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试探,惊吓

关灯
护眼
    两人四目交接,都微微怔了一下。

    正在这时,影楼的工作人员前来招呼苏颜兮上楼。

    苏颜兮抿唇,没有理会南宫琉璃,而是跟着工作人员上楼。

    可就在她与南宫琉璃擦肩而过时,南宫琉璃却突然出了声。

    “苏颜兮?”

    轰……某种信息瞬间冲向苏颜兮的脑中,她猛地侧过头,看向南宫琉璃。

    她……刚才叫她苏颜兮?

    “苏颜兮?贺锦兮?”南宫琉璃瞧她一副吃惊的表情,双眸微眯,试探地问:“到底哪个是你?”

    苏颜兮刹那间握紧双手,心跳瞬间加速。南宫琉璃怎么会知道‘苏颜兮’这三个字?谁告诉她的?还是说,她知道什么?

    因为南宫琉璃的话,苏颜兮变得万分紧张,仿佛被人看穿,恐惧占据了整颗心。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知道她和贺锦兮交换身份的事情?

    这件事除了她和贺锦兮,还有安安三人知道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

    贺锦兮不在国内,安安是绝不会告诉她的,所以她不可能会知道才是。

    苏颜兮咬唇,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心里仔细琢磨了一番,才渐渐淡定下来。

    此时此刻,她绝不能紧张。

    否则一定会被南宫琉璃看出破绽。

    苏颜兮,你必须冷静,冷静……

    “琉璃小姐,很抱歉,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我。”对,装傻,决不能让她知道。

    虽说如此,可是苏颜兮后背的冷汗险些打湿了她衣服。

    “你最好一直不知道我说什么,不然……哼!”南宫琉璃的目光锐利无比,冷冷地扫了苏颜兮一眼,这才离开。

    苏颜兮站在原地,表情异常僵硬,直到南宫琉璃的身影消失,她才重重松口气,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顾少夫人,你没事吧?”工作人员不解地看向她。

    “我……没事!”苏颜兮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失去了正常频率,而自己的手也在轻颤。

    半响,她才慢慢转过头看向南宫琉璃离去的方向,目光变得迷离。

    南宫琉璃,她究竟什么意思?

    离开影楼的时候,顾西城突然打来电话。

    魂不守舍的苏颜兮吓了一跳,拿着手机居然开始犹豫接还是不接。

    今天南宫琉璃的试探着实把苏颜兮吓得不轻,很成功地让苏颜兮记起来自己的身份,因此整颗心被内疚占据,看着顾西城的号码,她心里异常难受。

    这个她爱的男人,她却一直在欺骗他。

    心里酸涩无比,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电话一直一直响,她终是没有接起。

    此时此刻,她害怕接起电话,害怕听到顾西城的声音,她怕自己会顷刻间崩溃,做出不假思索的事情。

    于是,她将手机的电池拔掉,放在背包里,一个人漫无目的地穿梭在人海中。

    她想,她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平复一下自己烦乱的心。

    没有目的的前行,没有方向地漫步。

    耳边传来门面店里播放的歌声,仿佛在诉说她的心情。

    不知道走了多久,苏颜兮总算停下了脚步。

    她抬眸看向四周,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该怎么走回去了。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试着让自己静下来。

    最后她招来一辆出租车,疲惫地坐了上去。

    司机先生问她去哪儿时,她却犹豫了。

    回家?去龙神集团?

    不,她不想!

    纠结了半天,在司机先生奇怪的目光打量下。

    她潜意识地说了一个地址:“城北医院。”

    城北医院在城边,距离很远,曾经是苏颜兮母亲常住的医院,医院里许多的护士和医生都认识苏颜兮。

    所以当苏颜兮走进医院时,一名认识她的护士就微笑着招呼她。

    “你母亲已经转院,你怎么还回来呀?”

    苏颜兮微微抿唇,勉强地扬起嘴角:“我想回来看看……”

    “呀,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

    “呃……”

    “你母亲原来住的病房里现在没有住有病人,你就去看看吧!”护士非常善解人意。

    苏颜兮尴尬地点点头,朝病房走去。

    前往病房的路不知道走了多少遍,苏颜兮就算逼着眼睛也能走到病房。

    病房里很冷清,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住病人。

    熟悉的环境让苏颜兮有些恍惚,仿佛看到自己的母亲仍然躺在那张病床上。

    可当她走近一看,床上却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她的母亲。

    残酷的现实告诉她,一切都是幻觉,她的母亲根本不在她身边。

    心里忽然间堵着难受,无力地默默地坐在病床上,迷茫的目光望向窗户外。

    如果此时此刻,她的妈妈真的躺在这张病床上该有多好。

    那就代表着所有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贺锦兮没有逼她,她也没有被迫嫁到顾家,更不会像现在这般不知所措。

    只是……那样她就不能与顾西城相遇,也无法与他相爱。

    苏颜兮低下头,忍不住苦笑。

    她遇到一件麻烦事情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件让她觉得特别美好的事情。

    这是不是上天给她的一个安慰?

    又或者说,是一个可怕的惩罚?

    她和顾西城可以永远走下去吗?

    如果他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他会原谅她吗?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好吗?

    苏颜兮完全不能确定,甚至不敢去设想。

    她无力地倒在病床上,伸手去抚摸着白色枕头,仿佛自己的母亲就在身边那般。

    如果母亲在就好了,她一定会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母亲一向那么善良,就连当初被赶出贺家也没有半句怨言。

    要是她知道自己用谎言去欺骗一个人,那么她是不是会很生气?会不会对她很失望?

    苏颜兮一怔,从床上坐起来,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内疚。

    不行,她不能做一个让自己妈妈失望的女儿。

    刚才的迷茫似乎找到了出口,她潜意识地握紧拳头,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她要将真相说出来,她要告诉顾西城所有的一切。告诉他自己不是贺锦兮,而是苏颜兮。

    顾西城如果因此生她的气,那么她就努力求得他原谅。

    对,就这么办!!!

    在一股脑的冲动下,苏颜兮急匆匆离开医院,直奔顾西城的公司。

    现在马上,她要见到顾西城。

    或许是要说出心里的秘密,所以苏颜兮显得特别紧张。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她将关机中的手机打开。

    然后,直接拨打了陆安安的电话。

    此时的陆安安仍在医院,看到苏颜兮的电话,原本无精打采的她立马来了精神。

    “大忙人,在那儿?我好无聊……”

    “安安!”苏颜兮非常严肃地打断了陆安安的话,也让陆安安惊讶了一番。

    “兮兮,你怎么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呢?”

    苏颜兮深呼吸一口气回道:“安安,我决定将所有的事情告诉顾西城,我不想继续欺骗他。”

    “什么???”陆安安错愕:“我没听错吧?你要和顾西城……摊牌?”

    “我不想继续隐瞒着他,所有我……”

    “不行,绝对不行!兮兮,你疯了吗?你知道你说出来的后果吗?你难道就不怕……”

    “安安,我已经决定了。”

    苏颜兮说完,挂断电话,她的双手将手机紧紧握住,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加油。

    而医院的陆安安却安静不下来了,丢掉电话便从病床上起来。

    陆父走进病房看到,被她吓了一跳。

    “女儿啊,你这是干什么?”

    “爸,出大事了,我得出去一趟。”陆安安说着,拿起自己的衣服走进洗手间更换。

    陆父被她说的大事吓到,连忙追问:“什么大事呀?这么着急?”

    心里却琢磨着,该不是又是商震那小子的事情吧?

    “来不及了,我回头再给您解释。”换好衣服的陆安安朝陆父挥手再见,眨眼功夫就消失在病房里。

    苏颜兮抬头望着龙神集团这座威严的大楼,心脏不由自主地扑通跳不停。

    今天,一切就将结束。

    嘀嘀嘀……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苏颜兮震住,低眸看向自己手中的手机。

    电话是顾西城打来的,这无疑让苏颜兮更加紧张。

    她深呼吸后,颤抖的手才接起电话。

    “……喂?”

    “你在哪里?”电话那边,顾西城的声音仿佛松口气的感觉。

    苏颜兮的目光望向龙神集团的最顶楼,神情有些复杂:“顾西城,我在公司楼下,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我们可以见一面吗?”

    “你等我,我马上下来。”顾西城将面前的文件合上,交给站在办公桌前的欧阳浩,然后起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他手上拿着手机,一直没有挂断电话。

    所以,苏颜兮很清晰地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可以听到他按电梯的声音。

    心里酸涩无比,她也顾不得其他,迈步朝龙神集团走去。

    保安见到她,立即让路。

    于是,她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底楼大厅。

    正在这时,她听到电梯抵达的声音。

    她站在离电梯几米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电梯门缓缓向两边打开,看着她所爱的那个人优雅从容地走出电梯,手上拿着和她同款的手机。

    随之心儿一跳,她轻轻扬起了嘴角,迫不及待地想朝他奔去。

    只是,她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身影快她一步冲了过去。

    苏颜兮一怔,呆愣地看着,怎么回事?

    “顾总裁,顾总裁……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对方是一个人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衣衫不整的他看上去很是狼狈,面色憔悴,脸上长满胡渣。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