不少。

    饭后,三人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

    苏颜兮微笑着看向顾老夫人:“奶奶,您可真厉害。居然能让骄傲的贺夫人开口道歉。”

    宋雅珍以前怎么欺负她妈妈的,她依旧记得。

    现在想想,其实不是宋雅珍厉害,而是她的妈妈太仁慈,太善良,不与她计较。

    顾老夫人没好气地斜睨苏颜兮一眼:“你也别得瑟,不管怎么说她是你的长辈,你这样做难免会让外人说闲话,对你的名声也不好。所以,下次如果她再惹你,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明白吗?”

    “啊?”

    “啊什么啊?虽然是你的继母,但是欺负到我们顾家,我就不能容忍。”

    “嘿嘿……知道了,奶奶!”

    苏颜兮汗颜,其实奶奶才是真正的女汉纸,处理事情没有一般女人的扭捏,向来果断,恩怨分明。

    “对了!”顾老夫人忽然想起一事,目光自然地落下顾西城身上:“公司周年庆准备怎么样呢?”

    顾西城微微点头:“嗯,正按照计划进行。”

    “周年庆?”苏颜兮疑惑,什么周年庆?

    “西城没有告诉你吗?”顾老夫人轻笑:“下个月是公司的周年庆,当天公司会举办活动,你这个总裁夫人也必须参加。我已经安排人替你准备礼服。”

    “哦,谢谢奶奶。”苏颜兮回答着,心里却暗暗叫苦,又要穿高跟鞋,又要应酬!

    哎……

    因为宋雅珍道歉的新闻,大家的饭后茶余时间聊天的话题便不在苏颜兮的身上,掀起的闹腾也总算归于平静。

    苏颜兮的生活也恢复如常,每天就是去公司坐镇。

    偶尔遇到什么难题,顾西城很有效率地帮她处理掉。

    因此,我们的顾大少爷除了管理龙神集团,又多了一项工作,每天忙碌也充实。

    尤其是工作疲惫的时候,还可以上网逗弄一下自家小丫头。

    而苏颜兮的重心工作便是在网上应付顾大少爷的调戏。

    这样的日子,两人倒是过得惬意。

    不过,顺畅的日子也偶尔会遇到一些不顺畅的事情。

    比如现在,苏颜兮接到影楼的电话,让她前去挑选照片。

    当她放下工作,赶到影楼的时候,居然遇到同在影楼挑选照片的南宫琉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