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终是没有坦白

关灯
护眼
    一辈子……苏颜兮眼眶一红,真的可以是一辈子吗?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重要事情?”顾西城忽然想到,轻轻推开她,询问。

    苏颜兮赶紧将要流出来的眼泪逼了回去,目光不经意间对上顾西城的眸子。

    她愣住,傻傻的……

    “我我我……”

    “兮兮!!!”突然,一道声音闯进来,打断了苏颜兮和顾西城的对话。

    苏颜兮突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她回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陆安安杵着一根拐杖,一瘸一瘸地走进来。

    保安汗哒哒地跟在她身后,想拦下,对方又说是总裁夫人的朋友,真是为难。

    陆安安瞧着苏颜兮和顾西城站在一起,她就忽然感觉一阵眩晕,这丫头该不是说了吧?

    苏颜兮和陆安安的目光撞上,两人开始挤眉弄眼,传递着只有闺蜜懂的眼神。

    “你坦白一切呢?”

    “没有……”

    “还好!”

    两人暗送完眼神,还不约而同吐一口气。

    聪明如顾西城,多少也感觉到两人很怪异。

    他俊眉一挑,目光来回打量两人:“怎么回事?”

    苏颜兮背脊一僵,咬着唇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是陆安安在关键时反应及时,她走过去一把挽着苏颜兮的手腕。

    “额,顾少,我有事情要找兮兮,可不可以借她一会儿?”

    说着她还不忘用手撞了撞苏颜兮的腰,苏颜兮哪怕是石头也该有了反应。

    她尴尬地朝顾西城笑了笑,在他眼神的逼问下点了点头。

    接着反过来挽着陆安安,傻笑两声:“你怎么从医院逃出来呢?真是的,太不像话了,快回医院去。”

    话落,她又看向顾西城,手指指着陆安安:“那个……我先送安安去医院。”

    说完,她拽着陆安安就往外走,逃命似地。

    陆安安黑线:“慢点,我脚伤还没有好啊!”

    “没有好,你出来瞎晃荡什么呀?”

    “嘿,你这个没良心的……”

    “走啦走啦,我送你回医院。”

    两人争论着快步走出了龙神集团……

    顾西城站在原地,好半响才回过神。

    今天这两人是唱的哪一出?

    还有,他的小丫头将他丢在这儿,自己走了?

    这究竟是几个意思啊?

    她说的重要事情究竟是什么?

    ……

    苏颜兮和陆安安坐上出租车后,同时无力地倒向座椅。

    出租车司机瞧她俩这样,颇为好奇地看了一眼,然后才发动车子。

    当车子开出一段距离,陆安安才缓过劲来。

    她斜睨苏颜兮一眼:“你吓死我了。”

    苏颜兮嘟着小嘴,看上去更是委屈:“我已经快被吓死呢!”

    “嗯?”

    “顾西城说,如果我欺骗他,他就将我丢监狱里去,我害怕……”苏颜兮越说心里越是委屈。

    “他还说喜欢我,怎么就能这么狠呀?”

    “噗!”陆安安忍不住笑了:“得了,顾少逗你玩的。”

    苏颜兮眼前一亮:“呃?意思是他不会让我坐牢?”

    “嗯,大概警察还没有来,他就已经把你掐死了。”

    “……”苏颜兮心里那点火苗顿时熄灭:“顾西城真的会这样对我吗?”

    陆安安无奈地摇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好友是真的陷进去了。

    感情,真TM的不是个玩意儿!

    “兮兮,你真的喜欢顾西城吗?”

    “当然喜欢啊!”苏颜兮疑惑地看向陆安安:“你为什么这样问?”

    陆安安叹息一声,语重心长地对苏颜兮说道:“如果你真的爱他,真的想留在他的身边。那么你就牢牢记住,将这个秘密咽下去,永远不要说出来。”

    “可是……”

    “每个人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被自己最爱的人欺骗。”陆安安的目光有些暗淡:“哪怕很爱那个人,可是只要他欺骗了你,你就很难再对他敞开心扉。就像我和商震……”

    “安安!”苏颜兮听陆安安这么一说,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你还有我!”

    “嗯!”陆安安浅浅一笑:“兮兮,相信我,不要轻易让自己喜欢的人失望。那样或许你会失去一段很美好的爱情。这个谎言不是你的错,你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能相遇就是缘分,你和顾西城能在一起就是你们的缘分,这和谎言无关。”

    “真的可以吗?”苏颜兮迷茫:“我总感觉自己像是在走钢丝,仿佛随时会坠落。安安,你知道吗?欺骗顾西城,我一定也不快乐。”

    “我知道!”陆安安轻轻拍着她的手背:“不过,就算很辛苦,你也要坚持下去。为了自己的爱的人,做什么都值得,不是吗?而且,如果顾西城知道了一切,你不只是要失去妈妈,或许还会失去更多,比如贺氏,比如顾家给予你的一切,这样不值得。所以,守着这个秘密,好好地留在顾西城身边,陪伴着他。我想这样的你也会很幸福。”

    苏颜兮沉默着,像是在斟酌陆安安的话。

    可是不管怎样去想,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再向顾西城坦白。

    她终究是一个人普通的女孩子,奢求的和所有女孩子的一样,那就是和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

    所以,她也想和顾西城永远不分开。

    或许,有一天顾西城会知道真相,到那个时候就算他恨她,她也甘之如饴。

    现在,就让她偷偷幸福着吧!

    心里这样想着,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有种拨开云雾重见天的感觉,很轻松舒适。

    她反握住陆安安的手,朝她点点头,嘴角莞尔:“我答应你,继续守住这个秘密。”

    陆安安顿时松口气:“OK?”

    “OK!”

    ……

    转眼一个月过去,南宫琉璃再次与私家侦探见面。

    对方很有效率的将贺锦兮的资料奉上,等待南宫琉璃过目。

    南宫琉璃的表情有些急切,拿到资料就忍不住快速翻阅。

    资料很详细,将贺锦兮的从小到大的事情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当南宫琉璃看到贺锦兮的照片时,微微愣了一下。

    同一张面孔,同样的五官,可是总感觉怪怪的。

    她微微皱起没有,仔细地看着,却说不出那儿怪!

    如果说现在的贺锦兮和照片上的贺锦兮有什么差别,那就是穿着打扮的差异。

    照片上的贺锦兮穿着时尚,光彩照人,有种不能忽视的美丽。

    同为女人,她都忍不住赞叹她的美貌。

    为什么和贺锦兮认识这么久,她都不曾发现她居然可以美得如此夺目?

    平时的她从不化妆,就连参加宴会也是化很简单的淡妆。穿着得体却不够时尚,非常中规中矩的一个人,就像邻家妹妹那般的存在。

    这些照片既然……

    南宫琉璃的心莫名沉了几分,这样的女人和自己比,并不比自己逊色,甚至……比她更为美丽。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顾西城才会被征服?

    “南宫小姐,你对这些资料是否满意?”私家侦探见她一言不发,愣愣地看着照片,忍不住开口询问。

    南宫琉璃回神,瞥了他一眼,接着翻阅后面的资料。

    贺锦兮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就已经被赶出贺家,她是由父亲贺振东带大。

    所就读的学校是A市最好的学校,毕业于XX大学,主修法文,日文。

    为人孤傲,没有任何女性朋友。

    没有女性朋友……南宫琉璃双眸微眯,她怎么可能会没有朋友,陆安安不就是她的朋友?

    南宫琉璃抬眸看向私家侦探:“你这些资料根本不全面。”

    私家侦探嘴里含着的咖啡险些吐出来:“我说你逗我玩吧,这还全面?我除了没有调查她每天几点吃喝拉撒,其他的都全在这儿了。”

    “贺锦兮有个好姐妹叫做陆安安,可是这上面却没有,还说她没有朋友,你被告诉我这些资料是你随意打上去的!”

    “冤枉啊!”私家侦探不淡定了,将资料抢过了,目光在资料上过目了一番。

    “我拿我的人头保证,贺锦兮并没有好朋友,那个什么陆安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资料上说了,贺锦兮只有一个秘密交往的男朋友,但是对方的资料完全无法查出来。”

    “男人?”

    “对,似乎是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对方的国籍在国外的,并非我国的人。”

    私家侦探对此也有些纳闷,他本想将这人的资料一并查出来,可是怎么而已差不多,嘿,跨国还真真是难搞。

    南宫琉璃蹙眉,仔细琢磨了一番:“也就是说贺锦兮嫁入顾家的时候,也交往着一个男人?”

    “他们已经有三年没有联系,想必已经彻底分手了。”

    “分手了?”南宫琉璃有些失望,本想借此理由好好教训那丫头一番,看来不行。

    不过,似乎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南宫琉璃看着资料,总觉得这份资料太完美,完全找不出任何缺陷,仿佛她贺锦兮的人生都是那么一帆风顺,没有任何波折。

    可是付博雅明明说过,她有一段时间流落在外,很可怜,后来才被贺家带回家的。

    对,为什么没有这些资料?

    南宫琉璃质疑的目光再次落在私家侦探身上:“贺锦兮曾经跟着她妈妈离开贺家一段时间,为什么没有调查离开这段时间的资料?”

    “离开贺家?”私家侦探错愕:“怎么可能,贺锦兮一直在贺家长大,被贺振东当做自己的接班人培育,根本从来没有离开过贺家。”

    “什么?她居然没有离开过贺家?”南宫琉璃不可置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