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陆安安出院

关灯
护眼
    如果她没有离开过贺家,怎么会和付博雅认识,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的,从来没有离开过。”私家侦探的回答很肯定。

    而他的肯定让南宫琉璃更加疑惑不解,这其中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她的眉头深锁,怎么想也不明白。

    将资料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又将照片自己琢磨了一会儿。

    就在这时,服务员送来续杯咖啡,可是一个不留神,不小心将咖啡洒在了某一张照片上。

    南宫琉璃一惊,不悦地瞪了服务员一眼,接着连忙用纸巾去擦拭照片。

    当她擦着擦着,目光无意间对上了照片上贺锦兮的双眼。

    她猛然怔住,这双眼似乎……不一样。

    潜意识地伸手盖住贺锦兮的脸,只露出一双眸子,一双冰冷的眸子。

    她的眸光里好似没有一点点温度,没有任何情绪,却又非常犀利。

    南宫琉璃恍然回神,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她明白了,她们的眼神不一样。

    一个冷漠淡然,目空一切。一个清澈无暇,璀璨无比。这根本不是同一个人的眼睛,明明是两个人的眼睛……

    南宫琉璃惊讶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唇,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两个人,难道贺锦兮和苏颜兮是两个人?

    可是……为什么她们长着同一张脸?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是没有弄清楚的?

    南宫琉璃她感觉这件事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不过这也正好,贺锦兮越是复杂,她越要撕掉她所有的伪装,让西城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目光一沉,落在照片上,她倒要看看贺锦兮可以得意到什么时候。

    最后,她将其中一张照片推到私家侦探面前,冷漠地说道;

    “帮我查另外一个名字,苏颜兮,我要知道这个人是否存在过!”

    她相信付博雅不会骗她,他说认识贺锦兮,那么就一定认识。她倒要弄清楚,为什么贺锦兮一会儿是贺锦兮,一会儿是苏颜兮。

    “南宫小姐,要查可以,不过价钱方面……”

    “如果你查出来的资料让我满意,价格双倍。”

    “成,你等我好消息。”两倍呀,私家侦探的双眼都冒出了金钱的图案。

    南宫琉璃抬眸看向他:“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私家侦探很狗腿地笑着:“别说一个,两个我也答应。”

    这么多钱……

    “一个星期后,我要知道结果。”南宫琉璃不与他多说,直奔主题。

    她和付博雅的婚礼一个星期后就要举行,她没有更多的时间等。

    私家侦探嘴角一抽,不可思议地惊呼一声:“一个星期,这……时间会不会太短呢?”

    南宫琉璃扫他一眼:“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找别人。”

    “啊……”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私家侦探在心里暗骂一声,不过那张嘴脸倒是一脸的奉承:“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

    南宫琉璃低眸,眸光中闪过一丝狠厉。

    贺锦兮,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

    否则,我定让你从西城身边滚开。

    医院

    今天是陆安安出院的日子,苏颜兮早早地就催促着顾西城送她去医院。

    现在的苏颜兮也不再纠结心里的那个天大的秘密,她只想好好珍惜和顾西城之间的每一分每一秒。

    她将两人的婚纱照放在床头,虽然很老土的作风,不过她喜欢。

    有一天,顾西城无意间走进卧室看到照片,颇有几分认真地对苏颜兮说道;

    “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让我搬进主卧?”

    正在玩着QQ聊天的苏颜兮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

    顾西城瞧她一脸茫然,心里就憋屈。

    于是,蹭过去将她扑到在床上。

    苏颜兮惊叫出声,圆溜溜的双眼瞪着他:“顾西城,你……你干嘛呀?”

    “我想搬到主卧,这样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们的结婚照!”

    “呃……那好吧,你搬回主卧吧!”

    “真的?”顾西城喜上眉梢,怎么感觉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突然到让他不敢相信。

    苏颜兮点点头:“真的,你搬回主卧,我去客房。”

    “贺锦兮,你……”

    “其实你是一家之主,住在主卧自然是应该的。”

    “我……”顾西城的喜悦瞬间一扫而空,甚至无语反驳。

    原来,幸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容易得到啊。

    苏颜兮和顾西城来到医院时,居然看到商震也在,只不过被陆安安隔绝在外。

    顾西城示意苏颜兮先进去,而他自己留在了外面。

    待苏颜兮走进病房,顾西城才递给商震一根烟,两人找了一个可以吸烟的地方。

    “你打算怎么处理?”

    面对顾西城的问题,商震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你也管?可不像你。”

    顾西城斜睨他一眼:“将一件事处理得如此糟糕也不像你。”

    商震一怔,接着狠狠地抽了几口烟,这才慢慢的说道:“这TM比谈几个亿的生意还难!”

    顾西城双眸半阖,看着他:“你对陆安安动了心思?”

    如果没有感情,会这么纠结?

    “不知道……”商震的俊脸上有些迷茫:“我以为晚婷那丫头已经耗费了我所有的精力,我已经不会再爱上谁。”

    “既然如此,你就别再靠近陆安安,放她走。”顾西城也不擅长处理这样的感情纠纷,因此选择一个最直接的方法。

    商震回神,潜意识蹙眉:“为什么要放了她?她的是我的女人!”

    “可是你给不了她想要的!”闹成现在这样还不够?还想怎么样呢?

    顾西城的话让商震无言以对,的确,他给不了陆安安想要的。

    莫晚婷那丫头回来了,他是不能将她放下,现在的她需要他。

    见商震没有反应,顾西城已经知道他的选择。

    他只能在心里替自己丫头的好姐妹惋惜一声,不过或许他们也并不适合。

    “商震,请你离开医院吧!以后也别再招惹安安。”

    突然,一道清脆的女声闯入两人的谈话之间。

    顾西城和商震同时一怔,目光纷纷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见,苏颜兮一脸严肃地站在楼梯口。

    顾西城连忙将手中还剩半截的烟掐掉,然后走进苏颜兮。

    “你怎么过来了?”

    苏颜兮抿唇,看向他:“安安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我们准备离开呢!”

    “那我们走吧!”顾西城很自然地牵起苏颜兮的手。

    只是,苏颜兮没有立即转身离开,而是将目光移向商震。

    刚才他们的谈话,她虽然没有全部听到。

    可是最后顾西城询问的话,商震却默不作声,不能给予最肯定的回答。

    苏颜兮知道,他是在犹豫了。

    想到安安那么爱他,他却对安安的爱犹豫不决,苏颜兮就觉得替安安心痛,然而曾经她对商震的好感一扫而空,这样的男人漂浮不定,永远以自己为中心,根本不适合安安,如果安安继续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再次受伤。

    想到此,苏颜兮便忍不住开口;

    “商震,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安安有多么的在乎你。如果你不能给予她同样的感情,那么就请你不要再招惹她。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男人,没有你,安安也一样可以得到幸福。可是如果有你在,我想她会很辛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如同姐妹,如同亲人。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不想看到她难过。所以我郑重拜托你,别再靠近她。”

    苏颜兮说完,这才转身同顾西城一起离开。

    顾西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商震,此刻的商震正愣在那儿,半天没有回过神。

    或许苏颜兮的话,把他怔住了。

    离开楼道,两人朝陆安安的病房走去。

    苏颜兮的表情有些沉重,顾西城见状,伸手将她搂在怀里。

    “不要为了他们的事情胡思乱想!”

    “顾西城!”苏颜兮抬眸看向他:“我真的替安安难过,安安很喜欢商震。可是商震怎么能这样对她呀?”

    “感情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顾西城也无奈,这事其实真挺麻烦,一个是他纯度百分百的兄弟,一个又是他家丫头的朋友兼闺蜜。

    稍不慎,还真是影响颇深。

    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能让这件事困扰到这丫头。

    两人回到病房,便没有再去想这事。

    在陆安安面前,苏颜兮没有提关于商震的任何话题,顺顺当当地出院。

    顾西城因为公事繁多,离开医院后,就回了公司。

    苏颜兮和陆安安坐上陆家的车直接回陆家。

    为了庆祝陆安安终于出院,陆父在家里为她举办了一个小小的派对,庆祝一番。

    这个小派对把苏颜兮和陆安安都惊到了。

    苏颜兮看着满屋子走来走去的帅哥,小脸都忍不住红了,尤其是对上小帅哥电力十足的眼神。

    哇,太养眼了。

    “喂,收起你那猥琐的表情!”陆安安无语。

    苏颜兮微愣,随即回过神,伸手戳了一下安安:“我那是欣赏的目光,什么叫猥琐的表情呀。真是的,住院住傻了吧!”

    “切……”

    “不过安安,你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变相相亲!”

    “呃……”

    苏颜兮错愕,目光扫过屋里的一群帅哥,顿时了悟。

    怪不得没有一位女士,全是帅哥。

    不得不说,陆伯父真是……做得太好了。

    陆安安在这时忽然转身朝外走去,苏颜兮眼明手快地拽住她。

    “安安,你干什么?”到家门口了,还去那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