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顾西城讨厌谎言

关灯
护眼
    他上前挡住了顾西城的去路,这样勇敢的举动引来不少公司人员的围观。

    大家交头接耳谈论着,似乎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颜兮也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顾西城的俊脸上,只见他表情冷漠淡然,如鹰般锐利的目光淡淡地扫了那个男人一样。

    语气颇为冰冷:“让开!”

    “不,顾总裁,你听我解释!”男人急切地说道:“我女儿生病了,需要很多钱医治,我没有办法,所以……”

    “所以你有理由仿冒公司的珠宝设计,欺骗消费者?”顾西城的语气很平静,却透着一抹不容忽视的威严。

    “很可惜,你的理由无法弥补对公司造成的名誉损失,你还是留着跟法官解释吧。”

    “不,不行,我不能坐牢。顾总裁,我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我求求你求求你……”男人激动地说着,最后甚至向顾西城跪下,引来周围人的嘘声。

    “我还要照顾我的女儿,我不可以去坐牢,顾总裁,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就原谅我这一次,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

    男人伸手抱着顾西城修长的腿,卑微地求着。

    顾西城眉头微蹙,不留痕迹地向后退了一小步,避开他的触碰。

    然后,居高临下地看向他,表情颇为严肃。

    “任何以欺骗为前提的行为都不值得被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不只是欺骗了公司,还欺骗了所有的消费者,因此更不值得原谅。”

    轰……

    不远处的苏颜兮清清楚楚地听到顾西城的话,顿时愣在当场,顾西城的话像是一句魔咒一般,将她定格在那儿,让她不敢向前走去。

    任何以欺骗为前提的行为都不值得被原谅……

    那么,他也不会原谅她?

    身体莫名颤抖了一下,仿佛一下进入了寒冬,让人的呼吸都有些局促。

    后来,保安进来强行要将那个男人带走。

    对方不肯离开,从苦苦哀求到最后的怒骂。

    “顾西城,你这个冷血的人,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顾西城双眸微眯,根本无动于衷,仿佛对方只是一个路人甲。

    他此刻的冷漠,苏颜兮非常熟悉,在她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如此。

    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永远的那么高高在上,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放开我,顾西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狼狈的男人不甘心地挣扎时,保安用力将他按到在地,阻止他接近顾西城。

    他绝望地使劲挣扎着,大声怒骂着……

    顾西城俊朗的五官依旧清冷,他一步一步走到对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如果你有时间在这儿闹腾,我劝你最后为自己请好律师。”

    说完,他的厉眼又扫向两名保安。

    “下次再让无关紧要的人闯入集团,你们也不用干了。”

    两名保安顿时一颤,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总裁对不起,绝不会再有下次,我们立即带他离开。”

    两人这次很有默契,没有留一丝余地直接将人拖走。

    开玩笑,这样福利好的工作丢了多可惜。

    现在的社会,想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切归于平静,顾西城深邃的眸子扫向围观的众人。

    看得正愣神的工作人员顿时一个激灵,下一秒快速地一哄而散,生怕惹到这位严厉的总裁大人,工作不保。

    唯独,苏颜兮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怔怔地看着顾西城。

    就在这时,顾西城也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当他的视线落在苏颜兮身上时,目光自然地柔和了几分,不似刚才的严厉。

    他从容地走向苏颜兮,最后停在她面前。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啊?”苏颜兮愣神地看着他,还有些回不过神。

    顾西城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她:“影楼的人告诉我你离开很久了,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

    苏颜兮嘴角动了一下,莫名地心虚起来。

    “我……我随便走了走。因为手机没电了,所以……”

    顾西城双眸半阖,仔细地看着她,发现今天他的小丫头有些不一样,说话犹豫不决。不过,他没有打算深究,也不计较她为什么现在手机可以打电话,而是转移话题直奔主题。

    “你刚才说有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是什么事情?”

    “啊?”苏颜兮傻眼,脑袋倒是渐渐的清醒过来。

    她想向他坦白自己的隐瞒,不过……

    “顾西城,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顾西城嘴角轻扬,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什么事情这么严肃?”

    这可不像他的小丫头!

    苏颜兮抿唇,斟酌了一下语句:“刚才那个人,他好像有苦衷,你为什么不肯原谅他呢?”

    顾西城一怔,看着她,表情随即变得严肃起来。

    “你觉得我刚才的做法不对?”

    “不是……我只是觉得或许给他一次机会并不会怎么样!”

    “他的行为不值得原谅。”

    “啊?”苏颜兮纠结:“为什么呀?”

    顾西城看着她,表情如同刚才那般严肃:“他的行为叫做欺骗,如果连这样的行为都被原谅,那么世界上还有真实的存在?人与人之间还能有信任?”

    “可是……可是他说他女儿生病了,他迫于无奈才会这样做……”

    “锦兮,你记住,任何理由都不可以成为自己去欺骗别人,伤害别人利益的借口。因为那是你的理由和借口,别人没有义务为你买单。”

    “……”苏颜兮看着顾西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因为顾西城说的每一句,她都无言以对。

    为什么别人要为你的行为买单?为什么要接受你给的伤害?

    忽然间,她感觉到一阵绝望。

    如果今天她坦白了所有的一切,她和顾西城之间就彻底完了。

    他不会原谅她,甚至会恨她也说不定。

    想到这样的可能,苏颜兮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非常的难受。

    她的眼眶不觉的红润,忍不住上前抱住了顾西城,声音也有些沙哑。

    “顾西城,我不想和你分开,一点都不想和你分开。”

    她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里没有顾西城在身边,她该怎么走下去……太可怕了。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和顾西城在一起,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就像毒瘾一样,染上了就难以戒掉。

    她刚才想说出实情的冲动顿时被打压下去,她犹豫了,害怕了,胆小了,懦弱了。

    她承认自己没用,可是她似乎真的做不到。

    只是,她闭上眼睛,就看到母亲慈爱的笑脸,仿佛在鼓励她坦承自己的一切。

    苏颜兮陷入了混乱交战中,她又开始挣扎,纠结。

    说还是不说,坦白还是隐瞒……

    心里两个声音在争论,一个人告诉她不要说,如果说了,她就会失去顾西城。

    一个声音告诉她,做人要坦诚,不能欺骗别人,否则她的母亲也会怪她。

    苏颜兮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真的不想听下去。

    “怎么了?”顾西城发现怀里小丫头的异样,低眸看向她,忍不住询问。

    “我们没有要分开,你在担心什么?”

    苏颜兮一震,猛地抬起头,挣扎的目光望向顾西城:“我如果像刚才那个人一样欺骗了你,你也不会和我分开吗?”

    顾西城微怔,接着笑了笑:“你倒是说说,你骗我什么了?”

    “我……”我骗你婚姻了!

    苏颜兮蹙眉,话卡在喉咙处怎么也说不出。

    见她愣愣的,顾西城以为是刚才自己严厉的样子吓到了她,不过也觉得好笑,这个丫头的胆子是越来越小了。

    他不觉起了逗她的心思:“坦白从宽,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爷我可以从宽处理!”

    “呃,如果是严重的事情呢?”苏颜兮半信半疑地抬起头,期待地看着他。

    顾西城挑眉:“严重?比如?”

    “比如,……我不是你妻子,你的妻子不是我!”苏颜兮咬牙,豁出去了。

    “咦?”顾西城愣了一秒,紧接着当她是在开玩笑,于是深邃的眸子微眯,故作严肃地看着某丫头:“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我定当将你告上法庭,罪名‘骗婚’。”

    “啊……”苏颜兮小脸瞬间皱到了一起:“那……那我会怎么样?”

    顾西城抿唇,云淡风轻地回道:“罪名可轻可重,或许会坐几年牢。”

    “什么?”苏颜兮悲惨惊呼:“居然还要坐牢!!!”

    不是吧,这样太吓人了。

    坐牢,这可没有在她的人生计划里呀!!!

    与他结婚已经是在计划之外的事情,要是坐牢,她的人生还能计划吗?

    苏颜兮泪奔,她该怎么办?

    顾西城瞧她一副难过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你这丫头还当真了,瞧把你吓得,这不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吗?”

    哎,还真是傻妞一枚!

    相对于顾西城坦然的心思,苏颜兮却没那么高兴。

    她很想说,这不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无聊地叹息一声,小脑袋钻进某人的怀里。

    然后,瓮声瓮气的说道:“顾西城,我不想没有你,我也不想坐牢。”

    顾西城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无奈地摇头:“你整天都在想什么,我们怎么可能分开?你是我的妻子,这一辈子都是。知道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